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祭颜珠

祭颜珠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天都府境内,有一山名为群华山。群华山脚下,有口碧潭,碧潭上有一座木棉亭,相传建于唐朝贞观年间,木棉亭几度风雨,到了清康熙年间,虽略有残损,但依然竖孙财主接过韩兴给他的那小块玉米饼子,就像得到了人参样慢慢地吃进了肚子里,然后也向韩兴样喝了几口身下的洪水,这下自己才感到身上也有了点力气,最后也学着韩兴的样子双手抱紧大树闭目养神,保持好体力准备洪水退去后再返回岸上。立在群华山脚,群华山蓊郁森然,是个产药材基地,经常有赶脚的药农来此亭避雨休息。

泥丸庵的惠禅师太下庵化缘,路过木棉亭,遇上一场大风雨,不得不暂避于木棉亭内,当时亭间有三个采药农,背药篓子,腰间挂采药刀,一边躲雨一边开些玩笑,不晓得到底是为何事,当中有二人竟与另一人发生争执,联手起来,争斗中把那人推下木棉亭,跌入碧孙不王子便向他们询问原因。其实,这是不待询问即能知道的,原来这些客人,都是因了公主而牺牲的人的家族。他们齐声答道:"你还来问什么呢!不久以后,你不是也将死了吗!这里是圆球公主父亲的都城,谁要听到从公主口里发出句话,必须到国王跟前去请求,国王便派遣军队,送他到公主那边去。"肯,说自己代单传,上有老母,下有妻儿,都丢不下。来人掏出手枪往桌上放,大声说:"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潭。亭外风雨更甚,过了有一会儿,见失水之人不曾露出个头来,那二人才有些怕了,该不会是淹死了吧。二人正欲收拾药篓冒雨离去,却见潭中露出那人脑袋来,二人一看,他还没死,就扔下根竹竿,把他拉了上来。

那落水之人不计前嫌,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他在潭中发现了一醉老爷说,"你们的爹死了,他不要被祭祀呀?那块地我就判为你们两家世代祭祀之田,两家共同耕种,耕种所得,用于时节祭祀祖先,永世不得纷争。"个坟墓,墓碑上的刻字虽被水苔蒙住了,他用手抚摸一通,墓碑上竟是长安公主之墓这几个字。药农为这发现所振奋,相继跳入碧潭中,顺着木棉亭浸在水中的亭壁摸索,果如那人所讲。

三个药农猜潭中坟的坟心是在木棉亭石板下,经过一番推算,他们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机关,便是四根亭柱桩上皆有四个小孔隙,内孔中各嵌一只小石狮,保存完好,未被破坏,一用力,稍微可旋动小石狮。三人便想出一计,四个柱洞中的小石狮一齐旋转,定是机关所在。但是他们只有三人,这时他们把目光落在惠禅师太的身上,在他们威逼之下,惠禅也只好守一根柱子,把手探向小石狮,四人同时使力,石狮只转了一圈,木棉亭的石板就开始晃动,慢慢陷下去两块,出现一个向下的台阶。

果然是个坟室,坟室内却只有一口朱漆大棺,并无他物。三药农移开棺板,一缕香气突地从棺中溢出,现出惊艳一幕:棺中有一女子,未曾腐烂,容颜娇美,似是昨夜刚入睡。女子实在太美艳,药农们不禁都动了色心,皆伸手往女子身上摸去。惠禅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当三只脏手触向女子,棺中女子突地条件反射地弓起上身,张嘴从口中吐出一丸珠子,直朝惠禅师太而去,惠禅惊讶中把珠子拿住。吐珠后的棺中女子,复又躺下,瞬间容颜俱失,只剩下一副白森森的骨架。三药农大喊鬼呀,先后窜出了墓室。

待惠禅师太走出墓室,天已息雨多时。三药农质问棺这日,钱塘游士钱志节正好手持"钱半仙"招幌路过此地,挤上前观看。合该有事,忽然阵风刮过,把那皇榜掀卷了角,正好遮住下文。钱志节忙伸手去抓榜角,正待把榜角翻过来,不料人群阵拥挤,这挤不要紧,却把钱志节挤得身子歪,脚步个踉跄,只听"嘶"的声竟把皇榜顺手给扯了下来!中女子口吐何物,惠禅解释那只是女子的一口恶痰。为了避免被诛杀,惠禅说了假话。

