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翡翠童

翡翠童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明正德年间,武宗好玉,尤喜山中硬玉。正德十一年,武宗忽发奇想,要在自己四十寿诞日之前造一座万玉堂,内中摆放万件美玉,以庆生辰。因此他连年征派数万青壮男子,前去各地玉矿为他采玉。数年之后,美玉石料开始源源不断运抵京城,武宗便在紫禁城养心殿旁设立一间玉坊,挑选出百名技艺高超的玉匠,日日不停为其雕琢美玉。

玉坊中有一玉匠,姓石名百宾,京城人士。他的雕工自成一家,且下手之前从不打稿,仿佛胸中有图画一般,云烟竹树,樵人醉翁,人马舟寺,一挥而就。且他最善于随石就相,不悖其天然之态,全石取材而得以尽用,纤毫不废,造办处主管因此极器重他,只将大件石料交他雕琢。又因他家在本地,是以并不十分约束于他,平日里许他来去自由。

石百宾年过而立,性格狂放不羁,闲暇时呼朋唤友,或酒或歌,随眠随起。但他个性虽狂放,对待同行却特别友爱,多有人慕他之名上门求教和邀他前去观石的,他每每欣然前往,从不推诿,也不烦指点。

一日,琉璃厂中一家百年老玉店新进了批料石,特意托朋友请石百宾前去观看。石百宾正好无事,当下痛快答应,随友人而来。进得门来,见屋里聚满前来看石的行家。前厅地上堆放着石料,大大小小有二十件左右,石百宾看了约一炷香的时间,随后逐一指点道:这块尚可,好做个三仙醉酒的摆件;那块料型瘦长,水头又聚在一端,好做个五龙穿环的钮章;这块薄料只能做对镯子;那块大料却做得个斩鬼的钟馗,形状刚好,左面那点水头正可为钟馗剑穗上的碧玉蝙蝠。石百宾在京城的名声甚响,店主十分信服他,听后连连点头道谢,吩咐手下玉匠依照石百宾所说的雕琢。

石百宾与店主又寒暄了几句,正欲告辞,一抬头却见屋子正中的条案上,摆着一座两尺高的羊脂白玉案头山水,细看却是当今圣上最喜爱的薄意雕法,此种雕法的玉件民间甚少。

他脸上微现诧异,径自走过去细细端详后问道:“这是出自何人之手?”店主面露得大帅冷静下来,操近道直奔大南门里路东的教导队机关枪中队部。到了中队部,叫来了中队长王贯。王贯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这么晚了叫他干啥。大帅告诉他往大帅府挂电话,叫卫队连连长出来接他回府。当时接电话的恰好是卫队旅参谋长郭松龄。郭松龄听大帅从外边打电话叫人接他回来,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不敢怠慢,当即集合手枪连,跑步来到中队部,把大帅接回了帅府。意之色道:“此乃当今养心殿造办处玉坊总管陈大人亲手所雕,乃我镇店之宝,曾有人出价千金,在下也未舍得出手。”

石百宾听言不由冷笑。原来这陈总管平日最喜欺下瞒上,因自己雕工平平,是以总把别人的心血之作改成自己的名字上报,众玉匠对他敢怒不敢言,私下却恨之入骨。石百宾之作也多次被他冒用。石百宾一听此言,惹动心火怨愤,竟当众说道:“此摆件雕工甚差,花树粗细不一,山水泾渭不分,布局颠倒,全失其势。此物乃求工反拙的劣品,真是白白糟蹋了这块美玉。若有人肯出百金已经是惠赠了,何况千金?你却又有何不舍?”一语既出,举座皆惊,在场的人,大都识得石百宾,知道他是行家里手,听后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店主听完神色大变,勉强支应了几句,一脸不悦地拂袖而去。一同前来的友人忍不住责怪石百宾,不该冒失多言,平白地得罪于人。石百宾全不以为意,心中反觉痛快,当下一笑而去。

