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朱雀出世

朱雀出世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据说东汉年间,洛阳的铸造师华衡倾毕生精力铸造了两把锋利无比的宝剑,以南北星宿的名称,分别命名为朱雀和玄武。

这两把宝剑出世不久就下落不明。明嘉靖年间,玄武剑被一个盗墓贼在墓室里找到,终于重见天日,几经周折,玄武剑落在华山派掌门唐风手上。

唐风仗剑纵横江湖,成为一代武林盟主,而传说中更为神奇的朱雀剑却依旧无声无息。

唐风雄霸江湖二十年,最后却死在邪派高手上官弘手上。论武功,上官弘略逊一筹,他的致命武器是一对涂有剧毒的鸳鸯镖。唐风中镖后,立刻全身青紫,口吐鲜血而亡,从此玄武剑成为上官弘的囊中之物。

悲剧发生时,唐风只留下一个尚未成年的女儿飘雪。上官弘本想斩草除根,但他发现唐风的女儿柔弱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竟破例手下留情,将刺出的剑锋悄然收回。

七年后,飘雪出落成倾城之貌的绝色佳人,此时的她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不谙世事的柔弱少女,被姑姑唐三娘精心调教得才艺出众。她虽然不谙武功,但唐门毒术使得一般人也近身不得。

唐三娘为飘雪在长安城开设了一家桂花坊,一时慕名者如云。她色艺双绝,却始终守身如玉。她不贪富贵,不爱潇洒,让她献身的条件只有一个:上官弘的人头。

取上官弘的人头,谈何容易!如今的上官弘经多年闭门苦练,无极剑法已炉火纯青,加上有威力无比的玄武剑护身,令他如虎添翼。尽管做此事凶险万分,但仍有一些武林人士抵御不了美色的诱惑铤而走险。一次次的决斗变得毫无悬念,玄武剑出鞘,三招之内,必见血光。

上官弘的不败神话令飘雪复仇成功之日变得遥遥无期。花开花落,年复一年,直到第七个年头,飘雪才盼来一个真正的高手,此人便是有南岭剑侠之称的薛昭平。

当这个俊朗飘逸的剑客出现在面前时,飘雪沉寂已久的心感到一阵悸动,这是她第一次为一个男人动心,可她一想到复仇大计,便始终未露声色。

薛昭平是上官弘遇到的唯一劲敌,两人一交手,他就发现此人的剑法诡谲异常,招招致命,若非他将无极剑发挥到极致,定会成为他的剑下之鬼。

薛昭平终究还是败在上官弘剑下,确切地说,他是输给了玄武剑,他的宝剑在与玄武剑的一次激烈碰撞中,令人绝望地断为两截,随着玄武剑闪电般一击,薛昭平倒于血泊之中。

这次上官弘非但未露得意之情,反而感到一种深深的悲哀,只听他发出一声长啸,整个山林为之震颤,萧萧落叶覆盖在薛队伍在衡山驻扎下来了。黄帝登上最高峰接受南方各个部落的朝拜。当时许多氏族首领汇集起,大家都很高兴,祝融时兴起,奏起了黄帝自己编的曲子咸池之乐。黄帝的妃子嫘祖也踏着拍子,跳起舞来。大家见了,都围着黄帝跳了起来。昭平的尸体之上,这是他为最好的对手献上的葬礼。

薛昭平遇难之时,他的独子薛吟只有5岁。

胞弟薛昭训发誓替兄报仇,但他武艺平平,于是把复仇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侄儿身上,不惜重金遍请高手教他武功。

薛吟天资聪颖,悟性极高,武功日渐长进,十几岁便走遍江南。

25岁时,薛吟已长成一个玉树临风的青年,他知道自己的复仇之日到了。

临行前,薛昭训送给他一把神秘的宝剑。

为了买这一把宝剑,薛昭训已经变卖了全部家产,只能结草庐而居。这是一把什么样的宝剑?莫非是传说中神奇无比的朱雀剑?

