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就开这一次口

就开这一次口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傍晚时分,张老爹吃罢了饭,喂过了鸡,回到屋里,刚打开电视,就听到“砰”的一声门被撞开,风风火火地闯进一个人来。谁这么冒失?张老爹张开了嘴就要骂人,可话没出口就愣住了。因德妃娘娘大吃消息传开后,各个州县大都忙活了起来。可是,河北赵州却是个例外。知州孙传栻仍像没事人样,似乎没把接驾的事放在心上。惊,慌忙跪地祈祷,又找来负责人刘福海问道:"菩萨落泪,莫非这云凉寺有什么冤情不成?"为来人不是别人,而是张老爹的亲弟弟二宝。

自从15年前分家,二宝搬到靠山屯后,这个弟弟从没有登过张老爹的屋门。今天是哪阵风把他给吹来了呢?

张老爹定定地盯着二宝,足足看了他半分钟。没错,是二宝。虽然15年没见,二宝的面貌变了不少,可亲弟弟是不会认错的。15年前分家时,为了一口水缸,兄弟二人红了脸,15年了,从没有来往,二人一时陷入尴尬之中。

还是二宝先开了口,叫了一声:槌子说:"你动机不良,当然不能做我的老师了。你赶快回去吧!"“哥,还好吧?”

张老爹的老伴忙招呼:“呀,是大兄弟,快坐林中处无人,荒凉空寂,快两天光景了,水米不打牙的康熙皇帝分受惊,分挨饿,早已饥肠辘辘了。正欲寻点草叶树皮什么充饥,却见林巾飘然走来位手提饭罐、饭篮的老太太。困在绝望之中的康熙皇帝立刻亮了眼睛,上前问道,"老嬷嬷,您干甚去呀?"快坐呀!”说罢,就去烧水沏茶。

张老爹呢,一边看电视,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扫着二宝,心里在寻思:他到底找我有啥事?

二宝一会儿干咳一声,一会儿挠挠头,一会儿抠抠脚底,坐立不安。还是张老爹打破了僵局,问:“你,有事儿?”

二宝干笑了笑,说:“也没啥大事儿。”

“没事儿,跑我这儿干啥子来了?”

二宝的脸涨得通红,憋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就是,就是庆奎上学遇上点麻烦??”

张老爹皱起眉头,想来想去,想不出这庆奎是谁。于是自言自语:“谁是庆奎?找我干啥?”

二宝一拍脑袋,“嗨”了一声,脸上堆着笑说:“庆奎就是我家那狗子!”

“噢。”张老爹看着二宝,问:“有20了?”

“整19了,今年高考,刚考完。”

“那好!”说罢,空气仿佛又凝固了。

二宝“呼”地站起,又“咚”地坐下,然后攥紧了拳头,攥得“喀巴喀巴”响,这才说:“哥,我没法子了,求你??”

张老爹手一拦,问:“要几千?”

二宝愣了:“什么要几千?”

“不就是缺钱吗?”张老爹拍拍口袋,脸上堆起自豪的笑。今非昔比,他张老爹现在有钱了。“现在上大学是往无底洞里扔钱,穷人家上不起的。你开个口,说个数!”

没想到,二宝竟“扑哧”乐了,说:“哥,不是借钱,狗子没考上。”

张老爹迷惑了。没考上,那找我干啥?二宝说:“这不争气的狗子,就差3分!就差3分啊!可、可哥你知道我得多掏多少吗?5万!5万啊!”

5万!张老爹也愣了,摇摇头,说:“卖亲爹呢!”可是,他还是不明白二宝找他究竟要干啥,总不会要向他借5万块钱吧?

二宝指指那34英寸的大彩电,问:“这彩电是人家送的吧?”

张老爹点点头,问:“你怎么知道?”

二宝狡黠地一笑,说:“这事儿谁不知道啊?我今天找哥,就是为了她!就是送你彩电的那人。”

“为她?”张老爹更迷惑不解了,“她和我有啥关系?”

二宝撇撇嘴,说:“谁不知你是她的救命恩人呀!”

二宝的话勾起张老爹的回忆。那是三年前,一个细雨霏霏的下午,张老爹正在屋内打盹,突然就听到屋外面“吱——”地一声响,那声音别提有多人了。张老爹急忙跑出去,一看,天!在他家外面的山路边,一辆小汽车冲出了盘山道,右前轮子已经悬空了,车内的人大呼小叫,纷纷要往外爬。

张老因为老人们,让他那颗傲心受辱。爹那时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大吼了一声:“都别动!”他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车内一乱动,那车子就会一下子翻下深深的山涧。张老爹一边大叫着招呼人,其实也就是他的老伴,一边冲到了悬崖边。他看了看,悬崖外还有一块立脚的地方,于是他一下子跳了下去,站在那只有尺把宽的悬崖边上,用自己的肩膀死死地顶住倾斜的汽车,然后大声地叫:“都从那边轻轻地下车!”

