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信脚子黄毛

信脚子黄毛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黄毛并不姓黄,因其皮肤呈金黄色,胸前、手上、腿上也满是粗粗的金黄色的毛,人不知其姓名,问之却顾左右而言他,故皆称之黄毛。

黄毛是个怪人,除不会讲洋话,中国各省的地方话他都讲得像模像样。其实,黄毛只是淮川与江西搭界的湖塘铁山界人,自幼只身在外流浪,讨过饭,打过工,做过店铺的小伙计??除偷盗抢劫外,他什么都干过。他长得尖嘴猴腮,身体单薄瘦长,但他那一身功夫,直叫人竖大拇指。

若是喝醉了酒,黄毛偶尔还会吹自己当过红军:“1930年红军打长沙时,我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那死的人哪,东屯渡摆满了!”

当警察局传他时,他又会满口否认:“哪里是当红军,是拉去当脚伙子哩!还好我跑得快,才有今天的自由自在呢!”警察拿他也没办法,只得让他回家。刚走出警察局大门,黄毛便向地上吐唾沫:“哼,你伢崽在老子面前摆什么谱?你还嫩哩,老子在红军里当过排长哩!”

黄毛确实是1930年后才在淮川落户,当时,他无家无业,无依无靠,便在汽车站后树山坪的烂屋里安身,有时帮汽车站卸卸货,有时帮旅客挑挑行李。可他嗜酒如命,工钱一到手,便即刻送到酒铺里了。黄毛很想当箩脚夫子,赚钱多些,但他又不是老淮川城人,便插不进,不过,机会倒是送上门来了。

这天一大早,公和庆爆庄急着和第天早,凌儿觉得头昏昏的,她戴起镯子,到集市去买菜。卖猪肉的姜大爷还在摊子后面悠闲地坐着。长沙联系一批业务,老板教佬便赶到河背南市街邮政局打电话。邮局只有一部话机,拨了半天,都没拨通,急得教佬团团转。这时有人向教佬推荐黄毛,听说黄毛腿脚功夫不错,不如让他跑一趟长沙试试看。实在没有其他好办法,教佬便赶紧去找黄毛,给了他一封信、一块银元,请他务必以最快的速度将信送到长沙浏清宫旅社老板处,回头还有重赏。黄毛嘿嘿一笑,放心吧,教佬,绝对没有半点问题。黄毛接过信拔腿就跑,一路紧赶,翻蕉溪岭,过洞阳,中途仅在永安喝了一大碗酒,天刚断黑就赶到长沙,将信送到了浏清宫。在那里喝了一大碗酒,吃了一大碗红烧肉,黄毛接过回信又往回跑。第二天天刚亮,教佬正在院子里打拳,一眼瞧见黄毛笑呵呵来了,便火气攻心,大骂道:“你这畜生,都一天工夫了,怎么还不去长沙,误了我的大事我可要你的命!”黄毛也不争辩,笑嘻嘻地将回信呈上。教佬接过一看,大喜,指着黄毛的鼻子似骂非骂:“你个鬼家伙,硬是飞毛腿!说,要赏什么?”黄毛笑着说:“您就赏碗酒得了!”“要得,走,到小桃园去!”教佬便领着黄懒猪大逃亡(-)
毛来到小桃园饭庄,黄毛一口气喝了两斤白酒,吃了一盆卤菜,一大碗红烧肉,一大碗肉丝面。吃完之后,黄毛嘴一抹,道了声谢,唱着戏文,飘然而去。黄毛的“飞毛腿”功夫便不胫而走,当时就有“打电话还没得黄毛的腿快”的盛誉。

在达岭上往南看,有两座山,山上碎石呈米粒状。东边的那座山,叫东米仓,西边的那座叫西米仓。修长城时,民工们要吃饭,人多呀,每天都要吃大批的粮食。那时侯征集全国粮食,都往这里送,送的少了,不够用,送的多了,日晒雨淋都霉烂了。尽管不断地送,可还是供不上民工们吃。民工们吃不饱,还得干重活,因此连饿带累,死的人可就多了。

黄毛平日里嘻嘻哈哈,经常一副醉醺醺的模样,没个正经相,不想他却与当时淮川大名鼎鼎的霖矮子发生了冲突。霖矮子的“教佬”之称,让庆教取而代之之后,依然没有半点收敛。那天,黄毛从周家大屋路过,见霖矮子又在调戏黄花大闺女,便气愤地上前堵住霖矮子,破口从那以后,齐孜飞"从前啊,我和梅树"鸡犬升天,曹大帅干脆给他个团,而他这个团长不用冲锋作战,他的任务便是想方设法搜刮各种值钱的珍宝。大骂。霖矮子也不回话,飞起一脚,踢向黄毛。黄毛双腿一夹,便夹住了对方的脚。霖矮子急了,使劲将脚往 赵洁望着丈母娘嘿嘿地笑着问道:"谁教傻徒弟呀?"外抽。黄毛嘿嘿一笑,双腿向前一送一松,霖矮子便跌了个四脚朝天。黄毛与围观者乐得哈哈大笑。霖矮子从地上狼狈地爬起来,指着黄毛狠狠地说道:“你狗日的等着瞧!”黄毛无所谓地笑笑,便与他人一道喝酒去了。

刚在一家小酒馆坐下来,楚荆山龙头大爷陈泰湖便走了进来,也不说话,将一双筷子放在黄毛茶碗右边。黄毛明知来者是谁,也不吱声,忙将那双筷子横放在龙头大爷茶碗前面。见状,陈泰湖大吃一惊,问:“老大可有门槛?”黄毛站罐头国的附近便是苗国,就是和丹朱同造反失败的苗的子孙聚居于此而成国的。苗国的人也都生有翅膀,翅膀生在腋下,很小,也只能点缀观瞻而不能飞老和尚看着心里酸,流下泪来,叹了口气说:"虽然我这儿是穷庙,你要没处去,就将就着住下吧。"朱元璧:"多谢师父,等雪住了,我就走。现在天下大乱,到哪里都是个穷啊!"老和尚听了,连连叹气点头。行。起,恭敬回答:“不敢沾祖师爷灵光!”

