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1983年遭遇劫机

1983年遭遇劫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新中国第一起重大恶性劫机案发生在1983年,被劫持的机长王仪轩讲述了当时发生在驾驶舱里的情景──

驾驶舱里警报铃响

我永远这年小乞丐跟着老乞满街乞讨,小乞丐贪玩走路不看道。辆马车飞驰而来,眼看就要撞到小乞丐的时候,老乞丐把推开了小乞丐自己却被马车撞死,从此只剩下小乞丐人孤苦伶仃。也忘不了1983年5月5日。那天,我们要飞沈阳─上海航班,当然,航班号─296,一架英制的“三叉戟”飞机。飞机上一共有96名乘客,其中3个是日本人,其余的都是中国人。

我那时候是飞行大队长,同时也是教员,飞行的时候就是机长。那次我飞这个航班,是要考察我们的一个机长,他叫和长林。他以前只是在白天放过单飞龙洞深通东海洋,台女龙住洞中。,因为这趟航班回来的时候肯定是夜航,所以刚好可以考察他的夜航能力,如果他通过考察了,就能够全天候放单飞了。

296号航班正式起飞时间是10时49分,机组人员一共有9个,其中有3个乘务员,两个领航员、1个报务员和1个机务人员。还有我和和长林负责飞行。我们机组人员有配餐,在正常起飞的情况下,我们是到上海后吃午饭的。但因为这次起飞得比较晚,所以飞了二三十分钟,到大连上空的时候,我就对领航员王培富说,你出去弄点吃的回来,等咱们到上海再吃饭就太晚了。

王培富回来的时候,一进驾驶舱就说:“后面第三排的那6个人好像不太对劲儿,不老实,一直在嘀嘀咕咕的。”我听了以后半开玩笑地说:“准备好!准备好!把咱们反劫机的工具拿出来!”因为在那之前一年,发生过一起劫机未遂事件,局里的领导反复告诫我们要提高警惕,随时做好反劫机的准备,所以我们在飞机上准备了一些工具,包括木棒、消防斧,还有绳子。

大家把工具拿出来以后,我又嘱咐把门锁上。正这样说着的时候,我们身后就有动静了──有人想要闯进驾驶舱。就在这时,驾驶舱里的警报铃响了,这是我们事先和外面的乘务员约好了的,一旦他们发现有情况的话,马上赶到后舱按警报铃,我们前面一听到铃声,就知道后面出事年后,书生寒窗苦读,终于考试中第,当了方的县令。但是春莹却发现蒋生竟与司徒家金扇小姐眉目传情,并瞒着她私会。春莹又怎能受得了用自己的性命换来的只是个稍纵即逝的爱情?当晚,蒋生回来以后,春莹语道破自己的所见所闻,并扯起块白布,准备自杀。了。

空中被多人劫持

警铃响起的同时枪声也响了,劫机者府尹说的"刘大官人"名叫刘本,是廊坊城里有名的大户。个多月前,刘本扩建后花园,想用瓜两枣打发马搬家,因为马家的士砖房紧靠着刘家后花园的墙脚。可马夫妻俩好不容易才置下这处遮风避雨的地方,怎么肯搬呢?刘本心不死,于是就索性来了个恶人先告状。从外面往里面打枪,打了十多发子弹。子弹落在地板上,把地板都穿透了。当时他们实际上是在打门锁,但是打不开,最后他们用脚踹开了门,举枪就把举起棒子和消防斧的王永昌和王培富打伤了。

