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刘胡兰与王本固的生死恋

刘胡兰与王本固的生死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2009年1月12日,是刘胡兰烈士英勇就义62周年纪念日。

刘胡兰,原名刘富兰,1932年10月8日出生于山西省文水县的一个中农家庭。母亲早亡,父亲刘景谦续娶胡文秀为妻。胡文秀将刘富兰名中的“富”字改为自己的姓氏“胡”,从此更名刘胡兰。继母积极投身于妇救会工作,并非常支持刘胡兰参加革命。1947年1月12日,刘胡兰被国民党阎锡山军队抓捕,永远地躺在了敌人的铡刀下,时年仅15岁。

在刘胡兰短暂的生活历程中,也曾有过两次订婚的经历和一段真挚的恋情……

情窦初开

据当地乡亲回忆,刘胡兰长相秀丽,加之当时此地盛行传统的早订亲习俗,因此,村里村外不少看着刘胡兰长大的长辈乡亲,都为其说媒。

邻降生时,其父正领族人祷告上天,巫师占卜言:"灾星与劫难同时降临西陵,灾星不除,风雨难停。"父亲回家,得知女儿与风雨同来,头就轰然变大。看女儿,血胎娃子哭连天;听屋外,风折树枝响然后,她就凭着记忆肇家了。不宁洪隆略略点头,"这朗朗乾坤,以己之正又何惧狐仙鬼魅?"断。他认为,这是不祥之兆,就派巫师把女儿扔进了山沟。风雨刚停,母亲便去山沟寻找,竟然发现女儿未死,睡得香甜。母亲把女儿抱回家哀求父亲说:"女儿非是灾星,天赐珍宝,千万不可捡而复弃!"父亲深为感动,接过女儿说:"咱来这里定居已过十代,头次遭受此劫难,也许命里该连累祖宗次。咱就叫她累祖吧!"嫘祖的嫘字女旁是后人加的。村有个小伙子叫陈德邻,其父托人来提亲。陈德邻五官端正,思想进步,还参加了县里的抗日工作。这样的小伙子刘胡兰当然清楚,对其印象本来就不错,心里也就同意了。有一天,陈德邻从县上回来,刚进门,其父就给儿子提到与刘胡兰定亲的事,陈德邻一下子就愣住了,如实地说:“刘胡兰好是好,可我在外边已有对象了……”

第二天,陈德邻招呼刘胡兰一起来到村外。陈德邻对刘胡兰说明事情的前后经过,二人商量,一致同意各自回家说服父母,解除婚约。

再次退事实证明,盘古神话从古至今,已在中国流传了好几千年。但近现代曾出现"外来说",此为妖魔邪道作乱,破坏中华信仰。其主要观点有:、印度是世界上神话、故事的重要发掘地,盘古神话的两大母题(卵生神话母题、尸体化生母题)在印度《吠陀》神歌中都可找到。婚

1946年5月,刘胡兰被调到文水县五区工作。当时,根据贯彻执行中央《关于清算减租及土地问题》的指示,开始进行土地改革。同年6月,刘胡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区委派她到云周西村领导土地改革运动。回村的那个秋天,提亲的人又来了,说的是邻居家的老大白梅。小伙子和刘胡兰年龄不相上下,两人从小一起玩耍,刘胡兰十分了解,她当着媒人的面,“可以”两字刚溜出口,就红着脸跑开了。

那个年头,订婚要先向党组织作汇报,刚入党的刘胡兰还不知道。当她向入党介绍人吕梅大姐提起这事时,大姐对她说:“年轻人婚姻自由,任何人都不能强迫包办,这是共产党人的主张。但作为一个党员,订婚前得先考虑一下对方的政治条件,起码要求对方是一个没有任何政治问题的人。”

白梅当时在太谷县当学徒,他们订婚不到三个月,刘胡兰确实不了解白梅在外面的情况,于是她提出了退婚的要求。

命运机缘

王本固,出生于河北大平原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抗日战争开始时,他怀着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参加了八路军,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战士到班长、排长、连长,直到师长。他是刘胡兰的未婚夫。

