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猫杀

猫杀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迷宫

西川市古色古香,悠长年月留下的特殊味道,在青砖红墙间氤氲。细雨中,李漓打着油纸伞,拎着笼子,走进了狭窄逼仄的小巷。脚下的青石板湿滑,两旁的古老店铺极有特色。当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小巷时,却感受到无数好奇的目光。

李漓能够理解,任何人只要看到她拎着的笼子,都会感到诧异。笼子里是一只猫,一只没有一根杂毛的黑猫。它待在笼子里,琥珀色的眼珠骨碌碌地乱转,不时发出一声低吟,宛如婴儿在哭泣。它叫小黑,是李漓养了多年的宠物。

李漓还很年轻,却在数学领域有着不同寻常的建树。她这次来西川市,就是参加一个关于数学研究的国际研讨会。在会上,她宣读了关于中国古代迷宫设置与解密的论文,引来了一片喝彩。会后,她谢绝了主办方的邀请,没有去游览古长城,而是带着小黑流连于古城的小巷。

李漓不在意别人的好奇,却敏感地捕捉到背后传来的一道凌厉眼神。她偷偷地朝后面望了一眼,一个黑影迅德音太没有别的亲人,只有个舅舅,日子过得也不宽余。可是外甥没有父母,舅舅不管谁管?他领着德音太去治病,没有吃的给送粮,没有穿的给他做衣裳。舅舅为德音太没少操心。速躲进了墙根。是谁在跟踪自己呢?

李漓快步走出小巷,来到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她"喂,未婚夫,试试我的枪。""伊凡,"王子叫了声,"去看看,枪行不行。"伊凡拿起枪,走到台阶上,踹了脚,枪飞出很远很远,掉进大海里。站在一扇玻璃橱窗前,假装欣赏里面的时装,实际上却通过玻璃的反射,观察是什么人在跟踪她。

跟踪她的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年轻男人,二十七八岁,戴着一副做工考究的眼镜,穿着一套合身的藏青色手工西装,看上去并不像坏人。于是,李漓干脆转过身,走到年轻人面前,伸出手说:“你好,我想你跟错人了。我叫李漓,是专门研究数学的。”

年轻人眼里掠过一丝惊慌,他吞吞吐吐地说:“我没有跟错,我跟的就是你。”说完,他从衣兜里掏出名片,双手递了过去。

名片上写着:陈旭亭,考古学博士。年轻人又羞赧地补充了一句:“我就是‘考古者’。”

听了这话,李漓不禁露出灿烂的笑容。

一个月前,李漓在网络的论坛询问:西川市除了古长城外,还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一名叫“考古者”的网友给她提了不少建议。那条偏僻古巷的地址,也正是“考古者”告诉她的,想不到“考古者”还真是个考古学博士呢。

李漓微笑着问道:“陈博士,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呢?”

陈旭亭的脸红了:“你在论坛里用实名提问。我搜索过你的资料,知道你对数学和古代迷宫的联系有很独到的认识。前几天,我还在数学研讨会上旁听了你的论文,里面的观点让我深受启发。”

李漓一脸诧异。陈旭亭连忙解释说:“上个月,我们考古队在距离西川市30公里外的郊区挖掘到一座秦代古墓。在地下的墓室里,我们发现了一座建于秦朝的古代迷宫……”

李漓明白了,陈旭亭是专门向她求助的。

古代迷宫是一个令李漓着魔的课题,她已经研究了10年。古人建造的迷宫,通常借助阴阳五行和九宫八卦的知识,甚至跟古代天文学与地理学相结合。因为年代久远,许多迷宫的墙体倒塌后堵住了应有的通路,而原本的死路则被破开而成为通路。现在所发现的古代迷宫跟初建成时相比,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而李漓所研究的,正是利用数学建模的方法,把阴阳五行与九宫八卦的知识体系作为参数,还原古代迷宫的原状。

不过,既然考古队发现了地下的迷宫,那只要剖开地上的土层,再由上至下鸟瞰,就能知道迷宫的整个设置。为什么还要来找她呢?

