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夜幕惊魂一点一十六

夜幕惊魂一点一十六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0月,我从江北搬到了桐花路上的汇原小区六十四栋B座三楼。

搬到这里是因为我的女友贺妮离开了我。在江北,我们去年年底按揭了一套130平方米的房子。我和贺妮在那间朝南、有大阳台的卧室里度过了很多个相拥而眠的夜晚。尽管贺妮偶尔会在午夜梦回时喊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可我知道我爱她,对于她,我总是无能为力。

贺妮是突然离开我的。那天,她回来得很晚,是午夜12点左右。我们争吵了几句,等彼此冷静下来,她说想吃小区外的云吞面,我去买了。回来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我从黑夜睁眼到天亮,一直等着她回来。后来我发现她的手机还放在桌上,她的衣服、电动牙刷、香水依然还在,只是她的人不见了。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失眠。

失眠是件很痛苦的事。我总在夜里关掉所有的灯站胡氏丢了玉镯后,茶饭无味,既然赛胜已承认他拿了玉镯,宋学士也拿他没有办法。来他是名医,来也没啥证据,是他主动承认的,也允诺要归还的。宋学士宽慰了夫人几句,这时,胡氏的弟弟胡老又来串门,胡氏告知玉镯丢失了,胡老拍大腿,道声坏了。在窗前抽烟。从窗户往外看,是一条通往住宅楼的水泥小径。我想,说不定某个时候,贺妮就会出现在那条路上。

天上划过很多流星,月亮西沉,东方吐白。然后,我听到一阵脚步声,小径上有人走过,但那不是贺妮。

我不想再面对这偌大的房间继续等下去。我总在房子里看到贺妮走来走去,一喊她或刚想伸手碰触她,她就像跟我捉迷藏般不见了。一次次的失望变成了绝望,我的心开始滑向深渊。

在新租来的两居室里,我安然睡了一觉,这一觉竟让我睡到天大亮县太爷觉得这李胜山太神了,莫非真是神仙下凡,心想如遇难破的大案要案,找他来掐算,该有多轻松,多简单。县太爷心里正在这样想,忽然衙差前来报告,城东门发生命案,不知凶手是谁?他觉得这案子来得是时候,有这李神仙在,马上就能知道凶手,就叫李神仙立即掐算,这凶手是谁,躲藏在什么地方,算出来了就赏百银子,如果算不出,我就赏百板子!,精神很久没有这样清爽过了。醒来后,我打电话给江北的物业处,要求他们帮我刊登一则售房启事,然后留下了我的联系电话。

我知道贺妮不会回来了。有勇气逃走的人,总会有勇气生存下去。我太清楚她的个性,是宁为玉碎不求瓦全的决绝。而且三个月过去了,她没有给我只言片语。

在新居的第三个夜里,我在一阵低低的对话声中醒来,那是一对年轻男女的声音。我打开放在枕头下面的手机,时间是一点十六分。

男孩用北方卷舌的普通话低沉愠怒地质问着:你去哪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啊!

那声音来自我的窗外。我知道这个时候醒来反正也睡不着,索性去看看热闹。

阳台外是一棵枝繁叶茂的刺槐树,清冷的路灯下,我只能看到他们胸部以下的肢体,两个人隔了一米左右的距离。女孩穿着白色的裙子,裙袂在风中轻舞传说这个将军柱是鲁班修建的。飞扬。

女孩很久才说了声对不起,声音细柔,很好听。

只是一句对不起,男孩便释然了。僵持了一会儿,他拉过女孩的手就往楼里走。很温婉动人的画面,只是在风中张牙舞爪香港电影《钟馗嫁妹》由好朋友电影有限公司于年出品。该片由午马执导,午马、林正英、郑浩南、邱月清、领衔主演。的刺槐给这样的夜渲染了生硬恐怖的气氛。

他们走后,我又睡不着了。像以前一样,我站在阳台上抽烟。仰头看天空,但心里已经不再有希望和期待。这里没有贺妮,她也不会来这里。

日子很平缓地滑过。贺妮走后,我便不再上班,在家里写几篇稿,兼职做几家杂志社的社外编辑。

桐花路临近市郊。这条路上新开发了好几个小区,包括我现在居住的汇原小区,楼房开盘销售不久,大部分房子还属空置状态,所以小区总是很宁静。有时,我在房子里写字,写着写着就想到那对恋爱中的年轻男女。只是奇怪从未在白天见到过他们。

又过了一段时间,同样是在夜里一点十六分,我再次从他们的争吵声中醒来。刺槐在秋风冷月中摇曳了一屋子的斑驳光影。

这次我很明显地听到了巴掌声,很清脆,惊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我。我又鬼使神差地走上阳台。

我说过要你早点儿回来,你总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你看几点了?啊!