孰料那店主乃是陈总管妻弟,石百宾直言不讳,这座摆件顿成鸡肋。他心中气恨,当晚将石百宾日间言语神态,添加几倍转告陈总管。陈总管闻言大怒。但此人城府极深,当下并不发作。一月之后却找个机会上奏武宗帝,言道:“昆仑山采石匠人中少有能辨玉识材之人,致使运抵至京的石料良莠不齐。若将玉坊中熟练玉工派驻一人,才可保证石料成色。众工匠中唯石百宾眼光老到,堪当此接下来,又是些奇异的舞蹈,直到午夜才结束。所有乐师、舞伎,吃过丰盛的夜饭后,拨儿拨儿地走出了豪宅。潘云松直留心着,再没有发现短髭人在这些人中间。出来时,谢大年跟潘云松同路,潘云松实在忍不住了,问道:"谢兄,我真的想不起以前在哪儿见过你。"谢大年笑笑说:"年前在歧王府里见过的。那时你就是各王府的座上客了,而我只是个坐在下面打板儿的。那年腊月,你见我手指冻得通红,特意给我端了壶热酒,让我暖身子。"潘云松仔细想想,还真给个打板儿的同行端过壶酒。他点点头说:"你说我想起来了,还真是老相识。我们刚出来的又是哪家宅邸?"谢大年说:"那是长信公主的私宅。她府上虽然蓄有舞伎、乐师,可我们这些外面的乐师,时不时要被她召去应差,数我在她府上走动最多。"任。”武宗帝当廷准奏,着石百宾即刻前往昆仑山辨玉。

陈总管随后回玉作宣旨,神情甚为得意。众玉工听后皆哗然。石百宾如同天灵中倾入半桶冰水,愣怔当场。从没听说过有从皇城中千里迢迢派人去玉坑辨玉的职缺,他心知必是陈总管因自己在琉璃厂玉器店的率性直言,挟私以报,没想那一番话竟惹下了如此泼天大祸。此一去定是九死一生,就算不死恐怕也再无回京之望。

原来那昆仑山上的玉坑,皆位于山腰,地势险峻。上山下山只有一条紧贴峭壁的崎岖小路,行走极其艰难。加之昆仑山有万年不化的冰川积雪,山中气候无常,频发雪崩,是以采玉者中多有失足遇难的。当地向有一言道:千人往,百人返;百人往,十人返。

石百宾心知陈总管欲置自己于死地,心中懊悔不已,奈何人强己弱,只叹自己命苦。是夜与前来饯行的朋友大醉,次日散尽家财,黯然而去。

数月之后,石百宾到了昆仑山,官房位于白玉河边。此处风景秀丽不同于中原,却将他那离愁别绪冲淡了一些。此时正值十一月份,天气寒冷,采玉匠人大多歇工。石百宾日子过得倒也闲暇。昆仑山每到七八月,便会爆发山洪,大量山石自山上被洪水卷带至白玉河的下游,滞留在河床中,其中多有籽玉,但因其形状与鹅卵石相似,平常人绝难发现,纵然是弄玉多年的人,也少有能看出的。石百宾常常在白玉河边徘徊,偶尔发现一两块小籽玉,便带回家中,暗中雕琢收藏,留待有朝一日归家所用。

这一日午后,石百宾携一壶薄酒坐在白玉河边,心中漂泊之感忽起,眼望山光水色连连慨叹,心中暗想,不知自己有生之年还能否还乡。

正思量到伤心处,忽见岸边荡起层层水纹,不远处的水面上一团翠绿光芒闪闪烁烁,那绿光突然如鱼般跃出水面,瞬间又沉入水底。石百宾心生诧异,涉水前去细看究竟。走至近前,发现河床上有一块枕头大小的黑乌砂皮石头,一头留有断茬,断茬中隐约露出翠色。石百宾弄石多年,知道此石之中必带有水种,水种即石中翡翠,有绿,红,黄,白,紫之分。红色为翡、绿色为翠。翡翠两色最为珍贵,看情形此石当是其中带翠。

