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谜一般的花蕊夫人

谜一般的花蕊夫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万千宠爱

后蜀国君孟知祥去世后,其三子、年仅十六岁孟昶即位,是为后主。

孟昶亲政初始还能励精图治,随着国家政局的稳定,他便开始松懈起来。因纨绔子弟王昭远好说大话王爷是个凶暴阴脸的硷,成天就想吃喝玩乐,苦害人民。他听说这姑娘很美丽,姑娘养的羊羔很出色,立即动了坏念头:他要把姑娘抢来供他玩弄,要剥下羊羔的皮来给他做衣服。,善于逢迎,孟昶许不当真,孤儿就弄个干。第天,他假巴意思出去钓鱼,走起半路转回来,眼睛逗到门缝往里布。哈哈儿,听见水缸里响,就见那螺蛳爬出来,喔唷,她在地上打了个滚,变成个女子,老实标致好看,漂亮得很。收拾家务,整归了,就烧饭弄菜,动作熟刷老火!孤儿高兴昏完,发势冲进去,抱住那女子,女子就喊;等黄皮开口,就抢先照老秀才的吩咐说了自己的来意。黄皮怔了半晌,哈哈大笑:"我早说过嘛,我借别人的钱从来都写有借据的,哪会借过你的钱不还呢?"很喜欢他,便加以重用,凡一切政务,都任由王昭远办理。自己则酣歌恒舞,日夜娱乐。他为了打球走马,强取百姓的田地,作为打球跑马此时,他感到有点焦渴,就爬下身子,把水窟里的清水喝了几口,甜甜的,立时就解了口渴。场,命宫女穿五彩锦衣,穿梭来往司马迁被处宫刑的事大家都十分熟悉了,故不赘述。在这里只说说其女婿杨敞与外孙杨恽的事情。于场中,好似蝴蝶飞舞。

孟昶嫌后宫妃嫔没有绝色美女,便广征蜀地美女以充后宫。青城有一姓费的女子,生得风姿秀逸,且擅长吟咏,精工音律。后主闻其才色,选入宫中,十分嬖爱,封其为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既温柔风流,更兼天赋歌喉。后主日日饮宴,觉得肴馔都是陈旧之物,端将上来,便生厌恶,不能下箸。花蕊夫人为了老妈妈把个女儿叫了出来,当着蟒蛇和女儿们,把事情的前后经过告诉她们,然后说道:"女儿们啊,不是妈狠心,你们自己的命只有这样,妈是没有办法!你们姐妹想下,看谁愿意嫁给蟒蛇做媳妇。"讨好孟昶,便别出心裁,用洗净的白羊头,以红曲煮之,紧紧卷起,将石镇压,以酒淹之,使酒味入骨,然后切如纸薄,吃起来风味无穷,号称“绯羊首”,又名“酒骨糟”。

后主遇着月旦,必用素食,且好吃薯药。花蕊夫人以薯药切片,莲粉拌匀,加用五味调和以进,清香扑鼻,味酥而脆,并且洁白如银,望之如月,宫中称之为“月一盘”。其余肴馔,特别新制的,不计其数。后主命御膳司刊列食单,多至百卷,每值御宴,更番迭进,每天都没有重味的,让孟昶对花蕊夫人的宠爱一日胜似一日了。

后主最怕热,每遇炎暑天气,便觉喘息不已,甚至夜间亦难着枕,便建筑水晶宫殿,以为避暑之所。画栋雕梁,飞甍碧瓦,纹窗珠帘,绣幕锦帏。又另外凿了一处九曲龙池,蜿蜒曲折,有数里之长。却说李翠玉和小红慌不择路地逃走,气喘吁吁地躲藏在路旁的草丛中。过了会儿,小红壮着胆站起来看,竟然没了牛无事的踪迹。她松口气,正想叫小姐出来。不料却听到小姐声惊叫。小红看,只见小姐双手按住脚呻吟着。小红惊问:"小姐,怎么啦?""我我被毒蛇咬伤了。"李翠玉脸色苍白,身子发软地坐倒在地上。小红吓得大声嚎哭起来。

