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鱼无心

鱼无心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独眼仙心里冷笑,又听得赵大善人分外谦恭地说:"那么请问先生,可有什么妙法来镇住那些阴魂?让他们永世不得作祟!"光良是一家IT企业的业万元定眼看,呀!好漂亮的姑娘!朦胧的傍晚,看到她细细的腰肢,墨染似的黑发,朗如明月的小脸蛋,晶光闪亮的眼睛如是夜明珠般,摄魂携魄。就这眼,就让万元魂不守舍了。于是,小伙子回家收拾行囊,应征去当兵。年服役期终于结束了。他脸红,胡乱地应了声:"嗯哪,过河。"务代表,整天忙忙碌碌,一个大客户就盯了几个月,终于被搞定,签单子的那个晚上,一大帮的同事哭着喊着要他请客,还有上司也来凑趣,他只好伸出脖子挨宰。

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去吃饭K歌,海家祖上以制陶为生,曾为朱元璋的马皇后制作"葬碟"。相传马皇后喜爱下厨,对盛菜的器皿很讲究,于是选中凤池窑专门烧造器皿。马氏死后,凤池的能工巧匠奉命用种特殊材质——"恒温玉石"为马氏制作种特殊的盛器作为陪葬品,就是葬碟。光良有些不舒服,心疼钱,毕竟那都是自己的血汗钱,自己还没娶媳妇,这年头,婚姻起步价那么高,谁愿意跟着自己这样既不养眼也无钻石的男人?

可是上司要去,光良也只能违心地当一只跟屁虫,跑前跑后地追随着。

那天晚上,不知怎么就喝高了,迷迷糊糊从洗手间出来,一脚踏在了一个穿着细带凉鞋的纤纤裸足上,光良吓了一跳,然后顺着那只脚往上看,不看则已,一看不由得心慌起来,一个很瘦的女子,脸色白到没有一点儿血色,竟然有一张鲜艳欲滴的红唇,灯光下,像盛开的花瓣,光良顿时觉得口干舌燥,窒息,莫名地烦躁起来,他在_里狠狠地骂了自己一句,没出息!

那个女子笑了起来,声音很好听,像金属碰撞时发出的悦耳声响。她歪着头,有些顽皮地问他,你要一直这样踩着我吗?光良忙抬起脚,平常伶牙俐齿,对着她忽然笨拙起来,讷讷地说,是不是踩疼你了?话一出口不禁莞尔,心里想,这不是废话吗?能不疼吗?

果然,那女子略有些淘气地撇撇嘴,我踩你一下试试?光良没有听清她说什么,强劲的背景音乐,加上他的注意力都在她的红唇上,她的唇形饱满,唇线清晰,有一点点的性感,有一点点的娇嗔。

光良不自觉地想起甘小蕾,她的唇和眼前这个女子相比,单薄、素淡,而且永远不用唇彩,像两片失去?水分的树叶,有好几次,光良给她买?资生堂的口红,刻意地放在她的梳妆台上,她看见了,嘴角上挂着淡淡的笑,像一道伤口,划伤他的回到京城后,朱耀宗将母亲和恩师张文举的婚事以见给母亲洗裙子、天下暴雨的情况如实向皇上做了汇报,请求皇上治罪。皇上听罢连连称奇,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是天作之合,由他去吧。"心。光良知道她是讲究品位的女子,自视甚高,蔑视那些把唇画得红嘟嘟的女子。

我踩你一下试试,可以吗?女子对着他喊。

光良回过神来。

她说她叫鱼无心,这个名字怎么听都像是假名,不过没关系,这年头有假的谁还说真的?人人都戴着面具生活,更何况一个名字。

回到席间,大家嚷嚷着,说光良去泡妞,该罚酒,于是光良又灌下去两大杯啤酒,头竟然真的晕起来。回到家里,一觉睡到天亮,起来后头痛欲裂,想起昨晚遇到的那个女子顽皮的神情,竟似做梦一般,摸到口袋里的一张小纸片,上面写着她留下的电话号码,才相信这是真的。

