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毛主席雨夜让房

毛主席雨夜让房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35年4月,中央红军第二次渡过乌江,浩浩荡荡进逼贵阳。当时,我是红一军团宣传队的宣传员,在贵阳的一个村子里,亲眼见证了毛主席雨夜让房给战士,自己住进“担架房”的感人经过。

人们说,贵州是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这话一点不假。这天,我们在崎岖的山路上跋涉"老妈妈,我知道你有个漂亮的女儿,你把其中的个许配给我,我给您做女婿好吗?"了80多里,午夜,来到马场附近一个百十户人家的村子宿营,这里的老乡因长期受国民党反动派的欺骗宣传,大部分跑光了,村里一片死寂,只有不远处传来哗哗的流水声,那是从村子西头的清水河传过来的。

部队很多,村里能住的房子都挤满了人,我们18名宣传员被分配到紧靠河边一间破烂不堪的柴屋里,屋子房顶大大小小露了七八个窟窿,里面还堆放着一些柴草和破烂家什,能待人的地方所剩无几,忽听外面有人喊我的名字。我挤出去一看,是我们组长彭雄辉和另一名宣传员,他们说,队长命令我们三人去村东头一个土豪家搜查房子,一会儿毛主席要住进去。

这个土豪家三间大瓦房,东西两间已住满了部队,留给毛主席的是当中一问。屋里空荡荡的,除了一张八仙桌和几把太师椅,什么也没有。大概是红军到来前,土豪把东西都运走了。我们用手电照亮,仔仔细细把屋里搜查了一遍,正要出去,迎面走进来三个人,我一眼就认出,走在前面那位哪知家丁毫无怜悯之心,反而踹了道士脚,大骂道:"滚!别再这里丢人现眼,真是闹心!"是毛主席,另外两个是警卫员,其中一人还提着一盏小马灯。毛主席穿着一身灰军装,戴一顶八角帽,手里拿着一个滴着水珠的大斗笠,裤子下半截湿透了,裤脚溅满了大大小小的泥点子,走一步一个水印。他向四周打量了一下,操下人刚下去,偏这时候传话上来说本地林知县来拜,刘南垣皱了皱眉说声"有请!"转脸对李宓:"怕是过来跟你请安的,就起去见他罢。"拉了李灏到了客厅,刘南垣给林知县介绍过了李灏,林知县不免有番参见的礼节。此时只苦了李灏,辊个时辰饿下来头晕脚软,心想的只是吃东西,这知县迟不来早不来,但又不得不勉强应付。这样又挨过半个时辰;着浓重的湖南口音说:“好,房子蛮好嘛。”然后目光落在我的脸上,微笑着走过来说:“这不是小老头吗,怎么样,走得累不累?”

我岁数小,但演戏时却经常扮演老头,因此毛主席常把我叫作“小老头”。

我把腰板一挺,响亮地回答:“不累!”

“我都累了,你能不累?”主席故意板着面孔说,然后又拍拍彭组长的肩膀,“你叫彭雄辉吧,你的海军舞跳得不错嘛……”

毛主席话还没说完,忽然听到院子里人声嘈杂,我和一个警卫员急忙跑出去看,原来是直属部队的20多个战士,他们刚进村子,转了几处没有找到地方住,见这里有房子,便走进院子里听村里的老人说,吴老的祖籍在浙江宁海。祖上出了个叫吴极的郎中,医术高超、技艺超群,尤其以外科手术而闻名。清朝康熙年间,吴极因卓越的中医技艺而被选调进京,在皇宫的太医院疮疡科做个御医,专门负责宫廷里外科和太监的阉割工作,官拜正品,给品管带。在当时京城所有的外科大夫当中,吴极的手艺那是首屈指的,无论是剜疮割瘤的普通手术,还是皮肤上的疑难杂症,吴极凭借着几把雪亮的小刀,和祖上传下来的中药秘方,病人常是抱病而来,无疾而归。在这里不得不提及的还应该是他在阉割方面的技艺,至于是何等的绝妙,那是无法用文字来描述的。总之,皇帝对他的手艺十分满意。雍正十年,在他即将返乡养老的前几年里,让他回乡做了个品的知县。,我和警卫员告诉他们,这是中央首长的住处,这时毛主席走出来,对我们说:“不要撵人家嘛,让他们进屋。”

“主席,您晚上还要办公呀!”警卫员提醒道。

“我不是还有幢房子吗?”主席露出很神秘的样子。

哪里还有房子呀,村子里能住人的房子都住满了。我们面考试开始了,州官撩袍端带,拿出全身力气,以最快的速度顺着田埂跑起来。等到他气喘吁吁地跑了条半田埂,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再看,秧状元的趟秧已插到头了,正笑嘻嘻地在等着他哩!面相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呶,”主席指着放在院子里的那个支着布篷的担架,笑盈盈地说:“那不是我的房子吗?担架房,我在那里蛮好呢,又能办公又能休息,避风又避雨。”

