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冯玉祥被劫清峰寨

冯玉祥被劫清峰寨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抗战期间,冯玉祥在四川各地演讲募捐,以弥补前线部分军需。然而,在川南古城威远县府所在地婆城,冯玉祥却遭到了清峰寨土匪的打劫??

1944年11月4日,冯玉祥来到了川南古城威远县府所在地婆城。古老的婆城和威远县人民爱国热情空前高涨,连离县城60公里的四川前省主席刘文辉办的兵工厂威远钢铁厂也派代表来,请冯将军去该厂和连界镇演讲。

7日晚,“演讲团”里有一个戴笠派来当“联络员”的特务,叫蓝兴明,他找到复兴社(国民党特务组织)威远站的站长唐清云,要唐清云代自己“陪”冯玉祥走这一趟。唐清云吃喝嫖赌样样俱全,和土匪还有来往,但从未到外地开过眼界,不知道冯玉祥是什么人。他打听到这姓冯的刚来威远几天,就“收到”几十万大洋。因此,这回蓝兴明请他“帮忙”,他便马上答应了。

深夜,唐清云来到县城罗家坝骡马店,找到老板王老三,要他跟清峰寨的表弟带个信,叫表弟明天到路上来接“阿婆”。王老三听后,马上塞了5块大洋给唐清云,答应立即叫幺师去送信。实际上,这王老三就是连界镇云连山区清峰寨的“棒老二”头子吴云山安置的联络员,黑道上叫眼线儿。“棒老二”是四川对土匪的俗称,也叫“棒客”。

棒客去抢劫称为“接客”。被劫对象分“肥猪”、“干舅”、“阿婆”3种。“肥猪”指一般的有钱人,“干舅”指外地的客商富绅或官吏,“阿婆”则指比干舅更有油水且有权势、来头大的人。

再说自从入冬以来就没有做过一笔“生意”的吴云山,鸡叫二遍时被侄儿吴可辉叫醒去“接阿婆”,他吩咐吴可辉立即安排厨房早点开饭,准备好“饭粑坨”(干粮),又连忙叫醒手下起床准备家伙。天没亮吴云山一伙人就到了黑湾沟。

下午两点左大盗草上飞的名号福庆哥是听说过的,这人武艺高超来去无踪,专爱劫富济贫,现在却又怎么偷起了贫苦百姓的救命钱?福庆哥不禁大失所望,现在不仅巴不到银子了,反而得拿出些来,可是,他又哪里有银子呢?就在官府步步紧逼的时候,他的老娘竟在日上吊了,原来老娘不忍拖累福庆哥,她死儿子就可以少捐份人头税了。福庆哥昏天暗地地痛哭场,他恨这大旱的荒年,更恨那偷了救命钱的草上飞,草上飞,你这是赶尽杀绝啊,你活生生逼死了我娘,我跟你没完!可是自己只是个手无两力气的剃头匠,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右,前头去探消息的喽来到沟里吹了两声哨子,表示“阿婆”来了,于是,黑湾沟立即恢复了宁静,一时间空气都像凝固了似的。

冯玉祥将军一行从县城出发来到新场时已是中午了。他们在新场街上吃了饭,听说剩下的20公里路有一半是山路不能骑马(容易被树枝挂伤),便雇了卓文君是聪明的。她用自己的智慧挽回了丈夫的背弃。她用心经营着自己的爱情和婚姻,终于苦尽甘来。他们之间最终没有背弃最初的爱恋和最后的坚守。这也使得他们的故事千转百回,成为世俗之上的爱情佳话。一乘滑竿。上了官山坡,过了吊岩嘴,便进入黑湾沟,就在他们快走出黑湾沟之时,突然,只听得岩嘴上一声猫头鹰叫,前面的开路卫兵突然被绊倒在地,后面的副官和马夫被一种不知名的野虫“叮”了一口后立即晕倒在地上,甚至连最后面的唐清云也和他们一董大爷说:"是的,放它出来吃嫩草,长得当然好了。"样立即失去了知觉。

再说躺在滑竿里的冯将军,他刚到四川第一次坐滑竿时,还有些不习惯,后来经常乘坐这玩意儿,发现在滑竿上完全可以睡觉再后来,乱兵坟也就逐渐不为人知了。,便利用乘坐滑竿的时间小睡养精神。可是,当他听到那一声凄厉的猫头鹰叫时,军人的警觉使他立即从梦中醒来。他正想抬眼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身子下面的滑竿却突然倾斜,冯将军毕竟是行伍中人,一手借势在滑竿上一撑,拿着盖在身上的军呢大衣纵身跳出一丈开外!

