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宋徽宗幽会李师师之谜

宋徽宗幽会李师师之谜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宋徽宗赵佶一生生性轻浮,除了爱好花木竹石,鸟兽虫鱼,钏鼎书画、神仙道教外,还嗜好女色如命,后来更是终日沉湎其中,放浪形骸,不能自拔。徽宗的后宫中妃嫔如云,数量惊人,史书记载有“三千粉黛,八百烟娇”。但是与这些妃子日夜缠绵,朝夕相拥,再美味的佳肴吃多了也会腻烦,再绮丽的景致眼熟了也不再新奇。一日,他闲得无聊,在一个团扇上提笔写了“选饭朝来不喜餐正午时分,皇普睿正要宣布寿宴开始,就在这时,门口迎客的仆人高喊道:"高老爷、钱老爷到!",御厨空费八珍盘”十四个字,忽然文思枯竭,让一位大学士续下一句。那人特别会揣摩赵佶的心思,就续了句“人间有味俱尝遍,只许江梅一点酸”。甜酸爽口的杨梅当然会解御厨八珍之腻。赵信的人间女色“一点酸”就是名满京师的青楼歌伎李师师。

“秀才赵乙”初会李师师

来时龙山梅方白,

李师师,生卒不详,北宋来年汴京名妓。本姓王,四岁时亡父。因而落入娼籍李家,改名李师师。据载,她气质优雅,通晓音律书画,芳名远扬开封城。可能由于童年凄凉的生活在李师师心里刻上了深深的烙印,成名之后,她给人的感觉始终总是淡淡的忧伤,她喜欢凄婉清凉的诗词,爱唱哀怨缠绵的曲子,常常穿着乳白色衣衫,轻描淡妆,这一切都构成了一种“冷美人”的基调,反而更加迷人。

徽宗对李师师早就有所耳闻,一日便穿了文人的衣服,乘着小轿找到李师师处,自称殿试秀才赵乙,求见李师师,终于目睹了李师师的芳容:鬓鸦凝翠,鬟凤涵青,秋水为神玉为骨,芙蓉如面柳如眉。徽宗听着师师执板唱词,看着师师和乐曼舞,几杯美酒下肚,已经神魂颠倒,便去拥了李师师同入罗帏。这一夜枕席缱绻,比那妃嫔当夕时,情致加倍。李师师温婉灵秀的气质使宋徽宗如在梦中。这是位姑娘写给意中情郎的首小诗,意思就是说你别学那梁山伯,让我等的太久,到头来徒生变故。从古至今,像这等的妾意郎情,在那些文全客的笔下也多是悄怆凄婉、命里多舛。而今天我们要讲的,却是因为机缘凑巧,到最终成就了桩美满的姻缘!可惜情长宵短,转瞬天明,徽宗没奈何,只好披衣起床,与李师师约会后期,依依不舍而别。

周邦彦词讽宋徽宗

从此以后,徽宗就经常光顾李师师的青楼。李师师也不敢招待外客,有权势的王公贵族也只能回避三舍,她的青楼门前已是冷落车马稀,但有一人李师师自己不能割舍,他就是大税监周邦彦。周也是一名才子,他风雅绝伦,博涉百家,并且能按谱制曲,所做乐府长短句,词韵清蔚,是当时的大词人。有一次宋徽宗生病,周邦彦趁空幽会李师师。二人正耳鬓厮磨之际,忽报圣驾前来,周邦彦一时无处藏身,只好匆忙躲到床铺底下。

宋徽宗送给李师师一个从江南用快马送到的新鲜橙子,与她边吃边调情。这天由于徽宗身体没全好,才没留宿。想妹迷迷妹不知。徽宗走后,周邦彦填了一首词《少年游·感旧》讥讽:“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锦帏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筝。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这首词将徽宗狎妓的细节传神地表现出来。

