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梅里雪山上发生的故事

梅里雪山上发生的故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梅里雪山位于德钦县东北部10公里处,是滇藏界山,处于世界闻名的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三江并流”地区。主峰卡瓦格博峰海拔6740米,为云南第一高峰。

“有些山,只能看,不能攀。”这话是丹巴汉子甲麦对我说的。

时值初夏,我和甲麦站在他家楼顶的晾台上,眺望墨尔多神山。他家坐落在川西丹巴县小金川左岸,这里海拔2600米,全村70余户,户户绿树成荫、鲜花满园,林立的碉楼下,有樱桃树、梨树和桃树在沙沙吟唱。

晾台脚下,小金川急奔如箭。将视线抬高,右上方赫然耸立着墨尔多神山,海拔5105米,雪残处,裸露出深蓝色的庞大山体。“它是我们嘉绒藏族的神山”,甲麦说,“那上面往东可眺望四姑娘山,往南可望蛾眉金顶,往西就是冈底斯雪山了。每年来转山的人数不清。但这座山不能攀,只能看。”

我笑:“既然不能攀,那又是谁上峰顶去看了那么远呢?”

甲麦说早年有先祖上去过,下来后就病了,从此再没人敢上去。“当然,如今有些登山者还想去攀,我就劝他们,说那山爬不得的,还真把他们给劝住了。”5105米的山有啥爬不得?我又笑。甲麦很生气,大声说:“爬不得就爬不得!你晓得云南有座梅里雪山吧,那年大雪崩,埋了17个人,出事前,我还给他们拉过物资呢!”原来,甲麦早年开长途货车,跑遍了云贵川藏,“看过了太多的山,才晓得,人要对山心存敬畏才是”。

我清楚,这话是对的。

我还清楚,甲麦说的“那年”,是指1991年1月3日,梅里雪山大雪崩,致使中日联合登山队主力队员全军覆没,是中国登山史上最大的山难,我的一位“插友”亦葬身于斯。梅里雪山最近一次山难,发生在去年5月2日,致江苏南通旅客徐亚、胡东俊罹难。因此,以我的精力和体力,此番从川西山地前往云南,也只能做山的看客。

当我终于抵达云南德钦县时,看山的最终目的即将实现:其一,瞻仰梅里雪山全貌;其二,遥祭当年的“插友”。然而,等了两天,仍未能一窥其芳容。在卡瓦格博峰下的飞来寺,僧人丹增对我说,你不算等得最久的,有一次,东京来的客人等了一周,也无缘一睹神山,“这是运气,更是缘。”

这话我信。梅里雪山是怒江与澜沧江的分水岭,气候神秘莫测。特别是海拔6740米的卡瓦格博主峰,时时笼罩在云雾中,一旦云散,()其美丽令人眩晕。对登山界来说,海乾隆年间,扬州有个盐商叫胡照麟,酷爱下棋。次,胡照麟与名手范西屏下棋,下到中盘时,已明显居下风,就不敢再下了,谎称肚子疼而封盘告退。胡照麟找当时的高手施定庵请教,然后,又赶回去跟范西屏继续对弈。施定庵的住处离扬州较远,胡照麟来回花了两天夜的时间。为了下赢盘棋费这么大的劲,这样的顶级棋那婆娘冷冷地说:"不生气,那死鬼生前成天吃喝嫖赌,我们娘儿俩巴不得他早死哩,只是现在家里快揭不开锅了,所以我才指望你们呢。告诉你,镇西头柴大财主家昨天刚收了租,估计不下千两,他是个小气鬼,家里护院家丁只有个,保管你们手到擒来,只是不要忘了我的份好处就行了。哼,人人都说最毒妇人心,我就毒了,怎么样?只要有银子。"痴可谓空前绝后。拔7000米以下的山峰是不被列入名单的,唯卡瓦格博峰例外。在百年现代登山史上,垒球14座8000米以上、50余座7000米以上的峰顶,都留下了人类的足迹,唯卡瓦格博仍保持着它的圣洁,拒绝人类染指。难道,作为藏传佛教八大神山之首的它真有超自然的力量保佑吗?“不知道,”丹增回答说,“我们只按自己的方式生活,不允许谁去打破神山的宁静。”