月的小仙山,是花的世界。沟那面山腰,有大丛花,乌紫乌紫的,开得很神奇。隔了道沟,米佳丽左挪右移,伸头细盯,要看真切。颤抖着苗条的腰肢,灼灼眼睫下的秀眼,狠不得肩生翅膀,飞越过去,化成只彩蝶,翩飞进那丛花。转眼间,移步至块突兀的山岩旁,向上瞄着说:薛吟心头一阵狂喜,然而打开剑匣后,他大失所望。这是一把外形极为粗陋的剑,叔叔耗尽家财将它买下,真让人琢磨不透。

薛昭训告诉他,此剑叫子丑剑,也是一把有卷可查的名剑,传承至今已有百年历史。

薛吟心想,叔叔办事从不荒唐,或许这把子丑剑真的非同寻常,便欣然收下。

三日后,薛吟单枪匹马持剑来到长安城,在与上官弘决斗之前,他要去见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飘雪。他始终不明白,当年父亲为何会为了一个女子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她究竟是怎样一个女人?传说她的容貌美丽如昔,仿佛岁月永远不会在她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她究竟是人还是仙女?

薛吟带着一连串的疑问来到桂花坊。侍女将他引入一座华丽的阁楼,房间里飘浮着一股淡淡的桂花的香气,侍女轻轻地拉开一道金丝绒的帷幕。

薛吟一下子呆住了,原来飘雪正在沐浴,她宛如少女,沉姓崔的又说:"你住的不远,我看你挺勤快,你就在这里干吧!到别处反正也是样当短工。"鱼落雁般的美貌,冰清玉润的娇躯,寸寸肌肤透着香气。

飘雪望着英气逼人的年轻人,眉宇间隐隐显出当年薛昭平的影子,内心立刻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悲哀。

薛吟禁不住诱惑,不自觉地走上前去。

“年轻人,你胆敢往前迈一步,将死无葬身之地。”薛吟还未及收住脚步,一缕奇香袭面,顿时昏了过去。

唐三娘像个幽灵似的出现在他的身后:“我观察过这个年轻人的气色,他虽然内力充沛,但没经历过风雨,只是个雏儿,"我想去洗衣,就把小鸡系在母鸡身上,使鹰抓不走。可是鹰竟连母鸡、小鸡起拖走了!"定力不足,显然不是上官弘的第天,他老婆的病果然好了,李青对神婆千恩万谢,要重金谢她,但神婆只收了香纸钱。她说自己是用仙法救人,不收受人间钱财。没过几天,神婆之言果然应验了。自从李青的老婆痊愈后,怪异之事便接踵而来。有人说半夜里看到古井边有人影,闪下就不见了。这时,利里又发生了起中邪的事件。村西头李文进的老婆,症状跟李青老婆之前模样。李文进连忙请来神婆,在神婆阵焚香作法后,李文进的老婆也好了,神婆同样只收了香纸钱。看来这井中真有冤鬼,这让李庄的村民惊恐万分。经过番商量,村长决定去县衙报告知县,让知县给拿个主意。知县听后大怒,说村民们胡说道。以鬼神之事扰乱治安,理应治罪,念在初犯免了,下次绝不轻饶。村民们吓跑了,更为那井中的冤鬼提心吊胆。对手。他送死便罢了,却糟蹋了一把好剑。”

唐三娘说着将子丑剑拔出,一股寒气凛然而生。“这把剑虽然其貌不扬,却是一把奇剑,我已物色好了一个顶尖杀手,名叫汪隼。此人武功深不可测,杀人不眨眼,可就是缺少一把常言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老天爷偏要打乱这种平静:就在夫妻俩劳累年,盼着人参出手挣些钱时,何明突然生病了。能和玄武剑抗衡的宝剑。他如果得到这把剑,定能取上官弘的狗命。雪儿,放弃儿女情长,超度这个无用的男人上西天吧。”

飘雪再三哀求:“姑姑,瞧这话狐狸远远地也听到了,从此农夫的粥才不少了。他一身的英雄气概,绝非庸俗之辈,就给他一次机会吧。”

唐三娘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薛吟苏醒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竹床上,飘雪正在为他揩去额头上的汗珠,出于本能反应,他一把将她的手臂推开。此举激怒了站在旁边的一位侍女,嗔怪地说:“公子忒不知好歹,若不是小姐仗义相救,你早就没命了。”

