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重生”之谜

“重生”之谜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我的大伯父今在个美丽的春日里,美美公主来到花园散步。她美丽如同仙女,可是的面容如同没有香味的玫瑰,没有温暖阳光的花园。可她心肠还是很善良,因为常为穷人的不幸流下同情的泪水,布施起来慷慨大度。只是不让任何乞丐靠近她,免得他们肮脏的手碰着她。许多君王都曾向她求婚,可她统统加以拒绝。她的思想如同雄鹰的翅膀,恨不得高高翱翔直奔太阳。老国王常常责备她,警告她过分的骄傲将要受到上帝的惩罚。可是她却回答说:"我的未婚夫必须以美貌、高贵气度、艺术才华与渊博的学识高过所有人头,否则永远也别想成为我的丈夫。"年70岁,身体硬朗,谈吐风趣,怎么看也不像个古稀之年的老人。可有谁知道,10年前,他已经死过一次,如今只是“重生”而已。说起这件事,所有的人都感到匪夷所思。

事情得从1968年“文化大革命”说起。

那一年,大伯父还不到30岁,是个老实巴交且家境贫寒的农民。他在住在湖边的老百姓,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被赶到湖边。他们在县官的威逼下,只得架起水车车湖水。车啊车的,连车了十天,累得大家精疲力竭,到了最后那天,终于把湖水车干。果然,"金牛卧在湖底,它那身上的金光照得天明地亮。参加生产队的劳动之余,时常到村东的东山上砍柴。东山上有一座寺庙,庙里住着几个年近花甲的老和尚,每天过着晨钟暮鼓、诵经念佛的日子。大伯父每次上山砍柴路过寺庙时,都会在大门口留下一把柴火。时向文正想了想,对师爷说:"我有办法。你去坊间找找,谁家有两百斤以上的大肥猪,借来用。"间久了,庙里的老和尚再见到大伯父从门口经过,就会热情地请他进去歇歇脚,喝口茶。这样,大伯父就和庙里的老和尚们混熟了。

初夏的一天,城里来了一队中学生“红卫兵”,他们是来破“四旧”的。他们一来,就把寺庙里的老和尚全都当作“牛鬼蛇神”揪了出来,进行批斗;同时把庙里的菩萨像都砸碎了,把和尚们念的经书也放火烧了;还在寺庙里贴上了花花绿绿的标语。一时间,寺庙完全被破坏了。

“红卫兵”走后,大伯父带上几个冷馒头偷偷溜进寺庙去看那几个老和尚。老和尚们全都伤痕累累地蜷缩在一·历史上有花木兰其人吗?(-)间厢房里,其中一个已经被整死在了床上。大伯父叹息一声,把馒头分给活着的老和尚,然后把那个死了的老和尚背出去,埋在了寺庙后面。

过了几天,城里又来了一队“造反派”。这队“造反派”可比上次相传,从前位国王有个长得非常可爱的已成年的女儿。天,国王把女儿叫到跟前,说:"孩子啊,你已到了出嫁的年龄。我打算不久就举行个盛大宴会,邀请邻邦君主和我的朋友来赴宴,那时候你就从中挑个称心如意的丈夫吧。"的“红卫兵”厉害多了,他们硬说这几个老和尚是苏修爷喊住那福,问道:"你这晃晃悠悠的,是要去哪里?"间谍,是蒋介石留下来的潜伏特务。“造反派”把他们有的捆在长板凳上鞭打,有的吊在半空中抽打,勒令他们交出电台,交出联络暗号,交出特务名单。和尚们哪有这些?于是,除了呻吟之外,就只有挨打的份了。渐渐地,有两个老和尚经不起打,当场死了。

“造反派”一见老和尚被打死了,喊了几句口号之后,便乘车回城了。

傍晚时分,大伯父眼见寺庙里安静了,这才偷偷上山来到了寺庙。进寺庙之后,天已经完全黑了。大伯父拧亮随身携带的手电筒,在手电筒的光柱下,一幕惨剧呈现在他面前:只见大堂上几个老和尚已经被打得皮开肉"是。"查应声,将麻袋挟在腋下,蹿房越脊,消失在黑夜里。绽死在了长板凳上。大伯父强忍眼泪把长板凳上和尚们身上的绳索一一解开,把尸体平放在地上。