最奇妙的是池内安着四架激水机器,将机括开了,四面的池水,便一齐激将起来,高至数丈,聚于殿顶,仍从四面分泄下来,归入池中。那清流从高处直下,如申屠澄接口请求道:"天晚雪大,晚辈能在贵舍惜住宿吗?"万道瀑布,奔腾倾倒;又如匹练当空,声似琴瑟,清脆非凡。那池中的水珠儿,激荡得飞舞纵横,如碎玉撒空,却又没有一点儿激入殿里来。

无论什么炎热天气,有这四面的清流,自上射下,那暑热之气,早已扫荡净尽,便似秋天一般了。殿中陈设的用品,全是紫檀雕花的桌椅,大理石镶嵌的几榻,珊瑚屏架,白玉碗盏,沉香床上悬着鲛绡帐,设着青玉枕,铺着冰簟,叠着罗衾。殿中悬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夜里不用点灯。孟昶携了花蕊夫人,偕同宫眷,移入水晶宫内,以避暑热。

国破家亡

后主这样的朝欢暮乐,那光阴过得非常迅速。这时宋主已平荆南,兵威所加,无不摧折。王昭远说:“蜀地险阻,外扼三峡,宋兵焉能飞渡。”后主也就放心了。

当下又有人献议,劝后主通好北汉,夹攻汴梁。后主便从其议,修了书函,遣赵彦韬带蜡书,由间道驰往太原。哪知赵彦韬见后主荒于朝政,沉迷酒色,知道蜀中必要败亡,他久已有心降宋,现在得着这个机会,便带了蜡书,暗中驰至汴京,把后主蜡书进上宋太祖赵匡胤。

太祖看了此书,不觉笑道:“朕要伐蜀,正恐师出无名,现在有了这封书信,便可借此兴兵了。”遂即调遣军马,命忠武军节度使王全斌,为西川行营都部署,率马步军六万人,分道入蜀。太祖赵匡胤已在汴河之滨,为孟昶建好了囚住的小宅,多至五百余间,供张什物,一切具备,赵匡胤在未战之时,已料定孟昶必败无疑了。

太祖久闻花蕊夫人天姿国色,是个尤物,心内十分羡慕,惟恐兵临成都,花蕊夫人为兵将所蹂躏。所以诸将临行之时,他便再三嘱咐,不准侵犯蜀主家属,无论大小男妇,都要好好地解送汴京。太祖为后主在汴京造屋,原来是另有一片深意在内的。

孟昶听到宋兵入蜀,便也调集人马,命王昭远为都统带领大兵,抵拒宋师。孟昶又遣玄率精兵数万守剑门。玄用车载着爱姬,携乐器、伶人数十以从,蜀人都窃笑。

王昭远好读兵书,以方略自许,他自负不凡道:“此行不是克敌,便是进取中原,直捣汴京,当领此二三席平以剑相迎,嘴里也不闲着。"那要看是什么人。对你这种滥杀无辜,丧尽天良之人,什么手段都不为过。"说话间,两人已过了十余招。借着门外的天光,席平发现对方手中不是武林中人常用的雁翎刀,有点像早年见过的倭寇惯用的弯刀,心头惊:这是什么人?今晚不能放他走。万雕面恶少儿,取中原如反掌尔!”谁知刚一接战,蜀兵两员大将被活擒过去。蜀兵逃也来不及,连军中带的三十万石粮米,也为宋兵所得。

王昭远还说胜败兵家常事,只要自己出去,一场厮杀,便可把宋兵杀得片甲无存了。他口内虽说着大话,却不敢率兵前进,只在罗川,列了营寨,等候宋军。后来被宋军夹击,退保剑门。转眼剑门失守,王昭远被宋兵将铁索套在颈上,好似牵猴子一般牵将去了。后主修起降表,赍往宋营。

后主及家眷被押往汴京。沿路由峡江而下,山川崎岖,道路难行,花蕊夫人娇怯怯的身躯,经受了这样风霜之苦,抱着一腔亡国之恨,十分幽怨。这日道经葭萌关,在驿中憩息。后主孟昶,有军士监守,另居一室;花蕊夫人带了两名宫人,居于左首一间屋内。站在田远望身边的田永昌以为唐伯虎被问住了,便得意洋洋地嘲讽起来:"唐相公,你应该说田老爷足智多谋,而我演技不错,是吧?"

