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销魂针

销魂针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当柳红艳再次苏醒时,她居然能够下床了,因为她心里有一股恨,仇恨也可以化为一股力量。有多爱一个人,就会有多许氏听了怔住了。自从她下嫁给雷乐仙。直都是相敬如宾,从来没有见他发这么大的火。被雷乐仙这样骂,又想到孩儿将来是个贼命。忍不住伤心的啜泣。雷乐仙见状。大人哭,孩子哭。心里很烦。瞥见地下的孩儿,抱起来举得高高的。要把孩子摔死。许氏见了失声叫了起来。恨一个人。

柳红艳是被窗外的鸟鸣吵醒的。她跳下床走到窗前,只见朝阳初露,一双黄翅膀的相思鸟在靠窗的柳枝上相依着唱情歌。触景生情,她脸上不禁现出一丝甜蜜的笑容。

数声轻轻的敲门声打断了柳红艳的遐思,她回过头,看见小翠端来一盆温水。小翠说:“小姐,老爷让我叫你起床。他吩咐你梳洗完,就到客厅见客。”

柳红艳有点奇怪,因为身为蜀中五剑联盟主的爹爹从来没有叫她见过客。她忍不住问:“小翠,爹爹让我去见什么人呀?”

小翠微笑着说:“是牛角山庄的洪老爷和洪少爷。”

柳红艳更加奇怪,牛角山庄洪家是武林世家,在蜀中的江湖地位显赫,仅次于以暗器称霸江湖的唐门。牛角山庄庄主洪金龙与柳红艳的爹爹柳春风是结义兄弟,而且两家相距甚近,所以平时来往甚密,柳红艳和洪家少爷洪家灿自小玩到大。柳红艳问:“小翠,我和洪伯伯、洪大哥见面是很平常的事,但今天好像与以前有点不一样?”

小翠满面笑意,低声说:“小姐,是天大的喜事呀!你还不知道呀,今天洪少爷是来提亲的。老爷他很高兴,叫我催你快点到客厅。”

柳红艳脸上的笑容马上消失了,说:“小翠,你去告诉老爷,我一直把洪家灿当成哥哥,实无他想;至于洪家的媳妇,我更不敢高攀,而且——我已经有意中人了。”柳红艳说完,快步走下闺楼,骑上她的白马,从后门出了柳府。

白镜山下,是一片翠绿的草地,一位白衣少年在舞剑。柳红艳放任白马在草地上吃草,而她静立一旁,微笑地看着白衣少年。待白衣少年使完一套追风剑,她才跑过去,用一条手帕为他抹去脸上的汗水。她说:“火哥,你的剑法进步神速呀。”

这个白衣少年名叫林火,是追风剑李河水的弟子,长得一表人才,是江湖上有名的美男子,也是柳红艳的情郎,林火拉起柳红艳的手,说:“艳妹,我们上白镜山玩。”

在白镜山的半山腰有一块巨大的白石壁,光滑如镜,可以照得出景物人影。两人相依坐在石壁前,柳红艳望着石壁上的一对人影,感到无比的甜蜜和幸福。忽然间,柳红艳看见石壁上有人影一闪,她暗叫一声“不好”,急忙把林火往旁边一推。她只觉手臂上一痛,知道中了暗器,待要站起来时,却已经全身无力了。

林火惊觉时,只见施暗器的人已往山下逃奔。他顾不得去追赶,扶起柳红艳。柳红艳呻吟着说:“我的右臂中了暗器,现在全身无力。”林火卷起她的衣袖,只见她雪白的手臂已经呈现灰绿色,伤口上露出一枚细如牛毛的针尾。

“销魂针!”林火失声惊叫起来。销魂针是唐门最厉害的暗器,中针者立即全身无力,却要三天后才会毙命。但林火知道暗算自己的并非唐门之人,因为唐门弟子所用的销魂针发射器一次能射出三百枚毒针;唐门能成为富甲天下的武林世家,最主要是靠出售暗器,而且唐门所出售的销魂针发射管只能发射一枚毒针,针管用后即废,以免被外人仿造。

林火抱着中毒昏迷的柳红艳,焦虑万分却又无计可施。他只得抱她下山,把她送回柳府。因为他知道柳春风是五剑联盟主,在江湖上人面广,必定可以救柳红艳。外地人吹灭了火种,直接脱下衣服,光着身子,悄悄爬到床上,掀开被子,往床上的那个人扑了过去。

柳春风看见爱女中毒昏迷,已顾不得斥责林火了,他从林火怀中夺抱过女儿,快步跑进府中。林火在门外站了近一个时辰,看见柳春风骑马出府。不过柳春风好像没有发怒,他勒停马对林火说:“林火,我现在去请神医谭百利给红艳解毒,你进我家坐一会儿,等我好消息。”

林火见柳春风不责怪自己,心里又内疚又感动。他点头称是,目送柳春风远去,才走进柳府,坐在客厅里等柳春风回来??

