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租居凶宅的少妇

租居凶宅的少妇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上海滩1931年的秋天在一个阴霾的早晨不期而至,且比往年更多了几"哎呀,那可不成,我老了,教不动你们喽"分肃杀。一向僻静的威海卫路更是人流稀少,车马寥落。一些在这里居住多年的市民耐不得这份别样的凄冷寂寞,甚至惶惶然张罗着要移居别处。

而就是在这样一个多事之秋的早晨,从南京来的一个三十几许少妇却携一名老年女仆,来威海卫路上寻租房屋。消息传来,一些准备搬离此地的居民纷纷围过来,竞相推介自己的房子。为了早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一向相处不错的邻居们甚至不惜撕破脸皮,彼此把房屋租金压得很低。

但那少妇却不想趁火打劫捡这样的便宜。根据自己的居住习惯,她选定了威海卫路北空着的一栋独门独院二层小楼。一时联系不到房主也不着急,宁愿登广告寻找,而她们主仆暂时住在旅馆痴等。

虽然那少妇倔强得不近人情,好心的旅馆老掌柜还是告诫她,最好不要租住那栋二层小楼。别看那栋小楼宽敞漂亮环境幽静,那可是整个威海卫路上最著名的一座凶宅!

见那少妇不信,旅馆掌柜便详细介绍说,那栋二层小楼建于清朝同治年间,最初的主人据说是一名从南京逃出来的太平军军官。那太平军军官费了老大财力建起小楼,从老家接来老婆孩子住了不到半年,就被李鸿章的“常胜军”抓起来杀了。接下来楼房几易其主,但主人多嫌楼房晦气,自己从来不在里面长期居住。去年一名来自天津的教书匠不信邪,买下楼房举家搬进去也是不到半年,全家人竟在一天夜里全都莫名失踪了!旅青龍和黃龍決心替人類除去惡魔,重整人間正道。他們化裝成兩個出家人,以治病療邪為名去除人的惡念心疾。馆老掌柜说到这里,又故意压低声音道:也有人传说,那教书匠因为住进小楼不知得罪了哪路神仙,全家人半夜里被“青帮大佬”装麻袋沉了黄开封相国寺长老智清,十多岁,侠肝义胆,机智多谋,心生计:他向知府请求只要能免除全城百姓每人两白银,他情愿向慈禧献出镇寺之宝。知府听了暗想:开封百姓食不饱肚,确实榨不出多少油水,智清若能把镇寺之宝献出有何不可?就顺水推舟答应下来。浦江!前些日子还有人传说教书匠阴魂不散,小楼里面现在每天夜里都在闹鬼呢!

少妇的那老年女仆听得心惊肉跳,也开始劝自己主人,可那少妇却似吃了秤砣铁听说老父收了个有恒温效果的宝碟,马蟀当下就抢过来。有了这碟,放上蟋蟀天的吃食也不会坏。可马蟀没料到的是,这碟香酥可口的食物,竟引得那窗外的云雀时不时钻进来偷食。了心,压根儿听不进去:我家先生生前也不是等闲之辈,和“青帮”的黄老板杜老板他们多少都还有些交情,哪个瘪三敢对我动粗!闹鬼?我柳随风虽是女流之辈,早些年跟随我家先生走南闯北,魑魅魍魉什么没见过,还怕一个教书匠的鬼魂?我既然看好了,不管花多少钱也要住进去!

旅馆掌柜听这个叫柳随风的少妇这样说,知道人家不是寻常人物,就讪讪道我也不过信口说说,然后摇头走开了。

威海卫路上来了一个高深莫测奇女子,消息很快便传了出去。于是精诚所至当然金石为开,不几天便有那二层小楼的房主找来旅馆,很是爽快地与那少妇签了租赁契约,把那人人视为凶宅的二层小楼租给了这位来自南京的柳随风女士。

却不料少妇主仆二人收拾了那二层小楼住进去的第二天,麻烦便找上门来!上海警察局一胖一瘦两名警察走进小楼,对柳随风主仆二人好一通详问细察。最后盘查不出究竟,竟蛮横地让少妇主仆二人立即从那小楼里面搬走!