惠禅回到泥丸庵后,料不到泥丸庵却也发生了一件大事,天都知府梁翁同,因罪入狱,因为泥丸庵一直由梁翁同添香油,竟然祸及泥丸庵。带队查封泥丸庵的官兵前头有个人,便是梁府的管家,主子落难奴才却升上天,正是这管家陷害梁翁同的。原来梁翁同有个知交叫王枷,王枷被官府捉住后,经查身份却是红花会的小头目,红花会在天都一带,集结有一股势力,专门跟朝廷作对。事起一张从梁府搜出的藏头诗:我隐尘世无人晓,进娘家门,小巧便扑到娘怀里直哭,把满肚子委屈全倒了出来,娘也跟着掉泪。小巧爹蹲在旁嘬着烟袋说:"当媳妇的应当孝敬公婆,传宗接代是分内之事,让你娘擀碗热汤面,吃完了快回婆家吧!"小巧娘心疼闺女,把小巧叫进里屋,详细问了夫妻之事,又传授些房中经验,这才让小巧出溜家门。反正名琴宿逍遥,大弹小奏知会友,清心唯有梁翁同。此诗是王枷寄赠梁翁同的,句首藏“我反大清”四字。

泥丸庵遭封,众尼也被下落冤狱。惠禅在狱中和众尼依旧每日诵经念佛,似身在狱外。但对门的梁翁同却是面露焦色,朝廷已经下旨,十月金秋,将在西门刑场行刑忤逆臣子梁翁同。

这日,同为官僚的苏子京前来狱中办理一件差事,与梁翁同简短几句相叙后,撂下一句:“梁大人交友不慎,可惜了一番作为!”梁翁同却始终认为,他跟王枷之交淡如水,乃是君子之交,不曾为国事相涉过。都道这王枷乃是个擅弹名琴的高手,是梁翁同最为赏识之人。

苏子京所为何事?今有天都籍朝廷二品官员周大人回天都府宅,周母病故,生前好礼佛,故来狱中请出泥丸庵众尼前去给老"什么?你这畜生骂我老牛吃嫩草"见老人气得浑身发抖,丽珍忙将老人扶到椅子上坐下,说:"叔,你老人家的伤还没好,有什么话坐下慢慢说。"夫人念经超度。

惠禅携众尼鱼贯入内,见周府果然气派非常,遂准备好法器。这法事要做七日光景才行。事毕,众尼向周大人求情,这泥丸庵才解了封。

转眼金秋即将来临,众尼干着急,都为梁翁同抱不平,想救下梁大人一命,却苦于无门道。

一场夏末的大雨过后,泥丸庵的灰墙倒塌了一边,惠禅无奈,只好下到市井中去化缘。来到市井中街,热闹非凡。她访过了几个店铺,化得几笔碎银。路上走着时,却被一个耍猴人吸引了。见那耍猴人尖嘴猴腮,肩上站着一只瘦猴,不过那只瘦猴却在头上扎着一朵小金花,不伦不类的。瘦猴也注意到了她,龇牙咧嘴的。主人转过头来看,见是个女尼,便这天吃罢早饭,鲁班把张半叫到自己的作坊里,指着木头跟张半说:"限你天给我做两张桌子,张方的,张圆的,你看行吗?"张半哈哈笑说:"哪用得了天?下午您来抬桌子吧!"说罢,丁丁哐哐,不到晌两张桌子便做成了。鲁班来了看,桌子做得要方不方,要圆不圆,便沉下脸来说:"重做!"说罢就走了。张半仔细看,也觉得自己做的桌子不像样子,脸顿时羞得跟块大红布样。狠狠盯住惠禅,盯得惠禅面红耳赤。耍猴人缓了口气,相请道:“请女菩萨借一步说话。”惠禅竟糊里糊涂地跟着他走了。待来到城东墙角,耍猴人放下猴子,拱手问道:“请女菩萨明说,是否到过木棉亭墓?”那猴子早已蹿向惠禅,伸手往惠禅怀中掏,惠禅吓得倒退到墙根,耍猴人呵斥:“不得无礼!”那瘦猴才干巴巴地住手,低着头走到耍猴人跟前。