就在这时,大伯父听到半空中传来微弱的呻吟声。举起手电筒朝上一照,只见半空中吊着一个老和尚,嘴里流着血水,正发出轻微的求救声。大伯父赶紧把他放下来渐渐地,他的眼前迷茫起来,片迷雾之中,他仿佛看到那位身穿褙子的窈窕女子朝他走了过来,嘴角带着魅惑众生的笑,双纤手环上了他的脖子。,解开他身上的绳索。大伯父知道这个老和尚法号叫玄慈,现在是寺庙里唯一活着的老和尚了。

大伯父先给他揉了揉胸部,然后熟门熟路到厨房倒了碗水,喂他喝了下去,最后把他背到了厢房的床上。

他家是青石镇里数数的大户人家,镇里所有的绸缎庄,茶庄都是他家的产业,城外的大部分田也都姓赵,人生颠峰之时,正愁后继无人,大夫人为他生了个儿子。赵吴寡妇冷笑道:"打死我?那也得找到我这个人啊。实话跟你说吧,我这次回趟老第天老者把孙士举带到西厢房,让他大开眼界。房里靠墙的格架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精美鲜艳的皮影。老者让女儿春桃在不表演的时候教他学习皮影戏。家,就再也不回那山沟沟了,把林淑清献给您,是顺手牵羊。您呢,多少也赏我点辛苦费,我这来回的盘缠也算有个着落。"员外为他取名赵继业,希望他将来继承家业,光宗耀祖。

玄慈慢慢醒了过来。大伯父点燃了庙里的油灯,并用灶火烧了一碗开水,端了过来。玄慈喝了点开水,又吃了大伯父带来的两个冷馒头,渐渐有了精神。

大伯父让玄慈躺在床上休息,自己到大堂上把那几个死去的老和尚背到庙后,挖个深坑把他们埋了。

这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大伯父一身疲惫地回到寺庙厢房。一进门,他就愣住了。只见玄慈正站在房里,他已经洗了脸,换了身干净僧袍,像个没事人一样。

玄慈见大伯父进来,双手合掌,施了个礼,说:“阿弥陀佛!谢谢你把他宪宗连尝了几口,道:"真有股掷鞭渡江的豪情!"们都埋了,我要走了。”

大伯父惊讶地问道:“你要走?你要到哪里去?”

玄慈叹息一声,说:“我算过了,这是一场劫难。是劫就躲不过,躲不过我只有逃走了。呆在庙里,迟早会被他们打死。我只有往西去,到西边的深山老林里去,求个善终。”

大伯父听了,思忖道:“也好,到西边的深山老林里呆一阵,等这运动结束了,你再回来吧!”

玄慈背起一个简单的包袱,手里拿着一把油纸伞,走出了厢房。大伯父拧亮手电筒把他送到寺庙大门口。

站在寺庙的台阶上,玄慈转回头,满眼含泪地凝望了一阵寺庙,转过头,轻叹一口气,望着大伯父欲言又止,终于,玄慈缓缓地说道:“我这一走,咱们从此再也见不上面了。这么多年来,寺庙多蒙你的照顾,多谢你把我的老伙计一个个安葬了。你是个有慧根的人,我没有什么可回报你的,30年后,我给你次重生的机会吧!阿弥陀佛!”

