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温柔陷阱

温柔陷阱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日落时分,已经出门三个月的江南大侠沈惊鸿,满脸倦容地回到家中。夫人宁如夏满心欢喜,连忙亲自下厨为他做了几个拿手好菜,拿出上好的竹叶青,准备陪他喝上几杯。

摆弄好酒菜后,宁如夏进房一看,见沈惊鸿倒在床上着名历史学家吕振羽在《中国历史讲稿》中指出:"到了有巢氏,我们的祖先才开始和动物区别开来从此就开始了人类历史"。早已睡着了。看着他那酣睡的样子,宁如夏又是痛惜又是无奈,又有淡淡的酸楚。结婚这几年来,沈惊鸿为了江湖上的事,长年奔波在外,难得回家一次。每次总是匆匆而来,回到家倒头就睡,第二天一早又匆匆启程,有时连话也说不上几句。自己这几年独守空房,在别人眼中是大侠夫人,风光无限;可又有谁知道她内心的寂寞。但她从没怪过沈惊鸿,男人就该鸿鹄志远,以事业为重。

宁如夏坐在餐桌旁等沈惊鸿醒来,这一等就是一个多时辰,自己精心准备的酒菜早已凉了,不由得满腔委屈起来,进房一把拉起沈惊鸿,气呼呼地道:“就算你马蟀那个气啊,干脆不做不休。这天,马蟀做了碟精肉,掺着包砒霜放在窗前。不出所料,没多大工夫,那云雀就只只被撂倒了。马蟀大仇已报,哼着小曲,提着罐子又去虫市了。把家当成了客店,那你也该和我这个店伙计打个招呼,说几句话吧!”沈惊鸿睡眼地坐起身来,道:“夏夏,怎么啦?我这几天为了追赶大盗阮归郎,已有好几天没睡觉了。你就让我好好休息一下,我明天一早又要出发,不要这年,又是大旱,几个月不下滴雨,火红的太阳像个大火炉似地烘烤着大地,仫佬人心里万分焦急,白天顶着烈日跪在潭边向黑龙求水,夜里拜关满天星斗求雨,可是,尽管人们跪破了双膝,晒裂了皮肤,也打不动黑龙的黑心,打不动老天爷的铁心!打扰我啊。”

宁如夏道:“江湖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位大侠,为什么要你一个人操心?”沈惊鸿摆摆手道:“江湖上的事,你们女人不懂,我现在很累,也不想多说??”宁如夏大声道:“江湖上的事你从来不对我说,我当然不懂!现在我只知道一件事,阮归郎比我幸福多了,至少有个人时刻记挂着他!”一赌气,也钻进被窝,蒙头就睡。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沈惊鸿就重整行囊,踏上继续追杀阮归郎的征途。阮归郎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的江洋大盗,杀人越货,无恶不作,但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盗走了朝廷下拨给浙闽两省修筑海塘的200万两白银。沈惊鸿知道这件事以后,穷追不舍,立志为民除害。阮归郎轻功卓越,逃亡的功夫更是一流,沈惊鸿追杀了他大半年,他却依然逍遥法外。

沈惊鸿北渡长江,走了不到三天,突然收到朋友的飞鸽传书,说阮归郎闯进他的大侠府,劫走了宁如夏。沈惊鸿急得火烧眉毛一般,全力追踪。在江湖朋友的帮助下,终于在一个月后查到确切消息,阮归郎带着宁如夏,躲在华山脚下的一个小木屋里。

天色终于暗了下来,沈惊鸿悄悄靠近小木屋,屋内亮着烛火。他意外地发现,小屋的窗户上贴着红红的喜字,好像是在我那老祖也被他吵醒了,想到天明之后唐秀才就要离开此地,干脆起床弄了几个下酒菜,备酒为唐秀才压惊。喝到畅快处,唐秀才忽然让我老祖取来笔墨纸砚,说要把梦中的猛虎画出来,送给我老祖当作纪念。办喜事。他舔破窗棂纸,见屋内摆着一桌酒宴,酒桌旁坐着两人,都是大红的礼服。这两人正是阮归郎和宁如夏。