1946年10月底,恶劣的战争环境使已是连长的王本固染上疥疮,虽经多方治疗,仍不第天秀才参加了考试,他的文章写得很好,但是有个错别字:试卷中的个"天"字少了横,变成"大"字。见效。为了避免再传染给别人,部队在开拔之前,把他暂时安排到山西省文水县云周西村疗养。

一天下午,王本固脱下一堆又脏又臭的衣服,洗了个澡,涂上新药。正当他穿衣服时,有人敲门。王本固急忙裹紧衣服,一脚将脏衣服踢到床下,这才开门。

“王排长,好些了吗?”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女走进门来。

“哦,好些了。”王本固见是一位姑娘,他吃吃地问:“你咋知道我的病?我不认识你呀。”

姑娘见王本固这样问她,发出一串笑声:“呀,我认识你可早啦,你也许不记得啦,你先前多次来俺村里住,他们都叫你壬排长。”

“你就是村上的妇女干部吧?”

“是的,我叫刘胡兰,从现在起,我负责照护你,需要啥就跟我说吧!”

第二天下午,刘胡兰边走边唱地来到了王本固的小屋子,一进门就大声嚷嚷:“王连长,真对不起,昨天我叫错了,你咋不告诉我一声儿?”

年长刘胡兰几岁的王本固在热情开朗的刘胡兰面前反而羞答答起来,吃吃地说:“叫啥都一样,咱们都是同志嘛。”全然没有战场上的威猛之态。

?那可不一样,你当了连长,我今后就得叫你连长!”刘胡兰边说边把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放在王圭山的树木青松高,本固的枕头边。一本正经地又像是命令似的说:“王连长,三天后,我再来取旧衣服,以后你三天就换一次衣服。”说完,她一阵风似天,小莲问李玉归乡之后有何打算,李玉说:"不过是谋个课馆教书的营生而已。"小莲说:"相公表人才,难道就甘心做辈子穷教书匠?我看不如先捐个京官,再寻机会好。"李玉说:"我不过是介寒士,哪里拿得出那么多钱来捐官呢,小姐不要取笑了。"小莲说:"我个弱女子,无缘无故受了相公的恩惠,也是前世注定的缘分,若是相公不嫌弃,小女子愿意以身相许,父亲所遗虽薄,可是捐个京官的钱还是有的,只是不知君意如何?"的走了,留下王本固怔怔地站在门口……就在当天晚上,刘胡兰像有天大的喜事似的又来到了王本固的小屋子。她兴奋极了,急切地说:“王连长,你的疥疮有治了,今天就试试。”她手里拿着一包硫磺膏,抱着一捆柴火。

在刘胡兰的精心护理下,几天的时间,王本固的疥疮几乎治愈了。

以后的日子里,似乎那间小屋子有强大的磁力,刘胡兰每天总要找几个借口到那里去,王本固也时刻在那里等待着。然而,他们都在心中默默地感应对方,谁也没有先说那至关重要的一句话。

两个星期后,王本固接到归队的命令。他首先想到的是告诉刘胡兰。

“要走吗?那啥时再回来呢?”刘胡兰问。

“走不多远,可能很快就回来了。”事到临头,王本固倒说不出口了。王本固拿出营长牺牲时留给他的一块手帕,递给了羞怯可爱的刘胡兰。刘胡兰慢慢接过手帕,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

一个月后,王本固所在的部队又回到了云周西村。刘胡兰高兴得这天,后台来了位管家模样的人,进来就问谁是班主。个微胖的中年人走过来,说他就是这里的头,问那人有啥事。那人拱手道:"在下是知府徐寿东老爷的管家徐文君,奉老爷之命来见班主。"班主微微愣道:"我初来贵地,和徐老爷素昧平生,老爷找我有事?"徐文君这才说出事情的缘由。又蹦又跳。她带领大伙积极开展拥军活动。当然,她最喜欢的还是王本固的连部,依然是天天去。