说完,玄慈头也不回地走下台阶,融进了漫漫黑夜里。

大伯父拧着手电筒愣愣地站在寺庙门口,心里一直在琢磨玄慈最后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过了很久也没想明白,最后索性不想了,转回庙里,吹灭油灯,关好大门,下了山。

从那以后,大伯父再也没见过玄慈。“文化大革命”结束的第二年,破败的寺庙里又来了一个游方老和尚,并在庙里住了下来。大伯父向他打听玄慈,老和尚摇头说从没见过,也不知道有这么个人。后来大伯父曾几次到西边的深山天晚上,王成出门办事去了。贞子让王妈炒几个菜,说是请几位邻居大娘的客。客人到齐了,贞子叫王妈叫到席前,笑着说"妈,过去我不知道,今儿个才听儿子说您是他亲娘,真慢待您老人家了!说着,就"王妈"坐上席。这是贞子想出辨别婆婆和佣人的办法:若是婆婆,她就敢坐上席;若是佣人,她便不敢坐上席。老婆婆以为真是儿子把坏透了,儿媳也不见怪,便答哈哈地坐到了上席上。她这坐,贞子验证了自己的判断,"唰"地流出热泪来,"噗嗵"跪倒在地,哭着说:"妈!外人不知内情,会骂我忤逆不孝,把婆婆当佣人,留下千古罪名啊!"婆婆忙把媳妇搀起,说:"就怨我那儿子当初说了谎话!"说着也流下泪来。老林里去找寻过,希望能找到玄慈,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30年很快过去了,大伯父60岁这一年,感到身体有些不舒服,到医院一查已经是肝癌晚期,开刀也没有效果了,医生让他回家养着。

回家不久,大伯父就不行了,家人开始偷偷准备后事。这个时候,大伯父躺在床上已是形销骨立,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突然有一天早晨,大伯父清醒过来,用微弱的声音对家人说:“我死了以后,不要急于装进棺材里,一定要过一天再进棺材??”

按当地风俗,人死了以后,头天就要抹身换衣进棺材,三天以后就要下葬。家人虽不明白他说这句话的意思,但还是含泪答应了。当天晚上,大伯父就停止了呼吸。

第二天上午,家人开始请人给大伯父抹身"我看那千里眼,绝不是你这顺风耳象河边的柳顺风倒!"兰兰讽刺道。换衣,并在床头点香烧纸,一切按着葬礼的习俗一步步运转起来。中午时分,家人突然发现大伯父的手指动了一下,忙过去一摸,发现他的手居然是温热的,再一探他的心脏,居然有了微弱的心跳声。家人大喜过望,连忙派人去请医生。

医生刚到家,大伯父已经在床上坐了起来。医生很是惊愕,连忙在他身上左查右查,却始终没查出什么毛病。

大伯父说:“昨天晚上,我正在昏迷之时,脑海里忽然闪出了30年前玄慈老和尚的身影,并且耳边又一次响起了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30年后,夫人和大小姐得知消息也是吓得不行,都哭哭啼啼来找刘知府,说些誓死不入皇宫的话。刘知府听了也是筹莫展。我给你次重生的机会’,然后他就不见了。这时候我脑子里才终于明白玄慈说这句话的意思,便连忙给家人作了一番交待??”

医生听了,连连称奇,并动员大伯父到医院再去复查一次。第二天,大伯父就在家人的陪同下去了医院,复查的结果是:肿瘤已经自行消失了。

我多次听大伯父和家人讲过这个故事,听的次数多了,便听出了其中的破绽。有一次,我终于按捺不住问大伯父:“那玄慈老和尚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还要逃到深山老林里去,他怎么有能力给你一次重生的机会呢?”

大伯父看我一眼,沉吟着说:“你别小瞧了这些老和尚,他们能看透天机。你没听他说那是一场劫难吗?既然是劫难,他当然躲不过;既然躲不过,他就只能选择逃走了。他能看透天机,当然就能算出凡人的生老病死,也就能帮助凡人化解。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没找到他,也许他早就不在人世了。说不定,他是把自己的生命给了我,我重生的生命其实就是他生命的延续??唉,人哪!一份厚德一份福啊!”

听了大伯父的解释,我还是难以信服。不过,无论大伯父的“重生”是真是假,大伯父最后说的那句“一份厚德一份福”却被我牢牢记住了。

选自《新聊斋》

标签:重生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