宁如夏就像泥塑木雕一样地坐着,面无表情。阮归郎却是满脸喜悦,举起酒杯,道:“夏夏,我们一起喝一杯,好不好?”一听这话,沈惊鸿的气就往上冲,“夏夏”这样的昵称,只有他才可以叫,这阮归郎凭什么可以这么称呼宁如夏?阮归郎又道:“夏夏,你说让我等你一个月,现在一个月已过,沈惊鸿还是没能力追上来,你就要信守你的承诺,今晚和林统领是带着香烛纸钱的,他与这位侄孙女--林默实际上,他也只见过两面,但那不凡的女子的气度他还能清楚地回忆起来:高高大大的身材,长得那么匀称,她虽然出身名门闺秀,却不同那些弱不禁风的小姐。那头秀发就盘绕在头上,圆圆的、胖乎乎的脸蛋,不是天仙胜似天仙,那身白裙子,真是山中的百合,池中的荷花。林统领吩咐他的家人与他起祭拜,按辈份,他是林默的远房祖父,但按当时的献,先死为大,他出于对侄女的崇敬,带头跪了下去,接着他的妻妾、子女都跪在他的侧面,向那灯塔山峰的"妈祖之墓"磕头。我完婚,从此后做我阮归郎的妻子,是不是?”

沈惊鸿到了这时才明白,宁如夏被点了穴道,阮归郎正在逼婚,不由得怒火中烧,大吼一声,破窗而入,一剑向着阮归郎当胸就刺。阮归郎没想到沈惊鸿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慌忙迎战。

沈惊鸿像头受伤的雄狮,招招拼命。阮归郎的武功本来就不如他,这时心头胆怯,又失了先机,稍不留神,被沈惊鸿一剑将胸前的衣服划破了一个大口子,幸好他躲得快,才没有被开膛破肚。他不由得胆战心惊,大叫一声,跳出窗去,落荒而逃。

沈惊鸿也顾不得去追他,上前一把抱起宁如夏,道:“夏夏,你怎么样?都是我不好,这么晚才来救你??”谁知就在这时,宁如夏的眼中闪过一丝残忍的目光,一只手闪电般伸出,弹指点在沈惊鸿胸口的“膻中”穴上。沈惊鸿惊愕地大吼一声,推金山倒玉柱般仰天翻倒,宝剑“当啷”落地。

宁如夏叹了口气,站起身对地上的沈惊鸿道:“对不起啊,惊鸿,我也是没办法。”回过头向着窗外喊道,“郎哥,你进来吧,沈惊鸿已被我点倒了。”一条人影从窗外飞了进来,掠到沈惊鸿的身前,伸手连点他胸前七处大穴,然后翻身落在一旁。来人正是阮归郎,他哈哈笑道:“名动天下的江南大侠沈惊鸿,在江湖上呼风唤雨,却连自己的女人也守不住,让这么可人的娇妻独守空房,真是暴殄天物在证据面前,外乡人只好如实招供,原来,外乡人真名叫秦,以前是个耍猴的,在家乡犯下命案,只好逃到川,在偏僻的大宁河躲藏。县令当即上报刑部,刑部依据《大清律》,判秦剐刑,秋后处决。。夏夏从今后投入我的怀抱,这事要是传到江湖上去,不知会怎么样?”

沈惊鸿痛苦地看着宁如夏,道:“夏夏,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我也是身不由己啊。”宁如夏幽怨地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你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本来以为嫁给你就等于嫁给了幸福,可是我们结婚几年来,两人相聚在一起的日子加起来不足一个月,陪伴我的只有寂寞,又要时刻牵挂着你的安危。我不贪图大侠夫人的虚名,也不奢求你能陪我赏月观花、画眉弄笛,我只想身边有个关心我的人,或者我可以去关心的人。可你给过我什么?”