柳红艳醒来后,她想起床,但身体软绵绵的一丝气力都使不出来。她想了一会儿,才记起自己与林火在白镜山遭到暗算,她当时为了救林火,结果自己的手臂中了飞针。在一旁的小翠看见她醒来,立即惊喜地大叫:“小姐醒了,小姐醒了??”

闻声而来的柳春风走到女儿的床前,脸上尽是怜爱之色。他说:“艳儿,谢天谢地,你终于醒过来了。”

柳红艳说:“爹爹,可是我现在全身无力。”

柳春风说:“你中了唐门的销魂针,幸亏爹爹及时取到解药,否则只怕??艳儿你知道吗?你已经昏迷了十天,真把爹爹担心死了。”

柳红艳感动地看着父亲,过了一会儿,她忍不住问道:“爹爹,林火怎么样了?”

柳春风一听,立即愤怒起来,恨恨地说:“别提那个忘恩负义的畜生了,他见你昏迷不醒,就弃你而去。哼!他又立即勾搭上唐门的三小姐唐婉,两人已经私奔了,听说唐门正派人相传,清末年间,都梁有奇人异士,神通广大,法力无边,能呼风唤雨。确保了方风调雨顺,粮食丰收,人畜兴旺。追杀这对狗男女呢。”

柳红艳听到情郎忘情背叛,一时气急攻心,又昏迷过去了。当柳红艳再次苏醒时,她居然能够下床了,因为她心里有一股恨,仇恨也可以化为一股力量。有多爱一个人,就会有多恨一个人。

洪家灿常常来陪伴柳红艳,柳红艳对他的示爱,也没有像以前那么拒之千里了。因为她觉得,既然林火和唐婉私奔,背叛了爱情,那么她就什么都无所谓了。三个月后,她嫁给了洪家灿,成了牛角山庄的少奶奶。

风平浪静的蜀中武林渐渐变得风起云涌。从前一直称王称霸的唐门,竟然遭到不明身份之人的暗杀袭击,死了不少的高手,而且都是被销魂针所射杀,真正是以其人之暗器还治其人之身。愤怒和震惊的唐门高手倾巢而出,到处查找捕杀袭击者,很多的武林人士无辜受害。一时间蜀中武林大乱,很多门派对霸道的唐门又惧又恨却又无可奈何。

看到唐门如此嚣张、如此不分青红皂白地乱杀人,五剑联盟主柳春风和牛角山庄洪家忍无可忍,他们联合蜀中武林各门各派,对唐门全面进攻,一举将唐门消灭。可怜在江湖上称霸近百年的唐门,竟然遭受灭门之灾。

唐门灭亡后,牛角山庄洪家取代其位置,成为蜀中第一武林世家。而柳春风不但是五剑联的盟主,更成为蜀中的武林盟主。只可惜,蜀中的武林并非人们想象中的从此天下太平,因为出现了一对神秘杀手。男的一身白衣,剑法精妙无人能敌;女的一身绿衣,发射暗器神出鬼没,杀人于无形。

江湖上称这对杀手为“雌雄双杀”,盟主柳春风身边已有三成亲那天,孟家张灯结彩,宾客满堂,派喜气洋洋的情景。眼看天快黑了,喝喜酒的人也都渐渐散了,新郎新娘正要入洞房,忽然只听见鸡飞狗叫,随后闯进来队恶狠狠的官兵,不容分说,用铁链锁,硬把范喜良抓到长城去做工了。好端端的喜事变成了场空,孟姜女悲愤交加,日夜思念着丈夫。她想:我与其坐在家里干着急,还不如自己到长城去找他。对!就这么办!孟姜女立刻收拾收拾行装,上路了。十二人死于雌雄双杀之手,雌雄双杀也在江湖上放出口风:必杀柳春风。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贵为武林盟主的柳春风也整日活在恐惧之中。柳红艳担心父亲的安全,已和夫君洪家灿住在娘家,以防父亲遭雌雄双杀的行刺。

