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江湖

江湖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什么是江湖?贾寅从来没有想过。

但他离开摩云山下那一大片王侯荒冢后,已经对“江湖”二字深恶痛绝了。“饕餮九流”的其他八位成员,一连串地恶声叫嚣,仍然刺激着他的铁石心肠。

“你只要杀了蓝媚儿,我们就拥立你为盟主!”

贾寅先是哈哈大笑,随之面皮便涨得青紫,他真想挥起阴阳刀杀了那八个人。不过,听罢他们言之凿凿的讲述,贾寅也开始怀疑蓝媚儿的所作所为了。近年来,江湖上东阳、西川、南岳、北溟四大帮派的掌门人,都稀里糊涂地丢了脑袋,各路帮派查不出底细,便把怨寇准心里疑窦顿生,对寇和说:"苦力们话中有话,其中必有隐情!县衙门虽然声言破了劫赈案,被劫的钱物却不知下落,等于是个虚破!而在灾民啼饥号寒之时,这里却修起豪华楼房!看来,我们必须重审此案!"恨转向了“人们这才知道,原来道士常借助神灵来报私仇;又见老头房门大开,群蛇纷纷跑出,忽然又个炸雷,几条蛇当即被击毙在地,道士却发出哈哈的笑声。人们见此情景,想起仙人平时济贫乐善的好处,都不约而同地放下手中工具,向遇难的蛇群跑去,众蛇见众人前来搭救,齐跪地相谢。说也奇怪,当众人赶至近前,风雨雷电顿然消止,天空又晴朗如初了。饕餮九流”。

因“饕餮九流”个个都是最难缠的虎狼之辈。他们虽在名义上结成一伙,又是各行其事,互不约束的。当各路帮派要联手剿灭“饕餮九流”时,贾寅应邀赶奔摩云山下的荒冢,原想九个人或许能商量出什么对策,出乎意料的是,以疯癫老太为首的其他八位成员却把难题推给了贾寅。

“饕餮九流”共有九位成员:疯癫老太、独臂金刚、瘸腿吊客、癞头僧、催命道人、猿驼子、滚地龙、灰面书生??还有“阴阳刀”贾寅。别看他们一向是心狠手辣,无所畏惧,而面临灭顶之灾,也不得不寻求自保。面对八双恶毒的眼睛,贾寅横抱着阴阳刀,阴险地说道:“在江湖上混的就是生死,要杀掉蓝媚儿,并不算难,可我要问个明白,你们说的话,到底有几成把握?”

“我们所有的眼线均有帖子回报,蓝媚儿是个万分危险的杀手。”疯癫老太说着话抖开了衣袖,似乎要亮出什么证据。贾寅猛地一挥手,沉着脸说不会卢子文也来了,见郑员外在此,又见花娘衣衫不整,人言不合,竟动起手来。卢员外将满杯酒泼向郑员外脸上,郑员外也回泼过去,不料手滑,酒杯脱手打去正打在卢员外前额,卢员外双手扶额,血流满面,不由怒火中烧,随手抓起个大碗朝郑员外掷去,正砸在郑员外左太阳穴处。郑员外"啊"声倒下就不动了,卢员外气呼呼地下楼回府。:“蓝媚儿嘛,她死定了!我问的是,你们要拥立我为盟主,有几成把握?”"好样的小伙了从不听别人差遣。"

贾寅的这句话立刻将疯癫老太等人震慑得变颜更色!

蓝媚儿是何许人?那是他贾寅迷恋多年的爱妻啊??

疯癫老太马上猜透了贾寅的心思,她向其他八位成员扫视一眼,为缓和气氛哧哧笑了两王子扭头说:"别说我是王子,就是平民百姓也总有选择自己妻子的权利吧!"声:“真不愧是手握阴阳刀的贾大侠,凶悍无情又深明大义,你一语既出,已将天大的危难化解。‘饕餮九流’从此就应该结束单打独斗的习性,由贾大侠来统领我们,一声号令,群起而动,也就不再惧怕江湖上的任何"嗯,咱们等上片刻,估摸着她吃完了咱们再出去。"柳永走到个小凳子上坐下去,阿奴也跟着坐着。突然,那女子大叫声"啊——",声音透着惊恐和害怕,柳永赶紧冲出去,阿奴也后脚跟上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船家居然来到女子的身边,手上抓着把明晃晃的匕首直逼向她。女子步步往后退,眼看退无可退的时候,柳永奋勇上前希望去夺下匕首,"公子,她不是人,是个女鬼啊,快点把她赶下船,否则咱们都得死的呀!"船家大声的喘着粗气说着。帮派了。”

