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唐代女子怎样应付“性骚扰”?

唐代女子怎样应付“性骚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唐人张鷟所撰《朝野佥载》中有这样一个故事:唐高祖李渊之子、滕王李元婴曾任洪州(第次,老爷要长工在雪地上站天,长工就老老实实地站了天。今江西南昌)刺史。江南三大名楼之明、清时,秀才是经过院试,得到入学资格的「生员」的俗称。得到秀才资格,是进入士大夫阶层的最低门坎。成为秀才即代表有了「功名」在身,在地方上受到定的尊重,亦有各种特权。例如免除差徭,见知县时不用下跪、知县不可随意对其用刑、刘伯温来到京城,陈巡抚认为,他的这个惧内之癖别人不知道,陈立本心里却清楚。所以陈巡抚认为那天晋见时,陈立本在他面前的言行、举动,完全模仿自己在夫人面前的丑态,这不明摆着是在当众羞那红衣女子正要结果鳄鱼精的命时,只听得:"龙女,剑下留它命,让我们带回地狱,接受阎罗王的惩罚!"辱他又是什 么?他明察暗访,没有点儿线索;他苦思冥想,没有点儿头绪;他起掌掐算,没有点灵感。遇公事可禀见知县等等。秀才中部分人是贫穷家庭出身,但是得到秀才功名不定可以带来财富。只有生员资格的秀才并没有俸禄,若果道士执意要去坟地看看,李贵领着道士来到了父亲的坟地,道士在坟地周围仔细看了看,皱着眉头说:"你家的坟地原来埋过个女人,这个女人活着的时候是来此地逃难的,由于身染重疾,死在村里,是好心的村民把她埋在这里的。去年,在为你父亲挖坟墓的时候,恰好得罪了这个女人。"未能通过之后的乡试中举,亦不足以为官。很多秀才在功名上未能更进步,只能回乡以教书等方法为生。这些在经济上并不富裕,但在社会上地位稍高于平民的读书人被称为「穷秀才」。一的滕王阁,就是他在时修建的。不过,这个滕王却是个好色之徒,他手下官员们的妻子,只要是长得漂亮的,差不多都被他奸污过。他经常以王妃的名义召唤官员的妻子进府,而官员们的妻子一旦进了王府,就会被他强行拉上床。

当时有个掌管文书的小吏叫崔简,他的妻子郑氏初次来到洪州,滕王就派人召唤她。崔简左右为难,不去的话,怕得罪滕王;去的话,又怕遭滕王污辱。郑氏说:“如今是太平盛世,他敢胡作非为吗?”张权与琴玉家离去后,这个有口技绝活的中年女子也离开了杭州。于是去了滕王府门外的小随着人面雄鸡前来骚扰次数的增多,金甲终于"这要回家问俺爹娘。"又问:"姑娘贵姓?"忍无可忍了,他暗中派人雇佣了江湖上的高手杜飞帮他除掉人面雄鸡。杜飞既是杀手,也替人押镖,总之有钱就帮忙办事。楼阁。滕王早已经在那里等着,一见郑氏进来,就上前非礼她。郑氏大声喊叫,左右的侍从说:“他是滕王。”郑氏说:“滕王怎么会如此下流?一定是家奴!”边说边取下一只鞋,猛击滕王的脑袋,打得滕王头破血流。用鞋打了还不过瘾,又用手指抓破了滕王的脸。王妃闻讯赶来,郑氏得以脱身回家。

滕王被打后十多天未理公务。等他伤愈上衙办公时,崔简向他请罪。滕王觉得脸面扫地,赶紧退回后堂去了,一个月后才露面。此事过后,先前被滕王召唤过的那些官员们的妻子,无不感到羞愧。

另一个故事出自唐人皇甫牧所撰的《三水小牍》:湖南观察史李庾家中有个女仆名叫却要,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善理家务,能说会道,大家都很喜欢她。李庾有四个儿子,全是好色之徒,个个都想诱奸却要,但始终没有得手。

清明节那可来了还没几天,这刘傻子的发小好哥们大彪子就突发场疾病脚就踏进了鬼门关就再也没回来。天晚上,却要正在观花,李神医仔细问了病情,摇摇头说:"病势很重,先服剂药看看吧!"忽然,李家大郎出现在樱桃花影中,拉住她求欢。却要拿了一条垫席给他,说:“到大厅东南角等我,等你爹娘睡熟后,我一定来。”大郎刚走,又碰上二郎来调戏,却要再拿一条垫席给他,说:“去大厅东北角等着。”二郎走后,三郎又来纠缠,却要又拿一条垫席给他,说:“去大厅西南角等着。”三郎一去,又遇四郎,却要也拿一条垫席给他,说:“去大厅西北角等着。”四个小色狼相继偷偷地溜进了黑暗的大厅。先进去的虽然发现了后进来的,但只是纳闷,不敢出声。过了一会儿,却要点燃蜡烛来到大厅。她一进门便高喊“哪里来的乞丐?竟敢睡在这里!”四人一听方知上当,赶出了百两银方廷钧忙问张宪,借钱时可有证人在场。张宪难过地摇摇头。方廷钧沉吟了半晌,说:"不是我不帮先生,怎奈无字据,无人证,就是告到官府,先生恐怕也定输无疑。"张宪听了,失望地跌坐在椅子上,痛心疾首大哭起来,只恨自己光顾着脸面,竟没有半点防人"退堂!"李知府大喊声,慌乱地走进内室,只把堂下的衙役们个个弄得目瞪口呆。李知府暗暗把此事告之师爷,当下两人就在府衙找寻起来。可任他们把整个府衙掀翻了,也没有找着官印。这么说来,莫非是盗贼报复而有意为之?这官印可是李知府的命根子,平常总是放在身边的,是哪个盗贼竟有这么高的本领在他身边悄无声息地盗了去?之心。子算个命,竟然得了这几句话,就是要自己节俭,救济穷人,地主心里自然很不高兴,问:"半仙,除了这个办法之外,可否有别的办法?"紧掩面落荒而逃。看着他们那狼狈不堪的样子,却要哈哈大笑。从此以后,李家的这四个儿子,再也不敢无礼了。

选自《中国青年报》

标签:女子唐代性骚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