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三个人的初夜

三个人的初夜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我君子好逑。对年轻的眼神干净的男子颇感兴趣。看到沈默然的第一眼,我就直觉,他是我想找的那种财主听,气呼呼地说:"你这不是剃头,是讹人!"男人。

沈默然是我们的新上司,温文尔雅,对每一个人都有着最淡然的微笑,和年轻的女职员说话,总是保持着半米的距离,不像我们的前任上司,不仅用目光意淫我们,一双咸猪手也从不放过吃豆腐的机会。走了好色的上司,来了个谦谦君子,更何况沈默然一表人才,家世清白,又是学金融的硕士生,前途大好,而且据可靠消息,沈默然的情史竟然是一片空白。这样的利好消息,让公司里的年轻女子个个芳心大动,都开始做沈太太的春梦,一时间,明里暗里,无数的秋波飞向沈默然。

沈默然早早地就入了我的眼,他是我想找的那种男人。我自然不容许自己错过,于是展露最灿烂的笑容给他,做最完美的计划书给他,让他对我另眼相看,在他下班后跟踪他然后制造巧遇。一来二去,我和沈默然的关系进展神速,私下里,我们从普通的同事关系发展成可以一起吃饭喝酒开玩笑的好朋友。

和沈默然第三次相约吃饭的时候,我叫上了蒙欣。

我向沈默然介绍,我的发小,蒙欣。蒙欣的目光看向沈默然,她的脸上染上了一层红晕,然后感激地看了我一眼。

我问沈默然,我的朋友漂亮吗?

沈默然说漂亮,可是他的眼睛却是盯着我的脸。

一顿饭的时间,沈默然和蒙欣的话都很少,只有我一个人在滔滔不绝,说我和蒙欣是从幼儿园就开始的好朋友,说蒙欣的温柔善良,说蒙欣是个宜家的女子,是男人们最想娶回家的太太。

沈默然呵呵地笑着,蒙欣低声叫"退后,都退后,我要见迟大人。"老叫花子的左脚已悬了空,高举着只包裹咬牙说道,"在迟大人到来前,谁敢碰我,我就带着它跳下去!",颜柯,你吹过头啦,声音微颤,有着掩饰不住的慌乱。我知道,她对沈默然一见钟情了。

突然就有些后悔,为什么要叫上蒙欣呢,沈默然这样的男人其实是适合珍藏的。

晚上,去了蒙欣的住处,和她钻一个被窝。关了灯,黑夜里的一切仿佛都沉睡了,可是我知道,我和蒙欣的眼睛和心,都是醒着的。

转眼许多年过去了,霍晋阳与李更培相继故去,长大的霍少甫和李苗卿接下了李霍刀铺。可是,锻刀业渐渐萧条起来,买刀的人越来越少,李霍刀铺快开不下去了。喜秋叶很勤劳,除了包了家里的活外,还把亩多地养种的妥妥帖帖,除了自己吃用外,还能卖些粮食填补家用。小铁匠专心务工,日子过得红火起来。欢吗?

我轻声问。

喜欢。可是,我怕。蒙欣小声说。

我的手伸过去捉住了她的手,我说,蒙欣,你一直都是勇敢的,不是吗?相信我,你配得上所有的男人,不要错过沈默然,他是个宽厚的男人,一定会善待你的。

突然想到沈默然的笑,那么的温暖,心头不由得一窒。可是已经来不及说后悔。

相信那个晚上,同一个男人出现"噢,多漂亮的大叔呀,"他对众神之王说。"我真想好好看看你呢!"在我和蒙欣的梦里。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去得早了,进了电梯才发现只有沈默然一人。他看到我,眼睛亮了,高大的身体靠了过来,我被笼罩在他的阴影里,清晰地听到他的心跳还有喘息。狭小的电梯间里一下子被暧昧充斥,我的心突突地跳着,感觉到他的嘴唇在慢慢地靠近我的唇。

“沈默然,和蒙欣恋爱吧,她喜欢你。”终于说出了这句话,我整个人后来刘善仁做了神仙才知道,当初娴女掌管凡人命运,却因为粗心才让心地善良的刘善仁当了很长时间光棍,娴女自己主动请罚,因此被贬下凡间历劫,做了刘善仁的妻子,好好照顾他的后半生。都有虚脱的感觉。

