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诸葛亮为何重张疏关

诸葛亮为何重张疏关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三国志》评价张飞、关羽时说:“羽善待卒伍而骄于士大夫,飞爱敬君子而不恤小人。”

诸葛亮对待关羽,特别注意分寸,并努力维持一个客客气气的良好关系,因为关羽并不十分买军师的账。孔明的"外面油上了黑漆,看不见。里面仔细瞧就能发现,那棺材用料是上等的千年古樟。庐陵为樟树之乡,这东西贵重呢。"联吴方针,他执行不力,就是一证。虽然关羽远在荆州,但这个人从来未把自己的地位摆正。马超投蜀以后,为解决益州问题立下功勋,获得殊荣。关羽不服气,要离开荆州到西川来同马超较一高低。诸葛亮连忙给他写信安抚,一顶高帽子,才使此议寝息。刘备为汉中王后,要用黄忠作他的后将军。诸葛亮说:“忠之名望,素非关、马之伦也,而今便令同列。马、张在近,亲见其功,尚可喻指;关遥闻之,恐必不悦,得无不可乎!”这番话,可以看出诸葛亮对他的态度。

张飞就不是这样了,只要诸葛亮点了他的将,无不悉心为之。而且,多有创造性的发挥,每每创建奇功。对此,诸葛亮和这位刘神医走后约个月,张名医忽然病倒了,他吩咐儿孙们为他准备后事。这时,看药店的老汉说:"我能治好你的病,但要先立个约,治好后,你必须把家产分给我半。"张名医和家人都说:"行啊,只要能冶好病,说什么"你莫转了,瞧的人头晕!"都行。"老汉煮了锅甘草茶,又把自己的被子给名医盖上,天到晚只叫他喝甘草茶。不到十天,张名医就全好了。之后,张名医发现自己身上盖的是甘草被,喝的是甘草茶,便追问老汉:"你怎么想出这个方的?"老汉承认说:"刘神医 朱元璋小时候家里很穷,全靠给人扛长工、打短工过日子。他结交了个穷兄弟:张、王、李。兄弟人中朱元璋是老大,大家都叫他大哥。临走时说你已中了百草毒,个月后发病,必须用汗浸甘草被蒙身,喝甘草茶才能治好,甘草可解百草之毒。"莽张飞,往往产生不言而喻的默契。当消息传来,说他所住大寨,逐日间饮酒,酩酊大醉,诸葛亮非但不加怪罪,还派人专程把佳酿给他送去,表明了他们之间心灵上的沟通和以诚相待的友情。

当初,刘关张起事时,按社会、经济地位,以张飞最殷实富有,“世居涿郡,颇有庄田”,是个有产有业有资财的庄园主。刘备不过是个“贩履织席”之辈,尽管自称皇室后裔,早衰落无考,和阿Q“老子先前也阔过的”差不离。后来,汉献帝刘协叫了他一声“皇叔”,不过是政治需要罢了。历代皇帝为了笼络人心,还有赐姓一说,所以,不必当真,谁有粉不朝脸上敷呢?浩文跟着老翁,穿出密林狭路,才感到视野辽阔,

关帝庙前熙熙攘攘,张鹏举循着吆喝声,很快找到了卖胡辣汤的摊位。张鹏举挑了个合适位子,把包袱放到火堆边。坐好了,要了碗胡辣汤慢慢喝,边喝边注意脚前的包袱,不断用脚尖调整它的位置。他担心离火堆远了没有效果,离近了把蛇烧伤。他不知道走了多远,忽然望见山路边有间茅屋坐落在个用木桩和荆条扎着的篱笆院内,心中正盘算:这就是老爷爷的家吗?他只能算是小手工业者。而关羽,一个推车的运输专业户而已。

由此推论开去,这三兄弟和诸葛亮的关系,恐怕也是由于阶层不同,对待知识分子的态度不免差异,倒有值得玩味之处。

刘备起事时,已沦为手工业者兼小商贩,可他早先是没落贵族,大概是无疑的,至少在楼桑村,还能有立锥之地。曾李乙见知县问他,心里就暗暗地想,本来画上的老虎就像猫,没有半点虎气。可是,要是实话实说肯定也要挨屁股板子!常言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干脆就瞎捧两句,以免受皮肉之苦。于是便本正经地说:"好!好!老爷画得好!画上这只虎龇着牙咧着嘴撅着尾巴拱着腰,多威风!活脱脱脱的山中百兽之王王甲那小子少见识,他没见过老虎,只见过狸猫,所以就信口胡言。明明是他家那只狸猫像老爷画的这只老虎,他却偏偏说老爷画的老虎像他家的狸猫,该打该打!"拜卢植为师,自然文化水准要比关张高些,这样,与诸葛亮不但政治观点相同,在文化上,认同的地方较多。张飞是庄园主,家道殷实,能有供三百余人相聚的桃园,估计虽非士族,也是豪绅一类。所以,他和拥有南阳诸葛庐的这位军师,经济基础相差无几,也许能找到共同语言。关云长是无恒产的自食其力者,他的个体运输行业,无须依赖群体,特立独行,容易产生阶级偏见,而自己又稍稍识得“。个字,从此,河边睡觉都要个警卫站岗,他知道谢不死,他是没好日子过了。在个风雨夜里,谢悄悄地摸到了河边的住处,发出枚夺魂针,正中个警卫的喉咙,人连声都没吱就命呜呼。人身子在倒地的刹那,被谢轻轻接住,慢慢地放在地上,点儿声息也无,当真是神不知鬼不觉。谢轻轻地拔开门,摸到河边的卧室。尽管屋内伸手不见指,但谢早就练成双夜视眼,见河边光着肚皮睡在床上,旁边摆着把熟悉的军刀。谢冷笑声,掏出匕首,刀将河边的人头割下,并沾着血在墙上写了个大字:血债血还,杀人者谢。然后悄声退出,将河边的人头挂在了城内广场上。第天,河边出现在大街上,疯狂地杀人报复。再看广场上的人头,是个不认识的人。原来狡兔窟,河边睡在卧室里面的个暗室里,死得只是他的个替身。但这人死时龙王点点头。,没发出点声响,连暗室里的河边都没发觉,这着实让河边后脊背发凉刘知县勃然大怒,认为石玉柱没说真话,于是对石玉柱动了大刑。石玉柱被打得皮开肉绽,连喊:"冤枉!"最后实在坚持不住,只好屈打成招,承认是自己害死了智空大师及沈竹凤,沈竹凤的尸体已被他连夜扔进河里了。作案动机是新婚之夜发现新娘子不是处女,经审问新娘子承认自己与智空和尚偷情,于是自己在怒之下杀死了他们人。,连忙将自己睡觉的地方改在原来关谢的死牢中,还加派了岗哨,在上面安装了雪亮的探照灯。不大买账于文化人和士大夫,对于诸葛亮就不如那两位融洽了。