陈旭亭似乎看出了李漓的疑惑,说:“这个地下迷宫比较特殊。为了防止盗墓,古人在墓室的上方设置了流沙机关。只要上方一动土,大量流沙就会顷刻落下,淹没整个迷宫和墓室。”

“那你们是怎么进入墓室的呢?”李漓问道。

“勘探到古墓后,我们挖去了旁边的土层,从侧面进入。”陈旭亭说,“因为墓室的墙壁埋入了大量磁石,指南针和定位仪都无法正常工作。而在迷宫的死路里,古人很可能设下了致命的机关,所以很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

能见识刚出土的古代迷宫,是李漓万分向往的事情,何况还有一个让人很有好感的帅哥作陪呢。李漓合上雨伞,看了一眼笼子里的黑猫,问道:“我能把小黑也带去吗?”

“当然可以!”陈旭亭显然很兴奋。

二、骸骨

回宾馆拿了笔记本电脑和挎包后,李漓就带着小黑上了陈旭亭开来的越野车。因为陈旭亭说为了防范盗墓贼,古墓还处于秘密挖掘的状态,所以李漓没有把这事告诉数学研讨会的主办方。

在越野车上,聊了一会儿论坛的趣事后,李漓就迫不及待地问起古墓的情况。陈旭亭拿出了几张在墓室里拍摄的照片,递给了李漓。

照片都是在迷宫的甬道里拍的。那里很逼仄,上方挂着昏黄的电灯,斑驳的土墙透着阴森的,气息。

其中的一张照片引起了李漓的注意:在甬道的墙根下,有一具腐朽的动物骸骨,非常小,颜色漆黑,没有一点儿光泽。她沉吟片刻,说:“那应该是猫的骸骨。”

“为什么这么判断呢?”陈旭亭好奇地问道。

李漓解释说:“在古人的思想里,猫有九条命,有复活的能力,所以常把猫当做墓穴的守护者进行殉葬。”

陈旭亭笑了:“没想到,你除了研究数学,竟连古人的殉葬习俗都知道。”

李漓有点难为情了,说:“为了研究古代迷宫,我也看过不少考古方面的书。”

不知不觉间,越野车已经来到西川市郊外,在一处山坳停了下来。下车后,李漓看到了一个帐篷,帐篷外站着两个手持冲锋枪的武警。武警检查了陈旭亭的通行证后,让他进入帐篷;而李漓没有通行证,被武警挡在了外面。

陈旭亭很快拿着一台拍立得相机出来了,为李漓照了一张相,然后进帐篷里打印临时通行证。

趁着陈旭亭制作通行证,李漓跟武警套起了近乎,指着冲锋枪问道:“这是M16自动步枪吧?”

武警吃了一惊,说:“看不出来,姑娘你还真是识货啊!”

李漓正要谦虚几句,陈旭亭已经拿着通行证出来了,带李漓走进了帐篷。

帐篷是依山壁搭建的。在山壁上,有一个刚挖掘的、仅容两人进出的小洞穴。洞穴里挂着昏黄的电灯,正是古墓迷宫的甬道。李漓这才知道,考古队是从这里进入墓室的,难怪帐篷外有尽职的武警守卫。

帐篷里还有好几个考古队队员,他们脸色蜡黄、头发蓬松,胸前也戴着通行证。陈旭亭介绍了这几位队员,其中在把玩匕首的麻脸大汉叫罗天,是考古队的队长。。

李漓想马上进入墓穴,但罗天说:“现在进去相传,吕洞宾云游天下,来到山色奇秀,峰回环,号称金庭洞天的桐柏山,发现大地抖动,房屋倒塌,峰欲崩。他定睛看,原来是只穿山甲在作怪。吕洞宾气恼之下,迅速召集各路山神,共商擒拿穿山甲拯救百姓的大计。也没有什么意思。刚进入几十米,所有的地方都被流沙给埋了。真晦气,不知哪个年代的盗墓者打了个盗洞,触动了流沙机关,活生生地毁了这么大的墓。”