原来,这栋小楼的前身,曾经是共产党上海地下组织的一个秘密联络站。联络站被破获之后,还安排了两名警察长期在这里蹲守,以期能够抓几个外地来上海接头的共党分子。只是因为前一阵子小楼突然闹鬼,两名蹲守数月早已厌烦的警察才暂时离开。现在听说这里居然有人住了进来,两名警察便马上赶了过来。

那个与少妇签订租赁契约并收取租金的所谓房主自然是个冒牌货了。倔强高傲的柳随风女士虽咋咋呼呼水麟儿教白志泽踩水,白志泽学得很快。这天,白志泽的娘悄悄对儿子说:"傻小子,水麟儿是女孩子啊。"白志泽愣住了:"娘,你怎么知道的?"白志泽娘说:"你瞧她踩水时,那杨柳腰扭的,哪有男人会生这么软的腰。"号称走南闯北见过大码头,一到上海滩就被人如此轻易地“白相”了一把。消息传来,幸灾乐祸的街坊四邻几乎笑掉大牙。

好"萨布素见金神赐下决心要造出超过敌人威力的火炮时,禁不住对这个年轻人肃然起敬,表示给予大力支持,并征询金神赐意见,目前如何能打败叛军。金神赐想了会儿,胸有成竹地建议说,由于叛军火力凶猛不宜硬碰硬正面交锋,可以采取声东击西之计诱使叛军主力离开老巢,然后趁其不备全力奔袭只剩下火器营的老巢,只要摧毁了敌军所有火器,那么优势自然又转到清军方了。咻——咻——"在少妇乃富家太太,根本没有把那点平白损失的小儿子走呵,走呵,走到了很远的地方。他来到个大海边,在岸边停下来,想来想去,不知道往哪儿走。房租放在心上。于是她先是另外拿出一笔钱,悄悄贿赂那两名警察要求他们高抬贵手,并承诺如果准许她们主仆暂时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她们还可大个难民苦笑着说:"这样的状子哪个敢写,都怕丢了脖子上吃饭的硷!没有状子我们也要告倒那俩狗官,反正我们就没打算活着回来!"以负担两位老总的一日三餐。一胖一瘦两警察支支吾吾了一番,便答应了。反正二人的职责就是在这栋小楼蹲守,如今有人佳奉吃喝,何乐而不为?再说一栋空荡荡无人居住而且偶尔还闹鬼的凶宅,哪会有共党分子前来接头?如今住进人有了人气儿,说不定还真会有傻乎乎的外地共党分子来自投罗网呢!

两名负责蹲守的警察要住二楼监视整个院落,如此少妇主仆二人就只好住宽敞的底楼。少妇主仆二人有了“保护伞”没有地痞流氓欺凌,警察也乐得在这里白吃白喝。这不伦不类的一家人竟彼此相得益彰,真像居家过起了安闲日子。

但既是被上峰委以重任的便衣警察,当然不会是只知道吃喝的平庸之辈。一天早晨,两名警察下楼来吃罢女仆精心准备的早餐突然把嘴一抹,阴阳怪气地对县官赶紧升堂,问跪在地下的巧哥就问:"你有冤要伸?还是有状要告?本官为民作主,尽管如实讲来!"巧哥老老实实地说:"我没有冤,也不告状"县官大怒:"大胆,那为何大清早来敲堂鼓?"巧哥急,变得口吃起来:"老、老爷!事情是、是这样的"于是,巧哥把黄员外的条件和位财主愿意帮忙的前前后后都照直说了。那少妇道:这几天夜里院子里好像又开始闹鬼了,柳女士没听到什么看到什么?

少妇和那女仆一听顿时变了脸色。一向口齿伶俐的少妇柳随风竟也变得结结巴巴:没没没??没有啊!我们??我们没有听到啊??

那瘦高警察冷笑一声:别装了柳女士!你以为给我们管吃管喝,我们就不怀疑你了?其实这栋房子,一直就是你们二人在闹鬼!老实说吧!你们是不是来这里接头的共党分子?哼,现在不说,到了警察局可有你们好看!到时候就是你有再大的靠山,恐怕也救不了你们了!

少妇虽然听出两名贪心不足的警察有敲诈的意思,却也知道不说实话是不行了。因为当局早就放出话来,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人。非常时期一旦被当成共党分子,必死无疑!何况,她们主仆二人的确是为了一件极为机密的事情,才千方百计住进了这栋小楼。

于是,那少妇很快便镇定下来无奈地说:如果我家先生还在,这件事何必我亲自操办!也罢,我就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两位老总!两位如果能够帮忙,我必有重谢!

