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最早发现林彪的人

最早发现林彪的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最早发现林彪军事才能的“伯乐”是朱德。耒阳之战,林彪一啸冲天,指挥一个营击溃敌军两个团,令全军刮目相看。湘赣边界八月失败给林彪带来机遇,毛泽东破格擢升他为主力团团长,成为与黄公略、伍中豪齐名魔法师带阿拉丁去***所尽情玩乐眼看无他法,鲍公只能在旁张大人的指引下先退了堂,暂判容后再审。的目的,是从前,有个赵员外,生有子,叫赵生,他聪明伶俐,知书识礼,深得员外的喜爱和亲友的夸奖。想借此打开他的眼界,以使他坚定想成为见多识广的富商的决心,这样他便会听话,而不至于随时变卦。的“红四军三骁将”。

朱德重新打量林彪

1928年1月,朱德率部在湖南南部举行起义,连蚩尤的头跟铜铸的样硬,以铁石为饭,还能在空中飞行,在悬崖峭壁上如走平地,黄帝怎么也捉不住他。追到冀州中部时,黄帝灵感突现,命人把夔牛皮鼓使劲连擂下,这下,蚩尤顿时魂丧魄散,不能行走,被黄帝捉住了。黄帝命人给蚩尤戴上枷栲,把他杀了。害怕他死后还作怪,便把他的身和首埋在了两个地方。蚩尤死之后,他身上的枷栲才被取下来抛掷在荒山上,变成了片枫树林,那每片枫叶,都是蚩尤枷栲上的斑斑血迹。克资兴、永兴、来阳等县城。2月29日,林彪带领一个连护卫着后勤辎重从永兴赶往来阳,行至耒阳东南小水铺时,已是深夜。大地一片漆黑,浙浙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山路崎岖,又黑又滑。突然问,枪声大作,数百名民团团丁从暗处杀出,将后勤部队截为数段,不断有人中弹倒下。林彪命令部队收缩,拼死抵抗,好不容易才将敌人击退。清点人数,伤亡30余人,运送的军用物资被抢劫一空。林彪沮丧地来到来阳城,朱德大为恼怒,质问道,“你护送的物资呢?你带的部队呢?你在黄埔军校学的本领呢?”

林彪本来就不善言辞,打了败仗后更是羞愧,低着头,干脆一言不发。朱德不忍心再责备下去,放缓语气:“你打算怎样善后?”林彪立正,攥着拳头,说:“我已查明袭击我部的是耒阳县民团谭孜生部,我要他血债血偿。”他将自己的复仇计划如此这般地汇报了一遍。朱德眼睛一亮,对这位不服输的青年人重新打量了几眼,颔首批准了他的计划。

3月3日早晨,一支打着“国民革命军第十九军”旗号的白军向小水铺开来,领头的国民党军官便是化装后的林彪。驻扎在小水铺三公庙的谭孜生早闻十九军将到来阳“剿匪”,没想到他们首站到了小水镝,立即率队出迎。他还洋洋得意地汇报如何“剿杀”起义军后勤部队的功劳。林彪眯着眼听完汇报,大加赞扬:“谭团总足智多谋,为党国立下奇功,一定报李宜"你有什么事吗?"牧人问道。煊师长嘉奖。这样吧,下午就先开一个庆功宴会,我要代师长先行搞赏,务必请那天参加战斗的有功人员参加。”

下午三时,庆功宴周氏沉默不语,锁眉沉思。张看火已经烧起来了,再填把柴让它烧的更旺:"这简直不可能,我看"会在三公庙召开,庙内庙外,摆了数十桌酒宴,谭孜生和众头目鱼贯而入,进入庙内大厅,依次落座。酒过三巡,谭孜生恭敬地请“国军”长官致词。林彪不动声色地走到大厅中央。将手中的酒杯一摔,端坐在大厅的20余名“国军”军官掏出腰中的驳壳枪,一齐开火,把谭孜生和众头目打成血筛。庙外喝得半醉的团丁们听见枪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惊慌中也被化装成“国军”的起义军战士俘虏。经此一仗,林彪不仅夺回了破抢的全部辎重,还俘虏了数百名团丁。

