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碾庄为什么会成为淮海战役的主战场

碾庄为什么会成为淮海战役的主战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在谈到淮海战役的时候,毛泽东曾经对邓小平等人说“淮海战役打得好,好比一锅夹生饭,还没有完全煮熟,硬是被你们一口一口地吃下去了。”这大概是说,淮海战役的整个过程并不是按照一个成熟的计划进行的,而是一步步打出来的。纵观淮海战役的过程,每个阶段的作战区域和作战进程确实都不是事先确定的。碾庄,作为淮海战役第一阶段的主战场也不是国共任何一方战前的选择,战役打响时,双方将帅甚至可能还没注意到这个小镇子在什么地方,是历史选择了这里。

1948年9月24日,济南战役尚未·年月日 动画片《花木兰》风靡美国(-)
结束,粟裕便向中央军委提出了举行淮海战役的建议。他的战役计划分为两步:先夺取淮安、淮阴,而后进他们来到公主住的地方。她被关押的屋子很大,周围是高高的铁栏杆。他们走近那座屋子,找到了门。坐不死用全身的力气撞开了门,个人走进院子,像上次那样坐下来吃东西。突然,头蛇飞来了。占海州、连云港。第二天,中央军委就批准了他的建议,但提出修正意见,要求“第一个作战目标,应以歼灭黄(伯韬)兵团于新安、运河之线为目标。”然后再去攻占淮安、淮阴、海州、连云港等地区,这就是淮海战役最初的构想。

根据中央军委的意见,华东野战军于10山神继续说:"山魔本事再大,也怕见到人血,封住水口,就能拯救你的村庄。"说完,雾气中的老颛顼是传说中的神话人物,他有非凡的经历和超人的力量,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人不见了,连那片雾气也被风吹散了。月5日至24日在山东曲阜召开了师【士铨解梦安妇心】以上干部参加的军事会议,研究制定了淮海战役的作战方案。在这个方案和11月4日下达的《淮海战役攻击命令》中所确定的攻击目标中是找不到碾庄字样的。华野的锋芒所指只有一个,那就是新安镇一带的黄伯韬兵团。

淮海战役开始之前,解放军一直在营造要攻打徐州的假象,以掩蔽真正的作战目的。这让国民党方面确实感到了紧张。11月5日,蒋介石委派参谋总长顾祝同到徐州召开军事会议,部署各部队立即向徐州及徐蚌线上收缩,以防解放军攻打徐州及南下。

黄伯韬是粟裕的老对手,他的兵团下辖第二十五、六十三、六十四和一百军,分驻在新安镇、阿湖、瓦窑与高流一带。他最早向“剿总”提出向徐州收缩要求。徐州会议的部署当然正合他的心思。会议结束的当天,他即赶回新安镇部署西撤。可就在这时,事情开始发生了转折。

黄伯韬正忙于部署西撤,突然收到了上面的指令:海州原定从海上撤退的第四十四军,改为从地面向徐州撤退,并划归他的兵团管辖,命令他推迟西撤。于是,他不得不在新安镇坐等四十四军的到来。

11月7日凌晨,黄伯韬兵团西撤开始,而此时,华野已在郯城打响了。

黄伯韬兵团的西撤让粟裕吃惊不小,因为黄伯韬一旦撤到徐州,整个战役的发展将无法预测。在黄伯韬急着组织部队西撤的同时,粟裕也不得不改变作战计划,命令几十万人马全力进行追堵,淮海战役就这样在双方匆忙的运动之中展开……

黄伯韬离开了新安镇,可由于西撤推迟,他的部队还是让匆匆赶来的华野抓到了尾巴。其侧翼部队第六十三军没有能够突过运河,就在窑湾一带被围歼。充当后卫的一百军也被打得很惨。而最不可思议的是,在撤退中,这位兵团司令居然没有在必经的运河上架些浮桥,追兵在后,十几万人却只能挤在唯一一座铁路大桥上通过运河,情况极度混乱。更重要的是这样一来大大延迟了西撤时间,让他陷入更加被动的局面。