“怎么?墓穴已经被流沙毁了?”李漓很诧异。

陈旭亭叹了口气,说:“是的,流沙从甬道上方,落下,阻隔了迷宫的通路。我们在甬道里发现了一个小型盗洞,正是这个盗洞触动了流沙的机关。”

不过,根据陈旭亭的分析,这个盗洞是横向打进的,相当精致,跟他们现在进入的方向大致处于同一水平线。就算盗洞触动了机关,也应该是墓穴里的小型机关,流沙只掩埋了一部分甬道。只要按正确的方向挖掘、清理流沙,就能进入迷宫的心脏。这也是要请李漓来帮助的原因。

看来,整个考古队把宝都押在李漓身上,这让她感受到沉重的压力。

这时候,罗天说:“糯米粥都熬好了,李老师快来吃点东西。吃完后,我们就进墓穴里看…看。”

一个队员端着一锅香气四溢的糯米粥过来了。几个人围在锅边,每人一大碗,很快把一锅粥吃得干干净净。可惜李漓的宠物猫小黑对糯米粥没有半点兴趣,只得饿着肚子,痛苦地在笼子里叫唤。

陈旭亭向李漓安慰道:“我这就让人到城里买火腿肠,晚上小黑就能吃到可口的食物了。”

吃过糯米粥,大家准备进墓穴了。李漓注意到,考古队队员在进入甬道前,都在帐篷共工作乱,洪水滔天,冲断连接天地的绳索,淹没天下,人们无法生存。女娲运用神力,与共工奋战,消灭了共工,流放其余党。然后地平天成,海安宁,万民得生。《路史后纪》一隅的口袋里抓了一把东西放进衣兜里。她走过去看了一眼,口袋里装着的是生糯米。难道他们担心要在迷宫的甬道里待很长时间,所以准备好粮食?

三、生死门

进入甬道后,李漓嗅到了一股腐直追到第天天刚亮,他累得腰酸腿疼,头晕眼花。可是,他定睛看,仙鹤却不见了。原来那个放羊老汉,这时正站在"风后岭"的峰顶上,笑着对他说:"这是王母送给你的礼物。"老汉说罢,就把绿图和红皮书递给黄帝。烂霉变的气味。这气味让她头晕脑涨,她连忙从挎包里摸出一瓶香水,喷在r衣领和袖口上。

小黑却在笼子里大叫,竭力躲避着香水的气味,它的小脑袋紧紧地贴在了笼子上,身子在剧烈地颤抖着。李漓连忙向大家解释,小黑对香水的气味过敏。队员们都发出了善意的哄笑声。,在甬道里才走了几步,李漓就看到墙根有几具猫的骸骨。骸骨缩成了一团,不知道这些猫是在什么年代进入墓穴的。甬道弯弯曲曲,还不时有急转。李漓一边走,一边用笔记下道路。十分钟后,他们来到了甬道的尽头。在这里,通路塞满了流沙,堵得水泄不通,没有一丝缝隙。

李漓打开笔记本电脑,调出了一张九宫八卦图,然后又打开一个图片软件,小心翼翼地将刚走过的路线绘成图形,调入了软件中。电脑顿时“吱吱嘎嘎”地运行起来。过了五分钟,电脑就传来了提示音。

李漓刚绘出的路线图已经重合在九宫八卦图里,路线的前方出现一条弯弯曲曲的红色曲线。在曲线的两边,还有几个黑色和蓝色的圆点。李漓解释说:“按照九宫八卦的生门死门规律,电脑分析出正确的路线。这条红色的路线应该是生门的正确路线;而那些蓝色的圆点是半死门,虽有机关,但不会致命;黑色的圆点则是死门所在的位置,只要走进死门,就会引发迷宫里的致命机关,擅自闯入者必死无疑。”

罗天对李漓的说法有点怀疑,但陈旭亭点了点头,一声令下,罗天就立刻带领考古队队员们按照李漓绘出的路线,用铁锹挖掘沙土。没过多长时间就挖通了。果然,在流沙堆里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口,里面黑黢黢的,后面就是迷宫的正确甬道。