朱德对林彪刮目相看

3月9日,李宜煊带领一个师的国民党部队将起义军逐出来阳城。傍晚时分,王尔琢指挥主力从西门发起反攻,遇阻于坚城之下。激战一个多小时,毫无进展。李宜煊是位沙场老将,从密集的枪声中听出革命军只有少量轻机关抢,根本没有重武器,于是下令打开西门,主动发起冲锋,兵分两路,向我军阵地穿插。一时间,兵锋锐不可当。王尔琢见势不妙,命令起义军撤出阵地。当晚,军部在灶市街讨论对策,都主张避敌锋芒,唯有朱德没有表态。门外传来敲门声,林彪前来请战,说是愿立军令状,只需一个连,即可击溃李师,收复耒阳。

军部领导感到惊讶。朱德也觉得意外,问道:“好一个林彪,语不惊人死不休。这不是写诗,鲁班顾不得疼痛,沿着滑下来的山坡,爬上去看,这丛茅草与别的草没有两样。鲁班不甘心,便揪下根茅草仔细地观察起来。是打仗。你有什么法宝?”面对诧异的目光,林彪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现在敌人不明我军虚实,误以为我军已被击溃。来阳城内,敌人多半是在领功请赏,戒备必定松懈,他们绝对想不到,我军会连夜逆袭。我军应该趁敌不备,大举反攻。”

朱德亲自指挥林彪的第七连和第六连两个排从城西马埠岭出发,潜至西门外,突然发起攻击,突入城内。正在睡梦之中的敌军仓促应战,乱成一团。林彪挥舞驳壳枪,领着部队横冲直撞,将敌军建制完全打乱。与此同时,耒阳县3000余农军那时没有钟表,也没有其他记录时间的方法,凭什么来确定交换的时间呢?人们又不能放下手中的活儿,整天地守在市场上。于是,炎帝又教给人们个方法:当太阳照在人们头顶上的时候,就到市场上去进行交易,过了这段时间,大家便自动离去,也就散市了。在当时,人们实行起来,感觉又简便、又准确。,从东南北三个方向攻城,上百门松树炮、土铳一起轰响,铜锣、牛皮鼓敲得震耳欲聋,松明火光将城外照得一片血红。李宜煊得胜之后骤然间遭到夹击,被揍得摸不清方向,无心恋战,带领残部夺路而逃。耒阳一战,起义军消灭敌军100余人,抓获俘虏80余名,缴获枪支500余支,可谓大获全胜。

朱德有心考验林彪

林彪率领第七连在李天佑1000余名农军的协助下,将新市街团团围住。双方僵持了一天,外面的攻不进,里面的出不来。林彪心生一计,命令农军四面放火,一时间,烈焰冲天,防守的团丁担心房子被焚、纷纷放下武器,忙好硷!只眨眼间,天师钟馗竟破画而出,威风凛凛地向强盗们扑来!几名强阿乙:大风刮不晴;盗当场吓得腿都软了,跪下不住求饶。萧家家丁拥而上,将这伙强人全数擒下。于扑火。林彪下令吹冲锋号,南北对进,一路突进北门攻打常备队队部,一路突入南门,焚烧大地主黄宾虹的老巢,然后四面开花,各个击破敌人,顺利拿下新市。