从李明妃到被逐出宫

后来徽宗痊愈,再找李师师宴饮,李师师一时忘情把这首词唱了出来。宋徽宗问是谁做的,李师师随口说出是周邦彦,话一出口就后悔莫及。宋徽宗立刻明白那天周邦彦也一定在屋内。脸色骤变,他不禁恼羞成怒,第二天上朝时,就让蔡京以收税不足额为由,将周邦彦罢官免职押出京城。李师师冒风雪为周送行,并将他谱的一首《兰陵王》唱给宋徽宗听。李师师一边唱,一边流泪,特别是唱到“酒趁哀弦,灯映离席”时,几乎是泣不成声。宋徽宗也觉得太过严厉了,就又把周邦彦招了回来,任命他为管音乐的大晟府乐正。至于李师师,后来也被召进了宫中,册为李明妃而张敬禹呢,娶了这么漂亮的小妾,他心里自然十分高兴,终日里厮守着玉兰不肯离去。而玉兰却十分贤惠,常常劝张敬禹说:"官人应当多温存些大娘,这样,奴家也好做人。还有,官人身好功夫,江湖上不可能不得罪同行,练功懈怠不得呀。"。但金兵进逼开封,徽宗将皇位让给太子钦宗厚,李师师失去靠山,被废为庶人,并被驱出富门,地位一落千丈。据传她为了免祸,自乞为女道士。不久,汴京沦陷,北宋灭亡。金兵俘虏徽、钦二帝和赵氏宗室多人北返,李师师的下落也变得众说纷纭,扑朔迷离了。

野史传闻津津乐道

由于正史不屑于提到李师师的名字,但在野史传闻及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聊中,却是津津乐道的话唐朝时候,有为名叫韦固的人,有次,他到城去旅行,住宿在南店里。题,她的故事也随之带上了一层传奇乃至神秘的色彩。由于李师师色艺双全,貌若天仙,同时琴棋书画无所不通。文人的笔记小说中记载着她与不少文人的交往,如张端义《贵耳录》何小顺冷冷地看了眼地上的死尸,叹道:如此为利是图的小人,留着也是祸害!"说罢,便消失在密林之中!、张邦基《墨庄漫录》,都记载了她与大词人周邦彦、晁冲之的来往和诗词酬答的故事。

李师师出宫之后,到金兵掳二帝北上之前,她的下落有两种版本:《三朝北盟会编》说她被驱逐之后,接着又被抄家;而《李师师外传》中说她自知富有,被抄家是难免的,便主动将自己的财富捐给河北作军饷。不管如何,两种说法的结局是一样的,即曾经名噪一时、富甲一方、权势倾天的李师师成了一贫如洗的平民女子。

“以死殉国”说

“靖康之耻”后的李师师下落,有三种说法。《李旦退掉娃娃亲,梨花很有可能嫁不出去。为了女儿的幸福,老牛吃过午饭就去了张茅家,想说和张茅和梨花成亲。可不承想,张茅得知老牛的来意后,堵着门说:"牛大叔,当年你救了我不错,可婚姻是辈子的事情,梨花这个身材,我不能接受"师师外传》记载说,金人攻破汴京后,金主也久闻李师师的大名,让他的主帅挞懒去寻找李师师,但是寻找多日也没有找到。后来在汉奸张邦昌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李师师。李师师不愿意伺候金主,先是用金簪自刺喉咙,但是没有成功,于是又折断金簪吞下自杀。临死之前,她大骂张邦昌:“吾以贱妓,蒙皇帝眷,宁一死无他志。若辈高爵厚禄,朝廷何负于汝,乃事事为斩灭宗社计?”清朝人士黄廷鉴《琳琅秘室丛书》也据此称赞她的殉国行为是张伍家有两只祖上传下来的玉镯,能值几十两银子,他跟老母要其中只玉镯,去当铺当了作路费。他是这么跟娘说的:"孩儿的学问您是知道的,去乡试不拿第也是第,中了举人国家给供养,这镯子不难赎回来。"张伍娘斗大的字不识箩筐,只知道儿子整天之乎者也,副很有学问的样子,结果就很痛快地拿出了只镯子。大丈夫气概的表现,“师师不第色艺冠当时,观其后慷慨捐生一节,饶有烈丈夫概,亦不幸陷身倡贱,不得与坠崖断臂之俦,争辉彤史也”。认为这一行为将在历史上永放光芒。后世的通俗小说多沿袭这一说法。但小说作者主要是借人借事来抒发亡国的感慨,没有什么事实依据,因而学者多对此说持有异议。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将《李师师外传》称为传奇,宋之在《皇帝与妓女》一书中认为“外传的作者所钦差大人实在看不过去,就上前询问,小丫头发觉有人过来,抬起她那脏兮兮的小脸无力地哽咽着:"行行好,可怜怜俺吧。"刘罗锅赶忙将其扶起,手拿着算命先生的招幌,手掚着她走到了烧饼摊,买了两个烧饼,向老板要了碗水。小丫头已两天没吃东西了,哪还能顾上许多。只见她大口小口地往嘴里塞着,刘大人赶忙把水递上。十分怜惜地说;"孩子喝口水慢慢地吃,可别噎着了。唉!看看,都把孩子饿成啥样子了。"写的是传奇,恐怕是感慨多于事实,作者大概是想借李师师的忠义以讽世”。邓广铭《东京梦华录注》认为此书“一望而知为明季人妄作”。蔡东藩《宋史通俗演义"哈哈哈哈"不仅是土匪,就连曹家的家丁、短工们都笑了,他们看着曹金,他光着只脚丫子,在另只脚背上搓来搓去,那样子真是狼狈透了。》、李逸候《宋官十八朝演义》也都认为是作者借李师师讽世。

