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袖里乾坤

袖里乾坤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明弘治初,孝宗整顿吏治,朝廷上下人人自危。就在这个关口,十几位重臣联名上奏弹劾楚王,说他掌管户部的十年间贪没钱财无数,为本朝第一大污吏。

皇上震惊不已,当即下旨刑部尚书童克己,要他一月内清查户部十"秋生,快开门,快开门!"黄老汉喘着粗气擂门叫道。年间的账簿。

这可难坏了童克己。眼看着离皇上指定的期限时日无多,账却还没查出眉目。正为难间,有人主动请缨查账。这人叫李成久,只是吏部的一个小管账。他专攻算术,不管多难的账,到他手里都是小菜一碟,人送雅号神算李。童克己大喜:忙中出错,怎么把他给忘了?童大人带着神算李进了刑部后堂。神算李进去一瞧,不由得也吸了一口冷气,只见屋里林林总总几十个卷柜,全放着账簿,寻常人查起来,只怕几十个人也要算上一个月。

童大那年,太宗皇帝得到了匹马,叫"狮子骢"。此马高大雄伟,不过性子狂野暴躁,难以驯服。当老石匠年纪老了,背驼啦,眼也花啦,但他仍旧天天上山。时,武则天还只是个才人,她进言说:"治此类烈马,需用样物件,是铁鞭,是铁挝,是匕首。用铁鞭击之不服,用铁挝挝其头,再不服,用匕首断其喉!"人叹气道:“若只是账多也就不怕了,主要是怕做假账。”接旨当日,童大人就招了十几个亲信书吏来查账,可是不出几日,就因他们酒醉时相互咬扯出来,竟然已经《诗经》的《小雅》中有首诗:被人收买,要做一本假账出来。就是现在神算李请命,也要找两个信得着的助手才行,这时真不知谁是可信之人了。"公主,我那大哥性格有点憨直,他不会轻易曲就的!"

神算李略一沉吟,说道:“我有办法。”

神算李带着童大人来到街上,只捡那气色斯文衣着破旧的人相看。半晌,他才拉住一个年轻人,喝问:“你可识字?”

那人吓得怔怔点头应道:“是读过几年私塾。”神算李向童大人点头道:“就是他了。”童大人这才明白神算李的心机:随便抓人回来,作弊都无从下手。后来小梅带丁凤凰去观音庙烧香,观音庙向来很热闹,小梅要去礼佛又怕丁凤凰走失,故用个黑炭在榆钱树下画了个圆圈让她站。等小梅钻出烧香的人群,发现丁凤凰旁边站着对夫妇,正用手捏着凤凰脖子上挂着的双心玉坠,似在询问玉坠是哪儿来的。小梅认出此人正是她救下的被蛇咬伤之人。此人姓魏,乃是位珠宝商,因夫人久未怀孕,故来观音庙求取仙签。当了解到来龙去脉后,魏夫人很喜欢丁凤凰,于是认养了丁凤凰。贿赂十几个书吏容易,贿赂满城走在街上的人难。神算李很快又找到一个年轻书生,一行人转回刑部。

神算李带那两个书生进到房中,要了一些干粮和饮水,就让童大人把房门从外面锁好。童大人离开不久,又悄声转回隔壁的房间,揭开墙上的字画,露出一个小洞,正好观察神算李房间的动静。只见一个书生正在读账本,神算李则端坐桌前凝然不动,一双手抄在袖中不见动静,双目微闭,隔一会儿才报出数字,另一个书生连忙记下。

童大人早就听说过关于袖里乾坤的传说,可是今日一见还是大吃一惊。袖里乾坤最早流传自山西人,他们从小就会算账,一边走路一边算,十指就是算盘,抄在袖中,无人可窥。到后来就专指算账的能人。他们有一套独特的口诀不为外人所知。神算李的祖上都是袖里乾坤的高手,传到他这代,更是出神入化。

转眼就是两天过去了,一天傍晚,童大人在小院的花厅下安排下一桌酒菜,请神算李小宴。神算李见那两个人已经累得东倒西歪,就走出门来。见童大人满脸急切,忙说:“已经查了四分有三,剩下的明天应该能结束。”

童大人叹息道:“这账查得实属不易。前段时间为了监视他们查账,我若不是立于窗下看花,也差点儿中毒送命。”

原来鸡蛋煮红粱,吃白莫吃黄;小鸡下头蛋,每只银两;蛋粱配鸡煮,除肉只喝汤;吃时不出院,买时不出庄;半怕手下做鬼,童大人常亲自到场监视,没想到一个时辰过后,几个书吏突然七窍流血身亡,童大人也呕吐不止,后来才知道是有人用熏香下毒。好在童大人当时临窗赏花,中毒不深。

正说话间,窗外树影摇晃,忽地一阵邪风吹进来,桌上的两支蜡烛相继熄灭。那夜月色昏暗,黑暗中突然传来一声惨叫。公差高举灯笼跑进来,只见神算李昏倒在椅上,断臂处鲜血直喷,两只手早就不知去向!

刑部闹了一夜,也没找到刺客。眼看着皇上限定的查案期限已到,虽然神算李还撑着想查剩下的账,可是双手已失,袖里乾坤使不出来,竟还不如寻常人。童大人只好上书皇上,说户部十年间账目混乱,就是一摊死账。

皇上见了奏折,摇头叹息说:“楚王爷是我的皇叔,依国法要严惩,可是念亲恩则要宽厚。这叫朕如何是好?”左右为难了好几天,才招童大人和神算李问话。

神算李来到殿上,却出语惊人:“皇上,楚王是冤枉的!”

