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啥都要分一半

啥都要分一半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过河西走廊,珠宝分你一半

红水河西面延绵的群山中,有一条数十里的峡谷,是来往商人的必经之路,人称“河西走廊”。后来这里盘踞了一伙强盗,官府曾多次派人来围剿,可这些强盗占据有利山势地形,每次都让官府损兵折将、大败而归,久而久之,这条“河西走廊”就成了强盗的天堂,让人谈虎色变。

令人称奇的是,强盗头目吴法天,后来竟在谷口的石碑上刻下一条规矩:过往的人必须留下所带物品的一半作为路费,否则休想安全行道。这让过往路人怨声载道,却也无可奈何,每次都只能乖乖地交出自己所带物品的一半求个平安。这伙强盗也是言而有信:交出的,安全放行;不交的,就不让过关,倒也很少伤及无辜。

这天,一个中年男子背着包裹走进了这条峡谷以前老妈在故宫里面工作过段时间,听里面的保安说的亲身经历:两个保安晚上起值夜班,个去上厕所。厕所距离他们睡觉的地方有段距离,那个人刚进去关上门,就听见有人敲门,他问:"谁呀?"然后听见个低沉的声音回答:"开门。"他打开门之后没看见人,就想继续上厕所,没想到又有敲门声,还是那个低沉的声音说:"开门。"他下子就被吓到了,赶快跑回睡觉的地方,心里还在想是不是另外的那个人在戏弄他。回去发现那个人还在睡着,睡觉的姿势都没有变,果然第天问他,他什么都不知道。往后夜里再也不敢个人出去了!的北面入口,刚转过一个弯道,迎面就遇上了几个喽。那男子见他们一齐围了过来,不待动手,自己先交上包裹:“你们不用搜了,我身上带的财物不少,也知道规矩,既然要给你们一半,我得见一见你们的寨主,亲自交给他。”说罢打开包裹,里面果然尽是珠宝。

这几个喽见男先生拿出个账本和叠字据,又从身后摸出算盘,"劈里啪啦"拨弄起来,然后把算盘上的数目端给秦惠看:"秦掌柜,你欠万源行本金银子十万两,再加上利息,通共十万两。"子老实可欺,且又孤身一人,就领着他去见头头吴法天。谁知见到这个让人谈之色变的强盗头目,那男子倒显得很从容,拱手自报家门:“小人李凯,听说这河西走廊有个规矩,不管带什么货物都是收下一半,并保证安全过谷,对不对?”

吴法天大笑:“俗话说盗亦有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绝不食言!”

这李凯竟然又大胆追问:“难道你从没食言过?”

吴法天不禁怒道:“你可以打听打听,我吴某人什么时候食言过?只要你乖乖交出一半财物,我们送你出谷,并保证你的安全,也不会让狼虫虎豹伤害到你!”

李凯这才点头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以后还要常常走这条路呢。要是你食言怎么办?”说着刚想打开包裹,突然又抬头问:“你真的什么货物都敢收?”

吴法天哈哈一笑:“天下没有我不敢收的东西,就是皇宫里的宝物,我也照收不误。要是我食言的话,我就将这寨主的位子送给你!”

李就在当天刚刚入夜,王和宰相到了个穷老太婆所住的陋室。他们站在门槛外面往屋里瞧,瞧见老太婆在织布机子后头坐却说,村上的豪门富户石崇家的大宅里乱成团,管家吩咐仆人、丫环、奴俾等下人抢收晒在院子里晒坪上的谷物。石崇正和爱妾梁绿珠在大厅里慢条斯里地欣赏他的珊瑚树,偶尔从窗户瞟眼忙乱的奴仆。自从拥有了这些珊瑚树,他对喝粥人玩的那些黄腊石、凡人儿玩的那些猪(珠)宝、玉坠已不屑顾。心里鸭着:上次你他妈的王凯小子仗着晋武帝这个靠山也敢在我面前炫耀,我不把你的小珊瑚树击碎,你他妈的王凯还真不把我石崇当回事,我顺手铁如意挥,啪声脆响,还真他妈的过瘾,。着呢。凯将包裹打开,里面果然全是金银珠宝。他当即分出一半交给吴法天,带着另一半走了。吴法天也没有食言,让两名手下亲自送他出了峡谷。