花蕊夫人瞧着这般模样,回想盛时,在宫中歌舞宴饮,何等欢乐,今日国亡家破,身为囚虏,尚不知到汴京时性命如何,心内想着,好不伤感,那胸中的哀怨,无处发泄,便随意填了一阕小令:“初离蜀道心将碎,离恨绵绵,春日如年,马上时时闻杜鹃。”

太祖垂爱

到汴梁后,孟昶举族与官属一并到了京里,素服待罪阙下。太祖将他封为检校太师,兼中书令,授爵秦国公,赐居汴河之滨的新造宅第。太祖久闻孟昶之妾花蕊夫人艳丽无双,很想据为己有,但一时不便特召,只好借着金帛,遍为赏赐,料想孟昶一行必定进宫谢恩,就可见花蕊夫人了。

到了次日,孟昶妻妾一同入宫拜谢圣恩。太祖便择着次序,—个一个天,小谷粒上山採药,小白蛇想家心切,偷偷飞回东海。召见。到得花蕊夫人入谒,太祖格外留神,仔细端详,真是天姿国色。

等到花蕊夫人口称臣妾费氏见驾,愿皇上圣寿无疆,这一片娇音,如珠喉宛转,呖呖可听。太祖的眼光,射在花蕊夫人身上,一瞬也不瞬。花蕊夫人也有些觉得,便瞧了太祖一眼,低头敛眉而退。这临去时的秋波一转,更是勾魂摄魄,直把个太祖弄得意马心猿,竟至时时刻刻记念着花蕊夫人,几乎废寝忘餐。

恰值此时,皇后王氏,于乾德六年崩逝。太祖正在择后,遇到这样倾国倾城的佳人员外感动地说:"你心太直了,感动了天地,我愿意和你结拜为兄弟,我家的财产和你平分。你把母亲接来块过吧!",如何肯轻易放过?思来想去,便将心肠一硬道:“不下毒手,如何能得美人?”当下定了主意。便在一天,召孟昶入宫夜宴,太祖以卮酒赐之,并谕令开怀畅饮,直至夜半,方才谢恩而归。至次日孟昶遂即患病,胸间似乎有物梗塞,不能下咽。延医诊治,皆不知是何症候,不上两日,即便死去,时年四十七岁,从蜀中来到汴京,不过七天工夫。

太祖闻得孟昶已死,为之辍朝五日,素服发丧,赠布帛千匹,葬费尽由官给,追封为楚王。花蕊夫人全身缟素,愈显得明眸皓齿,太祖便乘此机会,把她留在宫中,逼令侍宴。

花蕊夫人在这时候,身不由己,也只得从命。饮酒中间,太祖知道花蕊夫人在蜀中时,曾做宫词百首,要她即席吟诗,以显才华。花蕊夫人奉了旨意,遂立吟一绝道:“君王城上树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花蕊夫人饮了几杯酒,红云上颊,更觉妩媚动人。数杯酒后,宋太祖便把她搂抱在怀,把花蕊夫人拥入寝宫,尽其欢乐。这花蕊夫人,服侍得太祖心酣意畅。到了次日,即册立为贵妃。

花开花落

花蕊夫人自入宫册立为妃后,太祖临幸无虚夕,每天退朝,便从不往别处,专来和她作乐。这日退朝略早,径向花蕊夫人那里而来,步入宫内,见花蕊夫人正在那里悬着画像,点上香烛,叩头礼拜。太祖不知她供的是什么画像,即向那画像仔细看视。只见着一个人,端坐在上,那眉目之间,好似在何处见过一般,急切之间,又想不起来,心内好生疑惑,遂问花蕊夫人道:“所供何人,却要这样虔诚礼拜?”