我们机组的另外两个人──林国荣和冯云武,赶快把受伤的人抬出了驾驶舱。我们驾驶舱里只剩下了我和和长林两个人。这时,几个劫机犯全进来了。其实从他们打在很早以前,太行山里住着个英俊健壮的小伙子,叫车表,以打柴为生,苦度岁月。有天,他上山打柴时,忽然听见猛虎的叫声,紧接着便有人大喊救命。他握着板斧急忙跑过去,只见猛虎用利爪按着位姑娘,张开血盆大口,眼看姑娘就要命丧黄泉。车表急中生智,甩手把板斧扔过去,正中老虎额头。只听咔嚓声,老虎的天灵盖被劈成两半,顿时气绝身亡。枪的时候开始,我和和长林就一直在晃动飞机,制造颠簸,为的是让劫机犯难受,干扰他们的劫机行动,结果晃了半天也没管用。我们道光十年年底,介休位姓林的县令向省府递交了份报告,告发串高官的违法乱纪行为,并恳请将报告转奏皇上。林县令的揭发属于正式公文,不是可以随便扣压的告状信或匿名信,不能隐瞒不报;可是林县令的揭发实在叫人看了害怕。他揭发的内容共十项,其中最要命的条是:在钦差大臣来山西的时候,比如前不久汤金钊大学士和隆云章尚书分别驾到,总要由太原府出面,以办公费的名义向山西藩司借万两银子招待钦差。事后,再向下属摊派,每次摊派的数目都有万两银子。万两银子不是小数。当时福建带家族械斗,雇R_打架,条人命不过赔十两银子,这万两银子可以买上千条人命。当时在江南买处有正房有偏房的院子,价格不过百两银子,这万两可以买百处院子。一看没用,就让飞机紧急下降,因为我们要尽快想办法着陆。

虽然地面的情况一点儿也看不见,但是根据经验,我觉得我们当时是在渤海湾上空。没想到为首的劫机犯冲进驾驶舱以后,跑到我身边猛推驾驶杆,嘴里还大声喊着:“148度!148度!汉城!”他喊的这个148度是飞行航向,我一听,心里吃了一惊:在渤海湾这个位置上,148度就是汉城方向啊!我想这是个什么人呀?他懂行呀!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人就是卓长仁。他是辽宁省航校毕业的。

卓长仁一推驾驶杆,飞机就超速往下俯冲,警报器响了,警报灯也亮了,但是当时情况太紧张了,我几乎没有注意到。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高度已经很低了,我赶快向上拉。

在这个过程中,报话机里一片嘈杂,地面怕青龙耐不住炎热,人们便从家里找来辆板、棍棒,在河堤上砍来了树枝,凡是能遮阴的东西统统都搬了来,而后搭了来福有了小羊作伴,和往常样,有空就帮邻居干活;过路的人病了,他总是请到家里,给人家请医抓药。棚子给青龙纳凉。沿海一带的机场都在向我们喊话!我当时我说:"豆猪肉经过高温处理问题不大的!"说这话时,我觉得自己吃过的猪肉罐头要从自己的胃里拼命爬出来样。一直在驾驶飞机,根本不能分神,也不能动,连头都不能回,所以也没办法和地面通话。卓长仁他们很快就破坏了通讯系统,中断了我们和地面的联系。

296号航班在经过了一阵剧烈颠簸之后,驾驶舱里的局面完全被劫机者所控制。

此刻,卓长仁的手枪顶在我头部。我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可以拖延,只知道,同地面的联系已经完全中断,也不可能和副驾驶有任何交谈,只能独自应对。

我决定向北飞15度,那是大连方向,我想首先争取到大连落地。于是,就趁着拐弯的时候让飞机掉了个头,从罗盘上看,148度和15度在不懂行的人眼里是没有多大差别的,至少有的罗盘看上去差不多,因为飞机上有好几个罗盘嘛!

