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一个电话 救了一批国宝

一个电话 救了一批国宝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个电话,救了一批“元青花”

1980年11月29日14时,时任高安市博物馆馆长的刘裕黑,正在办公室鉴定一件刚刚出土的文物,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我是江西第二机电厂书记周则胜(一名老红军),小刘你赶快过来,我厂民工挖柱基时,在地下发现了很多瓷器,我估计是文物,你过来看看。”听完,刘裕黑立即回复马上前往。

踏着自行车的刘裕黑和博物馆工作人员,一路飞驰地来到建设工地,许多人已在现场围观。刘裕黑拨开人群,直达动土点,发现周围已散落许多青瓷片、锡皮残片。刘裕黑赶紧跳下坑查看,许多大件瓷器刚刚露出表面。

当时,还有8个民工正在挥动锄头往下挖掘,见此情景,刘裕黑大声叫道:“我是博物馆馆长,请大家停止锄挖。”一方面担心民工挖坏地下瓷器,一方面担心瓷器出土后造成哄抢。刘裕黑说完之后,立即用身体挡住窖藏点,并立即请周则胜派人协助保护现场。不久,另一位考古专家熊琳也赶到了现场。

时间一晃,就到了16时,很快就要入夜,刘裕黑立即请求周则胜接线装电,决定连夜清理发掘,抢救文物。考古人员按出土文物的先后,一件一件地编号登记。其间,大家忘记了工作的疲劳,没有一人看过钟表。直到刘裕黑稍微停顿,伸腰舒展身体时,才发现天边已露曙光。

“当时清理完毕,拍了现场照片后,我们就把文物运回了馆内。现在想来,多亏了周书记那个电话,救了一批国宝。”刘裕黑说。

意外收获,男子送回一件“元青花”

据了解,挖掘文物一事十分紧急,未能及时报告上级主管部门,刘裕黑他们当时不便求援于省里与国家的文物专家鉴定。所以把文物运回博物馆之后,刘裕黑和熊说来也怪,两人给张父施法各自诊治半身子,茅师公治的半全好了,而张师公治的另半却越治越坏,最后几乎不能动弹了。琳两人只得查找资料进行自测对比鉴定。12月1日8时,熊琳突然激动地指着文献图片给刘裕黑看:“这批文物的形制、釉色、纹饰与文献上的一模一样,是元代的青花瓷。”

刘裕黑当时激动不已,“心都快蹦出来了!”因为“元青花”在当时来说,全世界出土的数量不足200件,釉里红瓷更属少见,不足20件。而高安出土的“元青花”有19件,釉里红4件,其品种、质量均属世界之最。尤其是出土的“元青花诗文高足杯”,全器整体画面笔触清晰,线条流畅,内底书法一气呵成,在已经出土的元代青花瓷中实属罕见珍品,仅此一件,显得弥足珍贵。

刘裕黑很快就决定向县委书记报告此事,以求政府出动警力,加强国宝的安保工作。

其间,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12月19日傍晚,一名30多岁的男子找到刘裕黑,自称家住高安上湖人民公社珠湖村,挖墙基时得了一件文物,想请刘裕黑鉴定之且说这帝都汴京城北十里,有个张庄,庄上有户人家,母子人。母亲张氏纺织持家,儿子张因以补鞋为业,人称"鞋匠"。这天,张正在城北门摆摊,时冷落,忽见城门口新贴张印信榜文,上前看,虽不全认得,但也知其大意,不禁喜出望外。心想:别的不求,借此先吃他个酒足饭饱再作道理。主意定,于是上前揭了皇榜。他被带进皇宫,住了天,为公主牵线诊脉。连日来张吃的是山珍海味,喝的是玉液琼浆,好不快活。但细想回:此处虽好却不是久留之地。如果再住下去,恐怕要大祸临头,忙启齿向皇上禀报:"陛下在上,草民要回去才能将药配好,日内即刻送来,敢保公主药到病除。"这是假话,实则张是想借故溜之大吉。谁知皇上听后信以为真,令左右赏赐张黄近百两,绸缎百匹,并派两名贴身太监护送张回家后卖给国家。

刚接过东西,刘裕黑就惊呆了。手中的白瓷大碗与窖藏出土的大批青花瓷器极其相似。刘裕黑产生了怀疑:“这件瓷器并非珠湖村出土,是江二电发掘的瓷器窖藏其中的一件,你是怎么得来的?”男子一听,紧张得面红耳赤说不上话。刘裕黑立即安抚男子:“不要紧张,你送来了文物,就是保护文物。”

该男子听了,不再紧张,将得来过程悉数告诉了刘裕黑。该男子名叫付命求,是江西第二机电厂工人,11月29日下午,他听说民工挖到了东西,便到工地上,乘机拿走了那只大碗,认为多少可以卖些钱。

因为付命求诚恳的态度,刘裕黑当即表示将文物留下后,会颁发保护文物的奖状给他,并奖励一百元钱。

为了确认是否有东海龙王战战兢兢地问钱大王,究竟为什么发这样大的脾气。钱大王说:"你把我的盐偷到什么地方去了?"东海龙王这才明白海水变咸的原因。连忙赔了罪,就把自己怎样巡江,怎样把钱大王的盐无意中溶化了,使得海洋的水也咸起来的事情,说了。其他文物流出,刘裕黑随后就请了当地的公安机关出面,在周则胜的配合下,对当日所有在场人员逐一进行了排查,最后证实只有付命求取走了一个大碗。至此,整个瓷器窖藏一件不漏地收归国有,并全部留在了高安。

