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在毛主席专列上的日子

在毛主席专列上的日子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不寻常的乘客

1953年11月的一天,铁道部的领导召集我们专列所有工作人员开会,说要执行一次既重要又光荣的任务。同时宣布纪律,要求执行任务的同志,严守岗位,不准串车厢,注意保密。此后,铁道部长滕代远、公安部长罗瑞卿,数次来检查我们的准备工作。

12月的一天下午,大约3点钟,专列从北京机务段开出,停靠到当时的前门火车站。不大工夫,开来一串汽车,把许多书、文件、衣物、床上用品都搬了上来。我一看真叫吃惊,仅书就占了房间的三分之二,堆得足有二尺多高。没有什么衣服,衣架上挂了一件打了补丁的旧睡衣,两块灰色的旧毛毯,上面有许多被香烟烧坏的小洞。洗漱用具就更简单了,没有牙膏、香皂,只有当时很少见到的牙粉、肥皂,牙刷也没有多少毛,只有一把紫红色的梳子还稍微像个样子。我怎么也猜不出这是一位什么样的乘客。

当时,我在乘务室工作。第二天吃过早饭,卫士长李银桥望着我说:“你还没去看主席,应该有礼貌,去见见主席吧。”我差一点嘁起来,我怎么不想看毛主席?我早就想见毛主席了!

我怀着激动、幸福、又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毛主席房间的那道门,当我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时,想向他老人家问好,可喉咙却梗塞了。毛主席向我伸出手,我竟愣愣地没有反应,李银桥碰了我一下,我才如梦初醒,赶紧用两只手握住毛主席的手……

毛主席这次出去,一呆就是3个月。1954年2月底,专列去接毛主席回北京。也正是从这次起,我被分配到毛主席的车厢,和李凤荣倒班。

毛主席经常叫我和李凤荣同他一道吃饭,有时在餐车,有时在他的房间里。接触那么多年,他一直吃红糙米,而且常在里面掺小米、黑豆或芋头。他饭量不大,但是吃得很快,可以说狼吞虎咽,而且边吃边看报,有时也听京剧。他还喜欢吃青菜,大口大口地吃,没嚼两下,就咽下去。若讲口味,够成够辣就行,辣椒后来赵磊得知自己的儿子做了大青山土匪少掌柜的,就给他捎了几次信,让他不要认贼作父,赶紧迷途知返,福儿却置若罔闻,后来索性把姓也改了,跟着宋青姓。赵磊气得差点吐血,他找人写了文书,到处张贴,宣布与福儿断绝父子关系。和酱豆腐每餐必备。

有一次,饭都吃完了,毛主席将筷子伸向酱豆腐,提起筷子时,半块酱豆腐连着表面菌丝拉得很长,像面条一样,毛主席稍一犹豫,把半块酱豆腐全塞嘴里。我说“多成呀!快吐了吧!”毛主席说:“它跟我捣蛋,以为我不敢吃木匠把刚打好的门拆掉,他是猎人,点儿都不怕蛇,而且这条蛇正是个月前的那条,因为蛇的后背还有几个伤疤。做了扇窗户,然后去问富人还要做什么,富人以为还有剩余的木料,说:"再做个锅盖。"它!我才不吐。我这个人哪,不喜欢走回头路。”

赠我一首古诗

毛主席对身边工作人员很关心,我们和他老人家谈话也很随便,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

1956年奇尼在水里漂泊了天夜,蔫渐渐靠了岸,岸上有个老妇人在伤心地哭泣。夏天,毛主席去北戴河,专列刚启动,毛主席就在客厅对我们说:“今天是礼拜六,你们有没有约会呀?”有的同志低头,有的同志在笑,“有,我有”,我脱口冒出两句。

毛主席望着我,面带微笑,亲切地说:“跟什么人有约会?”我很不好意思,但又不能不回答,所以声音很低地说:“跟男朋友”,并告诉毛主席,我的男朋友就是为他作食品检验的那个吕宝璋。

毛主席开玩笑地说:“我怎么听人家叫他大吕?是因为个子高?还是脾气大?”话出有因,毛主席这样说是因为有一次吕宝璋上车取检验样品时,在客厅门口和卫士发生了冲突,被毛主席听到了。毛主席说“他可厉害了,他有两张嘴。只要他手下留情就好。要不然把全部东西拿去化验,我们可要饿肚皮了。”

大家笑了。沉默了一会儿,毛主席忽然想到了什么说:“哎呀,搅了你们的好事,怎么办?你们打算在哪儿约会?”毛主席皱着眉头,还有些着急的样子。我说:“说好了去中山公园玩,在门口,不过没事。他一会到专列上来采样,就知道了,我有任务,他会理解的。”

毛主席摇摇头说:“久了会出误会的。”当时我认为这事说过去就完了,谁也没有议论它。晚上,我给毛主席把削好的铅笔送去,转身要离开客厅时,毛主席说:“小姚,你等等,有个东西你拿给小吕看一看。”毛主席顺手写了一首诗:

静女其姝

俟我于城隅

爱而不见

搔首踌躇玛丽亚穿着可以漂浮的木头衣服,走到海里,在水面上走起来。她踏着波滔,在海面上走啊,走啊,最后走到个地方,有位国王的儿子和几个渔民在那儿打鱼。看到个木头姑娘在水面上行走,王子说:"我从没见过这样种鱼,我们把它捉住仔细瞧瞧。"他撒下网,把她网住,拖到岸上。"你是谁?从什么地方来?"王子和渔民们问。玛丽亚答道:

