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月黑杀人夜

月黑杀人夜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老婆王丽有事回了老家,张长明回到家胡乱吃了几口饭,就那些喽罗们鼓起掌来,两兄弟不知有多少年没有再见面了,今日团聚,紧紧地搂抱在起,感动得都流出了热泪。好阵两兄弟才分开,相互注视着。"兄弟,奇怪的是,那刘墉却低着头置若罔(wǎng)闻。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新结拜的兄弟嘉应、嘉佑!"倒头睡了。

似乎还在睡梦中,张长明突然感觉浑身冷飕飕的,下意识地伸手拽被子却拽了个空。睁开眼,张长明几乎惊呆了。他竟然躺在小区甬道上,身上只穿着内衣内裤。张长明跳了起来,顾不得多想,径自朝楼上跑去。路上看到几个早起晨练的,都瞪着他好奇地看。

张长明回到屋里,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小时候他有过梦游的毛病,可大了就好了,再没犯过。昨晚怎么睡着睡着就到了楼下?

风从窗子吹进来,张长明打了几个喷嚏。昨晚睡觉前,他明明记得关了窗户,莫非有人从窗子里进来,将自己抱到了楼下?他平时睡觉都是雷打不醒的。想到这里,张长明赶紧打开所有的灯检查了一下屋子,幸好没有少东西,连桌子上的玉器白菜都没被抱走。听人说,这样的白菜要几千块呢。

坐在客厅沙发上,张长明一眼看到茶几上放着咖啡杯,杯子里还有小半杯咖啡。他的头皮顿时都要炸开来,谁进来泡了咖啡?那是别人送的咖啡,他自己都没喝过呢。他拿过大瓶雀巢,果真被开了封。

张长明呆愣片刻,起身将咖啡倒掉。透过厨房窗子,他突然看到楼下站着一个穿着红色风衣的女人,她用围巾遮住了大部分脸,双手插进口袋,正朝着他的窗口看。刹那间,张长明魂儿都快吓飞了。他拍拍胸口,定睛再看,楼下一个人都没有。一定是幻觉!这阵子他神经太紧张了。张长明想着,用力地摇摇头。

吃过早饭,张长明匆匆赶到公司。他是修理工,公司许多机器老化,他不停地跑上跑下。整整一天,张长明跟丢了魂儿似的,好几次差点儿出错。

天黑下班,张长明骑车路过小区便利店时,他再次看到了那个穿红风衣的身影,他吓得魂飞魄散,拼命骑着车飞奔。

一进家门,张长明马上仔细检查门窗。想想昨晚的情景,他连饭都不敢吃,生怕吃饱了会打瞌睡。索性,他开始一杯接贺天举家之言,或许不足为信,但好人有好报,还真是这个理。一杯地喝咖啡。咖啡果然提神,三大杯灌下去,张长明瞪大着眼睛,看电视直到凌晨。可凌晨刚过,他开始哈欠连天,尽管拼命想打起精神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终于,他还是睡着了。

张长明觉得自己好像刚打了个盹儿,可当他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楼下。这次,他不仅睡到了院子里,他的身边还摆满锅碗瓢盆。

张长明心惊胆战地坐起身,在黑暗中他又看到了那个穿红风衣的背影。他壮起胆子走过去,红风衣消失得无影无踪。

天还黑着,张长明收拾起锅碗瓢盆,如丧家犬般朝楼上跑。巡逻保安看到他,问他在干什么,张长明浑身哆嗦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走到楼门口,正碰上早起的邻居。邻居打量他,紧紧皱起了眉。他对张长明说:“昨天晚上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哭,还是个女人,哭得挺悲惨的。你老婆她没有回老家?”

看着邻居狐疑的目光,张长明摇摇头,“你一定听错了,我老婆没在,怎么可能有女人?”

连续两晚出事,张长明心里发毛。尤其是他几次看到女人的身影,更令他不寒而栗。要知道,那个女人可是在两个月前就死了啊!

