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原形毕露

原形毕露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林海龙是个蟹贩子,如今城里人对蟹的需求量越来越大,所以他的生意做得相当红火。可一个人又要到农村的蟹池边收蟹,又要急急忙忙地送到城里各家酒楼饭庄,时间一长,他有点力不从心,萌生了找一个帮手的念头。

正所谓刚瞌睡就有人送上枕头,这天吴得财找上门来了,一进门就说:“海龙大哥,我想跟你合伙做蟹生意,大哥能拉我一把吗?”

乡里乡亲的,林海龙是知道他的底细的。这昊得财平日里不爱多话,生就一副憨厚样儿,做事还算地道,而林海龙需要的帮手正是这样的人,太精明太厉害的角色那是不能搭伙做生意的,否则迟早会撬了自个儿的饭碗。不过吴得财有一样不好,爱赌小钱儿,不过这是小节,无关大局。

林海龙心里暗暗满意,可脸上不动声色。扔过一支好烟,说:“得财,你让我拉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应该知道的,干咱们这一行不比别的,蟹的价格如今是见风涨,咱们是本大利宽,每天现金的交易量十分大,口袋里揣个十万八万的那是常有的事。所以哩,这就要求合伙的人必须守本分讲义气。绝不能见财起意有歪心。得财,你懂我的意思吗?”

林海龙这样说并不是空穴来风,曾经有过一对合伙做生意的朋友,一夜之间其中一人拐了十几万跑了个无影无踪,所以他觉得有必要正儿八经地事先警告一下。

只见吴得财听了这话,脸顿时涨得通红。他也不拍胸口赌咒发誓,却一伸手拿过袁侠大吃惊,连叫:"请快收镜,请快收镜!"说罢收起剑,拱拱手,头也不回地走了。王度觉得这事颇为蹊跷,莫非这厮意图伤害宝镜,见此镜实在太过神奇,不仅伤不了它反而会伤及自身,便走了之?这人已走,王度也只是心里这么闪念。回想前后,这厮倒真有分妖气。一柄明晃晃的菜刀,对着自个的手背就是一拉,血珠子顿时冒了出来,然后口里一字一句地说:“我要是做了猪狗不如的事,就是这样的下场!”

见吴得财如此激昂,见多识广的林海龙不仅没有放心,反而有些吃惊,万想不到表面木讷的吴得财激动起来会如此反常。他沉吟着说:“得财,用不着这样,唔……要不这样好了,咱们去村头的小庙里,让无名神见证一下好不好?”

原来村子东头有一座年代相当久远的破庙,庙内供奉的神仙既不是如来佛,也不是观世音,更不是土地爷,而是一位无名无姓的神态诡异的神仙。老人们全叫他“无名神”,据说相当灵验,村内人只有逢到冤屈难申的大事,才敢麻烦他老人家主持一下公道。

吴得财慨然应允。两人当下毫不耽搁地来到小庙,双双十二分虔诚地点上蜡烛燃上香后这时候,王双喜正好也刚为那大户人家打完家具,见新娘子接来了,这下可以给爹冲喜了,乐得合不拢嘴,拉着王大嘴的手,说:"君大哥,辛苦你了,这路上还顺利吗?"王大嘴叹了口气,说:"这路上还真不太平,到处都有土匪劫道的,晚上根本不敢走,太阳落山就早早找店歇息。要不是这样,还能提前几天到家。"又双双叩倒。林海龙一脸郑重地说:“神仙老爷在上,我林海龙如今想拉吴得财一起搭伙做生意,可知人知面难知心,所以想麻烦老爷您给个征兆,这合伙生意是做得呢,还是做不得?”

吴得财也口中念念有词柳如是爱着男装,说:“神仙老爷,我吴得财如果做了对不起林海龙的事,就让我遭受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林海龙见吴得财发了如此厉害的毒誓,心里疑虑顿只鸢鹰由天空飞过,她又想:"莫非是它啄去了么?"消,当即拉着吴得财在庙前的空地上坐下,拿出刚才在路上买的熟菜白酒,倒满两杯,说:“好,现在我们的合作就算是正式开始了,来,喝杯酒庆祝一下!”

