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中南海厨子

中南海厨子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天,位于市中心的丽华大酒店赫然拉出了条幅广告:特邀中南海厨子、国宴大师刘国宣操勺。有直站在旁边,没说话的姑娘忽然间泪流满面,张老太问她:"姑娘,你咋了?"好事者进去一看,还真是那么回事。前厅里挂着好多大厨本人和一些已故知名首长合影的老照片祝融是管火用火的能手,他不但发明了新的取火方法和火攻战法,他还教人们如何用火把食物烧熟了吃,如何用火取暖和照明,如何用火驱除瘴气和蚊虫,防止闹病。祝融以火施化,赢这时候,只听圈外声断喝:"青天白日,仙山圣地,何人敢此撒野?"可这话刚落音,个硷中的个抬腿踩住块大石头,咬牙切齿道:"哪个小子阳寿尽了,竟敢管老子的闲事?"说罢,脚下用力,那大石头竟然半截被踩进了土里。得了人们的敬重。因火是赤色的,人们就称他为"赤帝",每年秋后都向他朝拜。。

在人们眼里,中南海是个神圣的地方,从那个地方出来的人哪个没有一身旷世的绝学和超人的本领?

带着这种好奇,人们纷纷涌进这家酒店,就像当年出7个毛家饭店,人们争先恐后去品尝毛主席爱吃的红烧肉一样。

刘国宣大师擅长的是蒸碗,做全了是八个,人称八大蒸碗。初次吃的人因为心中有那么点神圣感罩着,觉得那色那香那味还真有点与众不同。吃过几次以后,大家又觉得其实很平常,后来终于恍然大悟,所谓与众不同就是不像专业厨子做出来的菜。

毕竟是一面旗帜,虽然吃过的再不回头,没吃过的仍旧络绎不绝。一次,郝市长的一位外地客人来本市,竟也把招待宴设在了这里。

饭吃到一半,郝市长品出了滋味,就把刘师傅请到7包间里问道:“刘师傅,都说您是中南海厨子,国宴大师,怎么我尝着这菜的成色和味道也没什么与众不同,倒和咱这地方的农家蒸碗没什么两样,您说这是怎么回事?”

60多岁的老师傅一听这话,脸立刻就红了,如实地说:“我给一位已李渔对于生活细节的领悟,对于性情本根的贴近,对于实际生存法则的张弛,都令人读后"我姓张,人都喊我张货郎。"这当儿天色已晚了。张货郎客套后,转到街上买了点酒买了点菜,拉着姓华的手说:"来来,华大哥张成答道:"大娘,我是赶路的,错过了抽宿的客店,想在您家借宿晚,不知大娘能不能行个好?",俺弟兄俩喝杯水酒。"就这样,张货郎天天打酒买菜,和姓华的要好上了。不禁莞尔。也正因如此,李渔堪称中国古代的小资代表。他的着作里充满了对人生的细微观察。他深情地说,"稻米煮饭的香气,真让人欢喜;木槿早上开花,晚上就凋谢了,生命如此短暂,也真够凄凉的了;相传女子怀恋心中人,泪水洒落地,长出了断肠花秋海棠;生钟爱的人,有人会问,到什么时辰了。原来这醉春楼百年来直有个规矩,换作"夜打",这规矩几辈前就定下了,为的是督促醉春楼的女孩子们,就是说,每晚这几百姑娘中没有接到客人的,将在这大堂之上,众位客官面前,当众接受杖责。以前,这种责打无须褪衣,可是到了姥姥这代,她却定下了褪衣行刑的新规矩,规矩出,诸位纨绔子弟便大饱眼福,这话怎说?试想,每晚个个年方的妙龄少女伏卧在春凳之上,再剥去下衣,褪去中衣,露出粉团般白嫩的臀儿,当着上百人的面,被恶鬼般凶恶的龟奴用鸳鸯大板左右笞打,顿时这大堂之上哭叫笞打声不绝于耳,姑娘们泪珠横流,龟奴和珅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们咬牙切齿,稍许,白嫩的屁股就可打得紫红。这种景象,每晚都会有,故有些纨绔子弟,夜夜来此观看笞打行刑,不亦乐乎。今晚亦是如此,只是不知道今晚是哪些姑娘可怜要遭此劫难,将自己少女之臀暴露与这些少爷们的淫邪目光之下接受摧残可以当药。"他又很幽默,说:"人的身上,自古以来最累人的就是口腹样东西;腹中菜园,不使羊来踏破;汤是好东西。有汤下饭,就算没有菜吃,也可以喝上几碗。我如此的贫寒还要养活十几人的大家庭于浪依旧每天出海打鱼,渐渐忘记燎只通人性的海鸥。这天,他收了网正要撑船回家。忽然,又是只海鸥向他飞来。可是海鸥没落下,只是把嘴张,将粒葫芦籽吐两个丫鬟从轿里挽出个娘子,径直走向王仁,王仁吓得刚要躲开,忽听道:"爹,您不认识女儿了?"说着向王仁深深鞠了躬,转身对骑高头大马的人说:"这位就是恩公。"骑马的人滚鞍下马,恭恭敬敬地来到王仁面前,深施礼:"泰山大人在上,受小婿拜。"王仁听掉进了雾里,看热闹的也糊涂了。管家吩咐衙役:"赶快摆酒设宴,祝贺太守家团圆!"在了于浪手上。,饥馑的时候,这就是解决的秘诀。"他如哲人般思考,说:"菜里面使人齿颊芳香的是香椿,而使口中、肠胃污秽的是葱蒜韭菜。香椿明知其香但是喜欢的人很少,葱蒜韭菜谁都知道他的辛辣喜欢的却很多,为什么呢?因为香椿的味虽香而淡,葱蒜韭菜的气味却很浓烈。浓则被时人追捧,甘愿接受其臭味;淡则被人遗忘,哪怕是有幽香。在这饮食之中,我看到了着身处世的难处。"故的老将军做过饭不假。我只是在北京工作,和中南海根本不沾边。广告上那么写我也不同意,说了几次他们都不听,也就没再较真。”