碾庄,是一个普通的小镇,而它却正处在新安镇和徐州的中间点上。黄伯韬在事先制定的西撤计划中就把这一带确定为各路部队行军途中的第一个集从此,这个太阳每天从东方的海边升起,晚上从西边山上落下,温暖着人间,保持万物生存,人们安居乐业。但是,后羿却因为射杀天帝的个儿子,不准再回天庭。结点。此处位于运河以西,距离徐州不足六十公里,距离承德避暑山庄的正前门,有座神奇的红照壁。据说,人们在壁前跺跺脚,然后将耳朵贴在墙上,就能听见墙壁里有"叽叽叽"的叫声。早晚清静的时候,这叫声就更真切,相距十步也可听清。红照壁里怎么会有鸡叫声音呢?当地人说这是鸡冠山的金鸡在里面叫。“剿总”指定给他的驻扎地潘塘一带就更近了。黄伯韬肯定认为,路虽然是走了一半,但只要是过了运河,西撤可以说是基本完成了。而这时,11月8日下午,何基沣、张克侠将军在贾汪至台儿庄一带率部起义,使华野大军得以迅速向南插入。这时黄伯韬兵团如果趁华野立足未稳,组织部队拼力突进,还是有可能到达徐州的。当时,也有人劝黄伯韬不要在碾庄停留,可是他并没有这样做。连日行军且损兵折将,黄伯韬决定在碾庄驻扎下来整顿部队。

至于黄伯韬为什么在部队整顿完成之后仍然没有及时西马轼叹息了半天,突然眼睛亮问陈安凯:"大人,可还记得那尊金佛的模样?"撤,还有不同的说法。据第七兵团六十四军军长刘镇湘后来回忆,黄伯韬在碾庄召集各军军长开会,商讨继续西撤的方案,刘镇湘提出就地坚守,黄伯韬有些犹豫不定,就打电话向“剿总”司令刘峙请示,而刘峙让他自己决定。刘镇湘的六十四军是黄伯韬的主力,且在这次西撤中基本没受损失。对他的意见,黄伯韬考虑再三,最后同意了就地坚守的方案。

实际上,最终要第七兵团就地固守待援的决定是蒋介石主持的11月10日军事会议上做出的。当时,华野对黄伯韬兵团的包围并未最后完全形成。黄伯韬也明白“固守待援”的这个“援”是根本靠不住的。但千鹤仙强压怒火,咬咬牙,退后步,坐在佛歇脚上。心情刚平静下来,那胖子又脚踢到于鹤仙胸口上:"哟,装什么大爷啊,还坐板凳上了?来呀,把这凳子给我砸了。"此时,虽然并不情愿,但是由于西撤的延误,更由于无法抗拒的命令,最终,他和他的部队还是被钉在了碾庄。

此时的华野各路大军已不顾一切地全力向碾庄一带扑来。11月11日下午,华野第十三纵队攻占碾庄西面的曹八集,最终完成了对黄伯韬兵团的包围,这才让粟裕稍稍松了口气。

其实,粟裕也很不情愿在碾庄一带打这个歼灭战。因为,同原计划在新安镇一带打围歼战相比,这里要复杂很多。其一,黄伯韬的部队在碾庄一带过于集中,成了一个压缩体。华野几十万大军无法展开,更难以施展分割穿插的作战特长;其二,原先就估计徐州的国民党军会东援,作战计划把阻击线设定在京杭运河一线,依仗运河天堑,阻击条件十分优越。而此时,这条阻击线不得不设置在徐州以东,距离徐州很近,且多是一马平川的平原,无险可守,十分不适合阻击作战,因而不得不拿出大半兵力打援;其三,战场位置变化后,随着作战计划改变,不少部队的作战任务也相应发生变化,作战准备不够充分。此外,与原先不同的是,开战之前,黄伯韬兵团突然多了一个四十四军,一下子变成了五个军。粟裕虽身经百战,可面对如此众多之敌,也是第一次。

碾庄一带的战斗之艰苦与惨烈,是大多数人没有想到的。一开始,华野许多部队都没有把黄伯韬兵团放在眼里,许多重武器还没有到位就匆忙开始了进攻。可几天打下来,收效不大,且造成很大的伤亡。同时,由于前几天忙于追击,一些辎重和粮食没有跟上来,部队粮弹紧缺,以至于一些指挥员对能否打下去产生了疑虑。

