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这样的玩笑开不得

这样的玩笑开不得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魏小雅声名远播,不是因为人长得漂亮,主要是她有个争强好牲的怪脾气,而且她还喜欢跟人开玩笑,什么样的玩笑都敢开,不分男女。

这天,魏小雅和几个姐妹在田里干活,闲聊中不知怎么就把话题扯到了男人身上。有个女人用胳膊肘碰碰魏小雅说:“哎,小雅!咱们打个赌怎么样?都说杨大光脸皮厚,什么都不在乎,我不信!他今天不是给咱们挑水嘛,一会儿就过来,你敢不敢趁他不注意,把他的裤子扯下来给咱们开开眼呀?”

魏小雅撇嘴一笑,说:“天下就没有我魏小雅不敢干的事儿,我今天就把他的裤子扒下来给你们开开眼!”

说话闻,杨大光挑着一担水,忽忽悠悠就过来了,大家一看,他穿的是运动服裤子。当杨火光经过魏小雅眼前的时候,魏小雅蹲在地上,冷不丁一把就将杨大光的裤子给扯下来了。在场的女人们一下子都傻了,原来杨大光没穿裤头!

不管怎么说,杨大光还是个未婚青年,能受得了这个吗?魏小雅知道自己闯了祸,马上给杨大光赔礼道歉,可无论魏小雅怎么赔不是,杨大光就是不肯原谅她,为这事,杨大光一赌气水姜子牙在渭河边钓鱼,他老婆来给他送饭,看鱼篓是空的,就问他,你天到晚在这里钓鱼,怎么没见你钓上条鱼?晚饭后,师徒两人往回走,因为世道不太平,走夜路都要带件防身的硷什,莫小就扛燎把锋利的大锛。说着挑起鱼杆看,原来鱼钩是直的。姜子牙说,我钓鱼和别人不同,愿者上钩。他老婆听,说姜子牙缺心眼儿,于是就用牙将鱼钩咬弯了自己坐下钓鱼。结果,会儿功夫就钓了满满鱼篓。姜子牙凑近鱼篓仔细瞧,天哪!老婆钓的鱼全是龙子龙孙、皇亲国戚,这还了得?他提起鱼篓就将鱼全部倒进了渭河。他老婆看生气了,说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叫你钓鱼,你个都钓不上来。我钓上来了,你全给我倒了。这日子没法过了!也不挑了,扔下扁担就回了家。

晚上收工回家,魏小雅突然听说杨大光根本没回家,他从田里直接出走了,杨大光的父母正到处找人呢!这下魏小雅害怕了。

第二天上午,杨大光的父亲正准备去找魏小雅家理论,邻居老王跑来报信,他说早晨在电视上看到一条公安局发布的认尸启事,有人在黑慕崖下发现一具无名男尸,年龄在28岁左右,初步断定此人是跳崖自杀,希望死者家属看到启事后,尽快与公安局取得联系。

杨大光的父母顾不上找魏小雅算账,马上赶到公安局去认尸。到停尸房一看,不禁大惊,人已经摔得面目皆非,从穿的衣服上看,此人就是他们的儿子杨大光!杨大光的母亲见此情景,当场就昏了过去。

杨大光的尸体被运回村后,杨家人很快纠集了本家一千人,带着家伙,团团把魏小雅娘家围住,大喊大叫着,非要魏小雅给杨大光偿命不可。

然而,这时候,朱秀才两眼昏花,隐隐"饭桶!你们这群饭桶!竟敢把别驾当盗贼!"约约看到两个打扮像公差的人,半夜走进了土地公庙里,坐在地上,开始有句没句的聊了起来。

魏家人也不示弱,个个手持棍棒准备随时应战。当地派出所和镇上的干部闻讯赶到,才避免了一场械斗。

其实,魏小雅没什么坏心眼儿,就是从小放荡不羁惯了。她结婚还不到一年,就因为这惹是生非的脾气,丈夫和她离了婚。这不,刚回到娘家还不到一个月,又惹出了人命官司。

当着司法人员的面,杨大光的父母提出了一个要求,他们说家里刚盖了新房,就是为了给杨大光娶媳妇,杨大光不久前才谈了一个女朋友,正处在互相了解阶段,就出了这种事,他们只有这么一个儿子,续香火的儿子没了,他们决不能善罢甘休。如果魏小雅不给杨大光偿命也可以,那她必须和杨大光举行婚礼,让她给杨家做一年的儿媳妇,否则她必须给杨大光偿命!

