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拼骨

拼骨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大唐贞观九年,长安城宽阔的大街上,随着阵阵驼铃声,一队波斯商人穿过朱雀门,慢慢行了过来。波斯的象牙、犀角和宝石可是长安市场上的抢手货,而大唐的丝绸、瓷器和茶叶运到波斯更是身价百倍。波斯和大唐虽然相隔万里,但风险的背后也蕴藏着巨大的商机,所以长安城中出现波斯人也就不足为奇了。

二十几个波斯商人在客栈住了下来,那个领队的却背起一个硕大的包袱,直奔刑部衙门。到了之后,那人递上名帖,称他叫昆沙,是特来拜会刑部总捕头杨雄的。差役拿着名帖进去通报,过了片刻,杨明朝时期,在苏南带有个地方闹水灾,时间,百姓苦不堪言。恰巧这时候,李饮家中发生了桩命案,他的妻子被人下毒害死了。李饮是这地方的知县,而他的妻子名叫胡素素。雄竟亲自迎了出来。

杨雄的父亲杨远山曾在十年前出关缉捕大盗混天魔,身陷准格尔大沙漠至今未归。刑部也曾多次派人到大漠中寻找,可每次都是无功而返。杨雄百思无计,便将父亲的王爷是个凶暴阴脸的硷,成天就想吃喝玩乐,苦害人民。他听说这姑娘很美丽,姑娘养的羊羔很出色,立即动了坏念头:他要把姑娘抢来供他玩弄,要剥下羊羔的皮来给他做衣服。体貌特征、兵刃样式画了几百份,散发到经西域来大唐的各国商队中,还开出8000两银子悬赏。

看着昆文财神指文昌帝君。文昌帝君即文曲星,也称梓潼帝君,他是掌管文昌府事及人间禄籍的神,民间奉其为文财神。从信仰根源上看,文昌帝君信仰源于我国的星宿崇拜,《楚辞·远游》有"后文昌使掌行兮"句,洪兴祖补注:"《晋(书)天文志》云:文昌星在北斗魁前,曰上将,曰次将,曰贵相,曰司录,曰司命,曰司寇。"由于儒家崇尚"学而优则仕",所以自汉朝以来,对文昌帝君的信仰逐渐得到了强化。沙背上的那个包袱,杨雄心里七上八下,虽然他早就怀疑父亲已不在人世,但眼下这个残酷的事实摆在面前,他还是有点无法接受。

两人来到室内,昆沙果然先问那笔悬赏是否有效。等杨雄拿出一沓银票放到桌子上,昆沙才解下包袱,摊开来给杨雄看。只见那包袱里露出一堆白骨,骨头下面还留着一层黄沙。

昆沙将那堆白骨分开,从里面摸出两个骷髅头立在桌子上。一解释,杨雄才明白,昆沙在半年前横穿准格尔沙漠时遭遇风暴,驼队偏离了原来的方向,于是他们无意中发现了这两具骸骨。当时其中一具白骨的身边放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青铜捕刀,而另一具白骨的旁边放着一块刑部总捕头的令牌,除此之外,现场再没有发现其他东西。

当昆沙取出又宽又厚的青铜捕刀和总捕头令牌时,杨雄的眼泪差点儿涌了出来。大漠中条件艰苦,能将骸骨背出来已是不易,他真的没有理由埋怨人家将两具骸骨弄乱。于是杨雄急忙派人去请金手这夜,洪大涕泪纵横地对邢大说:"我已病入膏肓,再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只是时刻牵挂着你的将来。考虑再,我看刘公子极喜欢你,不如你顺势嫁给他,则能为我料理后事,则你也有个安身之所,两全其美,我也心安了!"邢大听罢伤心欲绝,泣不成声道:"讳然有道理,但是他以后发觉真相,我该怎么办呢?"洪大道:"他如果知道了,你就随机应变,刘公子为人老实,也不至于太糟。"事到如今,邢大只好点头应允。仵作何奇何老爷子。

何老爷子和杨远山可是生死之交,听说老友的尸骨被人背回,急忙赶了过来。他仔细瞅了那堆白骨一会儿,然后在地上铺了一块白布,先将两个骷髅头放正,然后按顺序将骨头一块块分捡而出,在两边摆了起来。如果当年杨远山和混天魔一齐毙命,那这两具骸骨中一定有一具是混天魔的,不将混天魔的尸骨剔除出去,他对不起昔日的好友啊。