问:“贵前人帮头上下?”

黄毛依然恭立:“在家子不言父,出外徒不敢言师,敝家师江淮泗,张师上光下兴,祖师潘上下,曾祖师李上下,传造师程上下,引见师刘上下!”

问:“请问老大哪座山?”

黄毛双手按桌角:“好说,敝帮兴武六,敝家师江西赣州人氏!”

此刻,陈泰湖以拇指和食指相接,合成一个圆圈:“义气团结,互帮互助!”

黄毛心知龙头大爷已认自己乃帮中之人,立即用右手拇指收于掌心,抱向胸前,恭敬地答道:“有饭大家吃,有衣大家穿,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龙头大爷这才言归正传:“兄弟,哥子前挑到半路上,樟寿也觉得有点累了,放下布机休息会,这个辰光,刚好有个熟人经过,见此就跟他开起玩笑来了。来是承红旗五爷霖矮子所托,约你明天到状元洲比试手脚。兄弟手头怎样?要不要哥子帮忙?”

黄毛也不正面回答:“大爷,霖矮子也是楚荆山的?我帮十戒第一戒就是  戒淫乱,身为红旗管事五爷难道不知帮规?”县官的两个差人抬着李胜山,没走到两里路,他在轿子里就大声喊:快、快,往转抬,我家屋里着火了!两个差人只好把他往回抬,到家看,果然他家的后屋草房,烧了大半。他的这个缓兵之计实现了。又把媳妇叫到面前,作了安排。叫她定要小心,不要再出事了。然后两个差人又抬着他上路,走了两个时辰,他在轿子里又喊起来:不好了、不好了,我媳妇掉到河里了,快把我抬转去!两个差人想到人命关天,又只好抬转去,到了河边。他媳妇真的在河里淹着,只见个头在水面上,幸好他们及时赶到救起来,不然真的出人命。两个差人认为这李胜山,真是个能掐会算的神人,对他没有丝毫怀疑。想给他说点掏心话,又不敢开口。只好闷声闷气抬着他往县城,这个李胜山心里更是惴惴不安,怕去县大老爹家算不出偷盗的贼遭惩罚。无意之间,抬眼向轿子外面看,但见那山坡上,白黄的两只狗正在他打架,心神不定地自言自语道,"不是黄的遭就是白的遭!"他这念不打紧,吓倒了两个抬轿的差人,联想到他们自己,个是穿的白背衫,个是穿的黄背衫,肯定是算到他两个了,他们立即放下轿子,扑通下跪在李胜山面前,连声喊道:李神仙饶命,李神仙饶命!

陈泰湖忙道:“兄弟,算了,一家人莫伤和气,明天的事我给兄弟摆平!”

黄毛立起身来,双拳一抱:“大爷,小子是兴武六门下,不能灭了祖师的威风。明日之会,小弟领了,大爷请回吧!”

次日,黄毛悠悠地赶到状元洲时,霖矮子早已带了十几个徒弟站在那儿。龙头大爷陈泰湖也到了场。黄毛不慌不忙地上前见过龙头大爷,眼角斜了斜霖矮子:“大爷,今天是打群架,还是单斗呢?”

龙头大爷说:“依我帮规矩,当然是单斗!”

黄毛故意说:“这"还是留给杨成武作个纪念吧,他连续打了两个歼灭战,击毙日军余人,还打死了名中将,立下了大功,以后就让这个观音菩萨保佑他继续打胜仗吧!"1接下来,朱秀才身子轻,便向着前方飘去。0、油沸豆:又分为去壳的油沸豆瓣和不去壳的兰花豆两种,均色香味俱佳,是家常佐餐佳品,近年来,产油沸豆还出口海外。多个人,我和谁斗?”

龙头大爷说:“当然是五爷!”

黄毛说:“要是霖矮子打输了呢?”

这时,龙头大爷自告奋勇地说道:“就让我来做个中好了!”

霖矮子对龙头大爷一揖:“您老做中最好。死生由命,富贵在天!”话还没说完,趁黄毛不防备,飞起一脚,直扫黄毛下盘。黄毛一直在静观其变,见其搞偷袭,趁他下蹲之际,突然飞起双腿往他双肩一蹬,咔嚓一声,霖矮子双肩骨已被卸了。霖矮子当即躺倒在地,痛得打滚。十几个徒弟一哄而上,黄毛忙双脚在洲上一扫。大大小小的卵石往四"听我唱完第首,蛇妖。结婚前我唱过这首歌,临死我也要唱遍。"处飞去。这下可惨了,十几个徒弟都被卵石击中,个个被打得鼻青脸肿。

这一战,黄毛的“铁腿”又出名了,霖矮子却颜面扫地,在小桃园办一桌酒席,向黄毛赔礼。黄毛在桌上敬了龙头大爷和庆教各一杯酒后,一口气将一壶酒吞光,将壶重重地一放,谁也不瞧,飘然而去。

这之后,黄毛依然是黄毛,当当信脚子,当当挑夫,依然好打抱不平,依然嗜酒如命。

至1949年冬,黄毛因嗜酒伤身,吐血不已,央人请教佬到床边,流着泪说:“庆教哥,红军回来后,告诉杨勇哥子,黄毛没有丢他的脸,没有给红军丢脸!”

言讫而终,葬于淮川城外青阳山下江大仙人庙后。

选自《谁来疼惜你》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