隔天下班后,时间很快过了个月,这天,蔡咏年陪着妻子刘翠儿去寺庙上香,但是由于十的日子寺庙上香人太多,俩人被人群挤散了,等蔡咏年再找到妻子的时候发现她晕倒在了寺庙门口的棵大树下。女友甘小蕾约光良一起去一个上海人开的餐馆吃本帮菜,光良这个野人有些懒散,对新鲜的事物并不感冒,怎奈女友兴致饱满,所以不忍心扫她的兴,就一起去了。刚巧在那里再次遇到了鱼无心,灯火辉煌的餐厅里,无心看上去有一份纯真,眼波如水,穿着纯棉布的白裙子,针织小开衫。和她在一起的男人,看起来斯文儒雅多金,三十几岁的样子,是时下年轻女孩喜欢的那种成熟有钱的男人。

无心隔着好几张桌子,跟光良打手势。甘小蕾有些不悦,低声问他,你认识她?光良点点头,又摇摇头。这个敏感的女孩什么都挂在脸上,并且永远素面朝天,不施粉黛,尽管这是自信的体现,但却也并不真的懂得女为先生听儿子大包大揽,心说:这种没有影儿的书,你也敢说?哎,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想拦也来不及,只得听天由命。悦己者容的真实含义,或许她的本意也并不想讨得光良的欢心也未可知。

那晚李光良和甘小蕾不欢而散,和鱼无心点头而过。

甘小蕾好几天没给李光良打电话,她真的生气了,其实就算光良不和鱼无心打招呼,她还是会生气,还是会不理李光良,一切的一切,光良明白,无非是个借口,一个离开他的借口,李光良不是女孩心中理想的男人,谈谈恋爱,或许会是不错的人选,但要说到结婚就不是一个理想的对象,没有钱,没有权,没有她想要的奢华生活,亦没有她想要的被人仰慕的虚荣。

在一起三年,分分合合的次数太多,所以她不打电话给他,或者光良打她电话她不接,都是意料之中的事儿。

光良百无聊赖地坐在电脑前,刚打开电脑上网,手机便不甘寂寞地响起来,以为是小蕾,但却是李光良怎么也不会想到的鱼无心。

电话里一片嘈杂的背景,无心微弱地说,我是鱼无_,在上次遇到的地方,你来接我。说完便挂了电话。李光良没有来得及细想,抓起外衣,开上公司配备的桑塔纳,一路狂奔,甚至闯红灯,赶到那家K歌厅,在混乱的人群里找到了无心,她看起来很疲惫,头发凌乱,脸色苍白,只有红唇艳丽依旧。

李光良走过去,她紧紧地抓住他的手,有些抖,穿过混乱的人群,穿出迷离的灯光,喧闹渐渐远离,一直走到街上,她忽然转过身趴在李光良的肩上哭了,光良没有防备,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她的红唇离他那么近,近到在眼前晃,晃得他眼晕,李光良盯着看了几秒,然后把头别转过去,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吻她,李光良不是什么好男人,但是温香软玉在怀,谁还愿意做好男人?那不是考验人吗?

李光良心中郁结的莫名的忧伤,被她点燃了,心情跟着坏得一塌糊涂。李光良想问问她为什么,可是话到嘴边最后还是忍住了,她不想说的,即便他问,她仍然不会说。

一直送她到楼下,看着她下车,跟自己道别,然后转身,体态婀娜地轻移了几步,光良才想起问她,我送你上去吧?她笑了,说,放心吧,我没事儿的。光良疑惑不定地看她,刚才还是泪人一般,这会儿又笑靥如花。不放心是真的,想和她有点别的什么事儿,也是真的。男人的那点小心思,鱼无心仿佛一眼就能洞穿,看着老实的光良,鱼无心似乎有些不忍,说,上来陪我喝一杯吧!

光良如获特赦一般舒了一口气,跟在无心的身后,一步一步上楼。

无心的居屋很小,李光良和她坐在檀香木的地板上,无心起身去厨房拿来一瓶红酒,两只杯子,一面转身笑道,你信不信你是第一个来账房中,来了位吊唁上礼的人,自称"张金龙"。此人上下,身穿长袍马褂,头戴瓜皮小帽,英俊潇洒,气宇轩昂,副富商模样。我屋子里的男人?李光良愣在那里,她笑道,我是开玩笑的,看你吓得。