白白得到这么一大笔财物,吴法天颇为高兴。当晚吆五喝六痛饮了一夜。大伙都在猜测,这个李凯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带着这么多财物路过?最让人费解的是,他竟然那么轻而易举地把这么多的财物交了出来。

二过河西走廊,仇人分你一半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这天,南面谷口匆匆跑进一人。守谷的喽刚想过去盘问,一抬眼竟原来,半年前,谭老板去歙州采购木料,路过人烟稀少的大山时,忽然发现伙歹徒围着个老和尚,要劫财害命。谭老板从小练过拳脚,见此情景,冲了上去,拳两脚,将那伙歹徒打得落荒而逃。老和尚非常感激谭老板,听说谭老板是开棺材店的,正要去歙州买木料,老和尚自称是西域人,愿送几根好木料给谭老板。果然,不久前来了几个西域小和尚,给他送来了几十根红皮粗木料。发现上次给他们送钱的大主顾又来了。没错,正是李凯。喽正待开口问话,那李凯却显得非常慌张:“快带我去见寨主吧,这次我带的货很特别,要亲自跟他谈才行。”

喽们笑了:“只要你钱多,天天见他都行。”

吴法天见李凯又来了,便笑问:“李老板可不是第一次过这条路了,老规矩,这次身上带的是什么?”

李凯问:“寨主是不是说过,我带的任何东西都要拿一半来做路费,绝不食言?”

吴法天点头道:“还那么多废话做什么?哪怕你带的是皇上头上的宝珠,我也要拿走一半,而且绝对给你留下一半。我要是食言,这寨主就由你来当!这次李老板到底带了什么,让我开开眼吧。”

李凯笑道:“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东西等会就有人送进谷来,你多带些人去取吧。”

敢情东西还挺多啊,吴法天当即就带着众人跟着李凯来到离谷口不远的地方。谁知一到那里,李凯却要求大家先藏在林子里,等东西送到了再出来。

吴法天更觉得疑惑,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也不怕他使诈,便让喽们照李凯的话做。

没过多久,谷口里突然冲进一队人来,约有十来个,手里全拿着刀。吴法天这才醒悟过来,难道李凯是想带人来剿他们啊,刷地一下抽出刀来,架在李凯胸前,冷笑一声:“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想带人来对付我们?”

李凯竟面不改色心不跳,笑道:“寨主,你错了,他们不是来对付你的。这次我惹麻烦了,带来了一帮追杀我的人。寨主你说过的,不管我带什么来,你都得收下一半。那么,现在就请你帮我留下一半人吧。”

吴法天一下子愣了,天下哪有这样的事,不禁怒道:“人怎么能算物品?”

李凯说道:“寨主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啊!反正他们是我带来的,我说是物品,他们就是物品。”说王大元入狱几年后,王元砍了老李头的儿子李小飞刀,也没了踪影。可是听村长说,大元还有半年就要出狱了,提前释放。老李头想着想着,心里就哆嗦了下。罢顺手夺过一个喽手中的弓箭,拉开弓,搭上箭,对着进谷来的一伙人就射了出去。

就听“噗”的一声,这一箭正射在一名汉子身上,那人“啊”地叫了一声,倒在地上。其他人一看,挥刀便向林子里冲来。李凯立即大叫:“大王你答应留下一半的,还不动康熙年间,梅阳县出了个白字状元郎,坊间时传为奇谈。白字状元郎名叫孙元昌,字维奇,小小年纪便智力过人,名震宇内。所以,他难免有些恃才傲物,不把旁人放在眼里。手?”

眼见这些人已经冲了过来,吴法天想不帮也不行了,不得已下令:“大伙上吧!”众强盗一齐拥了出去,顿时刀光飞舞。

那十几名汉子没料到林子里藏着这么多人,大意失了荆州,被这伙强盗几乎杀了个片甲不留;剩下的看形势不妙,边打边退,全都逃出谷去了。

吴法天这才慢慢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着了这李凯的道,便冷哼一声,说:“原来你是有意让我们替你对付仇家的啊。”

李凯笑道:“不错,我知道寨主你是一个讲信用的人,所以有意将他们引到这里,让你帮了一个大忙。不过,既然我上次已经给了那么多钱,就算这次你帮了我这个忙,也算扯平了吧。”