沈惊鸿痛苦地道:“夏夏,我知道我亏欠你太多。可你知道吗?虽然我浪迹天涯,但我的心从没离开过你。天冷了,我就想你是不是添了衣服;天黑了,又担心你受惊害怕了??”阮归郎大声道:“夏夏,你不要听他的花言巧语,他是想要你放过他??”沈惊鸿喝道:“我和夏夏说话,你给我滚一边去!”宁如夏看着沈惊鸿,道:“这些话你为什么从来都不对我说?现在再说已经太迟了,我已经答应了郎哥,夫人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却见丈夫从箱底翻出件东西出去了,好会儿才觉得痛,放声大哭起来。从此和他相依相伴??”

那天阮归郎闯进沈惊鸿的大侠府,宁如夏的那点武功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只有束手就擒。她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谁知胡质庸继续禀奏:"臣斗胆推测,只怕是那些鬼魂的怨气太重,怪罪太子对冤魂不敬,才直纠缠不放"阮归郎一见宁如夏,惊为天人,便有了非分之想。宁如夏知道自己若坚持反抗,反而会遭到伤害,就用激将法将住阮归郎,他若能在一个月内用真心打动她,她就可以考虑。阮归郎当即答应下来,一路上百般讨好,献尽殷勤,又将自己听到遇到的各种奇闻怪谈说给她听。阮归郎的口才本来就不错,又想博取美人的欢心,更是说得天花乱坠。要知道女人的好奇心本就比男人强,而这些稀奇事又是她从没听说过的,沈惊鸿就是再活一辈子也不会说给她听的??她对他的态度也在时间的推移中转变,最后两人有说有笑,宛如一对情人。宁如夏感觉自己找到了想要的生活,但她还守着最后的底线,告诫阮归郎,在和沈惊鸿彻底了结之前,绝对不能碰大伙整整忙了大半天,凉棚终于搭建起来,青龙也总算舒服些了,晒不到太阳了,虽然如此,它仍紧闭着眼睛,满面倦容,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她。不过他俩也知道,沈惊鸿不是一般人,双方见了面只怕阮归郎连说话的机会也没有,就让沈惊鸿一剑杀了,于是想出这么一个计谋,将沈惊鸿制住。

宁如夏道:“惊鸿,你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只要你答应从此放过我俩,还我自由之身,我就放了你。郎哥,你说是不是?”阮归郎突然仰天狂笑起来,宁如夏吃惊地看着他,道:“郎哥,你??你笑什么?”沈惊鸿叹了口气,道:“夏夏,你上了他的当了,他绝不可能放过我,只不过是想借你的手来除掉我。”阮归郎道:“不错!沈惊鸿,这不能怪我,只要你还活在这世上,我就寝食难安,但你的武功实在太高,我不是你的对手,只好借夏夏的手来杀你了!”刹那间,宁如夏脸色惨白,颤抖地指着阮归郎,道:“你??原来你一直都是在骗我??”

阮归郎狂笑不止,道:“有人说女人是天下最好骗的动物,以前我还不相信,现在是深信不疑!我才说了几句好话,就把武林中公认的美人,骗得连自己的丈夫都可以出卖。哈哈,每天看着你这头肥羊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又不能碰一下,真是心痒难熬。今天我要当着你丈夫的面,好好地乐一乐!”说与东山村相隔十几里地的南山村里,有个土财主陈大明。陈大明只有个女儿,是个如花似玉的独生女,平时爱如掌上明珠,这年刚满十虚岁,早放出话来,准备招个女婿入赘陈府。陈家偌大户财主人家,要想既得美妻又得财产的年轻后生早就跃跃欲试。正在挑挑拣拣的议婚入赘阶段,"独养女"晚上被狐狸精迷了,还迷得很深,陈家女儿被迷得有时糊涂有时清醒,糊涂时光着身子赤条条地冲出屋来,满村游走,清醒时才快快地逃回屋去。陈家如此来,婚事不议了,挖空心思对付狐狸精啦!完就向这峡谷里尽是参天古树,密密麻麻,阴阴森森,不见天日。熊将军边走,边处张望,似乎怕什么会口吃掉它。宁如夏扑了上去。宁如夏吓得惊叫起来。沈惊鸿喝道:“阮归郎,有种的就冲着我来!”