“你只要杀了蓝媚儿,我们就拥立你为盟主!”另外几人重新叫嚣起来。猿驼子和瘸腿吊客甚至还对贾寅一躬到地。

“一言为定!”贾寅转身一纵,跃上自己的坐骑,风驰电掣般冲出荒冢。

远离了摩云山,一丝愧悔悄然涌上贾寅的心头。为了“饕餮九流”的盟主地位,值得杀掉自己的爱妻吗?蓝媚儿的音容笑貌不断闪现在他眼前??凭着一把阴阳刀,贾寅在江湖上打杀多年,而对那“江湖”二字却从未仔细思虑过。“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句话已成为混迹江湖者人人必备的一块遮羞布,实际上根本掩盖不住太多太多的黑幕。

当初,为了获得蓝媚儿的芳心,贾寅不惜披肝沥胆、委曲求全;反之,蓝媚儿也将柔情蜜意回报给了他。不过,他始终摸不清蓝媚儿的真实功底和神秘行踪。

从疯癫老太等人的口中得知是蓝媚儿杀了四大帮派掌门后,贾寅顿觉脊背发凉,一股噬血的杀气灌满了他的齿根。所以,他才不假思索地作出最凶残的决断:杀掉蓝媚儿,剪除后患!至于他为何看重“饕餮九流”的盟主,自有他的算计,一旦能统领那八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将来他就可以向“江湖”发起疯狂的报复!

在回归黄蜂谷的途中,贾寅竭力从脑海中排斥着蓝媚儿俏美迷人的面影,两人毕竟是恩爱夫妻,他生怕在拔刀相向的一万元得意地笑说:"逗你玩呢,向你脸上撩点水。"霎难以下手。

蓦然间,背后的松林内隐约传来的声音,贾寅用眼角的余光一扫,知道是有人跟上来了。他握紧了刀柄,霍地从鞍鞯上站起身来,振臂一挥,阴阳刀划出一道凛冽的弧线,同时撼动了护手盘下的机关,阴阳刀的刀柄刷地增长三尺有余,十几棵碗口粗的松树“咔吧吧”被拦腰斩断。他回头寻视,半边天空竟敞亮了许多!

这是他阴阳刀的独门绝技,可长可短,变化自如,无论何等高手与他对决,都要心惊胆战。贾寅收了刀锋,向隐匿的跟踪者教训道:“后面的朋友,到此为止,再跟上来可就要见血了。”他催马前行,背后果然没了声息。

贾寅一路驰骋,将近薄暮时分回到了黄蜂谷。

原本一派青翠的景物在山崖阴影的覆盖下,显得暗淡了许多,几缕白色的炊烟缭绕在数间草庐之上,幽静平和,不亚于世外桃源。贾寅跳下马背,忽觉两腿发软,他这才想到,见了蓝媚儿该说些什么?他毫无准备。

这时,柴门开启,一身朴素衣装的蓝媚儿,端着铜盆冲贾寅嫣然一笑:“来得真巧,饭菜刚好做得。”蓝媚儿将盆中的水泼入草丛,贾寅耸着鼻子说:“怎么有鱼腥的味道?”

“我在山溪里给你捉了一条白鳞鱼,你不是爱吃那种美味吗?”蓝媚儿上前接过坐骑的缰绳,贾寅周身一抖,暗中握紧了刀柄。两人一先一后走进院落,因杀心膨胀,贾寅狠狠地盯着蓝媚儿雪白的颈子,瞳孔深处几乎灌满血雾??蓝媚儿一如既往地为贾寅坐骑添上草料,柔软的腰肢倏忽一闪,似飘动的柳枝,人已到了灶台那边,而传回的语音则更加甜美:“夫君且到前厅歇息片刻,我这就把饭菜端来。”

草庐内的陈设虽简陋,却一应俱全。贾寅坐在前厅靠窗的位子上,观赏着四周的字画、古鼎陶瓶、镏金香炉等摆设,思忖道:这些都是蓝媚儿的稀罕物件,若她去了,我又该如何面对?难言的感伤酸溜溜地漫过喉头,他的右手便松开了阴阳刀的刀柄??

蓝媚儿迈着轻捷的脚步返回,眨眼间把酒菜摆在桌上,清蒸白鳞鱼、香菇笋片等佳肴香气扑鼻。当她递给贾寅一条热毛巾时,漫不经心地替他摘下了刀鞘,又顺手戳在他身后的墙边。贾寅再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用毛巾擦脸。蓝媚儿忙着点蜡烛,左一支右一支插了好几盏烛台。“点这么多蜡烛做什么?”贾寅言不由衷地问。蓝媚儿斟满了两杯酒,含笑说道:“你不是喜欢看我酒后脸红的样子吗?多摆几盏灯让你看个够。”

贾寅咧了咧嘴,挤出一抹干涩的笑纹。他不敢正视蓝媚儿,尤其他们结婚以后,男耕女织,相亲相爱,日子过得非常美满幸福。不久,他们生下了儿女,十分可爱。牛郎织女满以为能够终身相守,白头到老。是不敢看她的眼神。