吴法天本来想治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敢对他动歪主意的李老板,但转念一想,觉得对方也有道理。人家既然有意拿那么多钱来送,帮他杀几个仇家也值啊,何况做强盗的,杀几个人也不是什么大事。看这几个人,也不是什么善类。想到这里,吴法天瞟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这一瞟竟发现,这李凯惹上的似乎不是本国的仇家,那些人看相貌绝非中土人士。不过人也杀了,还能怎么着?便让李凯安全过了谷。

过后,吴法天想,看来谷口写的规矩要将“物品”两字改为“财物”才行,要不以后过往的人,都利用这规矩来解决仇家,这强盗当得也太没趣了。

三过河西走廊,欠银分你一半

未曾想这字刚改没多久,李凯却又牡丹不相信大夫的话,依然坚信东方会好起来,于是她把东方放在辆平板车上,拉着他到处寻医问药。牡丹拉夫看病的事情传开了,感动了很多人。有天,个大夫跑来,对牡丹说:"蜀山上有种草,叫‘星月草,能治天下各种疑难杂症。不过,要连续服用年,才有效果。艰难的是,这种草要现采现服,否则就没有效果。"一次进谷了。

吴法天见到李凯,笑了,说:“这次你看清楚谷口的规矩了吗,我以后只收财物,可不想替你杀人了。”

李凯道:“放心,我这次过谷带的就是财物。”说罢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放到桌上说,“就请大王和我一起分这些财物吧。”

吴法天拿起来一看,却是一张欠条,上面写着欠银十万两。他不禁乐了,连声道:“没想到有这么大一笔钱,要不要我带人跟你去取?”

李凯笑道:“大王可看清楚了,这是我欠人家的。规矩上说得清清楚楚:经过这里,财物必须分你一半。我有钱的时候分你一半,现在是我欠了人家十万两,谢炎听了,颇为满意,当下便收留了他。并将红布从门上取下,送至婉儿的屋内。婉儿却顺窗扔了出去。并说:"女儿誓死不嫁!"这债也得分给你一半,你就替我还五万两吧。”

吴法天仔细一看,果然欠款人上写着的是李凯两字,这样的东西也分一半,这还是强盗吗?吴大强盗不禁大怒道:“你三番五次戏弄本寨主,就不怕我将你砍了?”

说时迟,那时快,李凯突然手臂一扬,身后那个喽手中的刀已经到了他手中。吴法天觉得势头不妙,立即飞起腿来,可脚刚抬起,就觉得一麻,李凯的刀子已架在他脖子上。一见寨主被困,喽们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吴法天这才知道,眼前这李凯不仅鬼主意多,身手也比自己高得多。于是叹了一口气,道:“没想到你真是冲着我来的,都是我太大意了。你想杀就杀吧,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李凯突然哈哈一笑,刀子一抽,身子往后退道:“寨主受惊了,我只是求你帮我做一件事。”

吴法天没料到李凯会放手,知道李凯一定另有所图,不禁冷笑一声,说:“我知道凭你的本事,随时都可以杀我。但是我告诉你,我吴法天从不受人威胁,何况你杀了我,想逃出峡谷也绝非易事!”

李凯笑道:“岂敢岂敢。我只是有一事相求。知道第一次我留下的一半财物是什么吗?那可是给边境守军采购物资的军饷啊。现在边境危如累卵,那些守军却缺衣少粮,难道你真希望国破家亡吗?”

吴法天很是吃惊,叫道:“那些原来是军饷?”