吴可辉见已得手,便叫手下不要伤了人,全部“请”回山寨。

当冯将军被松了绳索,取掉蒙贺天举家之言,或许不足为信,但好人有好报,还真是这个理。在眼上的布巾后,他发现自己站在一间山庙大堂的中间。两旁站着衣装不整、手持老套筒步枪和火药鸟枪的棒老二,庙堂正上方坐着一个穿军装的头目,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冯玉祥用戏剧中的京腔,以四川袍哥的礼节双手一揖,字正腔圆地说道:“好汉,我冯玉祥这厢有礼了!”洪亮的话音把清峰寨大庙顶层震得灰尘猛落。

坐在上首的吴云山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下江人(川人对长江中下游人的女人去开门,果真是他男人回来了。男人刚踏进门,脚下拌险些摔倒,破口大骂:"什么玩意儿竟放在这里?想摔死我啊?"于是对准麻袋阵狠命地踢,值踢得先生晕头转向差点叫出声来。女人急忙奔过来劝阻那人:"好了好了,是我不好,不该把东西放《世本种张澍集补注本世本卷第》:"仓颉之书。世以纪事。奚仲之车。世以自载。"在这里。你别动怒,先去歇着,我去给你烧几样小菜"统称)就是大名鼎鼎的冯玉祥。

吴云山颇为不屑地对这“冒充者”说:“哟,你娃儿硬是乌龟王八打屁——冲壳子嗦!想冒充冯玉祥,咋不说你是蒋介石呢?”

阿凡提好不容易喂肥了只羊。村里馋嘴的巴依(维吾尔语,财主的意思)们想吃掉阿凡提的那只肥羊,便商量好条计策,来到阿凡提的家说:"阿凡提,听大阿匐(hōng)说明天是世界的末日,你那只喂肥的羊以后就没用了,今天我们大家聚到起不容易,就到河边把羊宰掉吃了吧!"

冯将军听他这么一说,心情不由得轻松起来。他从衣襟袋里摸出上将证件,递给吴云山说,是真是假,请验明正身。吴云山拿着证件走到马灯下面仔细地看了看,又走过来把冯将军再端详了一番后,便开始盘问起来。

“既然你真是冯将军,咋个不在前线带兵打仗,跑到我们这个山旮旯来干啥子?”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委员长要我从前线下来,我就从前线来到了后方。四川乃天府之国,物产丰富,山清水秀,特别是你们这旮旯,更像是神仙住的好地方。”

“成都、重庆不好耍嗦?我们这里除了山清水秀,硬是穷得心慌哟!”

“看到我中华大地被日军践踏,想到我华夏儿女遭日军蹂躏,我耍得住吗?我到四川各地演讲,宣传抗日,募捐钱财,弥补前线军队急需,也是为抗战出力。这样比耍更舒服,我也更心安。”

“既然你到处募捐,肯定收到不少钱哟?”

“没想到四川的民众对抗战这么支持,他们勒紧裤带踊跃地捐钱捐物,其数额已达几千万之巨,令人感动,也激励焕章须更加努力!”

吴云山听了,马上吩咐弟兄们搜冯将军和随从身西施进入吴宫,吴王夫差果然被她的美色所动,整天相伴不离。为了博取西施的欢心,吴王总是迎合她的需要。各地送来的贡品,首先要让西施挑选。这年暑夏,越国向吴王进贡批李子。夫差马上命宫女将这些李子送给西施品尝。西施听说这是故国送来的李子,触物生情,又回忆起春天漫游梨园的情景。她真想生对翅膀,立即飞回越国,哪里还有心思来品尝这些李子。上,然后向副官要来钥匙,亲自开了行李中的那两口箱子找钱。

谁知道,冯将军身上既无钱财,又无金银饰物。更令吴云山惊奇的是,箱里除了平日换洗的衣服外,其余全是书。他从将军服里搜到个记事本,里面夹有一张冯将军和吉鸿昌将军提着日本指挥刀在长城上的合影照片。

“你募捐的钱财到哪里去了?”吴云山问。

冯将军听了忍不住笑了。“我怎么会带在身上呢?它不属于我,是政府的。为确保用于抗战,我把各地民众捐的钱财都交给了当地银行,并请他们转给中央银行,然后,由军委派人拿到国外去买武器武装抗战部队。”

说到这里,冯将军换了口气,关心地问吴云山:“好汉身穿军装且谈吐不凡,莫非也当过兵?”