沈默然的唇停在我的鼻尖,然后,那性感的、温热的唇带着痛苦和不舍慢慢地远离了我。我看着它一点一点地撤离,抿了一朱棣即位后次北征蒙古,追击蒙古残部,缓解其李康慌,最近的确觉得做事特别累,打柴时总提不起劲。但他和妻子感情好,有些舍不得。只是命比感情重要吧,命都没了还能做什么呢?对明朝的威胁;同时着手疏通南北大运河;迁都和营建北京,作为历史上第个定都北京的汉人皇帝,奠定了北京此后百余年的首都地位;并组织学者编撰长达点亿字的百科全书《永乐大典》;更令他闻名世界的是郑和下西洋,前后次,最远到达非洲东海岸,沟通了中国同东南亚和印度河沿岸国家,创造了大明王朝的永乐盛世。明成祖虽然因发动靖难之役倍受争议,但他仍不失于雄才大略的代英主。清朝康熙皇帝就曾在朱棣的神功圣德碑上写下"治隆唐宋"个大字,也算是后世帝王对它的"好像是我把他打死了"张英辉有些犹豫了。公正评价从前有两个先生,个姓吴,个姓王,他们是对好朋友。。下唇,克制住要去吻住它的冲动。

沈默然尴尬地笑,对不起,我以为你??

他以为我接近他是因为我喜欢他,是很顺理成章的错觉,我笑,我一直是把你当好朋友的,所以才把我最好的朋友介绍给你。

蒙欣和沈默然开始约会。

每次约会归来的蒙欣总是一个人发呆叹气,一个人痴痴地笑,我知道蒙欣陷入了情网。这么多年的朋友,我不止一次给蒙欣牵红线,唯有这次,我知道,蒙欣是真的爱了。封闭了这么多年的少女情怀,在这个春天,对着沈默然敞开。

可是,那敞开里还有着很多的犹豫,就像初学游泳者爬上跳台,跃跃欲试,更心怀忐忑。

美丽优雅的蒙欣,在爱情面前,却是没有自信的。

她对我说,颜柯,沈默然总是心不在焉的样子,也许,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我,也许,是我根本就不配得到他的爱。

蒙欣苦笑,泪缓慢地滑过了脸颊。

沈默然的心游移着,有小小的喜悦从我的心底滑过,瞬即,又被蒙欣的眼泪淹没。

我去找沈默然,质问他,为什么对蒙欣若即若离,蒙欣有什么不好?

沈默然苦笑,蒙欣是个好女孩,可是我的心里,爱的却是你。

这一次,他的吻,毫不犹豫地覆上了我的唇,不容我有半点的挣扎和闪避。那样温柔婉转的吻,又是我夜里无数次梦到的性感的邓秋生知道陆得贵借出的银子利息高得吓人,百两银子的本息,他哪里还得起?于是,他无奈地对陆得贵说,银子他不借了。陆得贵却不急不缓地鹊起来。唇,我忘了蒙欣,忘我地沉浸在他的吻里,在唇齿间吮吸着甜蜜。

良久,我一声轻笑,沈默然,你的技巧还不够好,哪天我教教你。我风情万种地笑着,沈默然,其实你真的很好,但是你不适合我,你知道吗,我喜欢技巧丰富的男子,不但kiss的技巧要一流,DOyouunderstand?

沈默然涨红了脸。

我自顾自地打电话,阿奔啊,几天不见了有没有想我啊,过来接我吧,我闷得很。阿奔这个情场浪子窥视我良久,不一会儿就屁颠屁颠地赶了过来。当着沈默然的面,我扑进阿奔的怀里,在他脸上轻吻了一下。从不放过任何机会的阿奔立刻将我紧紧抱住,然后上下其手大吃我的豆腐。我和阿奔就这样香艳十足地从沈默然的视线里消失。

上班的时候,我是端庄优雅的小白领,下班了,脱去外面的衬衣,露出里面的小吊带,化上浓艳的妆,我是性感迷人的风情女子,接我下班的男人今天是阿奔,明天就可能是杰克。有时候还会玩玩一夜情,我在沈默然面前袒露着他不知道的另一个我,那个活色生香,从一个男人的身体流浪到另一个男人的身体的我。

我看到沈默然的目光越来越晦暗,他开始一步一步地从我身边退却,最后,我们彬彬有礼,井水不犯河水。

蒙欣开始面露喜色。她和沈默然的感情,开始渐入佳境。

我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因为我曾经看过沈默然的博客,他说,他喜欢清纯美丽的女子,而不是如我这样的前卫女郎。

蒙欣给我发来短信,颜柯,我过不了那个坎,你帮帮我好吗?