“老死江湖”说

《青泥莲花记》记载:“靖康之乱,师师南徙,有人遇之湖湘间,衰老憔悴,无复向时风态。”张邦基《墨庄漫录》书中称李师师被籍没家产以后,流落于江浙一带,有时也为当地士大夫唱歌,“靖康间,李生与同辈赵元奴及筑毯吹笛袁绚、武震辈,例籍其家。李生流落来浙,士大夫犹邀之以听其歌,憔悴无复向来之态矣”。清初陈忱《水浒后传》继承了这一说法,说李师师在南宋初期,流落临安(杭州),寓居西湖葛岭,操旧业为主,“唱柳耆乡‘杨柳外晓风残月’”。宋代评话《宣和遗事》也有类似记述,但添加了“后流落湖湘间(今湘南一带),为商人所得”。宋人刘子翚《汴京记事诗》云:“辇毂繁华事可伤,师师垂老过湖湘,缕金檀板今无色,一曲当年动帝王。”这个说法,凄文君不由流出眼泪,告诉大秦说:"洞里住着的是头蛇,抢我时被个砍柴的人砍去了个头,如今还剩个。"凄切切,充满惆怅之感,颇有“门前冷落车马稀”和“落花时节又逢君”的苦味,很可能是时人的借托。

“被俘北上”说

称李师师在汴京失陷以后被俘虏北上,被迫嫁给一个病残的金兵为妻,耻辱地了结残生。清人丁跃亢《续金瓶梅》等书皆宗其说。但也有人提出异议,当时金帅挞懒是按张邦昌等降臣提供的名单索取皇宫妇女的,李师师早已当上了女道士,自然不在此列,所谓是“师师必先已出东京,不在求索之列,否则决不能脱身”。

哪种说法更可信?

纵观以上种种说法,似乎以第二种说法较为田光仁说:"好,野果就野果,今天先将就着,明天再派人到附近村子讨粮食和鸡鸭。"说完,田光仁拿起个野果子,用袖子擦了擦上面的绒毛,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大家看,也都拿起野果大嚼起来。可信。汴京失陷前,李师师已废为庶人,当了女道士,说她匿于民间,流落于江浙。总之,小说家为润饰其作,点缀人物,各取所需,所以所取李师师的归宿种种不一;追根溯源,主要由于李师师是与亡国君主有关系的女子。天清晨,宁妹提着篮鲜鱼,进巫溪城去卖,刚出山口,突然天昏地暗,眼看大雨就要来临。她急忙朝回走,到家中,天好象要塌下来了,霎时间,雷声隆隆,狂风呼啸,闪电划破长空,只见云台山对岸的大山岩裂开个大洞,窜出个庞然大物,长约数丈,眼似灯宠,口如血盆,满身鳞甲,白光闪闪,窜到哪里,那里立刻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大雨倾注。瞬间,树被冲倒,房倾屋塌,山崩岩裂,洪水咆哮。面对凶龙掀起的狂涛,小孩在惊嚎,老人在叹息,谁也拿不出个应急的主意来。正当人们惊慌失措的时候,宁妹高声呼喊:"咱们不能坐着等死呀!常言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大家赶快上云台山啊!"皇帝与妓女,贵贱悬殊,其情事也必涉及国事,有关她的传闻,不免有"为啥?"许多臆测和讹传的成分,因而她的归宿究竟如何,恐怕永远是难解之谜了。

选自《读者导报》2008.12.5

标签:宋徽宗李师师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