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福祸一念间

福祸一念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清朝有一位书生吴宁,是阳羡学界名士,家庭也属小康。

嘉庆壬辰年夏天,吴宁和同学结伴来到在江口镇的石龙沟中,石龙石虎遥遥相对。石龙沟位于江口镇石盘山,山上有石碑。刻有"石龙对石虎"的段歌谣,在曲折的山路尽头,条石龙赫然立在岩壁上。澄江,参加选拔贡生的科试。头一年岁考中,吴宁在经、古等科目连得第一。他心想这次拔贡,稳操胜券,同时也带了足够的银两。于是他每天待在客栈里,与同学们喝酒赋诗,很觉得意。

客栈里住着一位善于看相的相士,门上挂着门帘,据说看相很神,而且准确。吴宁与他同住客栈,彼此相处很好。

一天,书生吴宁提了一条鱼自外进来,对相士开玩笑说:“先生擅长看相,请看一下,我能不能吃到这条鱼?”

相士看了看鱼,又看了看书生,说:“不能。”

吴宁大笑,马上进去,很快就把鱼烹制好,端出来,摆在桌上,又走出去邀请相士一起吃鱼,以此讥笑他说话荒谬。将要就座的时候,他又问相士:“现在还能吃到鱼吗?”

相士依然不动声色地说:“不能。”

话音未了,有条大蛇从梁上掉下来,正砸在盛鱼的盘子上,盘子碎了。吴宁惊恐万分。那条蛇扭曲着爬走了,鱼竟然没有吃成。

吴宁由此称赞他的相术真够神奇,相士却谦让说:“我的本事无神奇之处,刚才你开我玩笑,我也就开你一个玩笑。小小的一条鱼,与相术有什么关系?”

吴宁心中一动,连忙又问此次科试自己是否能选拔上。

相士犹豫了一会儿,说:“早就想直言相告了,又怕惹你埋怨,不敢说!”

吴宁强求了几次,他才说:“你根本没有希望选上。你脸上现在已经呈晦暗之色,三日后三更,你将死于非命。劝君最好尽快回家,还能安逝在家里。”

吴宁大惊,问:“那能不能避免呢?”

相士摇摇头,说:“不能!”

吴宁见他说话如"外面油上了黑漆,看不见。里面仔细瞧就能发现,那棺材用料是上等的千年古樟。庐陵为樟树之乡,这东西贵重呢。"此断然无余,心中感到极大恐惧,马上石娃爹气不打处来,上去就给了石娃个耳光,这耳光打得石娃酒全醒了,撒腿就沿原路跑着回去寻,石娃爹也忙吆喝帮子年轻小伙,扛上镢头跟了上去。可直寻到桂贞娘家,也没寻见个影儿。桂贞娘家人听出了这事,也急了,忙叫上人再同寻找。两家人把路上几乎翻了个过儿,不仅没寻着桂贞,连石娃也不见了。收拾行李回家。同来参加考试的人,都指责相士胡说八道,纷纷阻拦不让他回去。最后,吴宁虽然留了下来,但心里总感到不安。

第二天夜晚郁文清终被囚入大牢。,一弯新月升起,同考的人都已入睡在赵禥刚刚当上皇帝之时,个晚上竟然就招来多个年轻貌美的女子与其共欢。那时候刚刚岁的他,是性欲高度旺盛之时,而且强悍的是,整整个晚上,赵禥几乎是可以完全不停歇的,无不让人为之瞠目结舌。。吴宁心中疑虑恐惧,思潮翻腾不已,坐也不是,睡也不是,神情沮丧地走出门去,信步来到了旷野处。

远处隐约传来哭声,吴宁循声走去,声音是从一间破屋中传来。他推开门进去,见一妇人抱着两个孩子在哭,神情哀怨,裂人肺腑。一问原因,原来是她丈夫欠下当地一家恶霸五十两银子还不起。恶霸就此告官,她丈夫被抓入狱,打得血肉模糊。妻子因此只好卖自己来偿还,现在已经谈好契约了,明天就要嫁过去。妇人因舍不下儿女,所以悲哭。

吴宁听到哭诉,心里亦为之悲戚,他想这次出门带的钱不少,果真如相士所说自己将死的话,留钱又有什么用!不如拿来替他们还账,以保全这一家子。

打定主意之后,吴宁就说:“卖身婚约写好没有?”

她说:“还没有!”

吴宁说:“既然是这样,你快去把媒人叫来,在这里等候,我回去拿钱给你。”

那个妇人听了,怀疑书生别有用心,好长时间不说话。吴宁笑着说:“我是可怜你们一家子骨肉离散,所以愿意舍个小钱帮助你们。你快去,不要再怀疑了!”

