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爱吃老鹰肉

爱吃老鹰肉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北宋年间,朝廷软弱,金兵长驱直入。金主完颜亮的表弟完颜兀拓率5000铁甲骑兵,很快就破了开封府,屠城后,接着向南推进。

兀拓来到城郊,只见这里地势平缓,水草丰盏,边上有《路史.前纪》云,祝融氏葬衡山之阳,是以名之。条缓缓流动的小河,不远处的石崖曾有开采的痕迹。在阳光的照射下,石崖和河里的沙砾闪蘑迷人的光泽。举目四望,恍如置身于世外桃源,但令兀拓奇怪的是,这么好的地方竟不见有人居住。

“报告,抓了个刺客,是名当地人。”巡逻的士兵押着一个发福秃顶、50上下的男子进来。是在兵营附近发现的,这人鬼鬼祟祟的,而且身上还带着菜刀。

“这是什么地方?你从实招来!”兀拓喝道。那人望了望兀拓,战战兢兢地说,这地方叫石家山,他叫石宝生,原是这儿的村民,自打石家山发现银矿后,官府便设立了矿扬,把村民都赶了出去,后来银矿采完了,矿也就撤了。石宝生一直在外头打工,为避战乱回到了故乡,哪知刚回来就被金兵抓到了。

是这样,难怪这么好的地方会没人住。见石宝生没有用了,兀拓手一挥,“拉出去砍了!”这会儿军医正在给兀拓换药,行动不便,否则他会亲自砍下石宝生的脑袋,试试他这脖子有多硬。一听杀头,石宝生脸色刷地变了,他哀求道:“大王饶命,我曾是开封府‘一品搂’的大厨,求大王别杀我,我可以这天,顺赶了天车,累坏了,夜里倒在床上就睡着了。他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他在拍打家的门,也说不清自己要干什么,门里面有人问:"干啥呀?"让您尝尽天下的美食!”听这一说,兀拓来了兴趣,他想了想,“好,露一手来看看,要真如你说的那样,我饶你不死。”石宝生听了,千恩万谢,在士兵的押解下出去找食物了。

不一会儿,石宝生带回了一尾鱼和一只野兔,还有些说不上名字的野菜,然后杀鱼宰兔,在营前忙开了。只见他抓起那把菜刀,用拇指刮了刮,神情庄重起来:他双手舞动着,菜刀在砧板上闪着白光,下刀精、准、稳,一看就知道是大家风范。刀过之处,不沾不滞,切丝细如发丝,切片薄如蝉翼,切条有形有致,切块有规有矩,大有运斤成风之势,不消片刻,该切的都切好了。

接着石宝生支起锅,开始露一手。在一阵锅碗交响后,几盘堆红叠翠、色香味俱全的幕端到了兀拓面前。

想不到真是“一品楼”的大厨,兀拓心里暗道。望着眼前诱人的菜肴,他吞了一下口水,“好,今天起你就负责给我做饭,做好了,我重重有赏。”接着他对抓到石宝生的士兵说:“这菜就赏给你俩吧,石宝生的安全由你俩美丽聪明的阿真玛长到l岁的时候,想为人间增添些最美丽的鸟雀,便躲在茅屋里绣了起来。第天绣出只美丽的孔雀,孔雀从布上腾空飞起来了;第天绣出只钟情鸟,钟情鸟从布上腾空飞走了;第天绣出只彩鲜艳的锦鸡,锦鸡从布上腾空飞走了于是山村里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美丽鸟雀。负责,出了差错,我要你俩脑袋!”卫兵早就口水直流了,一听赏给他们,转眼便风卷残云吃了个精光。

石宝生跟卫兵下去后,副将不放_地说:“将军,我总觉得石宝生这人不可靠。”兀拓笑了笑,如果石宝生真是刺客,定会在食物里下毒的,所以让卫兵去试食物,他刚才仔细观察过了,的确是“一品楼”的手艺。小心盯着就是了,再说有卫兵时刻监视石宝生,谅他耍不出什么花招。

当晚,兀拓下令就地休整。攻打开封城时,兀拓中了一支狼尿泡过的箭,由于没注意休息,伤口已经化脓溃烂,而且铁骑兵连日奔波,早已疲惫不堪,石家山地势平坦不易被偷袭,食物充沛,正好有利队伍休整。

数年前,金国派出使团出使北宋,兀拓扮成使团成员混入其中,一是为了刺探北宋军情,二来他这人非常贪嘴,听闻开封的“一品楼”手艺天下闻名,北宋朝廷向来在那里接待外宾,出使北宋期间,他尝遍了“一品搂”的菜色,而且还观看过厨师的厨艺表演,因此断定石宝生身份假不了。他本想攻入中原后再去“一品楼”吃喝一番的,哪知酒楼早就人去楼空,瞌睡时有人送来了枕头,叫他碰上了石宝生。

打这起,石宝生便忙开了,上山捕鸟,下河摸鱼,想着法子给兀拓弄好吃的。才几天工夫,兀拓的气色就好多了,伤口也有所愈合。

这一天,兀拓起来后感到神清气爽,便在四周走了走。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石家山的动物都是一副养尊处优的样子,懒洋洋的。它们引来了很多老鹰,这些老鹰都飞得很低,根本就没有草原上雄鹰的凶悍之气。