惊慌失措的人们一个个从汽车的另一侧下了车,众人又一起发力,将汽车拉回到安全的地带。刚刚拉上汽车,张老爹脚下的岩石就松动了,他猛一发力“呼”地蹿了上来,再回头一看,那岩石已经落下去了,好半天才传来“咚”的一声响。张老爹吓得脸都白了,心说老天爷哪,我差点儿把老命搭上。

雨还在下,人们身上的衣服都湿了。张老爹把这一车李师师把宋江的这首乐府词反复看了,“不晓其意”。估计李师师只是破译不了“雁行连”是指百零将这样的暗语,像“翠袖围香,绛绡笼雪,笑千金值”这样的陈词滥调看得多了,哪会不晓其意。要知道李师师除了皇上,平时结交的都是名噪时的文到了第天中午,众人见许还在酣睡,便推醒他说:"已经过去天了,你还有心思睡大觉,还不赶快起来想办法!"许揉了揉眼,从枕头下摸出把火药枪,递给个同伙,嘱咐说:"麻烦你跑趟城外,把它交给将军,他要是问你,你就说什么也不知道!"全客!五个人招呼到自己的屋里,拿出干的衣服给他们换上,又让老伴做了一顿山村的饭菜给他们吃了。五个人中,有一个是女的,姓刘。张老爹看出来,这女的是最大的官儿。

几个月后,有人给张老爹送来了这台大彩电。张老爹死活不要,可那送的人说了:“这是我们头头的意思,是感谢你的救命之恩的。你要是不要,我就得下岗。”张老爹这才收下。可现在狗子上不上学的怎么和这姓刘的扯上了?

二宝一笑,说:“哥,你不知道,你可是攀上高枝儿了。她继续走了段路,又来了个孩子。孩子衣衫单薄,浑身发抖,小姑娘就把身上的大衣送给了他。你知道那女的是谁?她是省教育厅厅长。只要她一句话,狗子就能上学,而且一个子儿也不用多掏。”

张老爹就摇头,说:“你家狗子有本事就上大学,没本事就猫在山沟里,我这一辈子从没有低过头求过人。”二宝一听急了,说:“哥,你生俩姑娘,都出嫁了。咱们张家只狗子这一棵独苗啊,你难道就眼看着老张家的后代没出息?”

一句话勾起张老爹心底的丝丝亲情。是啊,在山村,男孩子就是香火,就是希望。可我一介山民,又能帮他什么呢?

看张老爹犹豫,二宝开开屋门,冲黑暗中喊了一声:“过来!”立马就见漆黑夜色中蹿出一条人影,三步并作两步进了屋,“咚”地就跪在张老爹的面前。张老爹一看,是个高高大大的小伙子,不用说,这就是狗子——老张家单传的后代。

狗子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抬起脸说:“大伯,原谅侄子我不孝。我本想考上大学再向您老报喜,可现在,只有大伯您能救我出苦海,侄子我求您了!”

张老爹苦笑笑,说:“我就是舍出老脸,她姓刘的能答应?”

二宝说:“哥,现在当官的,哪个不贪?你虽然对她有恩,可咱们不白求她。”说着,从贴身口袋里掏出一叠钱递上来,说:“这是1万,我的全部家底儿了,给那个姓刘的厅长。她要是嫌少,哥你就代我给她打个欠条,等狗子毕业后还她。”

张老爹不知如何回答,他看看彩电,又看看手上的钱。二宝说:“哥,你甭老瞅这彩电,她送你是她良心上过不去。没有你,她命都没了。”

“古时候,广州城外有眼泉水,名为"贪泉"。相传,人喝了贪泉的水,就会贪欲横生,贪得无厌。有位新上任的广州刺史,偏偏不信这个邪。他路过贪泉时,不但捧起泉水痛饮,还放歌言志,表明决不改变清廉为官的初衷。后来,他等纯净关上院门以后,玉清道长马上把纯净叫到内室,玉清道长呷了口茶后开口了:"徒儿,国难当头,宝籍危险了""师父"道长摆手继续说道,"猪头队长今天来的目的很清楚,他是来探听虚实的,我们必须做好准备。"说着压低了声音,小声吩咐起来。从广州离任时,果然和来赴任时样,身无长物,两袖清风。可见,贪心与否,全在人本身的品性。民间故事中,贪心往往是灾祸的根源,贪心者更是遭人唾弃我,就开这一次口?”张老爹还是有点犹豫。

“哥,为了咱们老张家,你就开次口,求次人吧!爹妈在天之灵都保佑你呢!”

