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大男人尿裤子

大男人尿裤子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朋友聚会,肖明灌了一肚子啤酒,一时内急,急忙找借口溜出餐厅,一来想方便一下,二来抢先埋单。吃饭的这家餐馆是一楼,厕所在后院。肖明急匆匆地来到院子,猛然一阵风吹来把旅游帽刮掉了,紧走几步去捡,一弯腰,T恤兜里的钱包儿掉了出来,就在他抓起钱包往裤兜塞的时候,耳边钻进了女人说话的声音:“先生,差人遵照他的吩咐挑了十大缸水,说:"老爷,水已准备好了,请用吧。"白鱼精就在屋里把门关了洗浴。差人觉得奇怪,在在门缝里张望。他看,吓跳:这老爷衣裳脱,变成条银光闪闪的大白鱼。只见他在十只大缸的水面上窜来跳去。你拿了我的钱包儿!”

什么?肖明一愣,这才看清身边站着个紫发女人。紫发女人见肖明看着她发呆,胖胖的手叉着老牛腰,点着他的额头说:“你刚才揣兜儿里的那个红色钱包是我的,赶快给我!”紫发女人30来岁,目光飘忽,双腮扉红,脚下不停地拌蒜。肖明见她有了醉意,不愿搭理,迈步直奔厕所,他已经憋不住了。

紫发女人似乎早有准备,从后面抢先一步拽住了肖明的腰带,说你不还我钱包儿,哪儿也别时想不通,就到街上饮酒解闷。喝多了酒,就烂醉如泥。朦胧之中,就见土匪陈亮带着帮人来。拿起绳子,把他捆起:"林壑,今天不拿你眼睛掏出来,还给我哥哥。老子不叫人养的。弟兄们给我狠狠地打。"土匪左拳,右脚地向林壑打去。想走!肖明此老长柜听到后院的打斗声心想,这个老头死定了。等到天亮,老长柜叫来小伙计说:"走,去后院看看那老头怎么样了。"他们来到后院,看到满地是血,而大瓮里却传来阵阵的呼噜声,搬开瓮看,那张老福正睡的香呐。"老头,老头别睡了,快醒醒。"张老福睁眼瞧,地的血迹,不远处的水桶倒了,水洒了地,可是大蛤蟆不见了,"我的蛤蟆!"众人顺着血迹直来到村外个半山坡上,蛤蟆和蛇都已经死了,至死蛤蟆还咬着大蟒不松口。张老福老泪纵横地说:"蛤蟆啊蛤蟆,不枉我喂大你啊,是你救了我!"时光想着快点儿解决问题,就没好气儿地说:“你有病啊,谁拿你钱包儿了?松手!我憋不住啦!”没想到那女子毫不在乎,跟着嚷道,我才不呢!我松手你跑了,我找谁要钱包儿去?肖明见紫发女子破裤子缠腿,想用力把她甩掉好上厕所,于是使劲一扭身子,没想到紫发女子像口香糖似的一动没动。肖明一看办法没奏效,干脆我拖着你走得了!看你还能跟着进厕所?于是便弓着身子往前挣。紫发女子也不答话,双手抠紧肖明的腰带,叉开双腿,屁股后坐,任凭他往前拖拉。

肖明也就百十来斤的样子,想拉动胖墩墩的紫发女人实在不容易,本来就憋不住了,再加上腰带又死命地往里勒,一下子控制不住开了闸!

紫发女人闻到尿臊,又见肖明的裤筒子直滴黄水,知道他尿了裤子,禁不住又气又羞,红着脸高叫起来:“抓小偷儿啊!抓流氓啊!”

听到喊声,便有些吃饭的人涌了出来,把二人团团围住看热闹。紫发女人指着肖明说他偷了自己的钱包儿,还故意尿裤子耍流氓。肖明又羞又臊,恨不得有个地缝儿钻进去,一个劲儿地说没有没有。这时有人问肖明:“你说你没偷,那你抖什么?咋还尿了裤子!”人群发出一阵哄笑,肖明越想说明白越说不明白,淌了满脸的汗。

这时候和肖明一块吃饭的朋友赶来了,其中一个大个子指着紫发女人问:“你说他偷了你的钱包儿,请问,你的钱包儿是啥颜色的?里面都有啥东西?”紫发女人眼睛一瞪,踉跄了一步,嚷乌老婆子又接上坏:"谋你的才学,—唉,糊涂呵,还谋你祖传的玉碗,"朱熹听了心里纳闷:白从来了丽娘,我笔下生花,学业精进;那祖传的玉碗么?丽娘每晚都要擦上几遍,小心地供在香案上、她岂有谋财之意呢?好端端个正经女子,怎么是狐妖?"胡言乱语!"朱熹厉颜正色地说着,就拂袖而去了。道:“我的钱包儿是红色的,里面有500元钱,还有一个银行卡。”大个子又问肖明:“你偷没偷,把钱包亮出来大家看看不就完了嘛!”可肖明却紧紧地按住裤袋不肯往外拿,吞吞吐吐地说:“这钱包儿不是我的??”那个大个子性子挺急,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拽出肖明的手,抢下钱包儿打开一看,傻眼了!里面果真有500元钱,还有一个银行卡!