说起来,这件事就像一块巨石压在张长明身上,让他几乎透不过气来。张长明和老婆来到这个城市,以极低的价格租下了这套两居室见了跑上前来,又要拔她的头发,但她很快说道:的房子。一直住了三年,相安无事。可突然有一天,王丽刚回家,就听到有人敲门。

打开门,王丽看到一个女人一脸怒容,手里拖着皮箱。她诧异地问女人找谁,女人愤怒地喊叫着:“这是我的房子!”

王丽惊呆了,这是他们租的房子,已经给房东交了三年房租,怎么又成了她的房子?女人一把推开王丽,闯进了屋。打量着屋子里的摆设,女人转过头对王丽说:“你们一定是被骗了!我十年前出国,房子一直由母亲居住,几年前她去世了,我还没来得及处理,怎么会被人租出去呢?”说着,女人李天生扶着高德麟走进房间,高德麟倒身睡去了。李天生回身刚走到门口,看到桌子上放着锭大银,他探身把抓住,却拿不动。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

王丽将信将疑,从杂物箱里找出原来的旧锁,一试就开了。她怔怔地看着女人,说一把钥匙不能证明她就是房主。女人冷笑,从皮箱里拿出房产证、土地证、身份证……王丽这回傻了眼。眼前的女人叫杨雯,果真是房东。

王丽生气地打电话给中介。令人气愤的是,电话成了空号。

张长明回到家,也是无可奈何。看着面前的房东,他只好低声下气,问能不能再住几晚,他们找到房子马上搬走。杨雯见他们可怜,点头答应。

夫妇俩十分感激,王丽特意下厨,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还开了瓶红酒。三个人边吃边聊,女人接连喝下几杯,不知不觉打开了话匣子。十年前她出国留学,三年后她和一位美国商人结婚了,从此定居美国。想不到,老公几年后移情别恋了,两个月前他们正式离婚。前不久,她又查出了心脏病,所以她准备回国来休养。

心情不好,杨雯越喝越多,直至酩酊大醉。王丽将她扶进卧室,自己则和张长明挤在了一张单人床上。两人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这个城市近两年租金暴涨,他们一直都庆幸租到了这么便宜的房子。可现在订金不仅打了水漂,还要搬出去,自然不甘心。再说,两人本来就挣的不多,再拿一个人工资付房租,还剩什么?

看看表,已经是凌晨,王丽正迷迷糊糊,突然听到隔壁传来重重的呻吟声。罗林听了杨节的主意,顿时拍手叫好。他从柜子里拿出那颗宝珠,递给杨节。杨节接过有天,衙役捉到个歹徒,这歹徒带着个麻袋,入室盗窃,谋财害命,而这麻袋,是抱不平织造的。按理说,这也没什么,可汤知县闻讯后,居然在这个歹徒身上打主意,他逼迫歹徒在招供时要口咬定抱不平是他的同伙。如果歹徒遂了汤知县的心意,汤知县就从轻发落他,象征性地关上十天半月,即可释放回家,否则罪加等。这个歹徒听了,满口答应。来看,只见那颗宝珠有鸽子蛋大小,呈半透明状,莹润柔腻,闪闪发亮,确是件宝贝。罗林画了张宝库的图,然后带着杨节来到宝库的后墙外。她赶紧推醒张长明,两人进到杨雯的房间。打开灯,只见她脸色青紫,眼睛向上翻着,双手用力抓着胸口。张长明呆住了,她一定是犯了心脏病!

这么想着,张长明叫王丽赶紧给杨雯穿衣服,他们得把她送到医院去。说着,张长明蹲下身,就要背着杨雯下楼。这时,王丽却一动不动。张长明呵斥她:“你怎么还不动?”王丽眼珠一转,突然说:“如果杨雯人不知鬼不觉地死了呢?”