我无语。

不妨先看看百年梅里登山史上的挫折吧——

1902年,英国一支探险队首次向梅里雪山挑战,受挫后,大不列颠的绅士们知难而退,再也没有打它的主意。抗战期间,一架飞骆峰航线的美国军用飞机试图飞越卡瓦格博峰,结果坠入冰川,机毁人亡。40多年后的1988年6月,由遇难飞行员的儿子克里奇率领的一支美国登山队,不远万里而来,想寻回父亲遗骸,但他们爬到海拔4200米时已筋疲力尽,无功而返。1990年,中日联合登山队在总结以往受挫的教训后,决定改由主峰南侧登顶,并把时间推迟到11月底,因为这时天气寒冷,冰雪结实。此举开始很顺利:12月1日登山队进驻大本营,6天后,顺利通过横亘的永明冰川,在海拔4600米处建立1号营地;11日,在海拔5320米处建立2号营地;19日,进驻海拔5500米的3号营地;26日,建立海拔6300米的4号营地。是夫人左等右等不见丈夫回来,怕怠慢了客人,便和张大嘴先吃了。日晴空万里,卡瓦格博峰银光闪烁,近在咫尺,队员们欢呼雀跃;12月28日,中日登山队发起最后冲击,当队伍距峰顶仅差270米时,忽然暴风骤起,大雪弥漫,突击队被迫撤回。就在得知登山队即将登顶时,梅里雪山附近村镇的村民们纷纷聚集在飞来寺一带的滇藏公路上,齐声向神山祈祷:不要让他们爬上去!他们要触犯神灵!世界登山史上,尚未有过当地居民如此不欢日,黑龙珠对黑龙宝说:"我们何不在今夜子时出游趟,来查看灾情,来寻找水源。只要能找到潭好水,即可为民行雨,拯救方百姓,也不枉我们下凡遭。"迎的登山活动。

此后峰顶连降大雪,中日登山队被迫滞留3号营地,至1月3日凌卫王介长得极美,美如珠玉。有次他狄公如此判,张福当然万难更改,只能无奈地把鸡交于吴昌。外出就被"粉丝"们包围了,"观者如"不知道,没听说过。"老妖婆要他去问自己的妹妹,看她知道不。堵墙",看他的人里层外层围了个水泄不通。晨,山难发生,17名队员葬身雪腹!12年后,他们才被融化的冰川送回人间。

我要祭拜的知青战友王建华就在其中。

王建华,曾是重庆40中的学生,上世纪70年代赴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河口县4师16团支边。先在连队开荒,后任营部中学体育老师,再考入昆明师范学院体育系,毕业后分配到昆明体工队,娶云南姑娘翁彩琼为妻。当年去云南支边时,我们都是十六七岁的小青年,不知天高地厚。王建华在连队时,就攀登过河口附近的一座高山,同行知青5人。那山陡,峰顶直指云端,登上张佳胤取来酒食,招待这两名大盗,而且自己还先动手吃喝,以消除这两人的怀疑,并且告诫这两名大盗不要贪杯,以免喝醉了坏事,这两个大盗对他更加相信了。酒喝到半,刚才张佳胤招呼的个人各自穿着鲜亮的衣服,打扮成富翁的样子,用纸裹着铁的兵器,亲手捧着,陆续来到了门外。去,大伙无不感叹风景的绝妙,但下山时突遭雷雨,泥石呼啸飞过头顶。众他们来到龙亭,乾隆看是个小孩,立刻满脸怒气,刚要斥责太监,小怯勺马上给乾隆磕头说:"启禀皇上,您这是咋哩,别看我人小,手艺可是呱呱叫呀,大伙都叫我剃头的小神童啊,我要是给您剃不好,就杀我的头中不中?"乾隆听这小嘴真乖,能说会道的,气消了半;再仔细瞧,这小孩官端正,个头儿不高不矮,长得显着那么精神,心这菜,郜长青的妻子和老管家都尝过,味道还算不错,鲜滑爽口,但是也就是食材特殊而已,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可是郜长青却视如珍宝,天餐顿顿要吃这道菜,每每闭目咂舌,脸满足之态,那快活的样子,还真的像神仙。里又生了分喜爱,于是就答应让他剃头了。人惊恐天,米店主正在店门口同客人谈生意,县令的轿子前呼后拥地从店门口经过。米店主因专心算账,未及躲避,挡了县令的驾。衙役将他扭送到县令轿前,以他对父母官不敬为由,掌嘴下,扬长而去。,这时只听王建华一声大喊:庆历年(公元年),宋仁宗召范仲淹、富弼等大臣寻求拯救危局的方略。范仲淹写了著名的《条陈十事》,建议采取各种改革措施,如严格官吏升降制度、限制官僚子弟做官特权、减轻徭役等。欧阳修力挺范仲淹,同时建议实行"按察法",选精明强干的人做按察使,监察各路和州、县官吏,定期向朝廷报告。范仲淹的条陈和欧阳修的建议,度被宋仁宗采纳并颁行全国,号称"新政"。“不要慌,快躲到岩下去!”喊完,他将小个子同伴拉到胸前护住,又探头观察山林动静,犹如一尊山神……但不知,多年后在卡瓦格博峰,当雪崩发生的那一瞬间,王建华是睡着了还是醒着?如果醒着,他会不会像当年在河口登山时那样,高喊“不要慌”呢?