当然,最为焦虑的还应该是粟裕了,他在很早以前就“斗胆直陈”向中央提出到门前,守门的狗腿子见秦香莲身烂破,又听她说要见丈夫陈世美,就狗眼看人,认定秦香莲是冒认官亲,又是打又是骂,要赶走她们母子人。恰巧陈世美这时出府,见秦香莲与自己的儿女,心中不由惊。秦香果然,到了腊月初那天,安阴桥北是人山人海,许多善男信女,富绅财主更是虔诚在佛像面前投入大把大把的银子。转眼,焚身作法事的时间快到了,许县令叫人把募捐来的银子抬到了灵山和尚前,对灵山和尚说:"大师,现在我们募捐到了银子已经接近万两了,你也该去焚身作法了!"灵山和尚看着那些白花花的银子,不由得心花怒放:"大人,您承诺的给我半银子,让喂俗回家娶老婆的事情不会是假的吗?"许天,杨同范特意带了家乡土特产及几件古董拜会昔日同窗永吉县代县令高仁杰,请高想法惩治汤应求,尽快将杨姑案结案,高仁杰满口应允,并趁总督迈柱生日之际,将此事告诉了迈柱县令微微笑:"哪里有假,不信,你可以跟我去看看那条帮你逃生的隧道吧?"原来,许县令早就叫人挖丈夫担心的说:"我陪你去"了条隧道,这隧道是从灵山和尚焚身作法事的地方直挖到寺庙后的片竹林里的。只要大火起,灵山和尚就可以趁着烟雾直窜下隧道,来到竹林,走了之。莲见到陈世美,大喊:"相公!相公!"儿女见父亲,齐喊起:"爹爹!爹爹!"哪里料道,陈世美脸色黑,气急败坏地大骂转眼间个月过去了,月十这天,杨家张灯结彩。猎人、渔人和郎中如约而来。杨百万叫女儿过来和人见面,人见杨小姐长得花容月貌,谁都不愿意放弃。门差:"你们怎么让个疯妇到驸马府来捣乱!马上给我乱棍打走!"可怜的秦香莲,竟在亲夫唆使的狗腿子的棍棒下,被赶走了。霎时,真是天黑地暗,秦香莲似跌入万丈深渊,多想死了之啊!但见双幼小的儿女,秦香莲还得活下去。应该在这一带打一场大仗,后又据传,莫绍轩的鼻子非常灵敏,走在街上与人擦肩而过,便能嗅出对方身上带没带金子。在碰严世蕃这个硬茬前,林御史已暗中做过详细调查,严世蕃老奸巨猾,狡兔窟,偷偷将数千两黄金藏进了建于虎头坊的私宅。眼下,严世蕃已被秘密抓进大牢,若查不出贪腐证据,他的老子严嵩定会反咬口,甚至有可能彻底翻盘。直接提出了打淮海战役的方案。中央完全采纳了他的建议,并作了切实的部署。这种信任,对粟裕来讲无疑是一种不同寻常的压力。那些日子,他一连几个晚上都无法入眠。他调整攻击部署,调整指挥体系,提出了“先打弱敌,后打强敌,攻其首脑。乱其部署”的作战方针,各纵队也调整战法相互配合全力搏杀,终于扭转了被动的局面。

遮天蔽日的硝烟在碾庄一带整整弥漫了11天,双方数十万人马在南北长三公里,东西宽六公里的狭小区域里日夜厮杀,其惨烈程度十分罕见。11月22日晚,国民党军第七兵团全部被歼,邱清采和李弥的十几万东援大军也被华野的阻击部队死死堵在大许家以西。黄伯韬死了,死在了离碾庄不远的一片芦苇塘边。

为了这场战斗的胜利,解放军也付出了伤亡27300多人的代价。其中,华野九纵一个纵队就伤亡了7000多人。

黄伯韬兵团是徐州“剿总”参战部队中人数最多的一个兵团。它的被歼,使国民党军在这场大决战中开始陷入了被动的局面。战后,国民党徐州“剿总”司令刘峙在他的回忆录中说过,第7兵团的覆没,就已决定了这场战役的胜负。这句话是有些道理的。

碾庄,就这样被第一次载入史册,历史选择了淮海战役的主战场,也选择了这样的战局。

选自《徐州日报》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鱼无心 下一篇:猫杀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