张老爹就这样鸭子上架,硬被赶着上了省城。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个刘厅长,刘厅长已经认不出他来了,把他当成了上访的,要他去信访办。待张老爹报出自家名号,刘厅长才换了脸色。可当张老爹说了自己的要求后,刘厅长的脸又挂上了重重的一层霜。

张老爹一看这事儿要黄,也是急了,竟腿一软,“咚”地给刘厅长跪下了。刘厅长忙说:“老爹您这是干啥?这不是折我的寿吗?”边说边搀起张老爹,说:“我虽然管着教育口,可我从来没为私事??”

张老爹就急忙把那1万块钱拿出来,抖抖地递上去,看看刘厅长脸上现出不快的表情,咬咬牙又把自己这些年攒的8000块压箱底钱掏了出来,一并给了她,说:“山里穷,全部家当了,求求您了!您一句话,就能改变我们一生的命运。再说,我侄子只差这日早上,有衙役来报,说王官谷的闫才子捎信来,让刘知府到他那里去趟。3分啊!”

刘厅长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把钱往张老爹怀里一推,说:“这事儿,我试试吧!钱,您拿回去!”

“不!”张老爹把钱“啪”地拍在桌子上,说:“您不收钱,就是不想给咱办。您要嫌少,您就开个价!我让我侄子日后补给您!”

刘厅长山不见 桥不流的来历传说笑了,摇摇头,默默地将钱收下,说:“我尽力吧!”

张老爹这才放心,高兴得眼里放光。刘厅长要请他吃饭,他也谢绝了,兴冲冲地就往回赶。等到了汽车站,一摸口袋,愣了。怎么呢?50块车钱也裹在那8000块钱里给了刘厅长,害得他没了买车票的钱。他翻遍了全身,也只搜出十几块钱,只好买了半程的车票。等他走到家时,已经是半夜了。

狗子终于被工业大学录取了。在送狗子上学的酒席上,张老爹和二宝都喝高了。二宝说:“哥,我说的不错吧,现在,关系就是生产力,金钱就是润滑剂。没有哥的关系,咱们提着猪头都进不了庙门啊!”

没想到的是,狗子入学后又遇到了麻烦。他在申请助学贷款时,老师不同意。因为他是交了3万块钱赞助费被照顾录取的。老师说:原来他应该交5万块的,是省里有人打了招呼才降的。老师说,你家里既然有钱,就不能享受助学贷款。这下子狗子傻了!他面临着无钱上学的尴尬境地。正在狗子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刘厅长找到了他,把那18050块钱个媳妇都不想被别人发现自己是怎么把火种留下的,于是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老大把甘蔗用斧头砍成段段的,她把甘蔗放在火种上。不消会儿,火种就灭了。第个把甘"黄爷,你饶了我吧,我媳妇和孩子都饿得不行了,你别跟小的过不去了,他们已经好久都没吃过饱饭了!"蔗削成片片的,她小心翼翼的把削好的甘蔗放在火种上,可是火种也灭了。全退给了他。狗子哭了,问:“是让我退学吗?”刘厅长笑了,说,你安心上学吧!后来狗子才知道,那3万块赞助费是刘厅长自己掏的,她虽然对这种“赞助”有看法卓王孙闻讯后,深以为耻,觉得没脸见人,就整天杜门不出。他的弟兄和长辈都塞说:"你只有子女,又并不缺少钱财。如今文君已经委身于司马相如,司马相如时不愿到外面去求官,虽然家境清寒,但毕竟是个人材;文君的终身总算有了依托。而且,他还是我们县令的贵客,你怎么可以叫他如囱堪呢?"卓王孙无可奈何,只得分给文君奴仆百人,铜钱百万,又把她出嫁时候的衣被财物并送去。于是,卓文君和司马相如双双回到成都,过着富足的生活。,可一时也解决不了。

山里下第一场雪的时候,张老爹得知了狗子上学的全部真相。他就骂人,骂二宝,说他老是从门缝里看人,把人都看走形了!张老爹就感叹,天底下还是好人多啊!从那以后,一到阴天下雨下雪起雾时,张老爹就支棱起耳朵,听到远处有汽车声,就开门跑出去,站在山路边挥着手高声喊着让人家慢点开。后来,他干脆制作了一块大木牌,立在路边,上面写着:“前面弯路!小心慢行!祝好人一路平安!”

选自《故事林》2009.4下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