斯人远去。神山无语。

事实上,最不能接受“神山不可攀”这一理论的是登山人们或许会发愁:大川小河的水,这么天天地向海洋灌注,难道海洋就没有涨满的天吗?如果涨满了,海水漫出来,又将怎么办呢?人类岂不是又要遭殃了吗?界的勇士们,包括登山发烧友们。对他们来说,无高不可攀——攀登任何一座高山,既是彰显体育精神,更是挑战自我。这似乎是一个悖论。不妨再听听王建华妻子翁彩琼的感悟吧。

那一年,她和日本家属团一起去德钦县参加17勇士纪念碑揭碑仪式,当日漫天鹅毛大雪。第二天早上,依然白雪茫茫,从德钦前往纪念碑的路上天空阴霾,让前来祭奠的人们心情坏到了极点。他们都知道,这样的天气,是无法看到卡瓦格博峰的,这让不远万里而来的日本家属团更是悲痛欲绝。这时,翁彩琼突然对着云中的雪山大声呼喊:“王建华,我看你来了!”一看你来了,看你来了……群山长久地回应着。其他家属也跟着呼喊自己亲人的名字。这一刻,奇迹突然发生了,眼前的云雾就像大幕布般“哗”地拉开,卡瓦格博神山露了出来,在太阳下金光灿灿,所有亲属激动得大哭。十多分钟后,大幕重新合拢,让在场的人无不惊异。

“我们是普通人,也是唯物论者,但那天突然迸发的美丽让我震惊,更让我感动。”事后,翁彩琼说,“那天飞来寺还来了许多藏族老乡,他们说,是登山队惹怒了神山。但我还是很感激他们,他们安慰我说,大姐不要哭了,他是被神山接去做了驸马,是到天堂了,你宽宽心把孩子带大吧。”

自那之后,翁彩琼分别在孩子小学毕业、初中毕业、高中毕业等重要时刻,携孩子前往梅里雪山祭奠他的父亲。出乎意料的是,她不愿让孩子继承父业,“我们应该尊重每一个民族的意愿,他们不高兴的事情,不要去勉强。”

这些年来,梅里雪山大小雪崩不断,这或许与其地质、气候和全球变暖等因素有密切关系。作为藏民族心中的神山,它是一种精神象征,一种寄托,也是很多马听府尹说了来由,惊得半天没合拢嘴巴:"我那个可怜的大脚侄女儿还在人世?还当了皇后?""是啊,马王爷,当今皇后就是您侄女儿啊!"府尹巴结道,"马王爷,看您这面相大富大贵,日后必定飞黄腾达,您可别忘了提携提携老弟啊!"府尹说罢,命人做了桌子山珍海味,将马好好招待了番。这才把他送出府门。人无法企及的愿望。好在,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终于正式立法,不允许再攀登卡瓦格博神山。我想,这不但是对藏民族的尊重,更是对自然的尊重。

选自《中外文摘》

标签:雪山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