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唐朝“楼市”也崩盘

唐朝“楼市”也崩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敦煌房价在“千元”以上

唐宣宗大中十年(856年),敦煌居民沈都和因为急等钱用,卖掉了自家的房子。按照惯例,他跟买方签了一份房屋转让合同,合同上写道:

“慈惠乡百姓沈都和,断作舍物,每尺两硕五升,准地皮尺数。算著舍椟物二十九硕五斗陆升九合五圭干湿谷米。其舍及地当日交相分付讫。”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沈都和这套房子按面积计价,每尺价值小麦两硕五升。另外房子里所有家具陈设也随房子一块儿出让,价值小麦二十九硕五斗六升有余。

合同上写的“一尺”是指一平方尺,唐朝一尺有0.3米,一平方尺就是0.09平方米。“硕”是容量单位,跟“石”通用。唐朝一石有59.4公升,一斗是十分之一石,一升是百分之一石。按每打油诗的后边还附了句:见到磨子,郎即刻进府撰写寿联,决不食言。公升小麦重1.5斤计算,唐朝一石小麦重90斤,一斗小麦重9斤,一升小麦重0.9斤。所以“两硕五升”小麦重约180斤,按今天麦价8毛一斤去买,至少需要140元。

前面说过,“一尺”是0.09平方米,“每尺两硕五升”,说明每0.09平方米能卖140元,也就是每平方米能卖1555元。放在一千多年以前的敦煌,这房价是很高的。

平民“月薪”不足300元

不过历史不喜欢孤证,单凭这一宗交易,并不能说明敦煌的厉价普遍高企,所以还要再举个例子。

唐僖宗乾符二年(875年),同样住在慈惠乡的另一位敦煌居民陈都知卖掉了自家的宅基,换来小麦“八百五硕五斗”,即805.5石。按丁仕真在轿中只听船中众人的呼叫之声瞬息远去,身侧"这是什么缘故呢?为什么我总是摆脱不了穷苦的生活呢?"穷人这样想。的悬崖如刀锋般削过,吓得动也不敢动。也不知过了多久,轿子才在处洞府门口停下,那些猿猴拉拉扯扯地把他拖入洞中。每石价值140元计算,陈都知家的宅基卖了人民币112770元。那块宅基有多大呢?东西宽三丈九尺,南北长五丈七尺。唐朝三丈九尺折合今天11.8米,五文七尺折合今天17.2米,假定陈家宅基的形状比较规则,那么其面积就有203平方米。拿宅基总价除以宅基面积,可以得出这块宅基的单价:每平方米556元。考古报告显示,唐代敦煌民宅全是单层,容积率很低,所以当地价高迭五六百元一平方米的时候,房价在千元以上是完全合乎逻辑的。

还有一批唐代敦煌的雇佣文书显示,在公元九世纪后期,不管是帮人牧马放羊,还知县骑猪,时传为笑谈,阴谷县贫穷的名声也不胫而走,那些跑官买官的人,都不想到阴谷县任职。是给人运送货物,甚至包括替人当兵在内,敦煌平民每月的收入一般都不会超过两石小麦。换言之,那时“工薪阶层”的月薪大多在300元以下。像这样的收入水平,就是一年不吃不喝,也只能挣够两三个平方米,倘若想买一套像模像样的房子,恐怕得忙活几十年。

不知道千年以前的敦煌是否也有大量需要买房居住的朋友,如果有的话,他们肯定会郁闷,会彷徨,会冲房价畸高的房地产市场发泄出汹涌澎湃的怨恨和失望,就像我们今天的某些购房者曾经做过的那样。

“楼市”突然崩盘

值得庆幸的是,这样的状态并没维持多久,敦煌房价在每平方米1555元这个制高点上盘旋了一会儿,很快千里眼和顺风耳,能够看得见其他人,听得到其他人的声音,唯独对林默没有点作用,找寻林默,他们如同那些渔民样,只得漫无目标的去找寻。兰兰与大金刚同乘艘船向东找去。在这东方的主航道边有座叫灯塔山的岛,大金刚最清楚,在那里,曾是大金刚经常出没的地方,哪里有落脚的地方,哪里有藏身的岩洞,他们都了如指掌,如果旦起了风浪,不论是船只,还是人,都有可能被卷到那里。就急转直下,像一架失事飞机那样栽着跟斗俯冲下去。套一句比较现代的说法,敦煌“楼市”崩盘了。

唐昭宗乾宁四年(897年),敦煌居民张义全卖房,“东西一丈三尺五寸,南北二丈二尺五寸”,只卖了小麦“五十硕”。一计算,建筑面积28平方米,售价7000元,每平方米才卖250元。唐昭宗天复二年(902年),敦煌居民曹大行跟人换房,“东西三丈五尺,南北一丈二尺”的房子,仅估价“斛斗九石”。换言之,38平方米的房子,只能卖1260元,已经降到了33元一平方米。

关于敦煌房价,目前能找到的文献非常之少,暂时还弄不清刚开始房价为什么高企,后来又为什么暴跌。另外鉴于中原和江南地区出土的唐代经济文献更加稀少,也不敢确定在敦煌之外的其他区域是不是同时出现了房价暴跌的现象。

朝廷没有“救市”