如年轻小伙子说"你忘了,刚才在彭家酒店,你花钱救了我的命!"这王老头才明白过来,原来眼前的年轻小伙子是黄皮子变的,见他明白了,就说:你往后就甭推车做实卖了,我给你件东西,就够零使了。"说着拿出*来件旧夹袄,个破草帽和只小匣子,递给王老头,说:"这旧夹袄是件宝衣,穿上它冷时暖和,热时凉快风吹不着雨淋不着,这破草帽是神车,只要你戴上它说声动哪,就到了;这小匣子是宝匣子,啥时想花钱就从里拿,要多少有多少,啥时要啥时有。说完就没影了!果两具骸骨体貌相差巨大,分辨的难度必将减小,最可怕的就是这种体貌相差不大的人,如果不是遇到了何老爷子这样仵作行的顶尖高手,简直就是以口咬天,根本无处下嘴。

一个时辰过去了,地上的两具骸骨已基本成形,可昆沙拿来的包袱中还剩下十几块多余的骨头。何老爷子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从地上站乡民急忙找来郎中,对冯通诊治。结果是人没死,却跟死了没两样,颅骨塌陷变成了活死人。了起来。

“哪一具是我父亲?”杨雄颤抖着声音问道。何老爷子的两条眉毛拧成了一个大疙瘩,缓缓地摇了摇头,将两具骸骨上的骨头又对换了几块,最后低声道:“我看哪一具都不是总捕头。”

昆沙见何老爷子怀疑这两具骸骨中没有杨远山,一抹嘴边翘翘的胡子,用波斯语大叫了几声,见二人不懂,又改口用生硬的汉语说道:“那这把捕刀和这块令牌又怎么解释?”杨雄也是满面疑惑,如果这两具骸骨不是父亲杨远山,他们又是何人呢?

何老爷子对守在门口的两个徒弟一摆手,那两个徒弟马上到后面端来了一盆黑乎乎的胶泥。何老爷子利用头骨复原人相的技术可是天下一绝,只见他略一思忖,蹲到那两个骷髅头的旁边,便用手中的胶泥糊了起来。随着两个骷髅头上的五官重现,两张充满杀气的脸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他们的确不是杨远山,杨远山虽然一辈子捉贼为业,但面貌还不至于如此凶恶。

何老爷子指着生有一张狼脸的骸骨道:“这个人我有印象,他就是十年前的大盗混天魔!”但另一具骸骨又是谁?杨雄将近年来负案在逃的江洋大盗、飞贼流寇的相貌特征在脑子里杨凡在墙角听得清楚,不管那丑女是怎么变美的,结果罪重要,看看自己满身黢黑,人们都害怕自己,这活着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不如也进山林去试试!过了一遍,没有一个能和这个人对得上号。他命人将20年以来的通缉犯画册统统翻了出来,最后还是没有结果。

昆沙见这两具骸骨中确实没有杨远山,两只手无奈地一摊,耸了耸肩道:“尊敬的总捕头,这具什么魔的骸骨就请贵衙门留下,这具无名骸骨,我要带回去,埋到准格尔大沙漠中,只有那里才更接近伟大的沙神,他才能更早一步升上天堂!”

说着昆沙便要动手收拾那具无名骸骨,何老爷子一摆手,制止了昆沙,接着他后退两步,用手一指昆沙,厉声道:“杨雄将他拿下!”

杨雄见何老爷子一脸异色,情知有变,当下不及细想,飞身扑上,独步天下的龙爪手一经展开,满厅尽是爪风不见人影。昆沙也不反抗。乖乖束手就擒,只是口中大叫:“为什么抓我?我并没有触犯大唐律例!你们这帮恶人,伟大的沙神是不会宽恕你们的!”

杨雄道了声“得罪”,随手点了昆沙胸口七处的穴道,将他轻轻放到椅子上,转头向何老爷子问道:“昆沙千里背骨,纵使无功,也非有过,您老叫我捉他,是不是冤枉好人了?”

何老爷子走到昆沙身边,一声冷笑,问道:“昆沙,你和另一具骸骨有何关系?”昆沙眨巴眨巴眼睛,闭口不语。

何老爷子捧起桌上剩下的那十几块骨头,三两下就拼出了一条完整的手臂。他指着这条断臂手指骨上的凹痕,说道:“杨捕头身边有三件信物,分别是铜捕刀、总捕头令牌和绝情环张天成问道:"你听说过鱼仙骨卜卦吗?"。这条断臂上有长期佩戴指环的痕迹,看来只有这条手臂才真正是杨捕头的骸骨!那么,除了这条手臂,杨捕时间本地到夜间家姬紧闭房门,自家的女儿也都是好生保护,官府也在夜间加紧了防范,可是不管怎么防范,始终没能阻挡住采花贼继续玷污女子,甚至连知府的女儿都没能幸免。十分的猖狂,知府大为恼火命本地的县令定要捉拿凶手将他千刀万剐。头剩下的骸骨又在哪里?”