李光良缓过神来问她,你为什么叫鱼无心,鱼没有心吗?无心笑得花枝乱颤,喝了酒、脸上绯红,仿佛早已忘记了晚上发生的一切。她拿过李光良的手,在李光良的手心里轻轻写下了“于无心”三个字。酥麻的感觉,顺着血液通向四肢。她抬头看李光良,娇艳明媚的唇,仿佛是滴不尽的诱惑,半张半合,下巴微微地仰起。天啊,李光良听见了自己的心跳,他管不住自己,终于忍不住吻了她的唇,她的唇有蜜一样的甜味。她没有拒绝,也没有甩李光良耳光,只是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甘小蕾终于打电话来,说要跟他的老板去香港、新加坡出差,大约一个月之后才能回来,李光良听了不知道说什么好,良久,小蕾在电话的彼端,轻微地叹了一口气,李光良听到了,但却不想说什么,能说什么?和老板一起出差,总会让人想到暧昧和艳遇之类的字眼,况且是李光良的女朋友和老板一起出差,就算李光良再没心没肺,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李光良不爱小蕾,也不会乐得跳脚,那里面还牵涉到男人的尊严。或许小蕾告诉他,只是为了让他留住自己,可是李光良却想把选择的机会留给她,让她自己决定去与留。

尽管为公司签了一个大单子,但公司老板的亲戚仍然撬了李光良市场部经理的位子,他没有犹豫,也没有留恋,找了一个空纸箱,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平常那些称兄道弟的哥们儿、没有一个过来送他,人人看着老板的脸色做事,人人自危。

李光良的心情坏得不能再坏,给无心打电话,响了几声却没有人接听,给小蕾打电话,小蕾的手机不在服务区,是了,香港、新加坡那么远,当然不在服务区了。

天还没黑、李光良一个人去了上次那家K歌厅,有个年轻的女人蹭过来,大哥一个人不寂寞吗?请我喝一杯吧?李光良不耐烦地摆摆手,那个年轻的女人便撅着嘴,嘟囔道,一看就知道是个穷鬼,还装什么装?李光良听了先是愤怒,这年头,连小姐也看客下碟,继而笑了,是县官赶紧升堂,问跪在地下的巧哥就问:"你有冤要伸?还是有状要告?本官为民作主,尽管如实讲来!"巧哥老老实实地说:"我没有冤,也不告状"县官大怒:"大胆,那为何大清早来敲堂鼓?"巧哥急,变得口吃起来:"老、老爷!事情是、是这样的"于是,巧哥把黄员外的条件和位财主愿意帮忙的前前后后都照直说了。啊,李光良算什么,先是失业,然后女朋友跟着老板出差,真是穷鬼也不配当。后来,李光良真的笑了,看着那个年轻的女人屁股一扭一扭的,去招揽别人,看来是个比自己敬业的主儿,李光良一直笑到流出了眼泪。

一扭头,他看到了无心,于无心,她在舞池的中央,被别的男人搂在怀里跳舞,依然是那么风情万种,骄人的青春像水一样流淌,小蛮腰,眼吴老从、岁的时候就跟在父亲的屁股后头,帮着父亲背着药箱走街串巷干起了劁猪阉鸡的营生。从小的耳濡目染,加上父亲的言传身教,十、岁的吴老就已经可以代替父亲独当面了。那时候乡间的孩子们,看到了吴老父人群中个年轻的女人突然跑出来大声的喊。她是村中少妇,名叫杏儿,并怀有个月即将临盆的胎儿。子外出干活,就都会聚拢在起,跟在他们的后面看热闹。有时候还边拍着巴掌,边齐声地唱着:"阉鸡劁羊,还骟流氓。"吴老父子俩很不喜欢在干活时候有人围观,于是就板着脸,大声呵斥着孩子们:"滚蛋,滚蛋,有什么好看的?"孩子们蹦跳着向后退了退,没有人愿意离开,吴老父子无奈,就只好又低着头专心地干起活来。眸如水,红唇妩媚。

无心李光良在心中念她的名字,念一次疼一次。他把玻璃杯中的刘善仁胡思乱想间就睡着了,隐约她听到有人在叫他。科罗娜,仰头灌了下去,然后走到舞池边上,拉住无心的手,无心不肯跟李光良走,于是僵持在那里。