陈旭亭走到洞口,点燃了一根蜡烛,从洞口将蜡烛放进了后面的甬道里。蜡烛的火光摇曳了几下,并没有熄灭。他兴奋地说:“里面的空气没问题!”于是,他拿过罗天手里的铁锹用力刨了几下,洞口就豁然开朗。过了一会儿,他就刨出了一个能容一个人进出的洞口。

在进入甬道前,罗天从兜里摸出一把糯米撒在地上,才放心地走进去。他端着李漓的笔记本电脑,刚走几步,就指着甬道旁一处黑洞洞的洞口说:“这里应该是流沙落下的地方,也就是以前盗墓者打的盗洞吧。”

陈旭亭上前看了看,说:“对,我没猜错,这姐和姐气得脸都涨红了,她俩取来弓箭,连连向介勿射去,但却无济于事,因为普通的箭伤不了介勿。个盗洞果然是横向打人的。真奇怪,这样的盗洞应该不会触动机关呀!”不过,大家也没太关注这个盗洞。在不远处,他们看剑了一具人的骸骨蜷缩在地上,衣物差不多都腐烂了,只剩下几缕肮脏的布片。骸骨上还有许多奇怪的划痕,像有什么尖利的东西曾经抓挠过骸骨。在骸骨的手里,还紧紧攥着什么东西,仔细一看,竟是一块玉片。再远一点的地方,还躺着几具猫的骸骨。

不用说,这就是多年前那个倒霉的盗墓贼吧。

陈旭亭扳开了盗墓贼的指骨,取出那块玉片,看了一眼,惊叫道:“哎呀,这是金缕玉衣啊!太幸运了,没想到这墓里竟有金缕玉衣!”

大家都兴奋起来。陈旭亭将玉片放进衣兜里,继续行进。趁着没人注意,李漓从地上拾起了盗墓贼的一截腿骨,藏在了挎包里。

又走了几步,罗天指着甬道一侧的岔路说:“这里是电脑里的黑点,应浚是死门吧?”

李漓点了点头,说:“对,你严格按照电脑里的路线前进,不会弄错的。”她拎着笼子,跟在考古队队员们的身后。每前进十来米,队员就在甬道的上方敲一根铁钉,挂上一个灯泡。

大约前进了几十米,按照电脑的路线,应该是通路的地方,却出现了一堵残缺的土墙。陈旭亭有点纳闷:“咦,怎么这里会有一堵墙呢?”

李漓过来看了看,说:“我猜是年代久远,旁边的某处甬道的土壁坍塌,正好落到这里,形成了一堵墙。只要挖开这堵墙,就可以继续前进。”

陈旭亭打了个手势,罗天就举起铁锹,重重地碰在了土墙上。“哗啦”一声,土墙被扒开了一道口子。与此同时,李漓突然从挎包里摸出那截刚减起来的腿骨,插进了旁边甬道的墙壁继祖猜测,母狼的窝就在附近。他抬头看,见陡峭的山崖上面有狼爪印踩成的小路,十分难行。好在,继祖已练就飞檐走壁的本领,攀到山崖半腰果然看见个石洞,洞里用树叶枯草铺就个窝,只小狼崽儿还没睁眼呢。继祖脱下自己的衣衫,把小狼崽儿包住,下山用双手捧到母狼面前。中。

“嗖嗖”几声,从罗天扒开的土墙里射出几支利箭,正好插在r罗天和其他几个考古队队员的胸前。还有几支利箭呼啸着向陈旭亭和李漓飞来,但从李漓刚刚用腿骨插进的墙壁里,却飞快地落下了一堆沙,瞬间就有一人多高,正好遮住了甬道的通路,替她和陈旭亭挡住了利箭。

陈旭亭大惊失色,说:“李漓,这是怎么回事啊?”

李漓也惊魂未定:“很不幸,罗天挖掘的那堵土墙是一道死门。他触动了墙后的机荧,引来了致命的飞箭。”

“那你刚才又怎么会让流沙替我们挡住飞箭呢?”