“明天便能动身了。”兀拓吩咐副将。这时他看到石宝生正仰头望着天空,对天上的老鹰发呆。“要是能把老鹰弄下来该多好,那可是大补之物啊。”石宝生自言自语说。

兀拓笑了,这有何难?命人将自己的铁弓取来,拉开,朝老鹰射去。老鹰应声落地,但同时兀拓也怪叫起来,众护卫忙固上前去,方才用力,他的伤口又裂开了。

“小的该死,忘了大王有伤,害大王旧伤复发涿鹿之战,是距今约余年前,黄帝部族联合炎帝部族,与东夷集团中的蚩尤部族在今河北省涿县带所进行的场大战。"战争"的目的,是双方为了争夺适于牧放和浅耕的中原地带。它也是中国历史上见于记载的最早的"战争",对于古代华夏族由野蛮时代向文明时代的转变产生过重大的影响。了。”石宝生吓得脸都变色了。兀拓摆摆手,也没在意,进帐篷上药去了。

一炷香工夫,石宝生满脸堆笑地走过来,端进了几盆热腾腾的菜。他告诉兀拓,这些都是用刚才那只老鹰做的,非常滋补身子,还请大王趁热享用。

“这是什么?”其中一碟非常精致的菜肴引起了兀拓的注意,这菜上头码着薄薄紫红色的肉片,下面则用不知名的野菜铺垫着,红绿相衬,分外好看,而且香味扑鼻。

“这是老鹰的肝脏。俗话说宁吃天上一两,不用地上半斤,那是因为天上的动物比地上的东西要滋补,而老鹰又捕食地面虫兽和天上鸟禽,因此天地精华都聚集到了老鹰身上,老鹰在飞翔时,大量的血液会涌向肝脏,这样一来,次有两个人扯着块白布来告状。异口同声都说:"我拿着白布到集上去卖,半路遇了雨。正好走到前不靠村,后不靠店的漫洼里,只好把白布展开遮雨。这个人,央求我也让他遮遮雨。我看他淋得可怜,就答应了。雨过天晴之后,这个人硬说这块白布是他的。没办法,只好来衙门请县官审断。"它的肝脏便成了最鲜嫩的东西,而且补血,非常有利伤口的愈合。”

兀拓半信半疑地夹起一块送到嘴里,顿觉鲜嫩无比,怕是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可口的食物。眨眼间,一盘肝脏落入了兀拓的肚子吃早饭时,郭逢春忽然发现贺根生不见了。问过客栈的掌柜,他这才得知,贺根生天亮,便出了客栈的大门,不知去向。他不由得疑惑起来:难道贺根生不顾老天正下着大雪,竟去观赏宣州城里的街景去了?里。

“大王要觉得好吃,我天天给您弄。不出一月,担保您壮得像头猛虎。”石宝生一脸讨好地说。兀拓高兴得一拍大腿,“行!”要知道自从中了狼尿箭后,兀拓伤口就没好过,每天又痛又痒,可没少受折磨。

打这以后,石宝生少不了要弄道老鹰的肝脏给兀拓享用,他生怕兀拓一下子吃腻了,或白灼,或爆炒,或红焖,总能变出花样去烹制。

老鹰果然是滋补的好东西,在石宝生精心调理下,兀拓恢复得很快,伤口不再渗血了,只留下黑色的疤痢。石宝生说这是淤毒,慢慢会消退的。

不觉月余过去,石家山上空的老鹰一天比一天少了。时值初冬,一夜间下了场厚厚的大雪,气温也骤然下降。早上起来,兀拓竟然发现双手冷得微微颤抖,视力原来昨天晚上,新娘进入洞房之后,端坐在牙床之上,新郎走上前来,掀起了新娘的红盖头,他见新娘好像是仙子降临,不由得心跳加快,脸上血涌发烧,大概是兴奋过度,核里乾坤乐极生悲,当他坐下来,由丫环送上红枣桂圆汤喝了两口之后,就觉得心里不舒服,加上闹洞房的客人喧哗不已,他更感到胸闷难熬。待众客退走,新郎已无法再支持,放下红罗帐,躺倒在新床上。也大不如以前,而且头发一抓就掉。“哎,老了,一支狼尿箭就让自己元气大伤。”兀拓叹了口气,悻悻回营去了。

几天后,一骑信使赶到铁骑营,带来金主的命令,要兀拓立刻跟大部队汇合。兀拓一听,高兴得快跳起来,这下又能大开杀戒了。他当即下令收拾东西准备动身,兀拓走出营房,却发现石宝生坐在营前,神情恍然,鼻子还流着血。石宝生怎么啦?只见石宝生冷冷地说:“大王这就走?”兀拓点点头。“我看也别走了,你能死在这里也算不赖了。”石宝生突然冷笑道。

兀拓身旁的护卫见势不妙,刷地拔刀架到了石宝生的脖子上。“哈哈!”兀拓得意地大笑不已,当地百姓只要听到金兵,早就吓得屁滚尿流,唯独他一人留在这里,兀拓一早就怀疑他别有企图了。“想杀我?你既不会武功,菜刀又不在你手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杀我!”兀拓不屑地说。

石宝生摇摇头,“你就没发现自己的手打战、掉头就在大家都叫嚷着,让这姑娘再唱个的时候。阵阴风袭来。所有的火把,煤油灯全都灭了。顿时整个台上台下都是黑压压的片。发、眼神也一天比一天差?你早就身中剧毒了!”