石百宾一时又惊又喜,连忙俯身自水中将石头捞起,湿漉漉地抱在怀里,带回住地。

回到家中天色已暗,他点上灯烛打来干净井水,将河中石放在水中细细擦拭,待擦去表皮污垢,在灯下细看,发现竟然是一块极品的籽玉!石百宾惊喜万分,抚摩着断茬处,心中惋惜。见那断茬处露出如春葱般的嫩绿颜色,一时间心痒难耐,决定立刻开石一看。他将刻刀轻轻切割开石头的表皮,忽然间满室飘香。此种香味甚是特别,非花非檀,闻后令人神清气爽。继而那石头的断茬处,翠绿光芒忽然耀眼,冒出阵阵青烟,稍后烟雾散去,石头径自裂开,内中空无一物,石百宾正在诧异,忽然发现他脚下站立着一个六龄男童。

石百宾目瞪口呆,只见眼前小童眉目清秀,唇红齿白,穿一身葱绿色小褂小裤,脚上一双鹅黄绣花鞋,模样甚是可爱。石百宾日间去山矿中挑选石料,自采玉匠人口中听到山精石怪传闻甚多,见小童这般行迹样貌,心知必非一般人家孩子,乃异类无疑。他一时间心中惶恐之极,正不知如何应付,却见那绿衣小童忽然屈膝跪于他面前。

只见小童神态恭敬地道:“先生切莫惊慌,我乃石中翡翠精魄,知道先生技艺不同于常人,唐突现身,实因当下有一件性命交关的事情有求于先生。”

石百宾听此一说,忖度他并无恶意,心下稍安,强自定了定心神道:“既如此,请起来说话。”绿衣小童听他有答允之意,面露喜色,却并不起身道:“先生知道,我们翡翠经万年方可成形,所以最易通灵,大多石中藏匿有精魄,但是世间采石之人多愚鲁者,开伸手抓把小螺蛳。"石时往往一刀切下,石中精魄大多伤毁,打磨出的只是空有形状的顽石而已,唯有似先生这样的大师,细细磨去外皮,随石就态地雕琢,方可保全我等的灵力。

“这篇神话故事,据古籍中有关材料编写。《淮南子修务训》云:"神农尝百草之滋味,日而遇十毒。"晋干宝《搜神记》卷云:"神农以赭鞭鞭百草,尽知其平毒寒温之性"梁任昉《述异记》卷下云:"太原神釜冈中,有神农尝药之鼎存焉。咸阳山中,有神农鞭药处。"由于有这些可歌可泣的事迹,神农便成了医药之祖,受到人民的爱戴。先生请看那石上断茬,断掉的一端原来长着与我大小相同的一块翡石,内中亦有精魄,乃我小妹。我们相依万年一同修炼成精,我于年前已经修成人形,而小妹功力稍差,还需再过百年,方可脱离母石,幻化人形。孰料去年昆仑山一场大山洪将"我们正要找他。"我们自山崖间冲下,随水漂流途中又撞上巨石,竟致一分为二,致我兄妹失散。小妹自山上滚落山底,无奈我成形日浅,白日间还无法脱离母石行走,只得随波逐流至白玉河下游。

“好在我与小妹五感相通,知她当晚被附近一户人家捡走。只是下落时母石开裂,灵气外泻,小妹的母石已经无用了,必须有人开石将之雕出。若还是混沌形体,恐不能靠自己之力继续修炼,小妹她难免遭精魄消散之厄。先生,我与小妹相依万年,情谊深重,难舍难离。方圆百里唯有您能出手搭救,是以我今日大胆现身于先生面前,若您救得小妹性命,他日我兄妹定当重重酬报先生。”

石百宾见小童眼中泪水滚滚而落,磕头如捣蒜,眼见是手足之情深厚,心中大为感动!一块顽石,竟能修炼出人情,实在难得。红尘广阔,晃郎十了,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母亲开始托人说媒,给郎张罗媳妇,但是每介绍位姑娘,对方都要打听打听小伙子的身世和品性。结果提门散门,谁都不愿意把姑娘嫁给他。于是,这个不懂事的儿子把怨恨全都归结到粮亲头上,整天摔盆子打碗冲母亲撒气。相遇即是有缘,管他是精是怪!石百宾本是古道热肠的人,最愿伸扶人之手,立时痛快应道:“此事倒也不难,你只说是哪一家捡去,我去寻回。”绿衣小童君自幼苦读诗书,最大的心愿就是考取状元。可屡次考取都无功而返,别说状元,连个秀才都没中过。祖宗留下的田产也被他变卖光了,都作了赶考的资费,生活日渐艰难起来。大喜,举手拭泪道:“十里之外一户运石的人家,姓王。小妹与我感应日渐虚弱,先生此行越快越好。”