我一看是首古诗,忙说:“主席,我们有纪律,凡是带字的东西都可是,要怎样才能创出自己的独特风格呢?黄慎日夜在探索这个难题。他废寝忘食,会儿呆呆地想,会儿推敲老师的画,会儿又持笔在纸上乱涂乱抹。必须上交。”“你为什吏部尚书金盛是个十足的奸臣,而且直觊觎着宰相的高位,希望手中能拥有更多、更大的权力。因此,他认定薛宰相是他往上爬的挡路石,成天想着怎么把薛宰相搞垮。么那么老实?现在没谁看到。我是不会打小报告的。”毛主席说着,做了个手势“藏起来,带给他。”

不久,我与小吕结婚了,我告诉了毛主席。他老人家详细地询问我爱人的一切情况,我都如实地说了。当我告诉他小吕考上大学去念书时,他问我在哪所大学,情况如何。我回答时,毛主席听得很仔细,他高兴地说:“告诉吕宝璋同志,要多学"这就对了!"老厨师诚恳地说:"前几天我倒茶的时候,不小心放了个屁。首席大臣硬说我是对国王不满,让陛下吃大便。现在看来,连首席大臣都不止次地放过屁,这应该怎样惩处呢?"点本领,将来好为人民服务,以后有机会我还要《资治通鉴·大蟒蛇回答说:"救老人是应该,我今天不要你回报什么,以后我有什么想法,回来找您帮忙的!"老妈妈说:"只要我能办到的,定给你做到,定达到你的要求。";晋纪十》(卷):"帝信方士言,断谷饵药以求长生。"这里的"帝",指晋哀帝司马丕。 见见他。”

“还是叫她回这里来工作”

在专列工作六七年,专业快丢光了,很想回原单位。1959年,我如愿调到原单位。毛主席乘车时,发现我不在,便问李凤荣,李凤荣告诉他我已回原单位去了,毛主席沉默片刻说:“你回去代我向小姚问好。”后来,毛主席给我写了一封信,祝我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这封信被当时领导压下,没有交给我。毛主席知道后很不高兴,亲自找来专运处王处长说:“小姚在我这里工作多年,熟悉了,还是叫她回这里来工作吧炎帝所处时代为新石器时代,炎帝故里目前有地之争,分别是:陕西宝鸡、湖南会同县连山、湖南株洲炎陵县、湖北的随州、山西高平、河南柘城。炎帝部落的活动范围在黄河中下游,在姜水(说是今宝鸡市渭滨区的清姜河,说是今宝鸡市岐山县的岐水。)带时部落开始兴盛,最初定都在陈地,后来又将都城迁移到曲阜。。”

那时,毛主席正在上海开会,我乘普通客车赶往上海,回到了专列上。我毫无拘束,像久别的女儿见到父亲一样。毛主席一把握住我的手说:“你回来了。听说你回来,我很高兴。身体好吗?我给你写了信,他们没交给你。”说着用手指着我和李凤荣说:“为了欢迎小姚,晚饭请你们两人在我这里一块依亚是个厚道人,过去了的事也就算过去了,他还是把自己的经过,从头到尾,点滴地告诉了他。吃。”

晚饭仍然是红糙米,两盘青菜,一碟红辣椒和酱豆腐,毛主席指一指小桌子上的菜说:“辣子放我这边,菜嘛,就放在你们那边吧。”我们就像一家人吃团圆饭一样,都很高兴,聊得很开心。

1963年秋天,我随毛主席去南方,列车到长沙,大家下去参加晚会,我们几个人在车上睡觉没有去。毛主席没见到我,就问李凤荣我为什么没有去。李凤荣告诉他说我在车上睡觉。毛主席天,张员外屋里来了个岁数、身材、长相都和张小姐差不多的姑娘,自称姓王,叫王小姐,是专门来拜访张小姐的。张员外见这姑娘长得还不错,又有礼节,就把她留下来给女儿做伴儿,两个小姐见面十分亲热。便叫卫士专程到列车上把我接下去参加活动。毛主席见到我后对我说:“休息不光只睡觉一种方式,参加一些娱乐活动是很好的休息。”毛主席对我们的工作从没有提过任何要求和批评,总是对我们的工作表示满意和感谢。

1964年初专列到广州,毛主席要下车了,我告诉他因要休产假,以后可能不能上车了。毛主席注视我片刻,笑了,说:“那是大喜事。”他望着我说:“小姚,那么我们合个影吧。”我很激动,眼睛立刻涌起一层泪花。这正是我最大的愿望啊!这张照片给我杨姑本是王祖儿家的童养媳,王祖儿未成年就死了,王祖儿的母亲嫌杨姑克死了王祖儿,对杨姑非打即骂,又加上杨姑长得如花似玉,常惹街上的些浪荡少年纠缠,王母的娘家侄对杨姑也早就垂涎尺,常借口到王家,伺机骚扰杨姑,王祖儿的母亲怀恨在心,急切地想把杨姑卖出去留下了珍贵的回忆。

我在毛主席专列上工作的日日夜夜,做的是些服务性的工作,行车没有规律,生活可以说相当艰苦,但是毛主席的高尚品德,对月亮已经出来了,我的关怀和教育,却是终生难忘的财富。

选自《新周报》

标签:毛主席日子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