正被冯将军的演说打动了的吴云山,见冯将军话语一转竟问起了自己,本想向冯将军倾吐一番,但见天色已晚,便高声叫道:“上酒菜!”

他这一吼,山寨上下立即忙碌起来。吴可辉将冯将军的几个随从松了绑,安排他们和冯将军并坐一排,然后给他们每人面前端来一大碗酒。

吴云山说:“将军一边吃喝一边摆龙门阵。哥子我今天不晓得是冯将军驾到,所以干了件傻事。来,你如果肯原谅我,我们就干了这碗酒。将军请癞疤剃放心,我吴云山也当过兵,对将军大名早就如雷贯耳,今日有幸相会,真乃祖上积德。来,干!”

冯将军听了这番话,举起碗和吴云山的酒碗一碰,一口就喝光了。

宴毕,吴云山送冯将军到自己个小树精听见这话,全吓坏了。他们急忙从树洞里跳出来,跪在昂山脚下,连声说:"饶命饶命,不要吃掉我们。我们送给你个椰壳做的罐罐!"的寝室去歇息。当卫兵替冯将军脱了衣裤扶他上床时,站在旁边的吴云山发现,冯将军的内衣裤竟是用粗白布做的,有的地方还补了补丁,这使他心灵产生了前所未有的震动。他在川军里当兵时,亲眼见到军队里大鱼吃小鱼,小鱼吃小虾,小虾吃泥巴的腐败现象。

他也曾听说过,冯将军关心士兵疾苦,部队纪律严明的故事,但以为那都是别人吹嘘的,根本就不相信将领会和士兵一样。

再说钢厂方面。副厂长赵际昌接到县长程厚之的电话,估计冯玉祥一行傍晚便能到达,谁知等到深夜也没见人影。这下,赵际昌立即明白了——看来冯将军在路上出事了!

赵际昌马上召来钢铁厂驻军头目周连长,又把连界镇防护团长、矿区警察所所长请来商量。警察所所长吴云河道:“肯定是清峰寨上的棒老二把冯这天,文志广接到严亥林的信。看完信后,文志广在回信上写了这几个字:"痴心妄想。收起屠刀,立地成佛。"严亥林看罢气得哇哇乱叫。但他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并把希望寄托在陆家。将军劫了!搞不好,冯将军已被吴云山杀了,我们就是赶去恐怕也晚了!”

第二天一大早,赵际昌带着近300名全副武装的兵丁,来到离钢铁厂5里的双桥村,见河对面走来几个人。由于冬天早上雾大看不清,便命令队伍做好战斗准备。周连长吼道:“我是钢厂守卫连长周大城,河对岸的是谁?不答应我们就开枪了!”只听得对岸一人声音响亮地说:“我是冯玉祥,钢厂的赵厂长来了没有?”赵际昌一听,不由喜出望外,忙答道:“我就是,我就是!”

冯将军分别在钢铁厂和连界镇作了演讲,11月12日离开时,钢铁厂制好了用以奖励于是兄妹俩从树上溜下来,回到了族人中。捐募大户的2000枚奖章和500枚奖盾。

就在冯将军到达钢铁厂的那个晚上,唐清云到矿区警察所找到吴云河,讲诉了他们在清峰寨于是,巫山又回复平静。但,十条恶龙的尸骨却堵塞了长江里头的水道,变成了峡两岸的崇山峻岭,如此,江水汇积了峡,引致水患频生。在人间的大禹闻讯赶来,指挥人们开道疏水,但山高石坚,水势十分勐烈,治水方法毫不奏效,大禹苦无对策,只好坐在山上,看着滔滔洪水叹息。下黑湾沟被劫的经过,吴云河马上和县盐警大队联系,约好10日上午袭击清峰寨。然而,当10日他悄悄带上连界镇防护团100多名团丁和县里的100多名盐警“攻”上清峰寨时,却发现寨中已空无一人了。原来,那晚上吴云山经过反复考虑,决定率领山寨上的弟兄们投军抗日。第二天他们把这一想法告诉冯玉祥,冯玉祥亲自写了封信,要吴云山到陕西去找他的部下宋这天,张天师在村西头摆摊卜卦,周围围了大圈子人。大家正看得来劲时,忽然从人群外边挤进来个油亮的光头。哲元将军。

1945年1月10日,吴云山拿着冯将军的信,带上愿随他投军的80多个弟兄投到宋哲元将军麾下。

选自《文史月刊》2008.12

标签:冯玉祥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