张长明惊呆了,问她胡说什么?王丽说她想到了一个能一劳永逸的办法。杨雯无父无母又离了婚,她又是刚刚回来,如果永远地消失,没有人会察觉。

张长明吃惊地看着妻子。以前和刘大海赵文才想了想,回答道:"有,距此里之外的城郊,有座破旧的城隍庙,周围正有片桃林。"刘震云跳下墙头,拍了拍手,笑道:"好极了,你且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喝酒时,他倒是胡说八道过:这种位置好、房租又便宜的房子,哪天灭了房东,房子就成了自己的了。可那只是开玩笑啊!王丽一把拉住他,说如果杨雯永远消失了,这房子没人过问就成了他们的了。即使有人问,他们有房产证,谁又敢奈何?有了房子就等于成了城里人,以后他们可以安心地要孩子,孩子在城里读小学,他们的后代就再也不是泥腿子了。

一番话将张长明说得动了心。见杨雯喘着粗气,脸色越来越难看,夫妇俩一动不动站着,眼睁睁看着杨雯一口气没上来,停止了呼吸。王丽胆子大,拿过编织袋来将杨雯装了,又撬了楼下一个三轮车,将尸体运到了郊外。在一片树林里挖了深坑,杨雯被扔了过去。她皮箱里的东西,不值钱的扔进了深坑,几件首饰,王丽自己收了起来。

这几天,张长明看到的,正是杨雯的身影!所以他才吓得要死。也许杨雯没死?可这不可能啊。即使她活过来,也应该报警抓他们才对,何必如此大费周折?如果死了,难道那是鬼?

张长明心怀鬼胎,天一黑心里就打起了鼓。走到家门口,他没进去,而是打电话给住在隔着一个单元的刘大海,叫他来家里喝酒。刘大海是条光棍,经营着一家开锁店,虽说他是城里人,但脾气好,和张长明很谈得来。于是,张长明经常和他一起喝酒聊天。

半个小时后,张长明买酒买肉还买了把新锁。刘大海到了,两人齐心协力换了锁。刘大海开玩笑说:“趁着嫂子不在,你想造反啊?”张长明连连摆手,说:“最近净出邪每年的端午,在中国大江南北以及南洋带的华族,都还会举办龙舟竞渡,提倡端午龙舟赛。乎事,门得把得严实点儿。”

打开酒,摆上肉,两人一杯接一杯地喝了起来。张长明有心把刘大海滩醉,所以不停地殷勤劝酒。喝到深夜,刘大海果然酩酊大醉。他摇摇晃晃地起身,张长明赶紧扶住他,说他醉得太厉害了,不如就在自己家将就一晚。

见刘大海四仰八叉横到了床上,张长明心里暗喜。刘大海,无异于一个强壮的保镖啊!今晚应该不会再出什么怪事了吧?

躺到床上,张长明支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不如不觉中,他又累又乏沉入了梦乡。

张长明正做着黄粱美梦,突然被刘大海的尖叫声惊醒了。他忙起身察看,却见刘大海捂着钱王听了满肚火,气得胡子根根都直竖起来,眼睛瞪得象铜钤,厉声喝道:头,一脸惊恐地看着他。他们的床上,一大摊的血迹。张长明惊呆了,再看左手,竟然握着一柄利斧!

“你个狗日的,你想杀了我。”刘大海大声喊着,猛地推开张长明夺路而逃。

张长明蒙了,手里的斧子掉到地上,半天没动。

没有等到天亮,张长明打车直奔医院。他一定是神经出了问题,先是梦游到楼下,后来又出现幻觉,现在索性竟开始杀人了!

可是,张长明的脑子被检查了个遍,却没查出任何毛病。医生听了他结结巴巴的述说,只开了些安定心神的药物,嘱咐他不要过于劳累。看看时间,已经该上班了。张长明揣着药。直奔公司。

父母看着孩子们都喊着要吃,不借的话,有的孩子就可能要饿死。父母没有办法,先顾眼前,就向有钱的人家借了些钱和些粮食。心不在焉地在公司待了半天,张长明接到电话,老婆回来了,却进不了家。张长明只好请假回家。可一进家门,两人就惊呆了,厕所堵了个结结实实,污水流了一屋子,臭气熏天。王丽生气地质问张长明:“这几天你没在家?厕所怎么堵成了这样?”张长明也生气,怕吓着王丽,便没有解释。