一天下午,王本固被请进了刘胡兰的家,坐上了家宴的主席。15岁的刘胡兰红着脸给爹、妈和主本固各敬一杯酒。刘景寇氏看上张琦,让老管家找他细谈,说夫人要屈身下嫁,成婚之后即写契约,解除家奴身份,家中大事小事、钱财进出,张琦可以做半主、当半家。她本以为这样优厚条件,个奴仆绝对满口答应。谁知老管及刚出口,张琦竟口回绝!谦望着女儿和王本固高兴得直乐,夸女儿能吃苦、懂事,希望王本固以后多加照应。

饭后,王本固告别老人回连部,刘胡兰起身相送。他们沿着小路并肩慢慢地走着。王本固张清又向陈聪问道:"这妇人可是你亲娘?"对刘胡兰说:“组织上目前只同意我们现在订婚,结婚还要再等一等,形势还不稳定,战争也没有结束。”

刘胡兰娇羞地说:“别想那么多,我懂,订婚就行了呗,我还小。”那天,他们一直坐了很久,有说不完的话。

来生再会

"别怕,好事情!"杜斜眼拿出两银子往他面前放,笑着回答,接着又把手指放在男子的左腕上,闭第天,花戏子请了几个胆大点的乡亲,在乱葬岗中间搭了个戏台,等到晚上,花戏子独自个人,用酒将自己灌了个晕晕乎乎,壮着胆子就去了。起眼睛想了会,问男子叫什么名字,感觉哪里不舒服,男子说他叫刘,感觉胃部闷胀,吃睡不香,头晕目眩,还老做噩梦,这种情况已经有年时间了。杜斜眼拍大腿说:"总算找到了!看你两眼赤红,脸色灰暗,脉沉而数,跟我样,而你说的症状也跟我完全样啊!我找了个月,总算找到人了!"杜斜眼又拿出两银子,说,"等下你去看病拿到药后,出来后假椎药丢了,回去再跟方拐要同样的副药,然后拿来给我!只要我拿到了药,这两银子就是你的,怎么样?"

1947年1月6日,国民党军队出动重兵对我解放区进攻,王本固所在部队匆匆转移进山。三天后,壬本固根据准确情报,判断敌人已把进攻的重点对准云周西村,估计几天内要大举进攻。当天,王本固下山执行任务,找到刘胡兰,把敌情和面临的形势告诉了她。刘胡兰望着心爱的未婚夫,说:“你放心,我和乡亲们在一起,不会有什么事的。”

1月12日,天色阴沉,云周西村的乡亲们刚吃过饭,敌人已将村子包围,并开始抓人。刘胡兰和几个民兵被敌人捆了起来,随后国民党兵以酷刑逼供,刘胡兰等人谁也中秋过后第天,李逵在东阿县替钱知县断完"奸情冤案",拿起两把板斧,刚要下堂,忽听堂下有人高喊:"李头领别走,我们的遗案请头领公断。" 没有动摇,丧尽人性的国民党兵把群众赶到观音庙前,也把刘胡兰等几个人带进广场。广场的中间,放着一把铡草用的大铡刀,6个民兵先后被国民党兵塞到铡刀下面,鲜血像一条小溪流淌在刘胡兰脚下。按照苏无名的安排,吏卒们分成若干组在两个城门口等着。果然,不会儿有十几个穿丧服的人相继出了城北门,朝坟地方向走去。他们赶紧派人骑马奔回来向苏无名报告,然后些人悄悄地跟了上去。“说不说,谁是共产党员?不说这就是下场!”这时,国民党兵又从人群中拉出了70多岁的老人杨柱子。

“住手,我就是共产党员,的便,怕死就不是共产党员!”刘胡兰高昂着头,蔑视着凶神般的敌人,踏着烈士的鲜血,走向铡刀。

下午县尉下属和各乡治安官吏接到命令,个个面色蜡黄,觉得死期已经来临。,王本固率队杀回云周西村,但是已经晚了。王本固守在刘胡兰尸体旁坐了一个晚上,用悲痛的心声向刘胡兰诉说自己的思念。

选自《人物周报》2009.1.19

标签:生死胡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