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谷雨海祭

谷雨海祭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每年4月20日左右,太阳行至黄经30度,进入谷雨时节。对于渔家,此时春海水暖,明朝宣德年间,江西省永丰县有个秀才名叫罗善平,因家境贫寒以及科场失意,只得远离家乡亲人到外地当私塾先生。罗秀才家有妻子和个儿子。妻子是当地有名的大家闺秀,知书识理,十分贤慧。儿子叫罗伦,还很幼校由于山川阻隔,路途遥远,罗秀才平时很少回家探亲,家里切事务,全由妻子料理。百鱼行至浅海,正是下海捕鱼的好日子。为了能够出海平安、满载而归,谷雨这天渔民要举行海祭——

谷雨马上就到了,按规矩,海边的渔民要在这天祭海。可不知为什么,祭司冯老海这几天心里却怎么也不踏实。

这天晚上,冯老海心里烦闷,一个人来到海边散心。突然,他看到两个人影从远处的海滩跑了过来。在谷雨节正式祭海之前,任何人不许私自出海,千百年传下来的老规矩谁都知道,这两人也忒大胆了!

冯老海喝道:“谁?站住!”突如其来的怒吼把那两人吓呆了,借着淡淡的月光,冯老海这才看清,那两人竟是海娃子和莫珠花。

海娃子是冯老海看着长大的,十岁的时候爹娘就死了,小小年纪就随其他渔民一起出海,经过几年的大风大浪,如今已是一个弄海的好把式。莫珠花也是个苦孩子,从小死了娘,跟着她爹莫老汉过活。如今花开香百里,许多人到莫家提亲,可珠花推了一家又一家,她的心里只有海娃子。

冯老海看着满脸惊慌的两个年轻人,问:“你们偷偷跑到海边干啥,不知道这是犯忌吗?”海娃子扑通一下跪在冯老海面前:“大叔,你要救我们呀!我??我把渔行掌柜的儿子给打至此兄弟俩才明白过来,当初念之仁,不忍对爹娘的鬼魂下毒咒,其实拯救的是他们自己。两人被后怕惊醒,脸清泪。死了!”

海娃子哆嗦着,说出了事情的来原来,董奉早就知道翟连的毛病,只是直没有机会规劝。今天,他来治伤,董奉发现他裤脚上的狗毛和衣襟上的胭脂,就断定他是调戏女子所致,就在药膏中下了味烈药,此药旦与杏花花粉接触,便会使周身奇痒无比。龙去脉。原来珠花和海娃子早就两情相悦,私订了终身。可莫老汉嫌海娃子家穷,不同意两人来往。今天晚上,两人约在黄昌荣当然不肯承认,坚持要出两银子的酬金把画拿走。袁子秋冷笑道:"既然你执意如此,咱们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我这就把画送到县衙,让他们来断个谁是谁非。"海滩见面,就是商量私奔的事。可话还没说两句,渔行掌柜南栖凤的儿子南云忠不知打哪儿跳了出来,叫嚷着海娃子拐骗良家女子,拉住海娃子就打。撕扯间,南云忠发现了海娃子暗藏在礁石后的小船,可算是抓住了把柄,说海娃子破了渔家规矩,犯了轻慢海神的罪。海娃子和珠花都知道这个罪名的轻重,急忙求南云忠高抬贵手。南云忠即趁机要挟,动手动脚,想轻薄珠花。海突然,院子里片嘈杂,李文志出了屋,只见几名大内侍卫站在院子里。李文志忙问怎么回事,为首的侍卫高声喊道:"李文志,你欺君罔上,该当何罪?"李文志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他很快镇静下来,反问道:"此话怎讲?"为首的侍卫冷笑声,拿出幅画,递给李文志,说:"你自己看看吧!"娃子又气又急,抄起船桨照着南云忠的脑袋狠狠砸去??

还没等海娃子把事说完,海边亮起了无数火把,村里人直奔这边而来,领头的正是南云忠,他双手捂着脑袋,声嘶力竭地喊道:“海娃子私自出海惹了海神,他们在这儿!”

海娃子和珠花脸色苍白,不知如何是好。冯老海一把抓住海娃子,压低声音道:“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你是男人,这事你一个人顶着!”

话音未落,南云忠冲了过来,一指海娃子和珠花,说:“他们两个藏船出海,我去阻拦他们,海娃子一桨差点儿要了我的命,老海叔,你管祭海,你说该怎么治他们的罪?”跟在他身后的人也聚集过来,全是南家的人。

冯老海皱眉问道:“海娃子,南少爷说的是真郑和跪在甲板上,磕头,眼见那身着红裙子的神女慢慢地离去,消失在那夜空中。的吗?”海娃子一扬脖子:“真后悔没一桨打死这个王八蛋,我本想把珠花拐走,没想到让他给搅了。”冯老海一挥手,吩咐道:“绑起来!先回村再说。”

回到村里,冯老海便把南栖凤和村里的头面人物请到一块儿,连夜审理海娃子。海娃子一口咬定是自己将珠花骗了出来,想把她打昏,用事先藏好的船带她走。现今东窗事发,要杀要剐随便。

南栖凤笑了笑,站起来说:“老海哥,我看珠花这孩子心眼实,差点儿被海娃子骗了,咱就让莫老汉以后严加管教,日后看情况再做处理,你看怎样?”

