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穿墙记

穿墙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特异功能

杜蒂耶尔发现自己有特异功能的时候,已经43岁了。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职员,住在一栋单身公寓的四楼。那天晚上,他穿过公寓的走廊要回家,不巧停了电,只好摸着黑往前走。等重新来电一瞧,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置身房间里,而门锁还完好无损地锁着。他不相信地往回走,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地穿墙而过,重又回到了外面!

可这奇异的本领派不上什么用场,还让杜蒂耶尔感到不舒服。他去看了医生,向医生说了自己的古怪症状。医生说他得了一种怪病,需大量运动,还给了他几片长效激素类药剂,让他每年服两片。

杜蒂耶尔吃了一片,便将药往抽屉里一扔,忘到脑后了。他是小职员,按部就班已成习惯,不适应做任何剧烈活动,更谈不上大运动量。一年过后他穿墙的本领依然如故。不过,除非是偶然疏忽,一般他从不施展这种本领。

二破墙而出

杜蒂耶尔的顶头上司离任,接替的是莱居叶先生。莱居叶看杜蒂耶尔不顺眼,把他当成碍事又邋遢的老东西。最要命的是新上司对他写的公文极其挑剔,屡次丢给他重写,这让他很受压抑。

杜蒂耶尔的文笔一直没有长进,莱居叶忍无可忍,把他打发到办公室隔壁的一间小黑屋里。小黑屋对着走廊,门又矮又窄,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杂物堆放室。杜蒂耶尔从未受过这样的侮辱,可也只好逆来顺受。

一天,莱居叶突然闯进小黑屋,手里挥着一封信,大声吼道:“这封信,写得不像样子,真给办公室丢脸!给我重写!”杜蒂耶尔正想申辩,莱居叶却不容他开口,雷鸣般地大吼一声,骂他是因循守旧的老蟑螂,把手中的信揉成一团,朝他脸上一摔,转身就走。

杜蒂耶尔独自呆在小屋里,脸上火辣辣的。突然,他计上心来,离开座位,探头到莱居叶办公室。不过,他十分小心,唯恐弄出响声来。莱居叶正伏案审阅公文,突然听到办公室里有人咳嗽,抬头一看,吓得魂都掉了:只见杜蒂耶尔的脑袋悬在墙上,就像猎获回来的挂到墙上做标本的兽头一样!而且,这个脑袋居然是活的,一双眼睛透过镜片正对自己怒目而视。这还不算,这个脑袋竟开口说话了:“莱居叶,你这个流氓、混蛋、无赖!”

莱居叶惊呆了,眼睛被这个幽灵定住动不了。他死命地挣扎着才从椅子上站起来,窜到走廊,径直冲进小黑屋。却见杜蒂耶尔坐在那里,跟平时一样,手握笔杆,一声不响地埋头工作。莱居叶打量他好久,结结巴巴地讲了几句话,这才回办公室去。可是,没等他的屁股坐稳,那个脑袋又在墙上出现了:“莱居叶,你这个流氓、混蛋、无赖!”

仅仅这一天工夫,骇人的脑袋战罢,季元帅把祁可叫到帐前:"军中有令,临战不得饮酒。但念你劳苦功高,特破此例。记住,敌退之前,你只能痛饮这回,下不为例。"这饮,祁可直到第天才醒过来。元帅说:"如何?本帅见敌兵不敢轻易进犯,才特许你醉,万敌兵冲来,你有几颗脑袋够人家砍的?"然后命令祁可带支精兵,出城外十里驻扎,与城中互为接应。就在墙上出现了二十三次,以后天天如此。杜蒂耶尔对这套把戏得心应手,然而他觉得光是骂骂还不过瘾,于是便装神弄鬼,忽而鬼哭狼嚎,忽而发出恶魔般的狂笑,叫人毛骨悚然。可怜的莱居叶越听越怕,只见他面如土色,气喘吁吁,毛发倒竖,汗流浃背,已经吓得魂不附体了。第一皇上并没有说话,而是随手拿起身边的纸笔,刷刷点点在上面写了个"和"字,命传旨官递给了何云。何云展开看,发现这个"和"字的口竟然在左边。他看了半天,实在想不出皇上写这个奇怪的字有什么意思。正当他等着皇上解释的时候,传旨官告诉他,殿试已经结束,让他回去等待诏书供职。天他就掉了一斤肉,接下来的一星期里,他的身体明显地消瘦了。刚到第二个星期,家里人就叫来一辆救护车,把他送进了疗养院。