兀拓愣住了,他一直提防着石宝生,不仅派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而且每次做好饭幕后,都要让石宝生先尝,见没事了这才动筷子。石宝生到底是怎么下毒的?

石宝生没回答,用手擦了一把鼻血,兀拓突然看到,对方的手也在抖个不停!

在石家山住的居民到了中年后,便会患上掉发、失明,最后全身皮肤溃烂而死的怪病,谁也弄不明是怎么回事。无奈之下居民只好纷纷外迁,石宝生自幼也就离开了石家山。直到官府在石家山开银矿后,这才发现到处闪光的东西并非银矿,而是水银矿。这是一种有毒的物质,人们长期接触便会中毒身亡。

水银渗进土地和水中,动物吸收后行动迟缓,因此石家山的动物都是懒洋洋的,水银进入体内后会在肝脏中沉积。老鹰处在食物链最高层,最终这些毒素都会存留在鹰的肝脏,石宝生诱骗兀拓每天食用大量的肝脏,就是要让毒素渐渐在他体内聚积,然后不知不觉地中毒。为了不引起兀拓的疑心,石宝说话到了月,按例允许百姓上城头登高远眺。这天,前来登城的人分外多,人头攒动,绝大部分是特意来看大碾盘的。其中有个老太太盯着这面大青石,左瞅瞅,右看看,不肯离去、万年创建历法说,最后她在靠近轴眼地方发现有铜钱大小的块血迹,伸手抚摸着说:"这好像是刘年姑家的。"生每天也跟着吃肝脏,如今他也是身中剧毒了。

“原来你诱我射鹰,就是想让我旧伤复发,然后再实施你的计划。你以为杀了我,就能挽回北宋灭亡的命运吗?”兀拓喝道。

石宝生苦笑了笑,“北宋气数已尽,就算外夷不入侵,一样会灭亡。”兀拓纳闷了,既然这样,为啥石宝生还要费尽心思杀了他?

“你该不会忘了这一路南征所犯下的暴行吧?”石宝生两眼充满了愤怒。兀拓带着队伍每到一处,便把当地老弱村民和男子杀死,村庄烧掉,妇女则抓去当奴婢。这一路下来,他以杀人为乐,已不知有多少无辜平民惨死在他的刀下。

之前石宝生就对兀拓的残暴有所听闻,金兵入城时,石宝生就在砖垛里躲了几天几夜,亲眼目睹了兀拓对手无寸铁的平民砍头、当箭靶,以及活活烧死等令人发指的暴行。看着族人惨死在眼前,兀拓不死,就会有更多无辜生命死去,于是他决定除掉兀拓,哪怕搭上自己的命也值。铁骑营出城后,石宝生一路尾随着兀拓来到石家山。可是,派谁去呢?又该怎么个暗访法呢?当年使团出使北宋时,石宝生已认得兀拓,并且知道他贪恋美食,只要表明了自己的厨师身份,便有机会靠近兀拓。然而石宝生没料陕西白水庙至今保存较好,在后殿苍颉神像下面,相传有隧道可能通到殿后的苍颉墓中。苍颉墓为圆形土堆,高有丈,墓顶有棵古柏,枝干每年轮流枯荣,俗称"转枝柏",是不可多见的植物奇观。 到兀拓行事谨慎,武功又高强,自己根本无万家盈听了,心中犹豫不决,总觉得此事不可为,却又忍不住赌场诱惑。屠老看有戏,继续道:"此事说来也算简单,再说了,你也不定输不是?我听说你爹也曾这样押你娘,也算是家正在莫氏哭泣之时,个年轻男子凭空出现,轻声道:"小娘子莫哭!"族遗风!"其余几人也跟着起哄。法靠近他,更别说刺杀了,于是石宝生便利用兀拓的箭伤,想出了用食物毒杀兀拓的办法。

“如今水银已入骨髓,就算是华佗在世也救不了你了。”石宝生说。兀拓听了恼羞成怒,拔出剑狠狠地刺向石宝生,见大功告成,石宝生带着坦然的笑声死去。盏怒之下毒气攻心,兀拓再也支撑不住,口吐污血倒了下去。

三天后,完颜亮见到的是一具乌黑溃烂的尸体——兀拓早已在痛苦的折磨中死去了。

得知兀拓的死因后,完颜亮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当晚他下令,从今起三军不得再掳掠残杀宋民,如有违令者,斩!兀拓的死让完颜亮明白一个道理,哪怕一个民族战败了,他们同样有尊严,一旦生命的尊严受到践踏时,他们必将用生命去捍卫!

标签:老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