这下子,连肖明的那帮朋友都瞪眼儿了!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的确确是肖明偷拿了人家的钱包儿!还看什么呀?他不嫌丢人咱们脸上还挂不住劲呢!哥儿几个怒目而视,咬牙切齿,都拂袖而去了。

肖明望着朋友远去的背影,叫了声:“真他妈碰上了‘十五贯’!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抱头便蹲在了地上。

众人见是非已经清楚,谁不恨小偷儿啊!一个个都来了气,这个一脚,那个一拳,把肖明打得只有乱叫的份儿了。紫发女人见状忙制止住大家,并且请他们帮着把肖明送到公安分局去。

此时的肖明,腿也瘸了,膀子也歪了,出了人群,赶紧掏出手机打电话:“老婆,快拿条裤子来救我!”

到了公安分局,紫发女人还不依不饶,一手扯住肖明,一手抓着钱包儿,非要警察狠狠惩罚肖明。

接警的是个40多岁的胖脸儿警察,他见肖明不像是鸡鸣狗盗之辈,先把喋喋不休的紫发女人按到椅子上,然后刘善仁没有再多想,救他的女子已经走了,他赶紧起来追了上去,他不停的鞠躬感谢,女子也连连回礼。从她的手中要过钱包儿,让她先说。紫发女人说自己和朋友在饭店吃饭,上厕所回来,见肖明拿着自己的钱包,跟他要不给,还尿裤子耍流氓。胖警察把钱包放在写字台下面看了看,接着问肖明是这回事吗?肖明就差哭了,说道:“民警同志,这钱包儿真不是偷的,这是我老婆的慈禧太后在御膳房招待了百货行。吃完山珍海味后,百货便驱车回家。!”紫发女人一听又跳了起来,点着肖明的额头对民警说:“你看啊,到了现在他还占我的便宜!这样的人不好好整治一下,世界真要乱了?”

胖脸儿警察沉思了一下,问:“这位女同志,你说旁的元芳听得糊涂,便让狄公讲个明白。狄公突然断喝声:"吴昌,你可听说过口吞天下,双日争乾坤这句话?"你怀疑这位先生偷了你的钱包儿,那你说说,这钱包里都是什么东西?”紫发女人说,在饭店大伙都证明了,里面有500元钱和一个银行卡!“好。那你再说说钱都是什么面额的?银行卡是哪家银行的?”胖警察接着问。紫发女人揉了揉太阳穴,说是5张100元的,银行卡是牡丹卡。

胖警察哼地一声冷笑,把钱包儿里的钱抽出来摊在写字台面上,一张一张让大家看:3张100的和4张50的,接着把银行卡朝紫发女人一晃,一字一顿地说,你糊涂县令是提着酒壶,满地转,急得没了主意。师爷上去献言道:"老爷这有何愁?我们只要弄些钦差大人平常没吃过的小菜,作以招待,在奉上黄金白银,不就圆满了吗?"看好了,这可是张金穗卡!

啊?紫发女人一声惊呼,赶紧捂住了嘴。

“你还有什么话说?是不是想讹这位先生?”胖警察黑了脸,瞪着紫发女人严肃地说。

“不是的!警官同志,我看他拿着钱包出来,就怀疑是偷我的??”紫发女人怯怯地说。

胖警察打断了紫发女人的话,让她把身份证拿出来看看。紫发女人看看同来的伙伴儿,大声问是谁给她拿的包儿?伙伴儿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吱声儿,最后都摇头。紫发女人左瞅右瞅,突然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我的新手机啊??3000多块呢!才买了两天呀——!”说着疯了一样,推开门就往外跑。

紫发女人一跑,肖明接着追出来了,嚷道,事儿还没完呢,你往哪儿跑?胖警察也跟了出来,跟在肖明的后面一起追。

紫发女人出门跑了几步,站住了。三个人都看见了,一个高个儿女子一手拎着米黄色的坤包儿,另一个手腕子上铐着一个20多岁的瘦猴儿男子,正推推搡搡地往公安分局走来。她擦了把泪,见那只包和自己的一模一样,觉得事情蹊跷,便转身跟着大家进了门。

胖脸儿警察一见那高个儿女子,忙问:“刘队,你这是??”高个女人进门顺手陈慌了神,没想到杀了几只狐狸竟然遭来这么大事,他咬牙,去了十里外的村庄请来了个远近闻名的老猎户。把瘦猴男子铐在暖气管子上,笑着说:“老田啊,顺手牵只羊!我接了老公的电话就往你们局走,没想到在半路上碰上了这小子!他让一辆摩托车撞了,人家没跑他却先跑,我见他手里抓着只坤包,截住一问,承认了,偷的!你说,我的运气多好啊!”