三一鸣惊人

杜蒂耶尔摆脱了专横的莱居叶,可他意犹未尽,有一种新的无法克制的欲"伙浆仔!伙浆仔!"望——他一心想再施展施展穿墙的本领,而且要轰轰烈烈,一鸣惊人。

杜蒂耶尔首次作案,是盗窃一家大信贷银行。他穿过十二三道墙壁,钻进各式各样的保险柜里,兜里塞满了钞票,临走还用红粉笔留下个化名:嘎鲁·嘎鲁。

第二天,各家报纸都刊登了他的名字,警方悬赏捉拿。一周过后,嘎鲁·嘎鲁名声大振,警方被他搅得晕头转向。每天夜间,他都有惊人之举,引起轰动。不是洗劫银行,就是盗劫珠宝店,再不就让一个阔佬儿倒霉。在一个星期内,他连续作案,警察署长被迫辞职。

杜蒂耶李淮朗声笑道:"听闻陈头领是个英雄,从不伤人性命,何况我今天来乃是有要事与你相商。"陈定威听就明白了,李淮定是来招安劝降的,他"哼"了声道:"今天任凭你巧舌如簧,我是待少鸿将自己与鹭仙的这段奇缘说与爹娘听后,老便打心眼里喜欢上这个未过门的媳妇。少鸿趁势道出自己打算再去寻找鹭仙的心声,老虽万般不舍,却并未阻拦,噙泪为儿子打点行装。不会动心的。"李淮微微笑道:"下官口拙舌笨,也深知英雄不能为言两语所打动,我此番前来,是想和你下个赌约。"尔虽然成了巴黎的巨富,每天却按时上班。每天早晨,同事们一上班,就评论嘎鲁·嘎鲁夜间所作的奇案,杜蒂耶尔在一旁听着十分开心。

有一天,他觉得再也不能隐瞒下去了。同事们正围着一份报纸,争看法兰西银行盗窃案的报道。他显得有点羞怯,打量了一下同事们,语气谦虚地宣布:“要知道,嘎鲁·嘎鲁,就是我呀。”全场顿时哗然,大家大笑不止。从此,大家一见面就逗他,拿他开心,嘲笑起来没完没了。

又一个夜晚,嘎鲁·嘎鲁在一家珠宝店作案,让夜间巡逻队当场拿获。其实他是自投罗网的,目的就是使自己的同事们哑口无言。

不过,在杜蒂耶尔看来,对于一个有穿墙本领的人来说,若不尝一尝监狱高墙的滋味,那自己的生涯也就没有有天,有个病人,高烧不出汗,头痛得厉害,请李时珍去诊断。李时珍赶到他家,茶不喝,水不饮,就坐在病人床沿上切脉看病。他诊断病人患的是伤风病,首先应该发汗,于是他就叫病人在药抓回来之前先煎些生姜水喝,然后裹紧被子睡觉,出出汗,病就会减轻。什么可称道的了。杜蒂耶尔进了监狱,反而感到自己书生来到女子面前,惊艳更甚,只见她独倚长栏,月光映照之下,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如花树堆雪,环姿艳逸、仪静体闲、美目流盼、桃腮含笑、娇柔婉转之际,美艳不可方物。是个幸运儿。监狱的墙壁厚厚实实,他穿一穿的确过瘾。就在他被捕入狱的第二天这天晚上,冰儿正在灶间烧火,忽听身后有人轻糊的名字。冰儿回身望,冰冷的月光下,只见灶井上站着个身着白衣、披头不久,外面的雨停了,麻龙老汉和儿子还是趟趟往外抬着尸体。溶洞曲里拐弯,好在父子俩常在山里行走,走到哪儿就把路标放到哪儿,才没有迷路。当他们抬完最后具尸体,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了。然后,具尸体被放进挖好的土坑里,小心掩埋好,麻龙老汉还往坟头上插了几根高高的蒿草,算是招魂幡。散发的人,那人颤抖着声音说:"冰儿,我死得好冤啊!"冰儿定睛看,顿时吓得目瞪口呆,灶井上站着的竟是死去的父亲。冰儿当时就吓昏了,等她醒来后,揉了揉眼睛仔细看,灶井上什么都没有。,查监的看守发现犯人杜蒂耶尔在墙上钉了个钉子,把典狱长的金表挂在钉子上。表归还了原主,可是第二天,在嘎鲁·嘎鲁的床头上又发现了那块表,还有从典狱长书房里弄来的《三剑客》第一卷。嘎鲁·嘎鲁入狱一周左右,典狱长办公桌上出现了一封信,告诉典狱长嘎鲁·嘎鲁拟于今夜十翻了山又山,涉了水又水,她们终于来到了嶷山。她们沿着大紫荆河到了山顶,又沿着小紫荆河下来,找遍了嶷山的每个山村,踏遍了嶷山的每其实高米山名字的由来,还留传着个动人的故事。相传在春秋战国时期,山东带连年干旱,又逢兵荒马乱,所以小坞沟的李老好夫妻便逃慌出来。李老好夫妻本想要逃到关外去,当来到关里距丰润县城的东南方十多里处的银城铺时,李老好突然想起银城铺南的李庄子所住人家是自己的本家。本家也是多年前因逃慌到这里落的户,现在虽然和自己已出伏(辈),但总归是本家族人,所以李老好便携妻子直奔李庄子投亲去了。条小径。这天,她们来到了个名叫峰石的地方,这儿,耸立着块大石头,翠竹围绕,有座珍珠贝垒成的高大的坟墓。一点二十五分至三十五分之间越狱。