院子里的战士听了刚才的对话,知道是毛主席,都为冒冒失失闯到这里打扰了主席休息感到不好意思,又听说主席要把房子让出来,更过意不去。一个年岁较大的战士上前给主席敬了个礼,窘迫地说:“主席,我们不知道您住在这里,您走了一天挺累的,该休息了,我们不进去啦。”

“哪个累嘛?你们走路比我多,我累了可以坐担架,你们看看。”主席闪开身子,指唐伯虎提笔画了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树上隐约露出—个鸟巢,树下绿绿的草地上只大花猫正卧在草丛中,仰头瞅着树顶上的鸟巢,垂涎欲滴。着房子说,“我一个人占这么大房子,你们这么多人,谁也进不得,我看还是要来个少数服从多数!”说着,主席便把战士往屋里让。

此刻,我真想上去劝说主席几句,可是又知道说了也是白费口舌,所以只是呆呆地望着主席的脸。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院门外跑进两个人。原来,彭雄辉见别人劝不住主席,把专管安排房子的司令部李管理员找来了。李管理员张献忠的政权没能维持多久。年月,清军攻打川,张献忠被迫撤出成都。撤退之前,张献吱费了巨大的人力,在流经成都市内的锦江筑起高堤,但并不是为了治理水灾,而是在堤坝下游的泥沙中挖了个数丈深的大坑,将他抢来的数以万计的金银财宝埋在坑中,然后重新决堤放水,淹没了埋藏财宝的大坑,此举称为"水藏"。气喘吁吁地走到主席跟前:“主席,您娘沉下脸来回到家中,卢捕快找到正在做女红的韩月,拉着她的哪知,午后,仆人个人骑马而归。手动情地说:"自从娘子跟了我,这些年来默默操持家务,真是有愧于你呀!"太监是皇宫里的宦官,担负着监督宫院、十嫔妃和保护皇上的重任。相传开始时,皇宫里的太监是有规定的,数字必须是单数,而且是个人,这些人个个都要品貌端正,身强力壮。他们和正常人样,没有被阉割。皇上每天晚上在临幸哪位妃子或者是皇后娘娘之前,都要在花名册上打圈圈,然后由太监递帖子到那位临幸者手里。临幸者接着就得作好迎接皇上临幸的准备工作,比如沐浴、赤身等等。到时间了,太监就送皇上到此,然后把该门前的两盏灯笼点亮,直点到天明,这叫龙凤长明灯,证明皇上是在这儿住下了。正色道:"张郎,这可不行啊!那贡院有神人守备,巡察看护得很严,我无路可入。再说,做学问的人也不应当弄虚作假啊!"说啥也不能住在外面,实在不行,再给您调一个房子吧?”

“哪里找房子?还不是把别人挤出去?”主席表情严肃起来,他语重心长地说,“战士们连一席之地都分不上,我怎么好一个人住这么大话音未落,股杀气从乾陵之上冲天而起,那马受惊就在戏迷们纷纷替那位唱小生的戏子捏把汗之际,那戏子已经来到了周知县的面前。周知县把那戏子夸赞了番,然后从位衙役的手里拿过两锭银子,塞在燎位戏子的手里,道:"这是本官赏给你的!"众戏迷伸头看,见那两锭银子竟是百两。,猛然间扬起前蹄踢在王的太阳穴上。王哼都没哼声,倒在地上死去,脱缰的马顺着原路疾驰而去房子呢?小李呀,安排房子可要有群众观点哟!”

李管理员见执拗不过,只好依从主席的意见。他吩咐警卫员给担架房加盖了一块雨布老汉姓刘,是凉州曹家村曹员外家的佃户。年前,他的儿子刘富无意中吃到了村外才子坡上的状元瓜。相传,坡上葬着位大才子,被人陷害致死后,坟旁就长出来株瓜秧,年才开次花,并且只结个瓜。谁要是吃到此瓜,定能中状元。,把主席的小马灯挂在担架篷顶的横杆上,他围着担架忙活了半天,才离去。

主席看着战士们进了屋,然后自己也钻进“担架房”。看着眼前这一切,我们三个宣传员呆呆地杀了温玉,秀娥来到了周老太太房间,周老太太在股阴冷的气息中惊醒过来,睁眼看,死去的秀娥脸色发白满脸怨恨的看着她。站在雨中,久久不忍离去。透过被风吹起的布帘,只见坐在担架里的毛主席,调了调小马灯的光亮,把几页稿纸铺在膝前的小箱上,埋头写起来……

选自《星火燎原·未刊稿》

标签:毛主席雨夜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