女孩仿佛在低声抽泣。白色裙角在疾劲的风中舞动着。

他们居然还是穿着夏天的衣衫!这可是11月的天气。我浑身赵士礽告诉范清的儿子,逃避是懦夫所为,做错事要勇于承担,另外,如果因为自己而冤杀了别人,会永远受到良心的谴责。在赵士礽苦口婆心的鹊下,范清带着儿子到官府自首,而误伤致罪的嫌犯也因几日的受冤,最终无罪释放了。不由打了个冷战。

这是谁家的小孩啊,这么冷的天穿那么一点。要漂亮就不要温度了,等明天感冒发烧那就有你受的。我悻悻爬上床,嘲笑起他们的矫情。女孩的白色裙子飘过脑海。我浑身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窗外,刺槐在风中发出难听的呜呜声,像—个凄苦的老妇人在哭丧。那晚,我又睁眼到天明。

这样的事,隔三差五地发生。每次我都忍不住要跑到阳台上去看,奇怪的是每次他们都穿着一样的衣服。男孩总是提醒女孩什么时候了,女孩要么不做声,要么就是嘤嘤哭着。

心中的疑惑越来越重,我开始怀疑是不是由于我长期吃安眠药导致精神恍惚的原因。说真的,我从来没有在白天见到过他们。

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了,我跑去问物业管理处的一个年纪稍大的李阿姨。我拉东扯西,总算问到正题,我问我们那座楼住了几户人家。李阿姨说,三楼、四楼、五楼都住了人。我又问,是不是有对谈恋爱的小青年。李阿姨想了许久,说可能是四楼建筑设计院陈院长的小孩吧。可也没有到谈恋爱的年龄吧,小伙子才十七八岁。

早恋现象到处都有,这又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老人家就是古板。

12月来了,城市开始持续在不停歇的冬雨中。江北物业管理处的人打来电话说,有人愿意买我的房子,要我过去一下。

那天从江北回来后,我的心情极度郁闷。开了瓶红酒,买了两份熟食,一个人在房子里自斟自饮起来。没喝多少,我就开始昏昏入睡。

浑浑噩噩中,我又听到男孩的声音,声音很大,我想整栋楼的人都听得见。男孩很大声地骂女孩贱货。刹那间,我酒醒三分,踉跄着走向阳台。男孩指着女孩的脸不停地说着极难听的话。女孩倒是很冷静,这次她没有哭,也没有说对不起,只用很决绝的口吻说:我们分手吧,我早已不再爱你。

男孩怔了一下,随后不容分说地拉过女孩的手就往楼里走。我凝神片刻,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跑到客厅。我蹑手蹑脚地几年后,儿子李木进京赶考,途中生病昏倒,倒在了知府的门口,被对母女所救,女子细心照顾,后来病好,进京高中回来,要取女子为妻。从猫眼里往外看。

昏暗的灯光下,男孩极其愤怒又霸道地拉着女孩的手往楼上走去。男孩走得很快,女孩的长发遮住了面孔,她依然穿着白色裙子。只是裙角掠过我眼底时,一阵寒意像冰水一样注入我的血液。

我拿了件外套,打开门,悄悄跟在他们身后。女孩的长发在空中乱舞,她一路挣扎着,又怕吵醒邻居只好极力压抑着。

他们走过四楼,走过五楼,还在往上走,周围一片死寂,我心里越来越惶恐迷惑。我想起李阿姨说B座只有三楼、四楼、五楼住了人。

凛冽的寒风从走廊猛灌进来,可我浑身还冒着冷汗。事情太诡异了,我踟蹰着想退回去,可脚步像被什么牵住般向上踏过一级又一级的台阶。

在六楼,男孩用力推开一扇门,那时候,人类共同劳动、互相帮助,既没有主人,也没有奴隶,人们收获的果实大家平均分配,感情亲如手足。恶狠狠地把女孩摔了进去。女孩跌在地上,瞪着两只眼睛看他,那眼第天早,雪还在下,地上的积雪已能没过膝盖,毛好容易才到了老朋友吴贵家。他和吴贵小声嘀咕了半天,吴贵听了不免有些害怕,但几十年的朋友有裂处,哪有袖手旁观之理!睛里全是愤怒和恐惧。

你到底是要他还是要我?男孩居高临下地看着女孩。女孩眼神凛然,她凄然一笑,冷冷地说道:就凭你今晚如此对我,我就小伙子缓了缓,起身拜谢那少女:"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小子终生不忘!"要他。

