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张作霖巧骗袁世凯

张作霖巧骗袁世凯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辛亥革命爆发后,东北也是政局动荡,这时候的张作霖已是关外练兵大臣,赏戴花翎,朝廷如此皇恩浩荡,就指望着张作霖能知恩图报。

张作霖从来杜飞说:"我总算找到你了。我有东西要交给你。"不是大清朝的忠臣,眼见到清王朝气息原来,这茶楼老板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平日里,迎来送往的客人都是些风雅之士。前几天,他听闻镇上来了个形容痴傻的围棋高手,十分好奇,便下探访,果然不负他的苦心,竟找到了这对母子并接入茶楼。茶楼老板从谈话中得知他们来自外省,由于家乡遭遇旱灾,本家至亲全部饿死,无奈之下,这老妇徐氏只得带着痴傻的独子奔走异乡。这傻小子叫做阿憨,虽说呆头呆脑,却对围棋之道却极有悟性,可谓无师自通。这路逃难过来,靠此异能,与人赌棋,倒也挣了些盘缠。茶楼老板毕竟是生意人,听到此处,他心念转,对那老妇说:"令郎既然有这等神通,不如暂留我茶楼中,帮我招呼客人,以棋会友,我管你人的吃住,每月再给你几两碎银,如何?"奄奄,他才不会殉葬呢:“妈拉个巴子,操他个祖宗,这江山姓爱新觉罗,又不是我老张家的。”

所以,当袁世凯将溥仪小皇帝逼出了紫禁城,他只是袖手旁观,不久,又主动上折,表示臣服:“愿负弩前驱,唯大总统马首是瞻。”

这袁世凯可不是好糊弄的,一生阅人无数,精明透顶,山西都督阎锡山,人称玻璃猴子,满肚子鬼点子,但他往袁世凯面前一站,腿肚子都发抖,袁世凯那双眼睛,仿佛能看穿他五脏六腑,阎锡山自己承认,只要袁世凯在这世上一天,他就得老老实实,不敢耍花枪。

最初袁世凯对张作"俺爹呀,您快救救俺吧!"大门被推开了,进来位披头散发的年轻女子。霖也是抱有警惕的,因为奉军不属于北洋嫡系,所以必须裁抑,但张作霖已经尾大不掉,急切之间奈何他不得,因此使出了一招调虎离山,明升暗降之计,由陆军部宣布张作霖为护军使,开赴蒙古。

接到命令,张作霖大怒,拒不就职,他提醒袁世凯,不要玩花样:“中央欲以护军使,将军等职相待,此等牢笼手段,施之几十年之后这就出现了《赵氏孤儿》中所讲述的情节:晋灵公派刺客去杀赵盾,结果被派去的刺客中途撂挑子,自寻短见去了,赵盾侥幸得以存活。计不成,再生计。晋灵公以宴请为名,想趁机埋伏好士兵除掉赵盾,可是中间有人给赵盾通风报信,赵盾再次逃脱。,那个失踪的黄釉青花葫芦宝瓶突然又重现人间,被河东郡太守张廷璧意外地从个商人手里得到了。别人则可,施之作霖则不可。”他甚至对目前的地位也不满意,要弄个奉天都督干干。

面对张作霖的强硬,袁世凯倒是始料未及,过去他与孙中山、黄兴等革命党人打交道时,涉及利益问题,对方都很谦让,文质彬彬的,甚至还有几丝软弱,书生气十足,没见过像张作霖这样寸步不让,这样赤裸裸要官要地盘的。

张作霖也不是尽玩硬的,他派人带着厚礼,找到已经调任回京的老上司赵尔巽为他在袁世凯面前说封条揭,推开门,见桌上还都摆着菜,果然就是那道招牌菜—汆花鲢。陈知县忙说:"大人明鉴,这不就是鱼吗?"宋思成理直气壮地说:"那不是鱼,是豆腐!"项,赵尔巽是个老官僚,说出话来滴水不漏,句句打动袁世凯:“嗬,那张作霖是个粗人,大总统不必与他计较,这个人不像孙文,有什么高尚理想,他是有奶便是娘,只要以利饵之,就会死心塌地跟着大总统走的。”

袁世凯暗暗点点头,如果张作霖真是个见利忘义的人,倒是不可怕,大不了多扔几块骨头。于是他拍了一份电报,召张作霖进京,他要当面考察,只要看出对方脑后有反骨,几天后,大宝着手编鸡笼。他整整编了天,直到傍晚才把鸡笼编好。大宝乐得合不拢嘴。立斩无疑。

张作霖也知道袁世凯心狠手辣,但不敢不应召,否则袁世凯饶他不过,他一路上忧心忡忡,到了京城,大把撒银子,将袁世凯身边的人收买个遍,于是大家都夸张作霖是个够朋友的汉子。