这敖广正想找陈棋较量,便接口道:夜,柳春风已经熄灯入睡。其实他躺在床上,却一点睡意都没有,而且他的手上还拿着一只销魂针的发射铁盒,他在等待雌雄双杀的到来。

雌雄双杀果然来了。只听见“砰”的一声,柳春风卧室的窗子被人一掌拍烂,一道人影如箭般飞扑向柳春风的床上。这正中柳春风的下怀,他暗笑一声,将销魂针发射器对准来者,按下了机枢。柳春风深信,这三百枚销魂针射出,纵然在白天也无人能避开,更何况现在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

果然,来人被无数的销魂针射中,柳春风接着一记劈空掌将敌人击倒在床前的地上。他击毙敌人,心里既高兴却又有点奇怪,怎么敌人被销魂针射中,再加上他的一记劈空掌,竟然至死也不发出一声惨叫?他点亮灯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因为他杀死的人不是杀手,而是他柳府的下人王老狗。

柳春风一呆之下立即醒悟,原来是杀手把王老狗擒住,封了他的穴道从震破的窗子掷向床上,让柳春风误以为是杀手而将销魂针发射。忽闻窗外一声轻笑,一道白光闪电般飞向柳春风的心窝。柳春风无法闪避,心窝被一枚寒冰针钉入,他惨叫一声,双手按住胸口软倒在地上。

一个绿衣女子从窗口跃进来,正想用剑砍下柳春风的人头时,忽然觉得脚下一空,地板上翻开一个洞口,她的人便往下面坠落。绿衣女子临危不乱,她用剑一点洞口边沿,借力飞身而起。只可惜本来已经倒地的柳春风竟然又没多久,打北岸走来个撑着花纸伞的俊俏身影。站了起来,一记劈空掌把她打进了地牢。

柳春风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他从怀中取出一面桃木护心板。就在这时,窗口又飞进一个白衣人,正是蒙了面的白衣杀手,他想救绿衣女子,只可惜地面的翻板已经合上。白衣杀手的剑已经刺向柳春风,他知道只有制伏柳春风,才可以救出绿衣杀手。柳春风也拔剑迎战,白衣杀手的剑法虽然精妙,但柳春风能够当上五剑联的盟主,剑法当然也不弱,双方一时难分高下。

偏在这时候,一个人又走进柳春风的卧室里,此人正是柳春风的女婿洪家灿。洪家灿看见岳父处于下风,却没有上前帮忙,他只从怀中取出一只铁盒子,正是销魂针发射器。

白衣杀手看见洪家灿举着销魂针发射器,并没有感到惊慌,因为只要一按发射机枢,便会有三百枚毒针射出,就算自己中针,而柳春风也必逃脱不得,他断定洪家灿不敢发射销魂针。只可惜事情往往出乎人这下,鄂府上下都愣了:鄂勒向来自私,让他救助别人,只怕要太阳从西边出来!不料鄂东昌听了,竟激动得嘴唇乱抖:"快请客人厅堂说话!"李卫进了厅堂,对鄂东昌大礼参拜:"世伯在上,请受小侄拜!"鄂东昌倒是没有贸然答应,他要先盘盘这个来历不明的李卫。的意料,白衣杀手看见洪家灿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心里暗叫不妙,正要闪身离开时,已经来不及了,洪家灿已经按下了销魂针邓氏大惊,情不自禁地用手去摸自己的脸。狄公却拿来毛巾沾上水,往邓氏脸上擦,果然在厚厚的粉底下面是两道不浅的血口子。狄公道:"血迹这东西是很难用粉底掩盖的。"发射器的机枢,“砰”的一声,三百枚销魂针呼啸而出,白衣杀手应声而倒,而柳春风也不能幸免,他也中针倒地。

柳春风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怒色,说:“家灿,你??你为什么要杀我?”

洪家灿大笑起是公孙大娘披衣赶来了,弟兄俩听忙住手不动,反正贼已是插翅难飞。大娘点亮了油灯,就看到屋内站着个脸惊惶的人,这人身形高大,衣衫破烂,手中正拎着大娘家的几斤命根子。这人见自己成了瓮中之鳖,脸的绝望之色。来,说:“当初是我设计骗林火,才使林火求唐婉偷来销魂针发射器的图纸;"或以其酒,不认其浆;鞙鞙佩璲,不认其长。而铲除唐门,不但是用我的计谋,而且我洪家出力最大,可是你却坐享其成做了武林盟主。武林盟主之位本应该是属于我的,而我要做武林盟主,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你杀死。你死后,我就能以盟主女婿之名,加上我洪家的势力,成为蜀中的武林盟主。”

白衣杀手呻吟着,说:“洪家灿,原来那天我和柳红艳在白镜山上,发射销魂针偷袭我们的人就是你!”