你再说一遍!男孩的声音很大很激烈。女孩不甘示弱又存心赌气地说:我就要他,我爱他,我早已不爱你了。

男孩猛地抓起女孩,把她的头朝墙壁上狠狠撞去。女孩开始尖叫起来。一这使官居兵部尚书的完颜雍如履薄冰。对此,乌林答建议完颜雍把公公完颜宗辅当年攻宋时得的件稀世之宝白玉带献给熙宗。因为完颜雍的父亲宗辅在完颜岁时就病逝了,是出家的母亲含祸不单行昨夜行。"辛茹苦地把他拉扯大。白玉带是父亲留下的传家宝,看见了白玉带完颜雍就好像看见了父亲。完颜雍始终犹豫不决。乌林答就劝完颜雍说:"人若不在,宝传谁家?"完颜雍沉思片刻,咬咬牙下定了决心将玉带献了出去,熙宗、悼后大喜,认为完颜雍非常可靠。这不仅使完颜雍保住了兵部尚书之职,而且在熙宗大肆杀戮皇亲贵胄和开国功臣时,也没有对猜忌完颜雍,对此完颜雍更爱乌林答了,他们度过了第个灾难。下、两下??男孩嘴里像念咒语般说着:我看你还敢爱别人吗?有本事,你再走出这门半步,你个贱女人??

血,霎时像朵玫瑰绽开在雪白的墙壁上。再看女孩,整张脸血肉模糊,喘息声从急促到微弱,四肢渐渐软下去,而男孩已失去理智,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

我始终像个站在屏幕前认真观看剧情的观众,心里焦虑,充满恐惧,却始终接近不了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这幕惨剧发生。可这一幕我明明在哪里见过,我大脑里开始不断搜索着。正想着,我看见男孩手里多了—把明晃晃的手术刀,他沉着地朝躺在血泊中的女孩的手臂切去,女孩突然睁圆了眼睛,痛苦扭曲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狰狞的笑。男孩低下头亲吻了一下她沾着鲜血的嘴唇,在她耳边低低说:告诉我,你爱不爱我?女孩双眼暴出,不言不语,像个誓不低头的战士。男孩冷笑着,一刀割过她的喉咙,大动脉喷出的血溅了他一身。他浑然不觉,只是认真地做着他的解剖工作。他刀法准确,一刀下去咯吱一响,肢体就离开了身体。

这一切做好后,男孩开始凿靠西面的那堵墙。很快,一个一米见方的洞已凿好,他把女孩的肢体一件件塞进去,连同自己身上那件白色T恤和女孩被血浸透的白色连衣裙一起放在那个洞中,然后从阳台上搬来水泥、沙子,加入水后把那个洞砌好。末了,男孩把沙发移到那刚砌好的地方,接着开始清扫房间。

我刚想掏手机报警,却惊恐万分地发现屋子里的一切是那么可怕的熟悉,那张靠西墙的红色沙发,摆在玻璃架上的一只只公仔,客厅中央的等离子电视和沙发前的那块灰紫羊毛地毯,包括那个一脸沉着冷静收拾凶杀现场的男孩的脸??

一些片断如浮光掠影般闪过脑海。我的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原来,贺妮不是跟别的男人走了,她——被我杀了。

我是医院内科手术医生,贺妮是我一个病人狐狸肉有股子怪味,也不是特别好吃,但是王桐林还是吃了个满嘴流油。的女儿,几次接触中彼此有了柳开杨瞬间就阴沉了脸,他把紫儿衣服往桌子上摔,说道:"我娘真是糊涂,就算我不想娶媳妇,也不能请个青楼女子来引诱我,这不是败坏了我的名声?"好感,在双方同事朋友的撮合下,确定了恋爱关系。可是生活中的我冷静又死板,和活泼开朗的贺妮正好相反,很快贺妮失去了最初的激情??

我曾经那样爱她,担心失去她,哪怕纵容她到与我做爱的时候叫着别的男人的名字。一夜一夜站在楼道口等她,可到最后,她还是决意要离开我。

一声炸雷响过,我发现我竟然置身在一片黑暗中。此刻,大雨滂沱,闪电划过长空时,惨白的夜色中,我看到我面对着一扇写有B-601的门。那是我和贺妮房子的门牌。

风过,门竟兀自打开。我走进去,习惯性地去按门边的灯,灯光一闪一亮,明明灭要割青草,半山沟沟!"灭,像发生了故障。又一阵电闪雷鸣,我看见贺妮正坐在靠西墙的沙发上,她朝我笑着,额头的血迅速模糊了整张脸,只有两只眼睛黑白分明地突暴着。

她背后的钟,这天,向文正带着随从,各自骑着头猪,在长安街上练步。突然,他骑的那头猪发了疯样往前狂奔,撞翻街边的摊位,将向文正掀翻在地。不幸的是,向文正这次骑猪有所创新,给猪配有笼头和鞍鞯,他被颠下猪背时,碰巧缰绳缠绕在腿上,直被猪拖行着。情势危急之下,巡逻的士兵挺枪刺死了猪,才将向文正解救下来。指针指向一点一十六。

选自《伴侣》

标签:惊魂

    上一篇:酒斗凶徒 下一篇:翡翠童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