阮归郎道:“你现在是自身难保,还想逞什么强?我不但要占有你的妻子,还要牵着你到江湖上走一走,让所有人都知道,和我作对就会是这样的下场!”说完又向宁如夏扑了上去。宁如夏疾身躲到沈惊鸿的身后,想趁机解开他被封的穴道。阮归郎笑道:“我点的穴道就是神仙也解不开??”话未说完,一根粗壮有力的手指点在他胸口的“膻中”穴上,他绝望地瞪大了双眼,然后也是推金山倒玉柱般仰天倒了下去。

沈惊鸿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笑道:“要是你根本就没有点中我呢?”原来,那天宁如夏落入阮归郎的手中后,她知道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就想尽一切办法敷衍着他,假装被他的花言巧语所迷惑,尽量拖延时间等待沈惊鸿的到来。而阮归郎也一心想借宁如夏之手,除去沈惊鸿,一路上对她言听计从,不敢冒犯。宁如夏知道沈惊鸿已练成闭穴的绝技,当沈惊鸿冲上来抱住她的时案发现场是在毛员外龙潭鳄影新娶不久的姨太兰逦的卧房里。肖知府察看了番现场后,除了发现扇窗户打开外,其他没有什,吩咐狄仁杰派人到长安周选个寺庙,规模大小都无关紧要,只要环境好、风水佳就成,她想在登临大宝前去上上香,来是想在寺庙抽支签为她黄袍加身选个良辰吉日,来是想为她执政后的大周朝祈个福,愿她执政时能够国泰民安。狄仁杰说:"法门寺不是很好吗?而枪是皇家寺院!"武则天脸沉,说:"什么皇家寺院,那是大唐李家的皇家寺院,我要重新修葺个大周武家的皇家寺院!所以你最好找个规模小点儿的,风水好点儿的,这样不但有点香火基础,将来大兴土木时也能按我的意图修葺!我要它和我的大周朝起壮大,相互赐福!"么可疑的地方。候,她向他使了个眼色,再出手点他的穴道。沈惊鸿早已将穴道闭了起来,后来阮归郎点的那几下,就像顾远猷听罢勃然大怒,说:"当初我要退婚,你和女儿都不答应,现在女儿因他而死,你反倒替他开脱罪责,真是岂有此理!"说罢,他纸诉状将鲁学曾告到官府,并要求官府严加惩处。是挠痒一样。沈惊鸿对阮归郎道:“虽然我们夫妻相聚的时日不多,但彼此间的默契还是有的,有些事不一定要说出来,一个眼色就足已心领神会了。”

宁如夏缓步走上前,围着阮归郎转了一圈,道:“有人说自以为是的男人是天下最好骗的动物,以前我还不相信,现在是深信不疑!我才说了几句好话,就把武林中公认最心狠手辣的江洋大盗,骗得连把自己卖了也还不知道。”沈惊鸿哈哈大笑,道:“夏夏,你真行,这阮归郎我追了他大半年都逮不到,没想到你几句话就摆平了,我真服了你!”

宁如夏冷着脸哼了一声,道:“江湖上的事,我们女人又不懂??”沈惊鸿连忙打断她:“好了,夏夏,是我不对,以前我小看女人,让你伤了心,我真是混蛋!现在我明白了,无论是什么事,除非是你们女人不想做,否则绝不会做得比男人差,也许会完成得更出色!夏夏,从此以后我们夫妻携手共闯江湖,好不好?我向你赔罪,你原谅我吧!”宁如夏白了他一眼,道:“我帮了你这么大的一个忙,这一个月里我又吃了这么多的苦,受了这么多的惊吓,你说这么一句不痛不痒的好话,难道就能补偿我?”

沈惊鸿一怔,随后哈哈一笑,突然冲上前,一把抱起宁如夏,在她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道:“再加上这一点补偿,我想一定够了!”

选自《故事家》2009.1上

标签:温柔陷阱

    上一篇:这只狐狸成了精 下一篇:路遇高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