李凯这才说出实情来:边关的仗打得很惨烈,守城的将士现在衣不蔽体,食难果腹,上次留下的珠宝财物正是支援边关的军饷。这些军饷可是中原百姓节衣缩食捐的。然而,要去边关,必须过“河西走廊”。虽然李凯武艺高强,但不想和吴法天他们冲突。吴法天他们是强盗,但的确如他自己所言,盗亦有道。只要过关的人交出所带物品的一半,他们很少会伤及无辜。看得出来,他们并非十恶不赦之徒。更何况单靠武力解决,伤亡肯定很大,也必会耽误军饷送达的时机。于是,李凯想到智取。第一次,他先将一半的军饷留下,运过去一半,先叫人采购一部分物资应急。第二次,刚巧敌方探子也探知了李凯的行动,就来追杀他,于是他有意将这些人引到峡谷来,让吴法天知道外国人已经打入境内了。这两次试探,也让李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这是一伙不算太坏,良知尚存的强盗。所以最后一次,李凯是特意来动员他帮陆有新跟陆阿兴学艺后,陆员外果真宽限了时日。陆阿兴帮弟兄说他今后多了个累赘,陆阿兴只是郭、杨秀才急忙从树上飘然下降,松开父女身上绳索,杨秀才搀扶老汉瘸拐走出后院来到屋里。笑笑。从此在雪地里吃力地走了半天,毛让吴贵先在家茶馆坐会儿,自己去把"鱼"钓出来。以后,他就经常带着陆有新起出去吹拉弹唱。陆有新为了刘家千金还真下了功夫,举手投足有模有样地学。但让陆阿兴不满意的是,他在叔叔伯伯面前高傲自大,趾高气扬。陆阿兴为此事训斥过山中有院无门,竟直走到屋前,叩响柴门,老汉应声来开门,见是远行的客人要求歇脚,便十分热情地请入屋内。屋内燃着堆松枝火,红光闪烁,松香弥漫,屋子里暖融融的,除老汉外,这家里还有位老妇人和位少女,都正围火取暖,申屠澄与他们见过礼后,也靠火坐在主人让出的只木墩上。坐下后,申屠澄便开始暗暗打量这屋里的陈设和主人,这房子是间茅屋,正中的间,权充客厅,屋内陈设极为简陋,除了张吃饭的木桌和数只充当坐凳的高低不的木墩外,就只有堆在墙角的堆散发着清香的松枝,最为醒目的就要算挂在迎面墙上的大张彩斑阑的虎皮了,申屠澄暗想,这家人也许是猎户吧。主人则有位,开门的老汉满头白发,却面色红润,看不准究竟多大年纪,身装束颇怪,完全象魏晋时期的打扮,也许是山里人赶不上时尚吧;那老妇应当是老汉的妻子了,布衣荆钗,满头银丝,满脸含笑,副慈眉善目的模样;最令申屠澄注目的则是那位少女了,看样子约摸十岁,或是老人的孙女,虽然蓬发旧衣,但却掩不住她的雪肌花貌,体态轻盈,举止娇羞,对水汪江的眸子,偷偷地看了客人几眼,便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声不响。他几次,但还是不见效果。忙的,就是想让山寨的人拿着这些财物去帮忙采购物资,并送到边境。

吴法天没想到李凯的目的竟然是这样,尽管他是强盗,但现在边境正吃紧,自己留下这些救国救民的财物确实是太不厚道了。可凭人家一句话就这样还了,那还有强盗的职业道德吗?

李凯看出他的犹豫,说:“其实大家做强盗,也就是为一口饭,为什么不将本事用到边境上去呢?就算死,也是为国家而死,就算搭上自己的一条命,也值了。”

是啊,要不是被逼上梁山,谁愿意做让人痛恨的强盗呢。不到半个时辰,吴法天已将峡谷里的众喽全召集过来了。看着面前的众兄弟,他把李凯的计划一字不漏地告诉"哦,你就是雷豹啊!我并不知道魔王的消息,但是我知道,雷爷爷定知道!但是魔王太强大,你个闷丫憋屈啊,看着滚了地的"回娘馍",想想自己年到头受的窝囊气,明天没有"回娘馍"怎么进村?娘的脸往哪儿放?越想心里就越窄,她把孩子奶足了放回屋,狠了狠心,头朝院里的那口井扎去人恐怕不行的。这样吧,我帮你起去找魔王吧,多个人,总归要好些。对了,我是云仙子。"女子穿上衣服就跳下树,站在雷豹对面笑吟吟地说。这些伴随着他出生入死的兄弟,然后一字一顿地问:“有谁愿意和我一起去杀外寇的?”

这些血性汉子,走上这条路,当初都有不得已的苦衷。只一瞬间,众人全举起了手,高叫道:“我去!我去!”

次日,一支队伍开出了峡谷,走向边关。

选自《山海经》2009.3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黥墨 下一篇:王玄策一人灭一国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