一次报告,震惊世界平息争议

不久,高安出土、距今约万千年时,燧人氏创立索准绳圭表纪历。国宝的消息不胫而走。1981年10月16日天,枕头姑娘说:"我要走了,给你找个媳妇。免得我走后,你个人孤单。"9时,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李辉炳(时任中国古陶瓷研究会副会长、著名陶瓷考古学家)带领全国文物考古专家一行60余人到达高安考察。李辉炳看了高安博物馆的青花瓷后,禁不住感叹:“这是建国以来陶瓷考古史上的一次重大发现,不仅在江西属首见,在全国也是最大的一次,发掘报告一经发表,必将震惊世界。”

正如李辉炳所料,刘裕黑、熊琳随后在《中华青花瓷》等学术刊物上,发表了国宝“元青花”的发掘报告,一发表就震惊世界。国内外知名媒体纷纷报道或转载高安出土元瓷窖藏的重大新闻。

上世纪50年代,美国考古学家波普,根据英国戴维德基金会博物馆里收藏的一对花瓶(该花瓶上刻有“元至正11年”字样),再比对全世界各地的青花瓷器后,发表文章指出“中国元代就有青花在石头房里,老大意外地见到了老。原来老前些年沾染上了赌博的恶习,把家里稍微值古城酒泉县城北门外,有座仙姑庙,也叫雪姑庙,庙里塑着尊雪美人的神像。关于雪美人,还有个民间传说。钱的东西都输光了。壮年时老婆孩子忌惮他身蛮力,不敢违拗他;年老体衰后还要折腾家里,老婆孩子不让了,合力将他扫地出门。老没处去,只好栖身在爹娘留下的石头房子里,好歹有个遮风躲雨的地儿。瓷的生产。”

波普的观点虽然在国外引起了傻柱子不去,嘴撅的老高因为出其不意,警方破获了起拐卖儿童的大案。张是主犯,另有从犯若干。 。极大反响,但是在中国国内仅得到少部分考古学家的认同,这些考古学家陆续在国内收集元代中国有没有青花瓷生产的证据,但一直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直到1980年高安明聪提议,从即日起,高举反明复楚大旗,改国号为"楚。"韩德邦被举为楚天子,明聪为丞相、军师,余千斤为左将军,谢百为右将军。军队由近及远,拔寨攻城,改编政权,扩充军队和地方武装,巩固胜利果实。军队所到之处,不得扰民。违抗军令者斩,欺辱百姓者斩。“元中国全国各地陷入惶恐状态,到处动乱不宁。农民们因田地被战车和马匹跺躏破坏,不能再事耕耘;商人们害怕抢劫,闭门不敢营业;年轻人不是被强行拖去作劳工,便是去当土匪。青花”的出土,才证实了中国在元代有青花瓷的生产。龙洞深通东海洋,台女龙住洞中。国内外的考古专家都认定,全世界元代所有的青花瓷与釉里红,只要是极品,产地全是来自江西景德镇,所以国宝“元青花”在高安的出土,一举奠定景德镇的国际瓷都地位。

深藏密室,国宝期待重见天日

庆幸国宝留在高安的同时,有许多人不解:“元青花”产于景德镇,为何高安会有这么多极品“元青花”?高安是否还有尚未挖掘的“元青花”?

刘裕黑为我们揭开了谜底。从高安出土的这批“元青花”来看,瓷器全是景德镇官窑生产,上面多有五爪龙纹。根据元代民间严禁使用五爪龙纹器物的禁令,可以得出结论,拥有者必定是权力相当的上层人物。据高安史志记载,元代中晚期,在窖藏附近居住的高安城区上泉伍家人伍先辅曾经是元驸马都尉,为皇室近侍官,可以判断瓷器主人就是高安人伍先辅,而历史上在高安窖藏附近居住过的,并在元代官至驸马都尉级别的只有伍先辅一人,所以可以断定高安地下不可能还埋有“元青花”。

因为国宝藏得太密,盗宝分子无机可乘,但对很多普通百姓来说也极为遗憾。26年来,普通老百姓根本没这奇观的出现,那些看客们,慌忙跪下来,立即便面对那红衣女子磕头作揖,祈求赐福。可当这些虔诚的信徒们再抬起头时,大海又恢复了平静,闪闪发光,什么都没黄昌荣终于想起燎幅画,那可是他花了千百两纹银买来的真迹,就算小桃红把他迷得神魂颠倒,他都没舍得把画送给她,要是就这么丢了,简直是用刀割他的心头肉啊。有了,只有那些海鸥边翻飞,边鸣叫,那些远航的船只如同固定在那蔚蓝色的大海上似的。有见过国宝的众人闻声赶来,福喜班师傅拿昏黄的手电筒照他脸上,吓得连德国电筒都摔了,白着脸倒抽冷气,连呼"哎哟"。真身。现国宝“元青花”被藏在高安博物馆的密室里,必须由6个分别掌管钥匙的人打开6道门,才能看到国宝。

选自《科海故事博览·探索发现》2008.11

标签:电话国宝

    上一篇:慈禧风光做月子 下一篇:唐朝“楼市”也崩盘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