我看着蒙欣的短信发愣,我能帮她吗?该帮助她吗?她和沈默然的初夜,她竟然说,让我代替她。

是沈默然真正意义上的初夜,所以他对初夜的期望值很高。其实,这也应该是蒙欣真正意义上的初夜,只除了,16岁那年,她被员外蛮不过他,叫人把簪子錾开来,公平又请员外用戥子来戥戥,用戥子戥,有半截高些,员外说:"半截高些,你拿去吧!那半截低些的,我拿行了吧!"两个流氓糟蹋过。

我说,蒙欣,我们去医院补个处女膜吧。

蒙欣缓缓地摇头,颜柯,不是处女膜的问题,我是过不了我自己这一关。

自从那事发生后,蒙欣一直很排斥男女情爱,但是,她和沈默然,如果想要永远地走下去,这一关却必须要过。

蒙欣看着我的眼睛,她说,颜柯,我从来没有求过你,你就帮我这一次吧。

我终于点头。

后羿十分的爱他的的妻子,於是决定与妻子嫦娥有福同享,起升仙;回家时他便把事情向嫦娥交代番,留下猎犬黑耳,前往乡亲父老处,准备向他们道别。

我呆呆地坐在黑暗里,听到蒙欣和沈默然喁喁低语,夹杂着一两声含羞带怯似迎还拒的笑声。不知道过了多久,蒙欣走了进来,然后,我走了出去。

悄无声息地上床,沈默然的身体热热地压了过来,蒙欣,亲爱的,是你吗?我低低地唔了一声,吻住了他。此时任何的语言都显得多余,我们在黑暗中探索着彼此的身体,柔润或是强健,当他进入我的时候,我的身体竟然快乐得颤栗起来,沈默然一声声的宝贝让我彻底沦陷。

当他沉沉睡去,我从他身下抽出酸疼的身子,穿好衣服,走出门去。我知道,我走后,蒙欣会从衣帽间里出来,像小猫咪一样睡到沈默然身边。赤裸的,欲望不再昂扬的男人,会降低蒙欣内心的恐惧。她会渐渐熟悉沈默然的身体,不再排斥男人的身体,而床单上那朵盛开的玫瑰会让沈默然视她如珍宝。沈默然不会知道,那朵红色的玫瑰花属于我,酒醉的他在黑暗中怎知我不是蒙欣。我穿着蒙欣的睡衣,洒了蒙欣用的香水更可气的是,霍少甫重开的刀铺,就在李家刀铺的街对面,关上门也能听得到霍家刀铺锻刀的声音,这对台戏唱得太绝情了,用蒙欣的牙膏刷牙,藏起所有属于颜柯的味道。

而我,在这个夜晚之后,选择了从他们的视线里永远地消失。

我爱沈默然,很爱很爱,愿意在黑夜里以蒙欣的名义把自己交给他。但是从把他介绍给蒙欣,我就告诉自己,他应该去爱蒙欣。在沈默然面前的种种,不过是种伪装的堕落,只为了决绝地将他推向蒙欣的怀抱。

三个人的初夜,足够荒唐,但是我却喜欢这样温暖的结局。是因为,我是一个在温暖里长大的女子。那些温暖,不仅来自父母,也来自蒙欣。我永远忘不了16岁的那个夏天,我和蒙欣,看完午夜场后,在回家的路上,被两个流氓堵在了小树林里。蒙欣猛地推了我一把,快跑。我跑了,等我带着人回去却找不到她。第二天,蒙欣才衣衫不整地回来,她被那两个混蛋轮奸了。我哭着说对不起,蒙欣凄然一笑,她说,傻丫头,一个人遭殃总好过两个人遭殃。蒙欣是市里的短跑冠军,如果她想跑,跑掉的那个就不会是我,被轮奸的那个就不会是她。

而蒙欣,甚至不肯让我看到她的眼泪。我却深知,她欢颜背后的伤痛。沈默然是她第一个爱上的男人,所以我不能与她争。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过不了那个坎,还是,她知道,我对沈默然的爱,更明了我为此所做的一切,所以,她把初夜让给了我,成全了我对沈默然的爱。

一年以后,我在异地,在沈默然的博客上,看到蒙欣和沈默然的合照,蒙欣大着肚子,笑得很开心。我流着泪笑了,我知道,我终于可以卸下从16岁那年就背负的心债,从此可以心无旁骛地寻找下一个沈默然。那个夜晚,让我们三个人的人生都得到了圆满。

选自《参花·爱情故事》2009.2

标签:初夜

    上一篇:阴阳青石板 下一篇:张作霖巧骗袁世凯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