刘师傅说:我是1959年入伍的,一开始给首长当勤务兵,1960年的冬天,首长派我回家乡搞了一次调查研究,回去的时候顺便就带回了半袋子养面。有一天我在警卫人员的灶上给大家做了一顿蒸碗,没想到首长顺着味就跟进来了。一进门就说:好你个小鬼,有这么好吃的东西也不叫我。我就问:首长也爱这一口?首长说:何止是爱!我吃这个的时候还没你呢。我就问:首长不是南方人吗?首长说:打鬼子那阵,我在咱冀中根据地待了多年。今天看见你做的这个饭,又叫我想起了战争年代的日子,这个饭虽然是粗食,可它和小米一样,孕育了我们的共和国啊。

我快快献出好酒席。"记得那顿饭首长吃得特别香。之后,首长说,你就不要干别的啦,专门给我做饭吧。后来我就成T首长家里的专职炊事员。我不大会做莱,就会搞一些荠面疙团、莜面窝窝,有时候还摊点小米或地瓜干煎饼什么的,可首长说我做的饭好吃,有时还请一些老战友来,他们也说我做得好。我在首长家一干就是40年,这期间,机关管理处多次要给他配一个高级点的厨师,首长总说:我就喜欢小刘这一口,别人不对我的味儿。

刘师傅又说:许多人都认为,官做到我们首长那一级,世界上的好东西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其实不是那么回事。就说我们首长吧,一样的粗茶淡饭,和普通百姓没什么两样。60年代闹自然灾害的时候,首长也是三年没吃过一丝肉。不像我们现在有些领导,官还没做大,谱却摆上了天,吃的方面简直是花样百出。都说吃哪补哪,我们首长没吃啥补她站在沟帮上就朝着老尼姑开始了狮子吼:那老晦气!你说什么呢?我丢的再多那也是我家的,有什么罪过?我丢你家的了?你得了便宜不悄悄的,还在那说酸话,亏你还是出家人!品照直隶总督说:"下官亲眼所见,怎敢欺哄老佛爷。如今,下官已下令封锁了鱼骨洞泉。太后若不相信,可亲往验证。"样活到gO多岁。可现在有些领导,四五十岁,腆着个大肚子,不是高血压就是糖尿病。要我说啊,都是撑出来的毛病!

听到这儿,郝市长会心地一笑,说:“老同志,您讲得太对了,我也有同感。”然后他握住刘师傅的手说:“请您给我们每人也做一碗首长爱吃的那种饭。”这时只听王福秉声大喝:"都住手!两位老人都用绛紫木棺材!"

不多时,算卦先生突然抬头,眼冒精光,对着着麻衣大汉到:"你们兄弟俩,幼年丧父,青年丧母。而且你那兄弟因伤人,曾在保定蹲过监牢。"麻衣大汉神色突然紧张起来,哆哆嗦嗦的说到:"你。。你。。你怎知道的这般清楚,莫非先前调查过我们?"众人看麻衣大汉表情,心道怕是说对了,又听闻黑衣大汉蹲过监牢,怕也是亡命之徒,不由连连后退。

刘师傅愉快地说:“当然可以,这是我最喜欢做的事。”

不一会儿,几碗热腾腾的荞面疙团就摆上了桌,郝市长边吃边赞扬道:“这才是中南海厨子的手艺!”

选自《报刊特革》20094

标签:厨子中南海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