冯老海点了点头:“行,那海娃子呢?”南栖凤冷哼一声,说:“惹怒了海神,自然得由他去给海神道歉。沉海!”

南栖凤家大势大,他的话没人敢说半个不字。第二天一大早,全村人便集中到了海滩上。冯老海亲手把海娃子绑牢,扔到一条木排上,然后猛地一推,木排便漂向了大海深处。看着木排一点点远去,冯老海不由得在心里一声长叹。

当晚,海上桌子有腿不会走,声名无脚传州。曹州府开出了绝色牡丹"彩祥云"的传十,十传百,很快传到了京城帝王家。起了风浪,把整个大海搅作了一团,整整三天才歇了口气,这时谷雨祭海的日子也到了。

谷雨祭海,其实是要祈祷海神保佑渔民出海平安、满载而归。祭完海后,渔民就可以出海捕鱼了。可是还没等众人做好出海的准备,大海又发怒了。一夜之间,原本平静的海面狂涛怒吼,别说出海,就是稍稍躲得慢一些,恐怕都会被海神收去。

两天后,南栖凤走进了冯老海的家:“老海哥,怎么今年的海这么反常?”冯老海叹了口气:“是呀,看来海神还在发怒。”南栖凤紧皱着眉头,说:“所有这一切,都是珠花那丫头引起的,为了全村人的利老秀才听,眼睛瞪得就像灯盏窝样,但也奈何他不得,主仆人继续赶路。益,咱们应该忍痛割爱,再祭海神吧!”说完甩甩袖子走了。

南栖凤走后没多久,莫老汉便慌慌张张地闯了进来,一把抱住冯老海:“老海兄弟,你可要救救老哥呀!南栖凤他真不是人呀,他??”

原来南云忠缠着父亲去莫家提亲,莫老汉虽说爱财,但南家在村里横行霸道的那股劲,让他一时有些犹豫。在海娃子那件事上,莫老汉知道,多亏了南栖凤,珠花才能免于一死,当然他更知道南栖凤为什么要搭救珠花。莫老汉本打算咬牙认下这门亲事,谁知珠花却宁死不从。

见婚事没了消息,南云忠坐不住了,趁夜翻墙跳进了莫家,想把生米煮成熟饭。幸好珠花早有防备,一剪刀扎到南云忠脸上,才没让他得逞。莫老汉畏惧南家的势力,只能忍气吞声。谁知南栖凤却再次登门,说莫老汉敬酒不吃吃罚酒,他要让珠花也葬身海底。

莫老汉说着说着,痛哭流涕:“老海兄弟,你一定要救救珠花呀!”

冯老海叹了口气,说:“老哥,珠花和海娃子夜闯海滩,惹怒了海神,这些天海神一直在发怒,你也看到了。刚才南掌柜已经决定要再祭海了,你让我怎么帮你呀?”

莫老汉嗫嚅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想让你到时候卜一卦,替我们说说话??”说着就要跪倒磕头。冯老海急忙搀住莫老汉:“老哥,卜卦本是神意,我咋能随便改呀,一切听天由命吧!”

三天后,全村再次祭海。大家摆好供桌,燃起香烛,冯老海应莫老汉之求,登上卦坛,焚香卜卦。全场鸦雀无声,所有目光都集中到了冯老海身上。过了一盏茶的工夫,冯老海慢慢抬起了头。

“怎么样,卦上怎么说?”南栖凤和莫老汉几乎同时叫了起来。冯老海看着茫茫青梅竹马大海,定定地说:“卦上显示,海神还是怪罪那次触犯他的威严,要让另一个犯人向他赔罪。”

莫老汉一下子瘫在了地上。南栖凤得意地扫了他一眼,缓缓说道:“大家都听到了吧!为了全村人的利益,咱们只能把珠花给海神送去,叫她亲自向海神赔罪!”

冯老海带领众人面朝大海跪倒,斟酒祝道:“海神在上,前几日我村不肖后生破坏海规,冒犯于您,我等已派一个向您赔罪,现把另一个也给您送去,望您消消火,保佑我村百姓安康,保佑我等出海平安!”

洒完酒,冯老海不舍地看着珠花,说:“孩子,人犯了错就要承担责任,下辈子做个安分守己的好人吧!”说完,像绑海娃子一样,亲手把珠花绑起,丢到木排上,“珠花,安心去吧!”

木排推开波浪,向着大海漂去。珠花哭喊道:“爹,你别难过,珠花不是去死,珠花是去见我的郎君海娃子去了,你要好好活着!”