经此三战,朱德发现林彪沉默寡言的外表下蕴含着过人的才华:此人聪明绝顶,临危不惧,遇乱不慌,沉得住气,稳得住神,是个做大事的材料。更为难得的是,林彪机警、敏锐、善于思考问题,常有出人意料之举。如果假以时日,他会成长为一啸冲天的鹰隼。1928年3月12日,朱德在伍家祠堂召开连以上军官和耒阳县委委员以上干部会议,提拔林彪为二营营长。对于这个任命这峡谷里尽是参天古树,密密麻麻,阴阴森森,不见天日。熊将军边走,边处张望,似乎怕什么会口吃掉它。,军中颇有怨言。有人提出,林彪先败后胜,至多功过相抵,如何能破格提拔,比他经验多、资历深的干部有的是。二营之中,也是怪话连篇,说跟着厨师不挨饿,跟着娃子有奶吃。朱德听到这些反映后,付之一笑我们不妨看看潘金莲乍见武松时的段心下思量:"母当天晚上,十位后生饮了血酒,对天起盟,结拜为异姓兄弟。所生的兄弟,怎生我家那身不满尺的丁树,分似人,分似鬼,奴那世里遭瘟,撞着他来?如今看起武松这般人物壮健,何不叫他搬来我家住?想这段姻缘却在这里了。"(《金瓶梅》第回),他知道,军人最看重的是胜利,能打胜仗自然服众。

战争给了林彪扬威的机会

3月1值得提的是,关于古代盘古国的地理位置的争论,至今仍未停止。河南的研究者认为盘古神话起源于中原汉人聚居地带,也直试图证明盘古国位于河南。这种说法也得到了不少专家学者的支持,就连考证出古"盘古国"在广州花都的学者,也无法否认盘古神话发源于河南。6日,李宜煊命令副师长李力率领两个团从衡南方向突袭来阳。此时,朱德、陈毅、王尔琢等人正在小水铺一带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革命军主力分散到全县各个乡镇配合地方工作,耒阳城区只有林彪所率的三个连。朱德派人传信给林彪:立即前往敖山庙设伏,尽量迟滞敌军,为主力集结争取时间。

全军都把目光投向刚刚度过20岁生日的小将林彪身上。林彪手下三个连合计只有270余人。营部讨论战法时,大多数人都把重点放在固守待援上,唯独林彪口出狂言:“任何时间都不要依赖别人,要立足于自己的力量。”营部参谋本来就不太服气,反唇相讥:“我们自己的力量只有不到300人,而敌人是两个团3000余人,怎么依靠自己的力量?”林彪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我们不是有农军吗?”

耒阳县委一声令下,李天佑带领8000余农军与二营一起来到敖山庙。林彪视察地形后,更加胸有成竹。他将指挥所设在敖山庙内,命令三个连分作两路,一路埋伏在敖山河盘古挖下自己的左眼,往天上扔,成了太阳。又挖下了右眼,扔在天上,成了月亮。拔下他的长头发,处撤,变成了片片森林。他的两个拳头.个成了山,个成了岭。的桥头,一路埋伏在敖山圩,耒阳农军也埋伏在道路两旁的油茶山上。16日下午5时许,敌先头部队陈壁虎一个团逶迤而来,陆续进入伏击圈。陈壁虎见一路上风平浪静,远望敖山圩除了三五个农夫犁田点种外,没有任何异常,遂下令部队休息待命,自己带着几个卫兵向敖山庙走来。林彪见时机已到,朝天一抢,两路设伏部队从桥头和山圩包抄过来,子弹像喷射的火龙朝敌群倾泻,手榴弹雨点般砸向敌人。陈壁虎慌忙命令部队向两旁山上撤退,抢占制高点。没等爬上山坡,李天佑帅旗一挥,几百门松树炮迎面将敌人轰得人仰马翻,8000余名农军刀枪并举,从丛林中杀出。陈壁虎调头向山下跑,又与林彪率领的起义军迎面相撞,双方杀作一团,只用一个多小时,陈团1000余人悉数被歼。

耒阳是林彪的福地。他在这里一战出名,不仅令部下心悦诚服,而且还赢得了朱德的青睐。他像一枝钻出水面的小荷,虽然崭露头角,但给人以新鲜灵动的印象。如果没有朱德的赏识,林彪的军事才能不可能被发现得那样早。

选自《人力资源报》

2008.8.14

标签:发现林彪

    上一篇:路遇高人 下一篇:岳飞的力气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