吴得财也十分兴奋,两人当即你一口他一口地喝了起来。此时昏暗的破庙里,烛光摇曳香烟缭绕,那无名神的脸上阴晴不定。

时间过得飞快,吴得财专事收蟹,林海龙专门销售,两人的合作顺利极了,仓颉以此造出的形象,遂称为文字。仓颉所创的文字有类大意,类是指代事情的字,如"上、下",是指形象字,如"日、月"。是指形声字,如"江、河",是指会意字,如"武、信"。是指转注只见银剑飞舞,寒光闪闪,风声呼呼。看得人们眼花缭乱,叫好声此起彼伏。不少人向里扔钱。正在欢声笑语,热热闹闹的时候,薛永怒气冲冲领着他的徒弟们,冲开观众圈,直闯进去,奔向老汉,边走边喊:"老东西,你好大的胆子,知道不知道聚家镇有个薛大爷啊?我看你有眼不识泰山,吃了豹子胆,竟敢不把你薛爷爷放在眼里。"奔到老汉跟前,举拳就打:"我让你知道薛爷爷的厉害!"话到拳到,重重拳打在老汉胸口上。他认为这拳就会把老汉击倒。谁知老汉纹丝没动,依然稳而擂鼓,像没事儿样。老汉既没恼怒,也不言语,将鼓锤放到鼓上,面带微笑望着薛永。薛永见此气坏了,伸脚来了个扫堂腿,想把老汉扫倒,不曾料想他的腿好似踢到块巨石柱上,疼得他挤眼咧嘴咬牙,眼冒金花,汗水好似细泉般涌出。薛永在这么多围观者面前丢了脸,羞得无地自容,话没说,瘸拐地逃走了。老汉见薛永愤愤离去,对观众说:"我们混穷,谢谢诸位相帮,下集还在此扎场。"字,如"老、考"。是指假借字,如"令、长"。指事情的文字,在上为上,在下为下。指象形的文字,日满月亏,仿照其形也。形声的文字,以类为形,配以声。会意的文字,止戈为武,人言为信也。转注的文字,以老寿考也。假借的文字,数言同字,其声虽不样,文意相同。所以自黄帝到夏商周代,文字直沿用未曾做改动。收入也相当丰厚。这天下午的时候,两人把一面包车大蟹卖了个精光,林海龙又到银行提了一大笔钱准备做次大手笔生意,这下子车上现金有一大堆,凤凰怔,禁不住脸上阵发热,半天说不出话来,两眼瞪得圆圆的,它恍然大转眼,半年的时间过去了。这天张弼正在研读本古代的药书,就见儿子张子涵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说:"爹,牛知府来了!"悟,自己遇而此时的凌霄关城正沉浸在片这时,白狐却哭着口头人言道:"我承认我罪孽生,但是所迷惑的所害的都是那些好色之徒,如果他们不动坏心思,我又怎能迷惑的了他们,你们常常说众生平等,我是妖精,杀人就该死,可是你们人杀了我们那么多狐族同类,吃它们的肉,还扒它们的皮做围脖,你们可曾觉得残忍,你们认为杀人就该死,而杀狐杀其他的动物就觉得理所当然?算了,今天我命该如此,能死在你手里,也是罪有应得!你快动手吧!"这白狐嘤嘤切切,落泪入珠。胜利的喜悦中,连着日宴饮,龙千岳喝得腿都软了。这天晚上他回到卧房,借着桌上明灭的烛光,从床底的木箱嫦娥遵照后羿的嘱托,把凡药放在水里煮熟,等后羿回来起吃。但馋嘴的她闻到仙药煮熟的香味,便忍不住用勺儿搯吃粒,吃后只觉浑身舒泰,美味非常,不禁把最后粒仙丹都给吃下。里取出红木弓匣,又从弓匣里取出沉甸甸的昆仑铁胎弓。然后使劲。朱红色的火鳞蛟筋弓弦就被挂在了铁胎弓上,把满弓开,老将军已是满头大汗!事失了主意,只受乌鸦老婆的吩咐,干了许多蠢事,当即就叫众鸟回去,自己气也钻进了洞,空场上只剩下剪了翅膀的家鸡,拖着肥胖的屁股,来回不安地走着,它恼恨凤凰,可更讨厌乌鸦!从此,鸡就飞不上天了。约有30万。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四下里空旷无人。林海龙开着面包车,像只小小的甲虫一样在乡村公路上蠕动。当车子路过一处黑黝黝的小树林时,吴得财忽然说:“海龙大哥,停下车,我要撒泡尿。”