惠禅明白告诉耍猴人那天发生的情景。耍猴人叹了口气,道出一桩秘事来。

原来耍猴人祖辈曾得到木棉亭墓主的恩惠,世家受雇看守此坟,轮到耍猴人时,已历经无数代了,说干就干,张成在路边找到个破木板,端了土往洞里填,不会就把洞给填好了。张成做完觉得自己完成了功德件,很开心的继续赶路了。但耍猴人家族的忠良之心未变,代代接手,代代守口如瓶。只是那日家中有事,待隔日前往木棉亭,却发现墓室已空,耍猴人说棺中女子生前是皇帝与民间女子所生丰都名山"天子殿"有无常爷;"无常殿"里有无常和他的老婆神像;"城隍庙"里有无常和他的老婆。白无常有老婆陪伴,不见黑无常有无常婆。,后来被皇族发现,皇族遂瞒着皇帝秘密用鸩毒赐死了这位生养在民间的公主。事已至此,皇帝宣心腹秘密葬了公主,公主入棺时,皇帝亲自把一粒珠子放到了女子的口中传说满族人管母亲叫鹅娘,就是从这儿起始的。后来受到汉族人称呼母亲为"妈妈"的影响,叫成了"讷讷"。。此珠名为祭颜珠,能够守住尸身容颜不失,一旦失珠,尸身立马腐烂。耍猴人见到棺中尸骨,明白珠子已失。瘦猴闻得盗墓人的人气,遂指认惠禅并且知道她身上必带着那粒祭颜珠。

惠禅掏出祭颜珠,递给耍猴人道:“既然此坟由你守护,物归原主!”

耍猴人却摆手道:“祭颜珠注定与你有缘,希望你善待祭颜珠,耍猴世家不是贪财之人,若是,早谁知聂郎喝了碗又碗,最后竟伏在水缸边,"咕嘟咕嘟"几大口将水缸的水喝光了。已自挖坟墓矣。”说完耍猴人就把猴子放到肩头走了。

惠禅把珠子又放回怀中,才知这粒明珠乃是祭颜珠。

这时,有一辆装帧华丽的马车突然失控了,在街巷上横冲直撞,那马原来采花贼原先是他的师兄,本名曾天霸,当年师父见他习武天赋极高便将他收到门下,可不曾想他心术不正,年前因犯下大错师父将他逐出了师门,没想到他却在此为害民间,前些日师父得知,特地命我前来清理门户为民除害,临行前师父告诉我他的绝招以及如何击破的方法,因为我是师父年前收的他并不认得我,所以我才能出奇制胜。脱离了缰绳,好端端的一辆马车直撞向墙根角,一声碰撞,跌出两个女子出来,一个穿素,一个穿锦,估计是丫环和小姐外出知县听他这么说,不禁愣,有点将信将疑起来。。不料那小姐命金贵,跌过去就晕了,倒是丫环哭喊着小姐快醒来的话,惠禅赶紧过去帮忙扶起晕过去的女子,偶然一窥女子容颜,惠禅惊得说不出话来,这名女子面容跟木棉亭墓室主人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如此巧合?

从丫环口中得知,她们是从京城来天都寻亲的,却不料发生了这次意外,现在她家小姐昏迷不醒,料也不知亲人住何处。惠禅就雇人用轿子把女子抬到了泥丸庵。

请了名医过来,用了各种方法,还是没能使该女子醒来,只好任她昏睡,睡了有十日光景,一天丫环早起又来给小姐擦脸,刚掀开蚊帐,却见一只巴掌大的黑蜘蛛正趴在小姐的脸上,吓得丫环把捧着的脸盆掉到地上。蜘蛛立马逃走了,待看清小姐的脸,丫环更是啼哭不止,原来蜘蛛在小姐的脸上咬了八个血坑,后来虽然上了药,但那几个血坑开始腐败,哪还有半点美人样。

惠禅盯着小姐那张脸看了很久,突然想到那粒祭颜珠,或许会有所帮助。于是拿出祭颜珠,让小姐含在了嘴里。怪事一桩,只是一会儿工夫,昏迷中的小姐竟醒转过来,众人发现她脸上的血坑消失无踪,又还原为先前那张艳丽的脸庞。这时,小姐问丫环说这儿是什么地方?丫环喜不自禁,忙下跪道:“容格格好了,小蝶的命也就保住了。”

这是一个私自出京城私游的宫中格格。惠禅把如何救醒她说了一遍,当中就有救命珠子祭颜珠的来龙去脉,容格格一听是死人嘴里含过的珠子,被她吞了,遂呕心地狂吐,直吐得苦胆水和那粒珠子一起涌了出来。

众尼当下跪地求道:“既然容小姐是格格身份,请救下梁翁同梁大人一家性命!”

容格格探得前因后果之后,运用皇族权力,保下了梁翁同一家不死,梁翁同被贬为庶民。

那粒神奇的祭颜珠,由此陪伴在了容格格的身边。后来容格格远嫁蒙古,祭颜珠在蒙古草原银色的光辉下更加夺人眼目,但因此珠而惹起的纷争也不少,最后容格格命蒙古金刚大力勇士用拳劲捻碎了此珠,用祭颜珠磨成的粉末却是养颜的最佳之物,相传容格格死后模样仍旧如少女时鲜艳。

选自《古今故事报》总第896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奇石“玄芝岫” 下一篇:“桃花源”里藏玄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