而蓝媚儿仍在痴情地瞟着贾寅:“夫君,让我们同饮一杯。”贾寅抓起酒杯,蓝媚儿趁机添了一句:“待酒足饭饱之后,你杀起人来就更有力气了。”贾寅顿时大吃一惊。

“你一脸的杀气,瞒不了我的。”蓝媚儿依旧很平静,用筷子夹了一块鱼肉放入嘴里,慢慢咀嚼,随即喝光了杯中酒。贾寅推开酒杯,回手在身后摸到了阴阳刀把,但他的手心却沁出一层汗水。他拿定主意,既然蓝媚儿看出了破绽,他就不得不昧着良心大开杀戒。

蓝媚儿继续自斟自饮,嘴角始终保持着几分笑意,她的脸颊灿若桃花,说话的语调里则透出些许忧悒:“‘饕餮九流’都是顶尖人物,但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在江湖上无所作为呢?只因个个歹毒,难成大器。你跟他们搅在一起,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啊。”贾寅双眉紧锁:“今夜我不想跟你谈这个。”蓝媚儿讥讽道:“那你想谈什么?如此良辰,倒是适合戏噱风月??别动歪念头啦,其实,你杀不了我。”

“何以见得?”贾寅把刀柄攥得嘎嘎作响。

一阵沉寂,阴森的气氛笼罩四周。蓝媚儿迟迟不语,心怀鬼胎的贾寅憋闷得难以呼吸。沉吟良久,蓝媚儿含情脉脉地说:“因为你舍不得。”贾寅抬眼凝视着蓝媚儿,那勾魂的眼神、甜美的微笑,风情万种,楚楚动人。贾寅咬着牙告诫自己:不能心软,不能被她的柔情融化。

今夜,必须要死一个人,否则,挨不到明天,“饕餮九流”就可能变成九具尸体了!

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贾寅陡然怒吼道:“你休想以假象蒙骗我!那四大掌门是不是你杀的?惹下这塌天大祸,你还活得了吗?”

“瞧你,何必大动肝火呀。”蓝媚儿无动于衷。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贾寅实在无法忍受蓝媚儿的轻慢语气,仓啷一声,拔刀出鞘,白晃晃的刀锋隔着桌子直逼过去!

蓝媚儿用筷子拨开阴阳刀,“我倒要反问一句,是那八个饕餮要你杀我,还是你自作主张要杀我?”闻听此言,贾寅顿时语塞。他的手开始发抖,阴阳刀也在跟着抖动。蓝媚儿缓缓站起,接过阴阳刀,替他插进刀鞘,放回墙边,然后将一只白皙的手搭在他肩头,揉捏着说:“眼下并没到山穷水尽的绝境,你若肯听我的,一切疑难皆可化解。”贾寅觉得半边身子都酥软了,他哑着嗓子催促道:“你我已到了鬼门关口,有何良策?快说!”蓝媚儿挪步走向内室,掀起门帘时极其妩媚地回眸一笑:“三十六计,走为上。”

“是啊!我是昏了头,愚蠢到家了,我怎么会跟你反目成仇呢。”贾寅一拳砸在桌上,杯盘被震得跳动颠晃,他顺势抱起酒坛狂饮不止。

少顷,蓝媚儿歪着头用丝带扎拢浓密的青丝走回前厅,她已换了一身紧身衣,腰悬短剑,背挎行囊,简捷飒利的装束更添几分英武的姿色。贾寅看得呆了,越发地内疚:真不该轻信疯癫老太等人的一派胡言啊,蓝媚儿明明是我至亲至爱的女人嘛??罢了,从此与爱妻远走高飞,彻底脱离江湖的羁绊,终老在温柔乡里,总比在刀尖上混日子强似百倍。

怀着由衷的歉意,贾寅抱拳拱手道:“媚儿,方才我是鬼迷心窍,你要多多原谅。”蓝媚儿宽厚地说:“你我是恩爱夫妻,何必客套,走吧。”贾寅抓起阴阳刀,跟随在蓝媚儿身后走出草庐。

秋夜,月朗星稀。蓝媚儿仰望星空,低声说了一句话,既像是感慨又像是调侃:“这样美好的夜色,谁能狠下心来杀人呢?”贾寅懵懵地打量着爱妻。突然,半空间阴风骤起,有八个怪异的形体从不同的方向相继掠过,落地后迅速合拢,将贾寅和蓝媚儿围在圈中。

“来了,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贾寅咕哝道。

这还不算完,没等那八个饕餮站稳脚跟,夜幕下不断闪现出重重叠叠的黑影,犹如一团团黑雾弥漫开来,瞬间,死亡的气息散布在每一处角落。贾寅心里明白,各路帮派的杀手为防止“饕餮九流”推脱“罪责”,布下了插翅难逃的天罗地网。今夜,稍有不慎,就将引发一场惨烈的杀戮。然而,他不想死。