李漓说:“刚才你们太专注于迷宫里的土墙,根本没注意甬道的墙壁上,还有一个半死门。半死门是用来吓唬盗慕贼、阻隔墓贼前行道路的。所以,我一触动半死门,就会很快落下阻隔甬道的流沙,替我们挡住飞箭。事实上,以前那个盗墓贼触动的也是半死门,所以我断定只要挖开流沙,就能找到甬道。”

李漓一边说,一边向后退。大约走了十米,她又伸出于中的那截腿骨,插入甬道的墙壁中,说:“这里,又是一道半死门。”话音刚落,墙壁中又泻出了·堆流沙,顷刻之间,便淹没了整条甬道。流沙落下的同时,也扯断了电线,灯泡顿时熄灭,狭窄的甬道里一片漆黑。

甬道的两端都被流沙阻断了,黑暗中只剩下李漓和陈旭亭两人。

四、破绽

“李漓,你这是要干什么呀?”陈旭亭恐惧地叫道。

李漓笑了:“‘考古者’,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你根本不是考古学博士,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盗墓贼!罗天和那些考古队队员,都是你的手下。你们进入墓穴,不是为了考古,而是为了盗墓!当我在论坛上发帖时,你知道了我的学术研究方向,才故意接近我、结识我。”

“你、你是怎这天,书生正在书房泼醉老爷说,"你们的爹死了,他不要被祭祀呀?那块地我就判为你们两家世代祭祀之田,两家共同耕种,耕种所得,用于时节祭祀祖先,永世不得纷争。"墨挥毫,忽有人来报,浔阳知府求见。书生怔,心想,自己与浔阳知府从未有过来往,今天他上门求见,定是为讨要字画之事,这事真让人为难。这浔阳虽与南康仅河之隔,属于邻地,按说应该多多走动交流才是。可书生有怪癖,凡是官府求字画者,概不理,只与文人雅士交往甚密。如今这浔阳知府来访,是理还是不理?么知道的?我露出了什么破绽吗?”陈旭亭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

“第一,进入墓穴前,你们吃了糯米粥,罗天还在洞口撒了生糯米才进入甬道。我知道,在盗墓者的传说中,生糯米是辟邪之物,用来阻挡墓穴里的鬼魂和僵尸。因此,我断定你们是盗墓贼;第二,看到那个盗墓贼骸骨手中的玉片,你就断定墓穴里藏有金缕玉衣。但你曾说过,这是一处秦代古墓,而金缕玉衣是出现在西汉时的丧葬殓服,比秦朝晚了好几百年。这不是一个考古学博士应该犯的错误,所以我知道你不是什么考古学博士。”

“就凭这些?还有其他理由吗?”陈旭亭有点不甘心。

“有!”李漓说,“在进入墓穴前,你为了骗我,让两个同伙假扮武警守卫。不过,他们的冲锋枪是M16自动步枪。这种产自美国的步枪,是除AK47外,在全世界应用最广泛的冲锋枪,也是境外军火黑市上销售最火爆的武器之一。不过,国内的武警装备的冲锋枪却是82式冲锋枪或者79式冲锋枪,绝对不会使用M16。从这一点,我就看出你们的身份有诈。为了保护自己,我在建立迷宫的数学模型时,故意输入错误的参数,将一道太太有可能是个神仙!既然如此,那么用老鹰岩洞的滴水能够治好眼睛就可能是真的了。死门标注成生门,让你的同伙罗天等人在利箭之下丧命。”

陈旭亭不由得咒骂起来。

李漓不紧不慢地说:“你还记得甬道里的盗墓贼骸骨吧,知道骸骨上的划痕是怎么回事吗?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很多年以前,有一个盗墓贼横向打了一个精致的盗洞。为了验证古墓中的空气,他先放进了几只活猫,见猫还活着,他才放心地进入墓穴的甬道。

