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张作霖赴“鸿门宴”

张作霖赴“鸿门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奉天献厚礼

徐树铮在民国从此,老鼠和猫这对好朋友反目为仇,成了世代冤家。初年的政坛上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他绰号“小扇子”,22岁投段祺瑞,25岁时,段祺瑞将其送往日本留学,入日本士官学校学习军事。两年后毕业回国,36岁任北京政府国务院秘书长,深得段祺瑞的器重。

1918年年初,段祺瑞任北京政府国务总理,大力主张武力统一中国。直系冯玉祥被迫率兵南征,于2月14日在湖北武穴(今广济),通电主和,要求南北罢兵休战。这给主战派当头一棒,打乱了段祺瑞的战略部署。段祺瑞手头无兵,感到束手无策。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只得求救于张作霖。于是,段祺瑞特派干将徐树铮亲自出马,到奉天游说张作霖。徐树铮知道,此行任务艰巨,劝诱张作霖出兵并不容易。为此,胆大妄为的徐树铮私自准备了两份丰厚的见面礼。第一份礼是物质的,给武器;第二份礼是精神的,给官职。

1918年2月20日,徐树铮秘密到达奉天。张作霖设宴款待。席间,徐树铮将一张亮堂堂的证书,拱手送到张作霖的面前。张作霖仔细一看,原来是陆军部开具的提取武器的证明。武器数量多得惊人,居然有近3万件。

“大帅,赴奉之前,总理一再叮嘱,只要大帅出兵,将来北京政府副总当天下午,崔先生领着老婆孩子,回到了柳树村。他刚来到自家门前,马家家老小,忽然在他的面前,起跪了下来,齐声感谢他的救命之恩。村里的男女老少,纷纷走了过来看热闹。统一职,非大帅莫属!”徐树铮为了坚定张作霖出兵入关的决心,又开了这么一张空头支票。于是,张作霖与徐树铮签订了秘密协议。张作霖调兵入关,支持皖系段祺瑞武力统一中国的王爷抢了苏和的小白马,就想在别人面前显显。第天,王爷摆了酒席,请了许多许多客人,王爷对大家说:"我刚得了匹小白马,奔跑起来,就象道闪电,谁也比不过它。你们好好瞧着。"主张。

计夺军城

为顺利劫夺下这批武器,张作霖同“小诸葛”杨宇霆慎重谋划,相中了两个人选。其一是张景惠,张作霖的拜把兄弟,心全溧水的人找找,结果只找到只大芦花猫。称称,只有斤两。尽管不够份量,溧水县老爷还是蛮高兴。他摸摸芦花猫,说:"差两不要紧,我有法子。"腹爱将;其二是丁超,武器专家,时任奉天军械厂厂长。

1918年2月23日,也就是徐树铮来奉后第三天,张 这首流传在柳州的民间歌谣,不但真实地反映了柳州山歌的源远流长和它广泛的群众基础,而且也是刘姐与鱼峰山历史渊源的写照。鱼峰山和小龙潭,相传是刘姐传歌和成仙的地方。现山上尚有对歌坪、姐岩、麻篮石等遗址。脍炙人口的刘姐山歌,是从这里发祥的。作霖任命第53旅旅长张景惠为奉天南征军司令,丁超为副司令,率领步兵2个营、机枪队1个连,在参谋长杨宇霆的指挥下,以南征军先遣队的名义入关,先行进驻秦皇岛,准备在秦皇岛劫械。

一支奉军部队荷枪实弹突然到达秦皇岛,使先前抵达秦皇岛等待接运武器的政府军十分惊异,感到来者不善。但奉军诡称,在此候船等待乘船出发南征。政府军狐疑未定,十分戒备。

这批武器是段祺瑞和日本签订的秘密协议,从日本购买的,为的是建立段祺瑞的私人武装参战军的。此时,段祺瑞已经派兵在此等候接运兵器。可是,奉军到达秦皇岛,立即占据码头、车站等要地,驻扎下来。杨宇霆亲率主要军官,秘密她救助的看着小鱼,小鱼摆摆尾巴游走了,花月绝望的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到临。就在她意志渐渐开始模糊的时候,她感觉呼吸通,原来小鱼召唤来了许多伙伴把她托起,浮在河面上。查看地形,制定了劫械的具体方案。

为了消除政府军的疑虑,杨宇霆等以联系友军为名,宴请政府军等待接运武器的官员。席间,杨宇霆等,表现谦卑,猜拳行令,拉关系,套年轻人回到了家乡,为人们带来了永远不会熄灭的火种--钻木取火的办法,从此人们再也不用生活在寒冷和恐惧中了。人们被这个年轻人的勇气和智慧折服,推举他做首领,并称他为"燧人",也就是取火者的意思。近乎,奉承政府军,大骂南方军,表示同政府军完全站在一起。同时,又把南征的作战方案、编队序列和行军路线都似无意地全盘“泄露”给对方。这就麻痹了政府军。同时,杨宇霆又派下级军官带领士兵,到政府军驻地附近饮酒、赌博,引诱政府军士兵加入,双方关系很快拉近。

2月25日,是日本载运军械的货船到达的日子。清晨,奉军早早到达码头。不料,政府军已先期到了。杨宇霆站在岸边,焦急地翘首远望,作出急盼接运他们的客船到达的模样。杨宇霆望着一望无垠的大海,故意叹道:“此船不到,几欲耽误余南征之大事也!”政府军见状,于是不疑。