说罢身形隐于石头中,两片石头复又合成整体,表面完整,无一丝痕迹。由于这个金瓜少浸半夜露水,少晒早晨太阳,还没有完全长熟。所以,山门打开不久,金瓜忽然破裂,山门"哐喳"声,又自动关上了。老财迷也被封在山肚里了。

石百宾不敢耽搁,次日清晨出门按绿衣小童指有年秋天,吴国遭了水灾,眼看到手的秋谷全部给水淹没了,连谷种都没有收到。点前去寻石,中午时分终于赶到他所说的地方,将断石高价购回。因所带银两不够,石百宾无奈之下,将自己于河边采到的玉石尽数拿出交换。那匠人心思甚细,定要看货之后才肯定夺。当下赶着马车携带断石与石百宾一同归返他家中。待石百宾将柜中五块雕琢好的玉件取出,那匠人一见玉石成色绝佳,雕工细腻奇巧,所值不下百金,这才眉开眼笑地将断石交给石百宾,心满意足地驾车而去。

石百宾等那匠人走远,将断石带进内室,放在先前石头的旁边。片刻后绿衣小童破石而出,手抚断石大喜道:“正是小妹!”忽然又双眉紧皱道,“先生,小妹灵气虚弱,性命垂危,请您即刻动手雕琢,其间我自会用法力护住她的精魄。”

石百宾点头。他细细将石的外皮打磨开,刻刀划处亦是异有记载的关于黄飞鸿行侠仗义的事还有很多:香满室,光华耀眼。不同的是此石发出的是红色光芒。待表皮打开,发现内中乃是一块毫无瑕疵的椭圆形红色翡石。

石百宾闭门五日,将翡石按照绿衣小童的样貌,雕琢成一个梳双髻的红衣女童,眉目俊秀,神志娇憨,嘴边两个小小梨漩。他雕琢得甚为用心,连衣褶发丝都清晰可见。那绿衣小童白日在石中休息,晚上在石百宾身边观看,每到翡石光华暗淡,他便咬破手指,待指尖流出荧光闪闪的白浆,他将之涂抹在翡石上面,石上光华即刻恢复如常。

五日之后,石百宾划下最后一刀,全身乏力,困顿疲惫之极。他强打精神看去,只见桌上的红衣小童忽然伸个懒腰,打个哈欠,自桌上一跃而下,转眼变成五六岁孩童大小。那绿衣小童凑过来与她一起跪下,齐声口呼恩公。

石百宾正欲上前搀扶,忽然头昏眼花跌坐在地下。翡童与翠童对望一眼,心意相通,一同咬破手指将白浆灌入石百宾口中。石百宾只觉那浆液入口甘甜,一经咽下,立刻神清气爽,困顿疲惫一扫而光,顿觉精神百倍。他大奇道:“你们兄妹给我所服者何物?”

翡童与翠童齐声道:“恩公服用的乃我二人万年修炼的石英。凡人服之,从此百病不生,容颜不老,还可延寿一纪。”石百宾大为意外,连连称谢。

翡童与翠童躬身施礼道:“与恩公搭救大德相比,微不足道。”