林海龙“吱”的一声停下车,吴得财连忙下车进了小树林方便。林海龙有点好笑,大老爷们,反正前后也没人,撒泡尿还要跑进林子里?

谁知好几分钟过去了也不见吴得财出来,林海龙按了好几回喇叭,依旧不见人出来。连个声也不吱一下,这是怎么了?林海龙有点不耐烦了,下了车也进了林子,他要找吴得财。

林子里更黑了,林海龙一路走一路喊,正走到深处,忽然看到吴得财背对着他站在面前,一动也不动。林海龙不乐意了,伸手一拍他的肩膀,说:“我说,你干什么呢?”

话音刚落,早晨皇帝发出警报,召来了很多人,当众宣布:"谁能找到我的女儿,要多少钱给多少钱。"并当场选出了个人:个叫醉不花,个叫坐不死,还有个叫无名氏,让他们去寻找公主,这个人和皇帝告别后,便登上了去找公主的路程。发觉不对劲。他伸手一拍之下竟是空的,原来那只是一件衣裳挂在树枝上。随即后心一疼,紧跟着一阵无以言明的"于是两个茹骂句,他还两句,由动口变成动手,直打得头破血流。张在远处看把戏,大声喊道:"哦!财神爷显灵了,生意兴隆了!"那好?老妈妈同意就好,我自己去求,如果求到个你就要莫反悔呀?"疼痛猛袭过来,林海龙挣扎着回头一看,是吴得财,面目狰狞的吴得财手中一柄利刃正滴着血。他竟对自己动了刀!

林海龙痛苦万分地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我?”

吴得财恶狠狠地笑着说:“你还问为什么?就因为你不该在我面前露财!30万啦,我一辈子也没看过这么多钱,有了这些钱我还苦个什么呢?实话告诉你,我前些日子欠下了一大笔赌债,债主逼得我快要上吊了,所以这才找上你要求合伙做生意,然后找机会下手。”

林海龙觉得自个儿正一点一点地沉入冰凉无底的深渊,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更是心理上的。原来吴得财竟是这样的人!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说:“你不要得意太早了,别忘了你可是在无名神面前发过誓的啊……”

吴得财不屑地说:“什么神仙不神仙的,老子眼里除了钱,向来无法无天!”昊得财说着狠命一把扯过林海龙脖子上戴着的价值昂贵的玉佩,再凶神恶煞般举起刀,左一刀右一刀地刺过来……

林海龙疼得大叫一声,猛地一下直挺挺坐了起来,出了一身冷汗,定定神,却发现依旧身在那破庙前,原来是一场梦,幸亏是一场梦!

可林海龙惊讶万分地发现:这不是梦,因为身边躺着一个人,那是尚在睡梦中的吴得财。眼前的吴妇人说:"小女子在家受婆婆和丈夫的虐待,实在活不下去了,才逃出来的。我死也不肛去了,求大哥救我命!"得财,一反先前的憨厚老实相,脸上密布着腾腾的杀气,而且,他的手中紧紧抓着一样东西,那是林海龙的玉佩!此时吴得财正咬牙切齿地说道:“我早就想杀你了,这一天我可等得太久了。”

原来这不是梦,却又是一场疆梦,而吴得财和他做了同样的梦!

林海龙翻身爬起,庙里烛光明灭不定,而那无名神脸上的表情更加诡异了,好像还有一丝丝的满足。

林海龙深深地跪了下去。

当林海龙离开小庙时是一个人走的,他把在睡梦中原形毕露的吴得财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抢救叶剑英元帅 下一篇:劫机犯下落不明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