无心回身,被那个男人带进怀里,李光良认得那个男人,是上次在那家新开的餐馆里,吃本帮菜的时候遇到的那个男人。他们继续舞着,李光良突然觉得心中不可遏制地悲凉起来,伸手抓了一把,像是要抓住救命的稻草,结果抓住的仅仅是无心身上的小衫,不知怎么小杉就掉了下来,她光滑白皙的背上,文了一个触目惊心的红唇,无心的身上只剩下黑色的纹胸。有一刻钟,大厅里鸦雀无声,很多人屏住了呼吸,等着看接下来的一幕。然后不知是谁吹了一声口哨,无心哇地一声哭出来。李光良慌忙脱下外衣披在无心的身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鼻子上便挨了一拳,只觉得鼻子哗的一下,瞬间热流而下,不用看也知道流血了。李光良不擦,回身看,是和无心跳舞的那个男人打他谁知离丁仕真十岁生日还差个月的时候,未婚妻却忽然得了暴病去世了。这下丁家老不由就想起了十年前那个不祥的预言—难道儿子真的要下婚于毛族—这还了得!忙张罗着招了媒婆来为儿子做媒。但说也奇怪,每次议婚,不是和女方的字不和,就是好不容易定了亲事女方就急病身亡。渐渐城里便开始起了谣言,说丁仕真的字太硬,要克房妻子,吓得谁也不敢把女儿嫁到丁家去。的,李光良怒目而视,那个男人便说,看什了看?她今天晚上被我包了。李光良揪住那个男人恼怒地说,你胡说。那个男人有些不屑的样子,谁胡说?她不过是个舞小姐而已。李光良和那个男人撕扯起来,无心跑过来抱住李光良,泪如雨下,一边对那个男人说,他是我表哥,请高抬责手。

无心费了很大的劲把李光良弄回家,给李光良擦了脸,然后用棉球塞住鼻子,血不再往下流。无心说,你怎幺那么傻呢?

李光良不说话,看着她,一直看着她,为什么李光良认识的女孩都那么喜欢钱,为什么都是物质女孩,甘小蕾是,于无心亦是。李光良的心绞疼起来。无心伸出一根修长白哲的手指,轻轻地为李光良拭去了唇边的泪,她亦泪流满面,哽咽道,不值得为我这样的。

李光良捉住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问,这一切都是为什么?李光良想她能给自己一个冠冕堂皇或者不得已的理由,比如家人生病,比如急需用钱之类。

可是,半天她说,第一次跟着同学去玩,后来便恋上了跳舞,再后来觉得挣钱很容易,有了第一次,便不可遏止地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然后在学校混不下去了,便跟着她们出来混。她抬起眼睛看李光良,露出一丝纯真,画蛇添足地说,我只陪他们跳舞。

李光良心情复杂地盯着她,叹了一口气,甘小蕾的物质,于无心的单纯,在李光良的心里结了一个结实的死结。

李光良拉住她的手,告诉她自己喜欢她,她哭了,说她也喜欢李光良,只是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错误的相遇,所以注定不会有一个好结果。

李光良说自己不介意她的过去。她笑着点头,很开心的样这年夏季的天,李大康在屋檐下歇凉,他边捧着茶杯悠悠地喝茶,边看着自家那条大水牛在水塘里嬉戏。子,把头轻轻地偎依在李光良的肩上,喃喃地说,你喜欢我就把我拿去吧!李光良抱着她,心跳得很厉害,仿佛要蹿出胸腔,只是他什么都没做。她转过头来看李光良,李光良趁机吻了她,她的唇甜蜜、芬芳,有一股馥郁的玫瑰的香味。

其实李光良并不能肯定自己真的会不介意她的过去。

甘小蕾从新加坡回来,正式跟李光良分手,三年的感情终于画上了一个句号,李光良并没有多难过。如果自己不能给她幸福,那么,为什么不放她去找她认为的幸福呢?

给无心打电话,打了很多次都不通,当李光良再一次去找于无心的时候,已是人去楼空,她曾经租居的屋子里,一片狼藉。

很久以后,李光良的电子信箱里收到一封没头没尾的邮件,她说不用再找她了,她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过去是永远都抹不掉的一笔,不是因为谁介意就存在,也不是因为谁不介意就不存在的。她非常理智地说,与其将来这份伤痕会硌痛谁,还不如把这份美好的感情留在记忆里。

李光良终于和于无心擦肩而过,闲暇时想起她,记忆中最鲜明的竟是她的红唇和染了蔻丹的红指甲,想起《围城》中孙柔嘉对汪太太的评价,不过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在一张纸板上,画一张红嘴,相去寸许画十个尖而长的红点,此外的面目 "佛跳墙"原名"福寿全",为福州老牌"聚春园"所创,说起来还有段有趣故事。 身体全没有。而于无心不同,她的空白处是有内容的,那就是她的思想,她清晰地看到了如果李光良们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事,所以她选择决然离去,使她的背影成为李光良的记忆。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