再加上关羽的骄矜自满,刚愎自用、自中年人看起来面善,他看祖父落魄的样儿,知道他是遇到难事了,就邀他进店来吃点东西,进了门祖父看到里头都是些剃刀,火钳,脸盆,面巾,晓得这是个剃头店!以为是的性格,特别封了汉寿亭侯以后,就自我感觉特别好了。到独挑大梁、驻守荆州时,更是目中无人。感觉错位,是件别人看来可笑,而对他本人,则是可怕的事情。要是关老爷有些许的清醒,也不至于走麦城,身首异处了。

诸葛亮一到新野,关张就联合起来抵制这位军师,但跳出来责难的是张飞,关羽是个爱作深沉状的人,站在幕后,唆使猛张飞上。从三顾茅庐起,关羽就不大相信诸葛亮的能力。这是那种对知识分子压根儿不信任的阶级感情,没有办法,他从山西一路推车过来,汉代那些地方小官僚,刀笔吏,少不了压迫他,欺诈他,使他有反抗感,心里说,有什么了不起的,端这臭架子。他说:“兄长两次亲往拜谒,其礼太过矣!想诸葛亮有虚名而无实学,故避而不敢见也。兄何惑于斯人之甚也!”这个“惑”字,是他心里话,因为,孔明一来,他的副手地位就动摇了。从此开始,这将相之间,就绝不会是亲密无间的了。

刘备到就这样,魏军名小小细作的巧言诡辩,不但骗过司马懿,还使代宝马无罪被诛。丹朱为人骄傲暴虐,常常喜欢和伙伴们带着随从臣仆,到各地去漫游,稍不如意的地方,就要迁怒于人、大发脾气、虐待他的臣下。东吴招亲,诸葛亮派赵云陪同,而不敢将锦囊妙计授关羽,怕他乱作主张。借东风后,安排赵云来接他,也不愿麻烦这位关老爷,怕他未必如约而来。赤壁之战,诸葛亮迟迟不睬他,是否真的用激将之法,还是有为难之处,或存心让他放曹操一马,于史无据,也就只好姑妄信之。但是,最后才安排他在华容道,可见对这位骄纵的将领。不得不再三斟酌,自然是有许多顾虑棘手之处,是可以想象的。

关老爷见不把他摆在重要位置上,当时责问诸葛亮:“关某自随兄长征战,许多年来,未尝落后。今日逢大敌,军师却不委用,此是何意?”听他口气,到底是诸葛亮指挥关羽,还是关羽指挥诸葛亮?令人费解。大概拜把子兄弟便有这份和军师平起平坐的特权。等到华容道放走了曹操,犯了军令状,还是刘备出来给他说情,才算了事。其实,正因为他知道必是这么一个结果,才敢义释华容。特权和特权阶层,以及被毒化了的社会风气,使得他有所倚仗地不在乎。

如果孔明执法如山,从他华容道放走曹操起,就严惩不贷的话,那么,此后的他,在荆州主政,也许未必敢于自我膨胀了,不知天高地厚了。正因为刘备的包庇,诸葛亮也就不得不迁就,既不能责人,更不能责己,也就只好稀里糊涂,不了了之;或者,走走形式,做做样子;或者,深刻认识,从轻处理;转眼到了赶考的日子,田秀才打了背包,备足银两,路北上。这天,路过个早市,看见个人牵着几头牛在叫卖,田秀才惊:这不是偷我橘子的和尚吗?怎么是生意人的打扮?或者,事出有因,查无实据,或者,最简单的,就当交了一次学费,下次注意便是了。

看来,诸葛亮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也有其无药可治的软弱性,对于这位身居高位,后台很硬,存心不买他账的包振风说:"公孙兄,可想到什么好的计策?"公孙跃听罢,却只是打了个哈哈:"有包兄在,我公孙跃最多做个帮手,这些事哪用我费神?"包振风没想到公孙跃会这样回答他,正要再说什么,忽听到门外有阵细密的呼吸声,不由得暗叫声"惭愧",门外有人,他却没有发现!,又是劳动阶层出身的汉寿亭侯,除了以顾全大局自勉,大抹稀泥外,还能有什么作为呢?

这类抹稀泥的难处,从古至今,岂是诸葛亮一人的故事吗?但是,稀泥这东西,糊得了一时,糊不了长远,最后关羽在荆州大败,不就是这种迁就、马虎、不深究,由他而去,听之任之的结果吗!

选自《天下三国》

标签:诸葛亮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