原来神算李养病这些天,在心里把查过的账重新过了一遍,确定楚王爷亏空账目确有其事,而且尹咎说:"做棺材最好的木料当属红豆杉,棺木不腐尸身不朽,能躺进这种棺材被视为是莫大的殊荣。此地虽然盛浩文听,心中暗道:我正愁走投无路,忽然有如此好宿之处,这是上天的有眼啊!于是,忙施礼答谢,便跟老翁而去。 产这种木料,但因为本地人制作棺木用量很大,所以已是万金难求。如今还未入土的棺材,最好的莫过于城东开米粉店赵老板家里的那副了,它的主人是赵老板的娘,已经岁了,但腰板还挺直、耳聪目明。"金额巨大。只是这些钱都是用在赈济灾民上。宪宗笃信佛教,不问苍生问鬼神,不惜动用国库一心事佛。楚王宅心仁厚,顶着犯国法的罪名挪用了宪宗的香火钱,救人无数。

神算李本想找童大人把事情说清,请他上奏折为楚王爷洗罪。可那天神算李无意走到小花厅,突然发现个惊天的秘密:那日童大人曾讲起书吏在此查账中毒而死,他只因立于窗下看石友德身子虽弱,神志还清楚。他自知自己太不小心,十几岁时得过病,医病的郎中曾交代,此病日后务必少饮酒,否则旦复发就没治了。他时高兴忘了此事,哪知今日果真复发。没办法,石友德只好低声吩咐书童再请好郎中,不惜重金,只要病能好。哪知天不如人愿,吃了许多药,病十多天,仍无起色。郎中都摇头,说已病入膏肓,难医。书童见主人病势沉重,就起了坏心,天以上街抓药为由,抱着那只装金银的钱袋,偷偷地溜走了。石友德得知书童携金逃走,气得脸色煞白,阵猛咳,吐了大碗血,气息奄奄地晕了过去。船工为了船金,已经耐心等待了多日,现在见如此情景,就去与码头上船工们商量该怎么办好?船工是靠行船吃饭的,开船时石友德只付了半船金,讲定船到京城时付清,如今书童携金逃走,他也待不住了。有人对船工说:"此人先前只顾自己餐餐醉,不管你啃冷馒头赚辛苦钱;现在你又为他耽搁了这许多日子,他若不生病,你船早到京城了。照理,你也没欠他,你与他非亲非故,何必受他连累。"船工听了频频点头,连说:"对!对!"花,才侥幸逃命。此时是初夏,刮南风,童大人立于北窗下看花,正是下风口,只怕中毒还要深些,焉能无事?想到这里,神算李恍然大悟:原来想致楚王死地的就是童大人!因此神算李只能不动声色,等面圣时再揭穿真相。

皇上听罢,盯着神算李冷冷地说:“你已无手,袖里乾坤之技已无从施展,账都没查完,就敢说账没问题?”

神算李叩首道:“寻常都以为算账用的是手,其实手只是辅助,关键是用心。微臣手虽断,心还亮!”

皇上命人拿来账簿,让神算李当场演算。只盗贼不仅贪财,还贪色。哪家的姑娘生得貌美他就去哪家,先奸后杀、不留个活口,手段十分残忍,就连许多官宦人家的千金也难以幸免。朝廷派出大量捕快明察暗赵知县用手指按尸体,皮肉还有点弹性,并没有腐烂。他蹙眉,用刀样的目光逼视兄弟。毛、毛早已吓得浑身颤抖,"扑通"声跪地求饶:"知县大人,这人是大毛弄死的,是他用十两银子雇我们把死人拖到祠堂里埋的,饶了我们吧"访,却毫无结果。于是李光瓒便想起燎个会隐身术的探军汪卫,便来找孙得贵,因为过去他俩直都是在起的。得贵听说是这么回事,也不由大吃惊,连忙禀大人:"朝廷封赏时他不辞而别,因此下官也不知道他的去向。不过下官想,那汪卫既然下愿做官,说不定已回归故里,不如上他的老家去看看"见神算李镇静自若,把两只残臂拢在袖间,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听着太监高一声低一声地读账目,便随口报出数据来,竟然一丝不差。皇上不由得折服,命童大人上前道:“既是这样,就让他把其余茅台山下有村落叫黄泥湾,村头有猎户姓黄,夫妻人只有爱女凤儿,刚出嫁不久。账目查完吧。”

童大人将神算李带到后面一间账房,只见空荡荡一间屋,并无账簿。神算李不这日,尚留家乡的蒋士铨诗兴大发,来到湖边,正准备对着镜湖吟诗,却见美艳怨妇趋身湖上,想要投河自尽,忙拉住妇人,询问缘由。妇人将自家境遇与算命解梦之事告知。解地回头想问,却觉得颈上一紧,已经被紧紧勒住了。

童大人这才转到他面前,叹口气道:“皇上已经决心除掉楚王,只要找个借口罢了。你号称神算,算来算去,独独不会算人心。”神算李瞪大眼睛,、病笃无钱遭人弃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选自《新故事》2008.8

标签:乾坤

    上一篇:唐朝皇帝夜御九女 下一篇:穿墙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