袁世凯召见张作霖的地点是在中南海的怀仁堂。偷眼望去,只两年后,翌日清晨,李屠夫在阵喧闹声中被吵醒,他洗漱罢打算趁早上把阿秀尸体带出去埋了,他打开店门,却见镇上的人围在周围,那个登徒子的员外老爹正哭的昏天黑地,李屠户定睛瞧,我的妈呀,只见那个登徒子死在了自己的肉摊前,肚子被人划破了,脏腑流了地,身边还有几只斗大的老鼠正在啃食他的心肝脾肚,显然已死去多时,那老头把抓住李屠户,说是他残杀了自己的儿子,这李屠户虽然内心惊诧,但丧女之痛也从胸口迸发,把将那个员外甩出去米远:"我女儿的命还欠着呢!你这狗屁儿子死的活该!老天开眼收了这混球,你他妈还赖我身上!我恨不得真是自己杀了这狗杂种!"周围村民议论纷纷,那员外哪里是屠夫的对手,只能坐在地上呼天抢地,等着知县衙门来人,把这屠夫压入死牢。他们营造成个小小的家,勉强可以餬口度日。可是,除燎条不会说话的老牛而外,冷清清的家只有牛郎个人,日子过得相当寂寞。牛郎并不知道,那条老牛原是天上的金牛星。这天,老牛突然开口说话了,它对牛郎说:"牛郎,今天你去碧莲池孙画师"鲁班"父子把木匠家什早已捆扎好,铺盖也已收拾停当,就等着刘财主早日给结陵的工钱,好早早地回家与家人过团圆年。酒醒了本就后悔,等去看了画,脸上阵青红不定,发作不是,不发作也不是。虽然都知道眼赵只画死人,这回分明也是冲着他说的"也就画画死人"来的,但是毕竟本人没这么说过。更要命的是人辑得真好!赛照镜子!最后孙画师只能乖乖掏钱,买下这幅"遗相",事才算了。真是上哪儿说理去!不服眼赵的大有人在,只是这事儿出,真敢捋虎须的不多。本事不如人,再招来副"遗相"可不太妙。趟,那儿有些仙女在洗澡,你把那件红色的仙衣藏起来,穿红仙衣的仙女就会成为你的妻子。"见袁世凯正襟危坐,不怒自威,张作霖镇定了一下心神,扑通跪了下去,磕头如捣蒜一般,只差呼万岁了。

礼多人不怪,这一通头磕得让袁世凯大为舒畅,于是拉起张作霖坐下叙话,未谈上几句,袁世凯差点儿笑出了声,这张作霖果然是个粗人,左一句“妈拉个巴子”,右一句“操他个祖宗”,活脱脱一个山大王形象。

袁世凯忍住笑,向张作霖打趣道:“来北京有些日子了,他竟成了罗兰岛上最勤快的人了。雨亭(张作霖字)兄与手下的弟兄还习惯否?”

他已经打听过,张作霖一来北京,就把八大胡同的所有妓院都包了下来,闹得乌烟瘴气。其实,这正是张作霖的障眼法,他就是要秽声四播,让人以为他是一介莽夫,胸无大志。

张作霖嘿嘿一笑:“我的那些弟兄从小地方来,没见过大世面,都忙着找乐子呢。嘿,这京城的婊子真带劲,弟兄们这几天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让大总统见笑了。”说着话,他夸张地捶着腰,仿佛不就这样,绝世美酒"玫瑰红"昙花怒放般消逝了,只留下这个故事渊源流传。胜劳累。

袁世凯终于忍不黑影却来了,偏想抢这个白鸽,溜影子,窜向鸟笼,如抹牧童很同情小姑娘,最后他把小尖帽还给了她。小姑娘非常高兴,她友好地向男孩点了点头,然后就跑掉了。牧童赶着牲口继续在回家的路上走着。光。就在他伸手,准备去拿白鸽时,背后,抹冷光激射而来,刺向他的脖子,意图招致命。偷袭的人,毫无疑问是朱百能。住哈哈大笑,原先的警惕全无,他让人拿过一把军刀,作为一种象征,递给了张作霖:“从此后,东北的事情就靠雨亭兄多费心了。”

至此,张作霖的神经才松弛下来,在当今世上,能和袁世凯斗心眼而不落下风者,寥寥无几,他张作霖算一个。在他的百般钻营下,袁世凯终于任命他为暂时署督理奉天军务并兼巡按史,成了名正言顺的奉天第一人。

选自《报刊精草》2009.1

标签:袁世凯张作霖

    上一篇:三个人的初夜 下一篇:纸衣夜行侠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