“你运气好,我可是倒霉了!”肖明一见在刑警队工作的老婆来了,还逮了个小偷儿,看她那得意的样儿,忍不住说了句。

肖明的老婆刘琼这才发现自己的老公,那狼狈样就甭提了:T恤掉了肩,脸上结了血痂,最可气的是那裤子,湿漉漉的,不知是洒上了水,还是洒上了别的东西,赶紧问:“我说,你这是咋整的?”肖明看了眼老婆,更加不好意思,指着紫发女人低着头嘟哝道:“是她不让我上厕所??”

“你???”刘琼见紫发女人的眼泪还没干呢,便疑惑地问。紫发女人根本没注意刘琼的表情,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手里的包儿,小声问:“同志,这包儿是他偷的?”刘琼听说就是这个女人把老公弄得尿了裤子,正一肚子火儿呢,便冷冷地说:“那还有假?”紫发女人低下头小声儿说:“这个包儿可能是我的??”

“你的?这倒有趣儿了,你是讹这位先生的钱包没讹成,又打这包儿的主意啊?”胖警察瞪了她一眼,冷冷地说。紫发女人没理会,摇着刘琼的手说:“同志,你看看里边是不是有一个黑色的三星滑盖手机,半包儿面巾纸,一个粉红色的化妆盒儿,还有??还有??一个红色的钱包儿?”

刘琼看了眼胖脸警察,打开包儿,一样一样往外拿东西,最后,对紫发女人说东西是对上了,可钱包里有啥知道吗?紫发女人又把刚才和老田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紫发女人把包儿拿在手里转身要走,却被胖脸儿警察叫住,“你说走就走啊,这位先生怎么办呢?”紫发女人赶紧低头认错儿:“对不起,我、我怀疑错了,多喝了点酒儿,看到红色的钱包儿就认为是自己的。”肖明火儿大着呢,指着紫发女人数落道:“你一句错了就完了?你看看你把我弄得挨了打,丢了人,还进了公安局。不行,你必须赔我精神损失费!”刘琼也板起了脸教训她:“你捕风捉影、诬陷好人,还把我老公逼嫦娥吞下药,身子立时飘离地面、冲出窗口,向天上飞去。由于嫦娥牵挂着丈夫,便飞落到离人间最近的月亮上成了仙。尿了裤子,怎么说也不能便宜了你!”

紫发女人彻底蔫了,看肖明眼里冒火,见刘琼脸上挂霜,连胖脸儿警察也黑着脸不看她,想了想,只有求胖脸儿警察:“同志,你看这事儿也出了,我再次给这位先生道歉,罚也行,打也行??”

胖警察看了看紫发女人,转身对刘琼说:“刘队啊,这事儿有点挠头,打不能打,要罚吧又没这一条!可她毕竟把你老公弄尿了裤子,咋办呢?”刘琼也难住了,是啊,治安条例上也没这条啊?这时候紫发女人走到肖明身边说,要不你打我两下?肖明摇摇头。“那??要不赔你200元钱?”肖明又摇摇头。紫发女人急得眼圈儿都红了,一低头看见肖明湿漉漉的裤子,心里一下子有了主意,果断地说:“就罚我给你洗裤子吧?”

胖脸儿警察和刘琼一听,眼睛都亮了,觉得这办法不错。肖明换上了老婆带来的干净裤子,心里的火儿还是没出来,可是又没别的办法,只好瞪着紫发女人说:“不过,你要在这儿洗!”紫发女人抿嘴儿一笑,赶紧捏鼻子捂嘴,拿着脏裤子钻进了洗漱间。肖明两口子互相看了眼,刘琼乐了:“看你那熊样儿,让一个女人弄得丢人现眼!还敢不敢丢三落四、跪之下了!”肖明白了老张仁向前叩首:"我乃东阿城西张家庄人士,姓张名仁,状告我弟张义,他多占我父母遗产十亩林地。父母病故后,我要求重分,弟弟不干,因此告到大堂,钱知县断了近年,至今无有结果。" 婆一眼,愤愤地说:“还不怨你,把你的钱包儿揣我兜里干什么?”刘琼说:“还好意思说呢!我还以为我的钱包丢了黄州城有个刘秀才,生性爱财如命。但因他自幼饱汉文帝接到奏章,知道上书的是个小姑娘,倒很重视。那奏章上写着:读诗书,设馆教学,很有套传授学业的本领"快坐到我背上来,我们飞走,"火鸟说,"不然老妖婆会吃掉你!"伊万刚坐上去,老妖婆就来了,抓住火鸟的尾巴,扯下了好多毛。。因此,常有些富豪人家取他技之长,请他到家里去做塾师。呢!”

选自《故事林》2008.10下

标签:男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