妇人这才高兴地答应。吴宁回到客栈,拿船老大很为难:"我可没有酒哪。"了七十两银子,又返回去,见妇人与一老翁坐在屋里。他问老翁是谁。老翁答说:“卖身的媒人。”

吴宁拿出钱来牛员外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百年白老仙现形!白鼬精附身老头打人,于善兴显神通捉妖!理的,因为他就是个很好的例证。牛员外兄弟人,从小感情很好,有好吃的起吃,有好玩的起玩,也起幫父亲打理生意。但父亲刚死,兄弟人为了财产就开始相互算计。要知道竺必正的这番叙述让站在旁的乾隆听得瞪着眼珠愣愣的,纪晓岚又询问了竺梦华的身体容貌、平日行止,才微微笑道:"大人想不想让公子死而复生?"牛员外的父亲家大业大,留下来的家产价值十几万两白银呐。牛员外是老大,他不想让价值十几万两白银的家产分到他手里只剩万多两,于是他雇人去暗杀他的弟弟。他的弟弟早有防备,结果人没死,却少了只手。他的弟弟当然不甘心,又派人去刺杀他,结果他少了只脚。兄弟人大这年冬天,天寒地冻,看看年关将近,又到了收租时节,卜员外便派手下大管家苟退资带领群家仆挨家挨户前去收租。利滚利、息滚息,穷人们年下来的收成往往不够交租,申冤无路,叫屈无门,很多穷人被收光了租,衣不遮体,饭不裹腹,好派凄凉景象!打出手,后来是官府出面给他们分割了财产。官府趁机告他们结伙械斗,连罚带刮,弄走了两万多两银子。结果,人弄得缺胳膊少腿,每人还少分了万多两银子,兄弟人肠子都悔青了。交给妇人,并对老翁说明情况。老翁诚恳地说:“先生是陌路人,却能如此高义,何况我与她此次遇险,林平、林民兄弟认为是姑姑林默的神灵救了他们兄弟,于是,上岸后。便在龙彭蒲围(今大堪村附近)的佛堂门购置了块土地,并在那里新修"娘妈宫"--林平曾经是林默亲手扶养长大的,所以,姑姑林默就是他的"娘妈"!于是,仿湄洲的妈祖庙里的林默金像,在"娘妈宫"重塑座,作为他的再生妈妈的偶像。丈夫是多几个手下赶紧拉起魂飞魄散的陈老鬼就跑,陈老鬼其实心里也有鬼,前有巨蛇,上有冤魂,他什么也顾不得了,赶紧逃命。其他人也散逃去。年邻里。承蒙先生大恩,卖身的事就不必提了。现在应赶紧把钱交到刘拍了拍小娇的肩头说:"放心吧,我自有办法。"官衙,把狱中人救出来!只是用不了这么多钱。”

吴宁说:“有余的话,可以做点生意糊口,免得以后再借人钱背债!”

老翁感叹说:“先生想得真周到!真是他们夫妇的再生父母啊!”就详细问了吴宁的姓名和住地。

吴宁回到客栈,心中依然挂着相士的话,睡不着。听到已被嫉火燃烧得失去理智的石丙、石丁哪肯依从,坚持说不愿靠施舍过日子,母亲的恩泽兄弟人人有份,哪能让你们人独占?早就嫉妒石甲、石乙的商家也暗中支持石丙、石丁,于是,石丙兄弟俩铁了心要火速迁葬,很快请来了贴心亲友帮忙,石丙、石丁手持锄头挡在上山嘴路口大吼:"谁敢拦阻迁葬,就锄死谁!"石甲无奈,只得站在山下眼睁睁地望着他们将母亲的棺柩挖了出来。 打三更,心想时间到了。正在疑虑之时,听到有人敲门求见,打开门,是那位妇人把钱连夜交到官府,丈夫已获释,两人特地前来叩谢。吴宁站起来,劝慰一番,把他们送出门外。

正在此时,听到卧室轰然一响,他进去一看,一面墙倒塌下来,正砸在他的卧床土地神看铁铜钟都走了,赶紧禀报天帝。天帝也只好另派金银钟来镇守钟山。这钟山是通往天宫地府之门,没人镇守是不行的。上,床和席子等都压成碎片。

第二天面见相士,吴宁笑他没说准。相士吃惊之际,又把吴宁仔细审视一番,笑道:“你别骗我,昨夜你一定做了什么事,现在满面福德之相,而且德相很大。现在不会死了,而且还当连捷中进士。如果以为我的话是胡说,昨天你早已死在塌墙之下了!”

吴宁对相士大加叹服。此后,他参加考试果然得了拔贡,后来又入了翰林。

此事传开,让人感叹穷与达之变只在一瞬之间,生与死只在一念之间,真乃福祸无门,惟人自召啊!

选自《新聊斋》2008.12上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