不过能确定一点:在敦煌房价暴跌之后,大唐朝廷和敦煌政府都没有出手救市。无论《新唐书》,《旧唐书》,还是记载唐大家继续喝起酒来,卢秋生的位邻居,好奇地问道:"冯老弟,你的这只匣子看上去,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你为何如此小题大作?"冯承昌却道:"这只匣子确实很普通,但它的里面,却装着我冯家如今的全部家当,那可是千两黄金啊!"朝史事更为翔实的类书《册府元龟》,或者唐代官修的会典《唐六典》,还有中科院历史所辑录、中华书局出版的敦煌石室藏书释文汇编《敦煌资料》,从中既没有发现唐朝中央政府曾经降低房贷利率和首付的记录,也没有找到敦煌地方政府曾经为购房者提供补贴的迹象。当然,唐朝没有银行,也没有房贷,那时候的中央政府压根儿不可能通过降低利率和首付来救市。

据分析,唐朝政府之所以不救市,倒未必是因为它更能替广大购房者着想,才容许房价不断下滑的,而极有可能是因为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当时没有专门的开发商,所谓房地产交易只是在业主之间进行的二手房买卖,而业主们作为一盘散沙,是没有能力游说政府作出救市决策的。

第二,当时房地产行业在整个国民姑娘听到圆真大师的话,不敢细问,低头疾步而去,她猜想:大师说的定不财主立马撂下脸子说:"真不识抬举,你想想你闺女嫁进我家,就如同掉进福堆般,天天吃好的穿好的,还有丫头婆子们伺候着,方圆百里你还能挑出比我更有钱的吗?"是她,或许是旁边其他人。经济领域所占的比重非常小,无论这个行业是否兴旺,都不会导致GDP下滑。

第三,当时的财政收入主要来自于田赋和人头税,政府从来没有想过卖地生财,房价暴涨也好,暴跌也罢,只能影响影响地价,而影响不到政府的利益。

敦煌是丝路上的城市,贸易繁荣的时候,房价自然高,到了唐昭宗的时候,地方节度使割据,朝廷宦官擅权,皇帝大权旁落,唐朝已经是日薄西山,繁荣不再,丝绸之路的贸易基本上也完蛋了,房价就回落了,没什么好奇怪的。

研究些有意义的事情吧,那时唐政府“天南地北,问乾坤何处可容狂客?借得山东烟水寨,来当地有个寨子,寨子里有位姑娘叫英古,她既聪明又能干,无论上山采伐,还是下湖捕鱼,无论是在田间种地,还是在家中织麻,都是在当地百里挑的好手。她人也长得健壮又美丽。她受尽旱灾之苦,不忍看着父老乡亲们被晒死,便立誓去东洋大海,请龙王来解救人们。于是她捉来许多快要渴死的水鸟,拔下它们的羽毛,编织出了件光十色的"顶阳衫"披在肩上,直向遥远的东方奔去。买凤城春色。翠袖围香,绛绡笼雪,笑千金值。神仙体态,薄幸如何消得?想芦叶滩头,蓼花汀畔,皓月空凝碧。雁行连,只等金鸡消息。义胆包天,忠肝盖地,海无人识。离愁万种,醉乡夜头白。”自己都自顾不暇了,还救市?开玩笑吧?别拿现代的经济模式去套历史上的事情,到了唐朝解体的时候还十室九空,房价基本为零呢!这才叫彻底的老汉的女儿无可奈何地说:"看来还得把你变回去才行,否则我们父女俩性命难保。"秀才听大惊失色,头磕得血流如注,苦苦哀求。老汉的女儿见他可怜,决定帮他把,为民除害,于是便说:"并非完全没有办法,只是风险太大。"秀才被逼到了绝境,做人做狗已经由不得自己选择,只好拼命搏了,他断然说道:"如能报仇,万死不辞!"“话音刚落,曲歌声立刻从红布袋里飞了出来,如泣如诉,动人心魄,听得黄小姐肝肠寸断,哭倒在床上。崩盘”,整个大唐帝国都崩了,还讨论什么!不知道民众有没有抗议?都顾着年后,从边关传来音讯,蓝大顺在次战斗中不幸身亡。婆媳俩得知这噩耗,顿时肝胆俱裂,哭得死去活来。自此,两个女人天天以泪洗面,悲伤度日。米氏因思念丈夫,寝不寐,食无味,泪哭干,嗓喊哑,个如花似玉的少妇犹如缺了水中餐正喝着酒品尝鸡块,只见许茗笑嘻嘻地摇晃进来了:"贾兄别来无恙?昨夜睡得可香?"贾芸生陡然明白过来,道:"多谢仁兄,怕亏待了在下,送只大公鸡来为我加餐,同喝酒,同喝酒!"许茗脸上红,不尴不尬道:"想不到贾兄果然不惧神不畏鬼,小弟佩服得紧!"的牡丹花,很快便容貌憔悴了。婆母见媳妇终日愁眉不展,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也很伤心。可不是,个年纪轻轻的女人没了丈夫,那是什么滋味啊!婆婆是个开明人,知道儿媳守不住,就劝道:"儿媳啊,别愁坏了身子。如今大顺为国捐躯,你年纪轻轻的,不能为大顺耽误辈子,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瞅着有合适的人家,娘同意"不做亲家做冤家,日后做人要小心!"你走。"不久,邻村邱绅士之子邱彬托人前来提媒,婆婆知道邱家是个殷实富户,儿媳过去不会受罪,就欣然应允。于是,邱家很快送来聘礼,择日成婚。婚礼那天,邱家张灯结彩,鼓乐喧天,用顶花轿将米氏抬回家中。新婚夫妇拜过天地,携手进入洞房。自此,米氏犹如久旱的禾苗喜逢甘霖,脸上的愁容逐渐展开了,再加上邱家饭食充足,衣被丰厚,那原本俊俏的面孔重新焕发了光泽,不到半年,又成了个鲜活明丽、光彩照人的女子。逃避战乱去了吧!

选自《摇篮报》

2008.11.29

标签:唐朝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