昆沙脸上现出一丝奇怪的神"她昨夜没有来,父王。"色,分辩道:“我没有撒谎,我可以向伟大的沙神起誓!你们不相信我,我也没有办法??”

何老爷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拿起胶泥在那具不知名的骷髅上又加了头巾和胡子,再一看,活脱脱就是另一个昆沙。何"龙女啊!那些渔民前世本是无恶不作的海盗,所以应该受到那种报应,是谁也改变不了的!"老爷子从衣袖中摸出三张灰黄的桑皮纸画像,取出一张在昆沙面前一晃,说道:“波斯国大盗昆图,当年和混天魔狼狈为奸,作案累累。二人被杨捕头追杀到大漠深处,我想杨捕头一定是精疲力尽后,被二贼合力杀害。而杨捕头被害前将绝情指环震碎,碎屑全部打进二贼的身体,二贼也因此而亡!”

杨雄俯身查看,在两具骸骨的胸骨上面,果然嵌有绝情指环的碎屑。二贼胸部中了指环碎屑,想来当时没有马上毙命。他们为了活命,一边在沙漠中寻找出路,一边将杨捕头的遗体吃掉了。吃到最后,他们身边只剩下一条手臂,最终死在了一起??

想到这里,杨雄两只眼睛里都是仇恨的怒火,他望着昆沙,咬牙切齿地说:“这么说来,你就是昆图的儿子了?你父亲和混天魔合伙害死了我父亲,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杨雄话还没说完,被定在椅子中的昆沙突然一声怪叫,腾空而起,两只手在半空中画着古怪的圆弧,恶虎一般朝杨雄扑去。杨雄猝不及防,还没反应过来便中了一招,一跤跌倒。昆沙运指如风,点了杨雄几处大穴,又拿绳子将何老爷子绑了,这才用原来那只布包将昆图的骸骨重新包了起来。

他边包边狞笑道:“谢谢二位帮我拼出父亲的遗骨,告诉你们,我昆沙现在才是波斯国最大的黑道首领??”天,外乡人独自顺着河道拉艘小船,来到鹰子岩,只见只鸟叼着什么从山上的个石洞飞出,"铛"的声,鸟嘴里掉下个黄澄澄的东西,正落在外乡人面前。外乡人捡起来看,原来是枚金戒指,他放在嘴里咬,软的,是真金,就悄悄地放在怀里。原来,当年昆图和混天魔共同作案,所获赃物都埋在大漠深处的一个秘密地库。为了让彼此放心,打开地库的钥匙一人手中一把。二人武功不敌杨远山,却借助地库外面的埋伏重伤了他。临死前,杨远山用绝情环将二贼打伤。二贼分食了杨远山的遗体,将伤养好后,合力打开地库,却因为分赃不均大打出手,最后同归于尽。

10年后,昆沙根据昆图生前留下的线索,刘亦德看着宝生,觉得哪里不对头,说:"雨下大了,客人走差不多了,你收拾下,回屋休息吧。"找到了那座藏宝的地库,挖出宝贝,苦心经营,从而一跃成为波斯国黑道老大。这次他来大唐,就是想借助刑部的高超技术,将杀父仇人混天魔的骸骨挑出去。没想到何老爷子火眼金睛,居然将他的阴谋一一拆穿。现在他想保住自己的秘密,也只有先杀了知道底细的杨雄和何老爷子。

昆沙狞笑着提起手掌,正要往何老爷子头上拍去,没想到杨雄却突然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直跳了起来,闪电般将何老爷子救了过来,冷笑道:“张成说,"贤弟遭此劫难,为兄理当竭力相助,谈归还岂不见外了!"如果杨雄的武功那么不济,他早就死好几百回了!”说着他从怀中摸出一张波斯国发给大唐的协查文书,指着上面的画像道,“我早就注意到你了,这一次你自投罗网,可怨不得我!念你无意中将我父亲的手臂带回,我就让你死得好看一点!”

说完他一挥手,100多名捕快顿时冲了出来,手持弓箭将昆沙团团围住。昆沙脸上变色,口中却仍是不肯认输:“杀了我,你就永远也君子善其身,乐极生悲也。找不回你父亲的骸骨了!”

杨雄咬牙道:“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放箭!”随着这一声令下,昆沙顿时被射成了刺猬,他至死也没明白杨雄那句诗中的含义。他不明白杨雄为何可以不顾自己父亲的遗骨,而一定要杀了他。

也许,这就是大唐能够称雄天下的秘密吧。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07.9上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李自成大军入京后成为虎狼 下一篇:枪神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