一直忙到天黑,夫妇俩总算把家清理干净。

本来以为老婆回来了,能睡个安稳觉。但令张长明想不到的是,这竟是他和老婆睡在一起的最后一夜。半夜,老婆突然破窗而出,当场摔死。

警察很快赶到了。王丽不可能自杀,根据种种迹象,再加上刘大海的佐证,张长明应该是在梦游时将妻子抛出了窗子。张长明当即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强制治疗。

那套房子又空了下来。

再经过那房子,刘大海抬起头看,不禁暗自叹息。在他的设计中,应该不会死人的。

刘大海和杨雯从小是邻居,也是好朋友。15年前,正在上高中的刘大海在一次回家路上,差点儿被一辆醉酒驾驶的车撞上,是杨雯父亲救了他。刘大海毫发无伤,但杨雯父亲却再没醒过来。刘大海一直觉得愧对于杨雯,因此不停地寻找机会报答杨家的恩情。陈老鬼赶紧披上衣服,隔着窗户瞧,条足米长的巨蟒正缓缓抬起头,伸出长长的红芯子。后来杨雯出国留学了,杨母身体不好,经常生病,刘大海不顾家人反对毅然放弃了学业,一边跟人学开锁,一边照顾杨母。没过几年,杨雯嫁给了一个美国人,长期定居在美国。刘大海一直在默默地照顾杨母,直到老人安详地离开人世。纵然最后只剩下空房,刘大海还是一直默默地守护着,他相信杨雯迟早有一天会回来的。但没想到,刘大海等到的是张长明两口子,他原本想赶他们出去的,但看到他们夫妻俩挺不容易的,又受了中介的骗,一心软就什么也没说,反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不如留给需要的人当日黄昏,冯贺下山而归,发觉母亲死在家中,顿时痛不欲生、嚎啕大哭,独自茫然走在山里。用。

之前,杨雯打电话给刘大海说清明节要回国扫墓,但清明节过去两周了,他都迟迟未见杨雯的身影。那天晚上,他去张长明家喝酒,无意间瞥见王丽手上居然戴着杨雯家祖传傍晚,徐正阳吃过晚饭,感觉有些口渴,就出来找掌柜讨茶喝。这时,碰到个身材肥胖的书生来住店。掌柜告诉书生,因进京赶考的人较多,客房已经满员,现在只剩下间柴房,问书生要不要将就晚?书生听了这话,脸色顿。过了会儿,他低声询问掌柜能不能帮他换个房间?掌柜摇了摇头,说:"别的客人已经入住了,我怎么能随便给你换呢!倘若你不想住柴房,可以去别的客栈。"的玉镯,他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他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上次张长明醉后说想将那套房子占为己有的话,他不寒而栗。难道杨雯真的遇害了?他需要更多的证据。刘大海知道张长明曾患过梦游症,于是他利用自己开锁的特长半夜潜入张长明的家,为他注射镇静剂,将他两次挪到楼下;还雇了一个长得像杨雯的女人经常在张长明面前若隐若现,没想到张长明真的被吓倒了。看来,刘大海的猜测是正确的,杨雯肯定是被张长明夫妇给害死了。刘大海非常愤怒,他想尽办法给张长明制造恐惧,他要让害死杨雯的凶手永无宁日!

不过,刘大海怎么都没想到,精神恍惚的张长明会在梦中将妻子当成回来找他报仇的杨雯抛出窗外!无论如何,张长明都得在精神病院待上一阵子了。主治医生说,他是因为心理压力过大,导致严重的小龙女怔,抬头看却是个身穿红肚兜儿的小儿,手里拿杆长枪,横在了她的路上,她不由得大怒:"哪里来的野孩子,竟敢在你故奶奶面前撒野!"梦游症。而刘大海更宁愿相信,那是张长明的心鬼作怪。

选自《百花》2009.7上

(段明图)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