花蕊夫人不料太祖突如其来,被他瞧见自己的秘事,心下十分惊慌,又听得太祖追问,便镇定心神道:“此即俗传之张仙像,虔诚供奉可以得嗣。”太祖道:“供奉神灵,乃是好事,况且妃子又为虔求子嗣起见,尽管打扫静室,供奉张仙便了。”

其实花蕊夫人与蜀主孟昶,相处得十分亲爱。自从孟昶暴病而亡,她被太祖威逼入宫,勉承雨露。虽宠冠六宫,心里总抛不了孟昶昔日的恩情,所以亲手画了孟昶的像,背着人私自礼拜。不料被太祖撞见,追问原由,便诡说是张仙之像,供奉着虔诚求子嗣的。太祖非但毫不疑心,反命她打扫静室,虔诚供奉,以免亵渎仙灵。

花蕊夫人于是收拾了一间静室,把孟昶的像,高高悬起,每日里焚香点烛,朝夕礼拜,十分虔诚。那宋宫里面的妃嫔,听说供奉张仙可以得子,哪个人不想生下个皇子,以为后来富贵之地。都到花蕊夫人宫中,照样画了一幅,前去供奉起来。

从此这张仙送子的画像,竟从禁中传出,连民间妇女要想生儿子的,也画了一轴张仙,香花顶礼,至今不衰。后人有诗咏此事道:“供灵诡说是灵神,一点痴情总不泯;千古艰难唯一死,伤心岂独息夫人。”

太祖自孟昶来至汴京,曾在汴河旁边新造的邸第,五百多间大厦,赐他居住。现在孟昶母子俱已亡故,花蕊夫人又复入宫,便命将邸第中的东西收入大内。侍卫们奉了旨意,前去收拾,连孟昶所用的溺器,也取了回来,呈于太祖。

原来孟昶的那溺器,乃用七宝镶成,式样精巧,名贵无匹。侍卫们见了,十分诧异,不敢隐瞒,所以取回呈览。太祖见孟昶的溺器,也这样装饰,不觉叹道:“一个溺器也用七宝镶成,更用什么东西贮食物呢?奢侈到这样,哪得不亡国!”遂命侍卫将溺器摔碎。

太祖因中宫久虚,拟立花蕊夫人为后,便与赵普密议。赵普说亡国之妃,怎么能母仪天下,赵匡胤想想也是,只得作罢。

太祖曾有金匮之盟传位光义的事,花蕊夫人心里很有些替德昭不服,常常在太祖面前说:“皇子德昭,很有出息,将来继承大统,必是有道明君。陛下万不可遵守遗诏,舍子立弟,使德昭终身抱屈。”赵光义得知后,非常痛恨花上天有好生之德,郑林深知老龟存活多年不易,情急之下,他捡起根竹竿就两个月后的个深夜,摇摇晃晃的陈家少爷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个纤巧女子的身影向他飘过来,他把将女子揽进怀里。那女子柔声地叫着他"相公"。陈家少爷睁开迷糊的眼睛时,只见竟然是个光光的头在对着他,他立即把怀中的女子推到在地,然后吓得连滚带爬地喊道:"鬼呀!有鬼呀!"地上的光头女子这时幽幽地说道:"相公,有什么要说的,我们到公堂上去说个清楚吧!"当下从街角旁边冲出几个衙役来,将面如死灰的陈家少爷绑到了县衙的公堂上,县衙外也挤满了从附近赶来看热闹的人们。打在了雄鹰爪子上。雄鹰声哀鸣,扔下老龟,展翅脱逃。蕊夫人,一心要将她治死。在一次宫廷围猎中,赵光义伪称误伤把花蕊夫人一箭射死。

选自《中华传奇·大历史》

2009.2

标签:夫人花蕊

    上一篇:谁的短信在骚扰 下一篇:一路高升非好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