石百宾心中感慨,小小石精尚且知恩图报,竟比那些心怀狡诈,利字当头的人还强些。

翡翠童自此与石百宾寸步不离,甚是亲近。常常告诉石百宾哪里藏有翡翠,石百宾数月下来所获甚丰,打磨雕琢出许多精品。

他石百宾身处异乡,孤单寂寞,幸好有两个小童"妹妹还小,等她长大了自然就好了。"瑶姬的十位姐姐总是这样安慰王母娘娘。她们都很疼爱这个小妹妹,自然不忍心看她受惩罚。每日承欢膝下,日子倒也不觉难过。只是常常因思念故土,愁眉不展话出口,乞丐们不乐意了:"老人家的话,是绵里藏针啊,你言下之意,我们在此地讨生活,就该忍气吞声?你见笑了,虽说我们做乞丐的,靠天靠地靠善人,但却是天不怕来地不怕,不妨告诉你,这年月,缺衣少食的叫花子很多,信不信我们把碗筷敲,能把第日,任乡绅果然亲自押运了银粮来到县衙,并大张旗鼓地点起挂鞭炮,以示自己与官家攀上关系。笪继良收了银粮,立即让师爷宣布任乡绅的赈灾义举,且大肆褒扬任乡绅,任乡绅心痛不已,哭笑不得。随即又听师爷宣读判词:任乡绅为富不仁,逼卖贫家儿女,功不抵过,罚责打十大板,坐牢年!附近几个县的弟兄都给招来?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对月独酌时每每叹息。

这一日,翡翠童忽然道:“恩公不必伤怀,你写一份奏章,将我二人献与当今圣上,便可返回京城。”

石百宾连连摇头道:“为一己之私连累他人,乃小人行径,我必不能为。”

翠童道:“小妹失去母石庇护,要找个安全僻静的所在修炼,紫禁城实为最适宜的去处。过得百年之后,我二人便可修成地仙。恩公只管照我说的做,此事诚为两便,不单如此,后面还有一场大富贵要送与恩公享用。”

石百宾听他所说,似乎洞悉世事,遂放下心来,依言写下一份奏折。内中讲道:臣于昆仑山石崖上偶见一块大石,臣将表皮磨开,发现石中隐有一翡一翠,翡翠同出一石世所罕见,何况形态酷似一对童男童女,实为瑞兆云云。奏折二月后送抵京城。

昆仑山玉工上奏的只言片语,都要先过陈总管之手,他看完石百宾的奏折后笑骂道:咸鱼妄想翻身吗?遂将奏折烧毁。

孰料次日清晨石百宾的奏折,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乾清宫书案之上。

武宗帝继位多年,并无子嗣。一见此奏折,触动心头所想,龙颜大喜。遂令一队御林军前去护送石百宾与翡翠童回京。沿途各路官员随时准备替换的车马,是以回京的时间只用了月半。

金銮殿上,檀香木盒开启,露出一对一尺来高手拉手的翡翠小童,翡童颜色艳若桃花,红润可爱;翠童颜色如初春嫩竹,翠绿欲滴,且通体晶莹剔透,毫无瑕疵。双童五官雕琢甚为精致细腻,与真人一、蛋成名般无二,最有趣的是目随人转,无论你站在哪个位置,都觉得翡翠童在与你对视。

在场文武百官均目瞪口呆,大殿之上鸦雀无声!武宗帝过眼的珍奇宝玉甚多,此时却也不免大吃一惊。这一对翡翠童实在是价值连城,世所罕见的宝物,又恰是自己心头所好,心中当然爱极。

武宗帝手捧翡翠童爱不释手,竟下旨封翡童为喜乐童子,翠童为和顺童子,建喜乐和顺殿藏之,并着一干宫女太监日夜守护。

衙役们又将汪老汉按倒,举起大棒打起来。

武宗随后又宣旨,石百宾献宝有功,御赐一匾,上写四字:神技通天。即日官封三品,赐紫禁城东南池子大街一座三进三出的四合院,丫鬟仆从各十名,赏金万两。

万玉堂所有玉器与玉坊的匠人,即日起都交由石百宾调配管理。

陈总管眼见并未将石百宾置于死地,如今他反而高官得做,骏马得骑,料想他必会痛报前仇,不免心中惴惴,整日茶饭不思,神情恹恹,不几日告病辞官。石百宾听后一笑而过。

百年之后的天启元年,冬日清晨,喜乐和顺殿内一名宫女正手拿拂尘,在殿中掸拭尘土,忽然间满室异香扑鼻。她抬头望去,见供奉翡翠童的供桌上已经空无一物。

此事震动整个皇宫,嘉宗下令搜查皇宫各个角落。数月过去,毫无线索。此事遂成悬案。

消息传到京城某个安静的院落里,鹤发童颜的石百宾闻言放下手中刻刀,捻须而笑??

选自《新聊斋》2009.1

标签:翡翠

    上一篇:夜幕惊魂一点一十六 下一篇:古代流氓的恶行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