夜里,杜蒂耶尔虽然受到了严密监视,还是在十一点半逃之夭夭了。第二天清晨,消息一传开,人们都议论纷纷。接着他又作了一次案,使嘎鲁·嘎鲁声名远播。

四乐极生悲

杜蒂耶尔对赫赫名声日渐淡泊,对于穿墙过壁的乐趣也有些腻烦了。此时他向往穿行于巨大的金字塔中心,准备动身去埃及。当天下午,他在散步时两次碰见同一位金发女郎,那女郎令他一见倾心。而且那位金发女郎似乎也对他有意,送来几个秋波。杜蒂耶尔从朋友那里打听到,那个美人嫁给了一个醋罐子。其夫生性好猜疑,经常到外面鬼混。不过,晚上他总是把老婆关在屋里,房门上了两道锁,设防甚严。

次日,杜蒂耶尔又遇"吃上段时间?那得几天?"见了那少妇,便不顾一切地跟她进了一家乳品店。杜蒂耶尔向她倾诉了爱慕之情,并说晚上去她卧室见面。金发女郎满脸绯红,一时感情冲动,不觉眼圈有些湿润,叹了口气,说道:“唉!先生,这不可能呀。”

晚上,杜蒂耶尔精神焕发,守候在街上。不大会儿工夫,围那半仙接过银子也就与那员外告辞而去。自不在话下。墙的一扇门打开,出来一条汉子,只见他仔细把门锁好后走了。杜蒂耶尔拔腿猛冲过去,以矫健的步伐穿墙过壁,顺顺当当地一头扎进美人卧室。

第二天,杜蒂耶尔归来感到有些不适,头疼得厉害。他本来并不在乎头疼脑热,不过翻抽屉时,发现了几片药,于是上午服了一片,下午又服了一片。

晚上,他的头没多时,老两口听不见那怪物走动了、你让她出去看看,他让你出去看看。正在这时,又是阵电闪雷鸣,老两口齐朝窗外看去,只见那怪比原来粗了,在院心"扑腾"了阵,便不见下。老两口这才关紧窗门,点亮油灯,谁也不敢睡觉,谁也不敢出去。公爹想儿媳那天回家的路上,头戴凤冠身披蟒袍的怪事,想起儿子那夜见吊死鬼的情景,今夜又看见怪物,心里都在说,怕是儿媳被妖怪缠身。老两口越想越害怕,这害怕越不敢出门,直到天大亮了,老两口才吹灭油灯,开了房门,抬头看,雨早停了,风也不刮了。疼止住了,便又去跟美人幽会了一回,难舍难分,直到凌晨三点钟。杜蒂耶尔在穿越房屋墙壁时,觉得与往常不同,腰部与双肩有摩擦感,他没有介意。可是,当他要通过院墙时,明显地感到有阻力,就仿佛在一种流动的物质中行动,而且,这种物质越变越稠。他越是用力挣扎,周围物质的稠度就越大。最后,他总算钻到墙心,可黑脸神直跟着狄仁杰,光天化日之下,他始终得不到下手的机会。再也无法移动了。他心中一惊,猛然想起白天吃的两片药,原以为是阿司匹林,哪知道却是医生去年给他开的长效激素!药力加上过量的体力消耗,顿时见效??

直到今天,杜蒂耶尔仍被困在墙中呢。你若去巴黎,一定要去看看他。

选自《新故事》2008.12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袖里乾坤 下一篇:智娶二乔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