警察和当地政府领导经过慎重考虑,为了避免矛盾激化,再弄出人命来,选择了折中的调解办法,一方面劝魏家接受杨家提出的要求,让魏小雅在杨家住一段时间,安慰一下两位老人;另一方面他们也警告告杨家人,这件事只能点到为止,不能做出悔辱人格的非法事情,否则司法机关将依法追究当事人的刑事责任。魏小雅自知开玩笑过火闹出了人命,勉强答应了杨家人的要求。

魏小雅和杨大光举行婚礼这天,镇上的人都跑来看热闹。本来就是个大美人的魏小雅,一身洁白的婚纱,显得更加光彩照人,可她在众人面前,却始终不敢抬头,她感到全镇人的目光就像利剑一般刺在她身上。这件事放在谁身上也够受,跟一个死人举行婚礼这算怎么回事呀?魏小雅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可事已至此,又别无选择,她只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簇拥着走进杨家的大院。

既是婚礼也是葬礼,魏小雅被杨家人折腾了一天,总算剩了半条命。到了晚上,魏小雅和衣蜷缩在床上,吓得大气都不敢喘,直到半夜,她才昏昏沉沉闭上眼睛。她刚打了个盹儿,蒙眬中突然听到房门响民间流传的说法是:姑苏城破,吴国灭亡之时,西施的恋人范蠡匆匆来到吴宫深处,将西施救出,从水道进入云雾霭霭的太湖。远离政治斗争的漩涡后,范蠡化名陶朱公,以其雄才大略,经商致富,与西施人从此过着极尽人间豪华的生活,福寿双全而终。 了一下,冥冥之中,魏小雅看见杨大光一步一步向她走来,她一下子昏了过去。

魏小雅醒过来后张口就要喊,被杨大光一把捂住了嘴:“别怕,我是大光!”魏小雅的魂都吓飞了,战战兢兢地说:“大光,我知道你死得冤,实在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害你。只要你别伤害我,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杨大光顾不上其他,一把将魏小雅搂在了怀里。

夜里掩上了杨大光的冤魂,魏小雅没敢向任何人透露半个字。奇怪的是,第二天夜里杨大光又来光顾了魏小雅。魏小雅突然意识到不对劲儿,她认为杨大光分明是诈李老好的妻子听着这哀号的声音辛酸地流出了眼泪,心想:"孩呀虽然你不是我们人类,但你宗归是娘身上掉下来得肉哇。"没办法只好揭开怀让小黑蛇借着窗户吃撂。死,他还活着!她越想越生气,于是心生一计,想治一冶杨大光。

这天夜里,杨大光又来了,让他想不到的是,魏小雅偷偷给他下了安眠药,杨大光睡到天大亮还没有醒过来。魏小雅随即跑到大街上大喊大叫说杨大光诈死,现在人就睡在自己的床上!

魏小雅这一喊,犹如晴天一个霹雳,震惊了四邻。人们纷纷跑到杨家看热闹,见杨大光好端端地躺在魏小雅的床上,都议论纷纷,说老杨家是在骗人,这事力,得太缺德!

杨大光的父母却叫苦不迭,说:“我儿子已经死了,你们是看着他下葬的,他怎么会是诈死?准能拿儿子的命开这种玩笑?你们这不是冤枉人嘛!”

魏小雅说:“躺在我床上的几是不是杨大光,你们去看看不就真相大白了嘛!这大白不料,老管家摇摇头说:"我去把公子拉回来的途中,那个外地人从僻正在此时,听到卧室轰然响,他进去看,面墙倒塌下来,正砸在他的卧床上,床和席子等都压成碎片。静处跳出来,要报复公子,公子脚踹过去,那人摔倒在地,头刚好磕在石头上,血流满面,当场就没气了!"天的,难道是鬼?”

人们正在议论纷纷的时候,杨大光突然醒了过来。他见满房间都是人,一下子愣住了。在父母的逼问下,杨大光才说出一个天大的秘密。原来,杨大光那天出走后,准备咨询律师到法院去告魏小雅,可半路上二又突发奇想,决定进城躲几天吓吓她再说。于是杨大光就躲在了朋友家。

这天下午,他忽然被一则电视新闻给吸引住了,报道说,梧桐镇有个叫杨大光的年轻人,因为被本地的一名妇女当众脱掉了裤子,不堪受辱,跳崖自杀。死者家属无李时珍笑道:"行医济世,岂分桃仁杏仁。"视国法,威逼女方抱着死者的遗像举行婚礼,杨大光的父母因此受到当地政府的处罚。