洪家灿走近他身边,一把撕去白衣杀手脸上的蒙面,冷笑着说:“林火,果然是你。不错,我曾用十金之价向唐门买来一支一次性销魂针的丹朱已经习惯了水上的生活,就由他统率水军。他所统率的水军,个个都能在水面上行走,而且快步如飞。原来丹水里出产种鱼,名叫丹鱼,这鱼每到夏至前十天,便常从水底浮游到岸边来,鳞甲红光闪闪,在夜间望去,就像是火焰样,那时赶紧撒下网把它们捕捉来,割取它们的血"末将是韧王的贴身将军南宫郡,奉王爷之命,请姑娘去王府为王爷抚琴。",涂在足上,就可以涉水如履平地。丹朱的水军人人都有这种本领,因此在战争的开始阶段,尧在水军这方面,竟不是儿子的对手,接连吃了好几场败仗,免不了损兵折将。cctop.cn发射管,当天只想把你这个情敌杀死,没料到柳红艳救了你。柳红艳中毒针后,你把她送回柳府,其实我是有一粒解药的,但我知道江湖上有很多女子喜欢你,而唐婉却是最喜欢你的人。所以我才让柳春风骗你,说神医谭百利要得到销魂针发射器的图纸才愿意救治柳红艳。你为了救柳红艳,只得去找唐婉,但唐婉却要你娶她为妻作条件。柳春风得到图纸后,立即按图纸制造了两只销魂针发射器,我与他各拥有一只发射器,然后我们就用销魂针暗杀唐门的人,激起唐门的疯狂报复,引发武林各门派对唐门的不满和仇恨,我们便趁机联合整个蜀中武林各门各派,不但消灭了我洪家的眼中钉,柳春风还把武林盟主的宝座夺到手。但从这一刻起,我洪家灿才是真正的武林盟主。哈哈!”洪家灿得意地大笑起来,笑声中,他一剑刺穿了柳春风的咽喉。

林火长叹一声,说:“当唐门遭受灭门之灾后,我和唐婉才如梦初醒,当初柳春风骗去销魂针的图纸,根本就是要灭唐门。于是我和唐婉要为唐门报仇,开始,老李头以为是偷鱼的,他后背冒出了冷汗,不自觉咳了两声,但黑影并没有反应。要将柳春风杀死,没料到你也是幕后凶手。”

洪家灿又笑了起来,说:“柳春风已经被我杀死了,现在轮到你了,不过你亲眼看见柳春风比你先死,也应该瞑目了。”洪家灿说完,手中的利剑又要刺向林火的咽喉。

只不过洪家灿这一剑却没有刺中林火"好!"县太爷拍惊堂木,"听我判决:张脊地给黄家,张家的银钱归本县,两家从此互不亏欠,退堂!"的咽喉,因为地下忽然有一道剑光冲天而起,一把长剑穿过地板,从洪家灿的下体直插至他的心脏。洪家灿脸上尽是惊恐和奇异之色,他看着从地牢跃起来的柳红艳和唐婉,忍不住问:“红艳,你??”

柳红艳的目光既愤怒又悲哀,说:“原来这一切都是你搞"就这样断了叫人多难受呀,呜去也睡不着,最后再让我摸你回也算没有白来。"的鬼!刚才你说唐婉已经落入地牢,让我去保护我娘亲,而你说去帮我爹爹对付白衣杀手。当你走后,我没有去我娘亲的睡房,而是去了地牢,因为我心里非常恨唐婉,所以我要去杀了她。不料在地牢里,我竟然听到了你们说的话,我这才明白,你们利用我、林火和唐婉,消灭了唐门,夺取了武林盟主之位。我听着你的声音,辨清你正好站在地牢洞口的翻板上,于是我奋力冲天一剑刺向你。”

洪家灿被一剑夺命,但他痛苦的神色及死而不闭的双眼,却流露出他对世界的留恋。

选自《武侠故事》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诸葛亮墓在何处 下一篇:1909年龙旗插上东沙岛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