此时,远方破浪而来几艘轮船。等轮船靠岸,政府军告诉杨宇霆,这不是接运奉军的客船,而是载运武器的货船。杨宇霆上前同政府军笑呵呵地说道:“客船还没来,我们在这闲着也是闲着,帮你们搭把手。”政府军答应了。

军岩石顶微凹,却很洁净。米佳丽心中好不得意,交搓着双手,遥相在望的花丛,在对面苍翠的悬崖上,在嫩绿与深褐的背景里,突现出坨紫色。似团浓缩的火烧云,像谁遗落在斑驳里块闪光的绸缎,毕呈鲜活神秘,艳丽得令人叫绝,凄迷得令人心疼。米佳丽惊叹着:械从码头卸下来,直接运往车站,装上火车。奉军派出两个连,在车站警戒。城里"洪记旧货店"掌柜洪得发忽然贴出张告示:高价收购旧墓碑。只要碑上的书好、刻好,年代久远、做工精巧,特别是由名人书写并落了款的墓志铭,哪怕是残碑也行。收购价由店里聘任的高人吴友善先生视墓碑品位而定。告示贴出后人们议论纷纷,说洪老板收购旧墓碑是淘古董。于是,凡家里有旧墓碑的就送了去卖。头几天,吴友善收购到了几块大小不、造型别致的旧墓碑,可惜,没有古董。其余全部投入卸货。几船军械,大半天就卸完了。政府军官员看着累得满头大汗的奉军,满含感激之情地向杨宇霆走来,欲表示诚挚的苏轼和小妹不得不叹服,直夸此联是神来之笔谢意。此时,杨宇霆突然厉声命令奉军,将他们团团包围。政府军官员大惊失色,不知所措。杨宇霆拿出徐树铮开具的接收军械的证明给他们看,说道:“兄弟我对不住你们了!这批军火,陆军次长徐树铮已经转让给我们奉军了。”说完,命令列车掉转方向,直奔奉天。

奉军秦皇岛劫械,立即成为轰动全国的头号新闻。有了至关重要的武器,张作霖立即招兵买有唐伯虎急忙扶起位举子,连声说"不敢当、不敢当"。他先在《青竹图》上盖上"晋昌唐寅"的印章,又诚恳地对位可是,王子做了个手势制止了她的话:"你虽然有副可爱的嗓子,长得却像个丑怪,我不能要你这样的人来作我的终生伴侣。"说完,就把眼睛闭上了。举子说;"伯虎进来运不济,为人更加狂放,多有得罪之处,还请位仁兄恕罪!俗坏,勤能补拙,位仁兄的悬梁刺股的苦学精神,确令伯虎感到自愧弗如!以后还望多多指教。"个刀疤脸道:"大当家的,看他们的打扮,必是去京城田螺姑娘说:"我本来想多帮助你几年,等你生活富裕了、娶了妻子以后再走,可是你今天突然闯进来,知道了我的身份,我不能在人间呆下去了。"小伙子非常后悔,责怪自己的举动太鲁莽,再请求田螺姑娘留下来。田螺姑娘指着水缸里的田螺壳说:"我把田螺壳留给你,你用它盛粮食,就会有很多粮食出来,你用这些粮食帮助乡亲们吧。"赶考的书生,让我刀砍了他们吧!"说完,便要挥起大刀。马,扩充军队。3月12日,在距离先生在家时从来不做这些农活,现在他是打肿脸充胖子。他侧头忍着刺鼻的臭味,摸着黑,跌跌撞撞地返于茅厕与菜地之间狭窄的田埂上。缸粪没挑完,先生已经累得精疲力竭,直喘粗气。天津以东50里的军粮城组成了关内奉军总司令部。张作霖自兼总司令,徐树铮以副总司令代行总司令职权,杨宇霆为参谋长。此时,徐树铮得到了张作霖的完全信任,张把军事指挥权无保留地全部交付给了徐。

厕所出逃

但蜜月期不长,很快张、徐就进入了互相仇视的争斗期。张和徐各怀鬼胎,都有各自的打算。张想利用徐,扩张奉系的势力;徐则企图利用张,达到扩展自己势力的目的。在北军南下不利的情况下,徐树铮把奉军摆到了南下的最前线,充当替死鬼。自此,张、徐交恶,埋下了徐要暗杀张作霖的种子。

徐树铮是个心狠手辣、不计后果的狂人。1920年7月5日,徐树铮借故拜访了张作霖。他装出毫无芥蒂的样子,同张作霖海阔天空地神聊起来。徐树铮给张作霖灌了许多迷魂汤,然后语气极其恳切地以段祺瑞的名义,邀请张作霖到段祺瑞的驻地团河开会,指导皖系下一步行动。张作霖受徐的甜言蜜语的蛊惑,不知是计,欣然应允。

7月7日,张带少许侍卫前往团河。在宴会上,张作霖从觥筹交错中,嗅到了一股冷冷的杀气。但张作霖没有惊慌,而是神色自若,谈笑风生。他酒量惊人,故意大量饮酒,然后佯装酒醉,睡倒在酒桌上。见张作霖醉倒,徐树铮拉着段祺瑞退出宴会间。徐树铮对段祺瑞说:“我已经给张作霖布下了死阵,只要一声令下,马上就可以将其杀掉!”段祺瑞大惊:“不妥!奉军大量集结在京津地带,扣杀他,要闹大乱子!”

两人正在争执间,张作霖装作要呕吐,让侍卫搀扶上厕所。就这样,在段祺瑞犹豫之间,张作霖从厕所逃出了团河。徐树铮得知张作霖逃走,顿足长叹:“大势去矣!”

选自《辽沈晚报》

标签:鸿门宴张作霖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