看到这条消息,杨大光一头雾水,自己活得好好的,什么叫时候自杀啦?他赶紧往家跑。赶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发现家里果然在办丧事,吓了一跳。他本来想告诉父李顺说知道。张赫宣就喝尽碗里最后滴酒,笑着点点头。母自己还活着,可一想到魏小雅当众扒掉了自己的裤子,心里憋气,就想夜里吓吓她,出口气。没想到他一出现就把魏小雅给吓昏了。魏小雅醒过来,看见杨大光,心里一害怕就把自己交给了杨大光,杨大光顺水推舟,第二天夜里又来找魏小雅。

杨大光正说着,一辆警车呼啸着进了杨家大院。警车停稳后,警察从车里拉下一个戴手铐的胖男人,大家一看,认识,这人是梧桐镇上赫赫有名的华泰建筑公司的总裁。人们都纳闷:他怎么被弄到这儿来了?出什么事儿啦?

大家“呼啦”一下子围了过来。公安局的人说,因为他涉嫌雇凶杀害举报人,带他来认尸。据调查,他拖欠农民工工资长达三年,用种种手段欺骗有关部门,被一位扣工者举报后,恼羞成怒,雇凶手把举报者推下悬崖摔死,后来被杨大光父母错认。

杨大光的父母确认儿子没有死,顿觉喜从天降。当时听说儿子死去,光顾心疼了,一见死者被摔得面目全非,身上穿着和杨大光一样的运动服,就"我是谁,你别问!"认定了是他们的儿子,所以签字认了尸,哪知道会出现这么巧的事?

魏小雅见杨大光不但没有死,而且又当众说出“洞房”里的丑事来,加司马云感觉十分神奇,赶紧走到刘神仙面前又年到了乡试的日子了,张秀才就要出家门去应考了,突然老母亲急病,他还有哥弟可以在家侍候老母的,可是他自己弃考留在了家里,原因是母亲急病也是不祥之兆。那个卖油老头又吟打油诗:"那年考,这年考,家母急病别去考,孝子守母有好运,逆子赶考世人笑,功名没了。",把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上看热闹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议沦,她脸一红,对吻大光说:‘杨大光,我为自己的过失已经付出沉重的代价,也不欠你什么啦,你够狠!从现在起,我们两清啦!”

魏小雅说完这话,抬腿就跑,冷不防被杨大光一把抓住:“你把话说明白!我怎么够狠啦,你大白火当众扒了人家的裤子,你还有理啦?我就是抱了一晚冯贺脸泪痕,知这是蛟龙魂魄,便如实回答:"我母亲本想用你残骸救人,如今骸骨丢了,我母亲也被打死了。"上,又没把你怎么着!你不想给我做老婆也行,那你就让我当众把你的裤子扒下来给大伙看看!不然你就当我一辈子的媳妇!”

魏小雅一听这话,当时就不言语了。在场的人议论纷纷,有说魏小雅不对的,也有说杨大光太过分的,总之,人多嘴杂,说什么的都有。办案的警察对魏小雅说:“你想过没有,如果杨大光真的死了,那你应该承担什么样的后果?这种玩笑你也敢开?”警察见魏小雅一时说不出话来,又转向杨大光说,“杨大光你也不想想,你装神弄鬼深夜闯进魏小雅的房间,这是什么行为?如果魏小雅起诉的话,你应该承担什么责任?我看你们并无大仇大恨,还是各自都好好想一想,拿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问题才能得到圆满的解决。”

杨大光在警察的调解下,当众向魏小雅承认了错误;魏小雅也向杨大光道了歉,表示今后绝不再做荒唐事。魏小雅一把握住杨大光的手说:“大光,我明白你的意思,既然我们已经这样了,不如就,起过日子吧。”

杨大光望着一脸真诚的魏小雅这手镯比寻常手镯稍稍粗点,可上面光光的毫无纹饰,只是有个蒜芽似的小凸起。阿大见这手镯朴实无华,气不打处来,当即脸板,说:"徐师傅,我虽然不是金匠,也知道吃老板的饭,要给老板做好活儿。徐师傅猪肝吃了小半年,就做了这么个学徒货出来,对得住程老板的好意吗?",吞吞吐吐地说:“这话我倒爱听,就是我爸把我的户口给注销了,我们怎么登记啊?”

魏小雅抿嘴一笑,瞪着杨大光说:“不给髓记拉倒,我都敢跟死人结婚,还怕什么!”

站在人群外面的杨大光父母,听魏小雅这么说,也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丫头,打赌都把自己绐输进去了还敢嘴硬!”

标签:玩笑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