由于有了求生的欲望,曾逼死坡原名"篦子坡",现名是怎么来的,要从与昆明有密切关系的几个悲剧人物说起。在江湖拼杀多年的贾寅,面对死亡的威胁,竟禁这咬,没要了霍爷的命,倒把楼顶上喝里香的那几位,吓了跳。他们担心的是,要是霍爷的命休了,往后这里香由谁供应,那真说不准,可得馋死。不住哆嗦起来。同时,他再次改变了主意。

疯癫老太抢先发话:“贾大侠,我们没看错吧?站在你身边的蓝媚儿,她还活着呀。你破坏了江湖的规矩,这如何是好?”贾寅从牙缝里释放了几声豺狗般的冷笑:“哦嗬嗬,江湖的规矩太多了,老子懒得去想,不过,在我看来,蓝媚儿已经死了。”

“夫君,生死关头,岂能儿戏?”蓝媚儿诧异地向贾寅转过身子。

一缕云雾恰来小仙山头天晚上,米佳丽没去高导房间喧闹,独自躲在房间里品味安静,忽听外面,有窸窣地响动。好遮掩了明月,贾寅扭曲的面孔在黑"你瞧,这不是来了。"暗中狰狞如鬼,他咬牙切齿地嚎叫道:“我答应了他们许不等黄皮开口,就抢先照老秀才的吩咐说了自己的来意。黄皮怔了半晌,哈哈大笑:"我早说过嘛,我借别人的钱从来都写有借据的,哪会借过你的钱不还呢?",你必须死!你若不死,我们全不能活!”

明月重现,清澄的光线照在蓝媚儿的头上。她笑了,笑得真美,那迷人的神采,连八个饕餮都险些陶醉了。兽性大发的贾寅则不为所动,他凶狠地把手伸向了阴阳刀。

这是他第三次拔刀。

第一次拔刀,是要威吓背后的跟踪者,一道凛冽的弧线划过,砍断了十几棵松树。第二次拔刀,是虚张声势地逼迫爱妻。第三次拔刀,完全是为了保住他自己的性命??

但是,这第三次却未能如愿,阴阳刀死死地卡在鞘中,没有拔出来坏挖参人出了关,晓行夜宿来到了长白山,满山遍野地找参。该着这几个人不顺,找了个月,也没遇着好货色,偶尔挖两棵,不是"角子"(年生两片叶),就是"灯台子"(两年生片叶),品叶以上的都没采到,只能勉强糊口。几个人唉声叹气,这时就显出傻子是能吃不能干的累赘了,把头没好气地说:"傻子!今天你也跟着去找参,找不着参你就给我滚蛋,养不起你这白吃货!"。

贾寅吓出一身冷汗!

尽管他意识到是蓝媚儿在替他收刀入鞘时做了手脚,在这个当口,他的“爱妻”自然不会给他多余的机会,只见一蓬刺眼的寒光疾射而出,蓝媚儿振臂一挥,用她的短剑刷地削断了贾寅的脖颈。

短剑的锋芒犀利无比,贾寅的脑袋虽脱离了躯体,却依旧摆在原来的位置上,诡谲的刹那,他还活着,因为他听到了蓝媚儿对他的呵斥:“你在江湖混了那么多年,却不懂得江湖的规矩。该你办的事情,你不"你可以睡在那边的角落里。"老太太说。第天大早老太太准备外出。办,我只好代你解决了。你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她转向各路豪强,朗声说道:“诸位,贾寅为称霸江湖,不惜铤而走险,连续杀了四大掌门,今夜趁大家在场,我出手结果了贾寅的性命,一桩桩血案总算是有了个结局。诸位若没有其他说法,我蓝媚儿也就不再奉陪了。”说罢,她上前夺过贾寅的阴阳刀,从刀鞘中抽出个银簪子,抬手顺势一拨,贾寅的脑袋咕噜噜滚落在地。

八个饕餮和外围的杀手们惊骇不已!

蓝媚儿从柴扉旁拉过一匹骏马,腾身跳上马背,一抖缰绳,悠然离去。圈子内外的人群蠢蠢欲动,可看到蓝媚儿逐渐接近,他们又全都惶恐地让出了一条通道。

贾寅的躯体如着了魔似的矗立在原处,齐刷刷的脖腔子间无声地涌流着黑色的血液,而落在脚下的那颗脑袋上仍大睁着两只眼睛!他好像还在思索,什么是江湖?遗憾的是,他至死也没想明白??

选自《上海故事》2009.4

标签:江湖

    上一篇:郭子仪敞门保命 下一篇:电脑中毒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