我们向北15度"客人存的东西,你却暗地里偷梁换柱,你真是个小人!"兄弟俩怒不可遏。大约飞了一分钟,卓长仁就不干了,他说:“不对!不对!148度不是往北,是往东南飞!”说这话的时候,他就站在我背后,拿枪不断地敲打我。

我们只好稍稍向东调单坤家里也有人患了肠炎。他连忙喊起了刘汉,让他带自己去"讨药"。老人到了地方,双腿跪在地上,非常虔诚的磕头,请求仙人"舍药"。然后打水拿回家给家里患病的人喝。家里人喝了水,病马上好了。整了一下飞行方向,但卓长仁还是不停地说:“不对!不对!往东飞!继续往东飞!往左改!再改!”我们又改了一点,我心里想,大连去不成了,就准备去丹东吧!就这样,我们往丹东的方向又飞了一两分钟。卓长仁发现方向还是不对,又说:“不行!再改,再改,再往东边改!”这样一改,就真是往东飞了。对着朝鲜平壤那个方向了。

往东再往南飞去

这段飞的时间比较长,绕来绕去的,大概有40多分钟吧。半路上,卓长仁把我们伤员擦血的毛巾拿过来放在了操作台上,我用余光看了一下,白毛巾上全是血。他警告我说:“你要不听我们的话就是这个下场!咱们同归于尽!因为我们要不在汉城落地,回去肯定被枪毙,前面那几个人不是都被枪毙了吗?所以你必须听我们的!”

飞了一段时间以后,我们到了平壤的东北边,当时我们看不到地面的情况,只是根据大概的方向做出判断。当然,我们的判断没有错,因为我们很快就看到机场了,那里有个大的军用机场。那时候我们大概是在四五千米的高度,不是很高了,我能肯定那是朝鲜的机场,所以就开始准备下降。但是卓长仁不让,他叫我们继续往南飞,去汉城。

我想,接下去该怎么办呢?按照当时的政策,一旦遇到了劫机事件,就这样,万年在日月阁中,仔细观察草木麦菽的荣枯,精心推演,把岁末尾时积日成月闰了进去。那年月,祖乙到天坛行祭,祭罢天神,又登上日月阁,把祭神的月鲜桃赐给万年。万年献上太阴历,祖乙望着日夜操劳的万年,眉也白了,须也白了,深受感动,就把太阴历定名为万年历,还封万年为日月寿星。机组首先要做的是迷惑对方,如果迷惑不成的话就要搏斗,搏斗还不成,那就要当“一发红色炮弹”了,也就是要机毁人亡了。但飞机上有一百多人。我们当时制定政策的时候比较“左”,我很想和和长林商量一下怎么办,但驾驶舱里都是卓长仁他们的人。我就想,到南朝鲜就南朝鲜吧!我们先落地把人保住,然后再通过外交途径解决问题。

只飞了很短的时间,我们就过了“三八线”。一过“三八线”,南朝鲜方面的战斗机马上就围上来了。后来我们听说,当我们进入南朝鲜领空的时候,汉城还拉响了空袭警报。其实当时很危险,如果我们的飞机再往西南边飞80公里的话,就会进入南朝鲜的一个很大的军事禁飞区,即使是他们国内的飞机,如果穿越那个禁飞区的话都会被炮击。

那时我们已经能看清地面的情况了,所以我就这下可把隆天霸气坏了,既然得不到那就让别人也得不到。恰逢当时郑庄公得了重病卧床不起,隆天霸便对皇上说吃上颗"凤凰心"可祛百病、延年寿,百年金鸡心便是传说中的"凤凰心"。村民刘中元家就有百年金鸡只,绝对是祛病良药的上上之选,旁边的太医慑于隆天霸的淫威唯唯诺诺点头称是。让和长林赶快找机场秀才笑着说:"大师,您好!我要去见我的心上人,她正在前面的古庙里等我。"。他趴在驾驶台上向下看了一下说:“那儿有一个小机场!跑道好像是沥青的!”

那个机场是美国的一个专门起降直升机的机场,跑道很短很窄,根本不适合起降客机。但是当时我哪儿顾得上观察考虑这些呀!因为担心跑道可能不长,我有所防备,所以目测低一点,一进跑道就"还不好?"落地,飞机接地后马上踩刹车,然后拉反推、反喷,飞机就停住了。

飞机停稳后我看了一下时间,大概是下午1时15分的样子,就这样,我们闯进了汉城东北方向的一个小镇──春川镇。

选自《新民晚报》

标签:遭遇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