两位老总大概也曾听说,这栋小楼最早的主人弇兹氏的织女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位女首领,后世人追尊她为女帝,又称玄女、玄帝、王素、素女、须女、帝弇兹等。她在距今万年前就发明了用树皮搓绳的技术。她发明的绳有种:单股的绳称作"玄",两股合成的称作"兹",股合成的称作"索"(又作素)。是太平天国的一名军官。不错,当年盖这栋小楼的那名太平军,就是我家先生的祖父。我先生是广西人,他的"因为爸爸是穷人呀。祖父早年追随洪秀全小白龙住下以后,非常勤快。庭院扫得干净,花草养得旺盛。庄稼活更甭说了,样样精明强干。东家不拿他当外人,小姐住的庭院,小白龙也随时进进出出。崔家这个独生闺女,见小白龙长得眉清目秀,聪明能干,就生了爱慕之心,非跟他不行。那姓崔的嫌贫爱富,就不愿意,说他的闺女:"不行!他是个打短的,跟他受这个穷干什么?"参加义军,一直做到天王府“殿前十三检点”之一。后来奉忠王李秀成之命联络刘丽川的“小刀会”,这才来到上海。先生祖父完成使命之后深感内讧之后的太平天国早晚会失败,便激流勇退悄悄在这里修筑了这栋小楼隐居下来,并把征战半生得到的金银珠宝,全都藏在了这栋小楼的院落??先生祖父死后虽然这栋小楼几易其主,但我坚信那批金银珠宝必定还在这里。前些日子传说的这栋小楼所谓“闹鬼”,应该是我家先生祖父当年的同僚也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因此我不得不在我家先生丧期之内,就抛头露面来上海处理这件事情??两位老总若肯助我,找到藏宝之后我愿分给两位一成!

竟有这样的好事儿?见两名警察半信半疑,那少妇突然口气变硬:二位若是不信那就当没有这回事儿,可以现在就把我们主仆二人抓起来送警察局。哼!凭我先生生前的声望,我就不信没人保释我们!

两名警察低头商量了一番,犹豫着点头同意了。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流之辈,难道还怕她们跑了?如果这院子里真有太平军军官留下的你说这样还敢让金凤再生孩子吗?背地里好多的街坊都在议论着金凤家是被下了什么诅咒才会成这个样子的。金银珠宝,传到上司耳中他们恐怕连口汤也喝不上!得,近水楼台先得月,有枣没枣先抡竿子敲两下再说吧!

于是每到夜深人静之时,两名警察便在那少妇的指点之下,悄悄在院子里掘宝。而那老仆年迈体弱,便在小楼里面操持,专门负责他们的饮食起居。

到了第三天夜里,正当连那楼上楼下劳作的女仆也累得筋疲力尽,来院落坐下来开始懈怠时,两名筋疲力尽的警察终于在地下挖到了一个瓷坛!打开瓷坛,里面是满满的一坛银元!

在那样一个“白色恐怖”年代、巧取豪夺惯了的警察与地痞流氓没什么两样。一见了真金,两名警察哪肯甘心只拿一成。相互递鲁妹心里想:倘若再涨水,全城人的性命都要保不住了。她眼珠转两转,办法便有了,对黑后生说:"嫁你不急,让阿哥替我办样嫁妆。"黑后生听了很开心,问鲁妹想要什么嫁妆。"高高山上高高岩,我要叫阿哥把它凿成只大香炉。"鲁妹说道。个眼色当即就翻了脸:哼!就算你们在南京再有势力,老子现在把你们当共党分子活埋了也是神不知鬼不觉!识相的就快滚!既然这栋小楼早就不是你们家的了,地下的东西与你们有什么相干?

那少妇万没想到两名警察见钱眼开翻脸翻得如此迅速,当即气得脸色苍白浑身发抖。最后还是那老仆见机的快,明白强龙不压地头蛇,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拉那几乎气晕的少妇进屋,匆匆收拾了东西连夜便离开威海卫路上这栋叫她们伤心欲绝的小楼。

既然是宝藏,当然不会只有一瓷坛银元。可两名警察一直挖到天亮稍事休息又接着挖了一天,却连一个铜板再也没见到。最后筋疲力尽回到屋内分那坛银元,头脑清楚的瘦警察突然醒悟:太平军的藏宝怎么会是袁大头?不好,闹不好那两个女人真是共党分子,上当了!

而此时,柳随风和那女仆早已经坐船到了武汉,把好不容易才在威海卫路上那栋小楼内找到的一份名单交到中共特科负责人陈赓手里。陈赓手捧这份绝密名单感慨万分:自从顾顺章叛变之后,中央特科数度派人潜回威海卫路寻找这份名单,却都没有找到。没想到两位女士竟仅用了一坛银元,半月就完成了任务,了不起啊!

而那少妇此时才潸然泪下:小楼上下,满眼都是我家先生牺牲后留下的遗物,我却不能带出来一件。想来??想来真是过意不去!中共特科在场的所有人想到秘密联络站那位优秀特工在被捕前的关键时刻,却还把这份关乎组织机密的宝贵名单藏得如此保险,几乎连自己人都差点儿寻不到,顿时也不胜唏嘘,扼腕长叹??

选自《上海故事》

2009.3

标签:少妇凶宅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