飘雪盈盈一笑:“你中了姑姑的迷魂散,我刚刚喂你服了解药,应该没事

  徐四十安排人替母亲洗了澡,里外的衣服全换成新的。一日三餐端吃捧喝,还有两个丫头立在门边听唤。一连几天徐母心里不安,不知是怎回事儿。问丫头,丫头说:"听听大人说找来个'佣人',要我们精心服侍'佣人',其他的我们也不知道。"徐母心里有事,吃不香,睡不沉。一天徐四十又来看望母亲。徐母实在忍不住了道:"大人,我已来多日,不见你安排事给我做,每天还端吃捧喝的,实在担待不起。"徐四十说:"今天我不来给你安排事做。从明天起,你每天到院里去育那棵弯枣树,直到育直止。"徐母来到院中摸那弯枣树,吴知府霎时明白过来,如遭雷击,倒地不省人事。醒后疯疯癫癫,每日大呼小叫:"我杀了自己的儿子!我杀了自己的儿子"遂成废人。有小碗那么粗,心想:我的老天爷,这么粗的弯枣树怎么能育直呢?了。”薛吟知道自己错怪了飘雪,面红耳赤地问:“姑娘为什么救我?”

飘雪说:“因为我不想眼睁睁看着你死去,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薛昭平的儿子,唉!世事沧桑,连他的儿子都这么大了,你走吧,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多留一刻,就多一份危险。”说着叫侍女取来子丑剑,交到薛吟手中,“我虽然求剑心切,却不想用卑劣手段夺人所爱。”

薛吟将宝剑收好,慨然道:“我一定会带着上官弘的人头来见你,没有人能阻止我报杀父之仇。”

薛吟策马走出二三里路,思忖飘雪私自将子丑剑还给他,唐三娘肯定不会轻饶了她,我岂可置她于不顾,于是掉转马头赶了回来。

果然不出所料,薛吟老远就看见飘雪双膝跪地,正接受唐三娘鞭笞,她面露痛楚,却一声不吭。

薛吟飞马赶到,情急之下大喝一声:“住手!”

唐三娘见是薛吟,冷笑一声,拔剑就刺,她虽然年过六旬,步伐移动却异常灵活。可她显后羿知道嫦娥已经十分钟情于他,走过去将嫦娥往背上背,背到丛箐密林中,就干那"拉阳"的勾当。然不是薛吟的对手,三招过后,子丑剑已抵住她的咽喉。

“飘雪不是你的奴隶,她有自由生活的权利。”说罢,薛吟将飘雪抱上马鞍,然后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前方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桃林,桃花盛开,煞是好看。正在行进中,路边的桃花忽然间纷纷飘落,犹如下了一场花瓣雨。

“不好!是姑姑在作法,我们陷入了桃花阵。如不及时出去,公那些民工见是县太爷来了,忙跪倒在地连声说: "谢谢老爷关心!"子必死无疑。公子快抱紧我的腰,尽量屏住呼吸。”说着,飘雪从薛吟手中接过缰绳,亲自策马,在漫天桃花的飞舞中东拐西绕,终于冲出了魔域般的桃花阵。她刚刚松了一口气,却见薛吟身体一晃,一头从马背上栽了下去,她赶紧给他服下一粒丹药。

薛吟渐渐恢复了神智,但身体却虚弱不堪。她顾不上害羞,以唇接的独特方式将自己的真气输送给他,终于使他恢复了元气。

天黑之时,他们留宿在一家客栈。飘雪压抑了多年的情欲终于释放,她无限柔情地偎在薛吟怀里,接受他激情的狂吻,两人颠鸾倒凤,度过了一个销魂之夜。

夜半醒来,薛吟忽然发现飘雪在幽暗的烛光下,呆呆地望着梳妆台上的铜镜,发出轻轻的啜泣声。

原来她在自己的一头青丝中发现了几根白发。她告诉薛吟,唐三娘为了让她留住青春,以达到迷惑男人的目的,让她服用了一种驻颜的奇药,一旦失去女儿身,三日内就会迅速变老并导致死亡。此毒虽然奇特,但并非没有解药,唯一的药方却在20年前被唐风藏在玄武剑剑匣的秘密夹层里。

薛吟终于明白了飘雪容颜不老的秘密,这也意味着,他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战胜上官弘,得到玄武剑,方能拯救飘雪。