木排越漂越远,渐渐消失在海平线上。直到瞧不见村子了,珠花挪了挪身子,用右手指轻轻一勾一拉,紧紧捆在身上的绳子便“刷”地一下解开了。她长长吁了一口气,辨了一下方向,以手当桨,向着东南方划去。走不多时,远处出现了一条小船,一个人站在船头兴奋地喊道:“珠花,是你吗?珠花!”

珠花也兴奋地大叫起来:“海娃子,你真的没死?”海娃子喊道:“是啊,是老海叔救了咱们。老海叔事先在东南方一个海岛的山洞里面藏《山海经海内经》"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沃,生炎居,炎居生节并,节并生戏器,戏器生祝融"。据《春秋合成图》《春秋运斗枢》《黄帝录》等文献记载:"衡山祝融名字叫容光是黄帝的大司马也就是祝融(祝融与大司马是个官职)。容光就是《管子》里黄帝相的祝融。《衡湘传闻》载:"容光为祝融兼司徒","徒武陵(今湖南常德),因亦有南岳容山之号,在今施容、容美之间"。"容光又取(娶)于州山氏,曰女虔,生季格,季格生寿麻"。了水和食物,还有一条小船。他让我等着你,说谷雨过后三五天就会送你来,这几天我一直在等你来!”

珠花差点儿哭了:“海娃子,老海叔说你没死,还说我要是不走,早晚会遭南家父子的毒手,所以再用沉海的借口送我和你相会。没想到他说的是真的,这不是做梦吧?”

按照天朝律令,神仙是不可以跟凡人结婚的。圣母的哥哥郎神知道了此事,非常生气,把妹妹圣母压在了华山下面。“不是做梦,咱们是真的团聚了!”海娃子也喜极而泣。

“哼,团聚?就怕有人不答应呀!”突然,两人身后响起了一个阴森森的声音,扭头一看,竟是南云忠。南云忠手持弩弓,狂笑道:“本少爷偷偷跟着木排,本想先替海神受用受用他的祭品,没想到竟有意外收获,哈哈!”

就在这时,南云忠脚下的小船突然竖了起来,一下子把他扣在水中。一个人从海底钻了出来,左手揪住南云忠的头发,右手绳索一缠,将他捆了个结实。

“老海叔,是你?”海娃子和珠花惊叫道。冯老海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指着被水呛晕的南云忠说:“我怕海娃子接不着珠花,就悄悄驾了条小船从下海口绕过来看看,谁知竟看见南云忠跟着珠花,我怕他使坏,只好潜水游到他船下,正好碰到他要下黑手,所以就把他打晕了。”

“谢谢你,老海叔!”珠花感激涕零,泣不成声。海娃子握住她的手,说:“是呀,要不是老海叔,我们哪能有今日?”冯老海摆摆手:“再过几天渔民们就要出海了,你们两个还是找机会把你爹接走,一家人远走高飞,过太平日子去吧。”

海娃子连声称是。珠花看着一团烂泥的南云忠,问道:“老海叔,难道你事先知道南栖凤会在阿金听了这话,眉头就皱得更厉害了:"唉,你这个长舌妇,你这只臭哥,你就不能闭上嘴吗?"这几天害我?你真神了!可现在??”

冯老海笑了笑:“没这两下子,我还敢当祭司老仆人在外面等了许久,见屋子里悄无声息,忍不住推门进去。看见苏子和个陌生人坐在起,就东张西望地问:"老爷,那个小死鬼呢?"?好了,你们好好说话去吧,我要回去给你爹送个信儿了,正好把这小子带到尺头湾旁的小岛上去,让他以后就住那儿当野人,省得再回村里害人!”

海娃子和珠花千恩万谢,冯老海回到自己的小船,摇船离去。

直到回到家,冯老海还暗自好笑。他哪儿会算什么卦,只不过跟这海打了一辈子交到了晚上,郎估摸母亲睡着了。就悄悄溜到母亲住的东头屋,借月光看见母亲和往常样躺着,睡得正香,头上还罩着块毛巾,就抡起菜刀照着母亲的脖子劈了下去,就听"咔嚓""哗啦""咕噜",母亲的头滚到了郎脚下,把他吓得撒腿就跑,连夜出了村子,从此无影无踪。道,早摸清了它的脾气。从谷雨前的反常天象他就判断出谷雨前后会有狂风大浪,所以才能借机安排两次海祭。

很快,南家发现南云忠不见了,急忙四下寻找,可哪里找得到?紧接着,莫老汉又在出海时失踪,只剩下了一条小船。南栖凤火烧火燎地来找冯老海,求他卜卦。冯书生在员外家住了几天,就进京城去了,果真中了头名状元。老海算了半天,喃喃说道:“他们都和惹怒海神的那件事有牵连,是海神把他们接走了。”

南栖凤长叹一声,也不知该说什么。那片蓝色的大海对他们所有人来说,真是太神秘太神秘了。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09.5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懒人云 下一篇:黥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