“在甬道里,他无疑触动了半死门,被落下的流沙阻断了甬道。但他并不知道这些流沙很容入了冬,天气转冷,皇帝又下旨,这次征的是练饷。周老爷鸭着,自己的这日午后,疲惫不堪的袁玉喜正想小憩会儿,突然,袁宝急急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老爷,千岁来了!" 牙准又要疼起来了,所以他提前叫来草姑,说:"快,给老爷我去做碗肉。"不料草姑却说:"我家穷,肉吃得少,别的肉再也不会做了。"易就能挖开,还以为自己被困在古墓中,最终将会饿死。但他没想到,他带进来的那些猫比他饿得更快。

“当猫饿坏了的时候,会变得非常可怕。它们扑向了那个可怜的盗墓贼,咬断他的咽喉,喝掉他的血,吃光他的肉,甚至连骸骨都没有放过,在上面留下了爪痕。当然,这些猫最终也逃不过被饿死的命运。”

刘知府不明所以,很久以前,西山坬有个老妈妈。她有个女儿,大女儿叫山秀,女儿叫水秀,女儿叫锦绣。个女儿都很漂美丽,并且模样儿相像,除了老妈妈以外,个姑娘站在起,很难分清那个是山秀,那个是水秀,那个是锦绣。母女人相依为命,靠种田打柴度日。忙亲自出门迎接。金守备见刘知府,就快步上前抓住他的两手大叫起来:"刘老兄啊,我是来替您解围的,皇上要来江南征这对神鸡,洁白的羽毛,鲜红的鸡冠,金黄色的嘴巴和爪子,绿色的翅膀和尾巴,长得非常漂亮。神鸡的冠子里长有灵虫,到时候就在鸡冠里起舞跳动,神鸡被抚弄得再也睡不着觉,就声接声地鸣啼。太阳听到天下的雄鸡都跟着神鸡引颈而鸣,吵得无法睡懒觉,只好起来。太阳起来,黑夜马上退去,天下又片光明。后来这对神鸡化作了长江岭的最高山头,被称为白鸡岭。选秀女,我是满人,却也知道侯门深似海,宫门里更是凄苦之地啊,我们满人都不愿将女儿送去宫中,我想刘大人也不会愿意吧。听说令爱还没出阁,而我家也正好有子,没有婚配。不如我们做门亲家如何?聘礼我都带来了!"陈旭亭气急败坏地吼道:“你这时候讲故事又有什么用?”几乎与此同时,李漓手里拎着的笼子传来了一声猫叫,是小黑在高声吼叫。

李漓冷笑一声,说:“你忘了吗?小黑中午没有吃东西,已经饿了整整一天。现在它快要发狂了。”随着“刷”的一声,李漓拉开了笼子的栅栏,小黑呼啸着冲出牢笼,向黑暗中的陈旭亭扑过去。

陈旭亭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叫,他被小黑狠狠地咬了一口。他又气又怕,说:“李漓,你就不怕小黑吃了我后,再来吃你吗?”

李漓又笑了,她说:“你又忘了吗?在进入甬道前,我曾经给自己喷过香水。小黑对香水过敏,一见到我喷香水,就会躲得远远的。我随身带着香水,就是怕睡觉时被小黑跑上床来骚扰。没想到,现在香水成了我的救命之物。小黑只会找你麻烦,而不会来咬我!”

黑暗中,继续传来陈旭亭的惨叫。片刻之后,惨叫声消失了。

李漓知道,小黑已经咬断了陈旭亭的咽喉,这个盗墓贼已经死在了黑暗的甬道中。

过了一会儿,李漓听到堵塞甬道的流沙的另一侧传来了脚步声。这一定是驻守在帐篷外面的那两个“武警”,当他们看到甬道被流沙堵塞,一定会慌不择路地离开。因为陈旭亭死了,再没有人给他们付酬金了。

当脚步声消失后,李漓露出了微笑。她摸出那截盗墓贼的腿骨,用力挖掘面前的流沙。按照刚才罗天他们挖掘流沙的时间,她估计顶多花一个小时,就能顺利地走出甬道。

李漓一边挖,一边对黑暗里的小黑说:“等我出去后,一定每天按时喂你,绝不让你再挨饿了。”

黑暗里,传来了一声猫叫,“喵”。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