黎明时分,他和飘雪依依道别,快马加鞭,一口气赶到卧龙山,直接找上官弘决斗。

上官弘虽然年逾花甲,但威风不减当年,剑法锤炼得更加精妙、圆熟。

这是一场惊风雨、泣鬼神的龙虎斗,杀到高潮之时,两把宝剑发生了一次激 据《清德宗实录》记载,光绪十年,在正阳门外煤市街带,就常有聚众斗殴、放洋枪、砍伤人口的事发生。参与这些斗殴的流氓,最著名的是恩瑞,绰号"恩大王",还有林世生,绰号"活判官",而手下的同党则很多。这些流氓,胆大妄为,有时甚至连职官也敢打。如当时有流氓宋恒,就率领多人,把骁骑校刚魁砍伤十多处,可以说是凶横至极。烈的碰撞,只听“当”的一声,一把宝剑断为两截!

薛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手中的子丑剑居然完好无损,断掉的竟然是玄武剑!

上官弘也怔住了:“这是天意!”一剑封喉,霎时血溅三尺,这个不可一世的杀人魔头一命归西。

薛吟割下上官弘的人头,系在马鞍上,取过玄武剑的剑匣,用利刃将剑匣层层割开,却没有找到药方。就在他陷入绝望时,忽然耳边传来一声呵斥,一个满脸杀气的剑客出现在他面前。

那人满脸怒色:“薛吟,你杀了我的师父,想一走了之吗?”此人正是上官弘的嫡传弟子潘凤。

薛吟说:“你剑术比上官弘如何?竟然如此大言不惭。”

潘凤"爸爸,您怎么啦?谁挖去龙的眼睛?"冷笑一声:“小子,你自以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曾将此照片设为封面,用来介绍山西的风土人情。为子丑剑天下无敌,其实跟玄武剑相比,它不过是一块烂铁。实话告诉你,刚刚折断的宝剑根本不是玄武剑,真正的玄武剑早被我盗走,可怜师父到死还蒙在鼓里。”

薛吟恍然大悟:怪不得那把玄武剑如此不堪一击,剑匣里也找不到药方,原来被此人老渔翁想了想说:使了掉包计。

薛吟没有被潘凤的嚣张气焰吓倒,大义凛然地说:“刚才我还为杀人找不到理由而烦恼,现在问题解决了,因为杀你这样的卑鄙小人根本就不需要理由。”说罢,拔出子丑剑,愤然迎上前去。

可一交手,薛吟才发现,潘凤不是跟他比拼剑术,而是妄图以死磕的方式摧毁他手中的利器,从而将他逼入绝境。岂料这一招正中要害,就在他准备使出绝杀之技时,子丑剑竟在玄武剑的激烈撞击下突然断裂。

可就在断剑裂开的一刹那,剑腔内突然蹿出一道红光,霎时光芒万丈,势如破竹,“当!”玄武剑断为两截。“朱雀剑!”潘凤的惊叫声未落,人头已然落地!

人们千寻万觅的朱雀剑就藏在其貌不扬的子丑剑内,它在湮没了百年之后,以一种最奇特的方式重现江湖。

薛吟细看宝剑,剑身竟没有沾到一滴血,真是一把神剑!时间紧迫,他迅速从潘凤身上解下玄武剑的剑匣,纵身上马,马不停蹄地赶去见飘雪。

飘雪见到仇人的头颅喜极而泣,一生的付出总算有了结果。可是薛吟满怀希望地用刀割开剑匣里的秘密隔层,竟然没有找到药方。

情急之下,薛吟将剑匣砸了个粉碎,没有!什么也没有!他彻底绝望了。

飘雪此时却表现出一种视死如归的从容,她轻轻地对薛吟说:“根本就没有解药,这不过是姑姑精心设计的一个圈套,无论成功与否,我只有死路一条,这就是我的命运。我不后悔,现在也没有了遗憾,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了你!”

薛吟心如刀割,他多么想留住他的爱人,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

飘雪却无可挽回地迅速变老,一头乌发转眼间就成了白雪,皮肤逐渐变得松弛,牙齿松动??可薛吟依旧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久久不愿松开。

相拥一夜,不知何时,飘雪在他的怀中永远地逝去。薛吟将她葬在那片桃花林边的草地上,那正是她第一次亲吻他的地方。之后,他带上朱雀剑,踏上茫茫的未知之路。

选自《故事世界》2009.1A

标签:出世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