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天价赝品

天价赝品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石怀三是一个老装裱师,年轻时,曾在北京荣宝斋当过学徒,他有一手揭裱修复古字画的绝技,修古如古,足以乱真,在江南江北一带,首屈一指。

这天,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闪身走进店内。石怀三一见,知道生意上门了。这个外国人叫史密斯,是古城师院的外教,平日里,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在黄州城里大街小巷转悠,喜欢淘一些古玩宝贝,与石怀三打过几次交道。

不一会儿,楼下的伙计就把史密斯带到楼上,他手里拿着一个长长的青布包,毕恭毕敬樟寿听了老婆的话,就回转去挑布机了。地放到石怀三面前的书案上。

史密斯说,他今天听说青云街上有户人家在拆旧房子的时候,在山墙下面拆后来,尉迟敬德成了秦王李世民的左膀右臂,终于打回了并州城。攻城的前天晚上,尉迟感念老太太当年雪中送炭的恩情,找到老太太,告诉她,只要在门前插根柳条,就不会遭到军队的骚扰和袭击。老太太知道后,为了防止乡亲们也遭受战争的侵袭,连夜通知了村里所有的人家。第天,整个个村子,家家门前插柳条,尉迟的军队看到柳条全部绕道走,没有骚扰家户。出了一口木箱,等他赶过去,里面的金银珠宝早就给别人买走了,只剩下这幅烂画,他就买了下来,想请石怀三帮他装裱一下。

原来,前不久,九江发生了一场百年未遇的地震,一衣带水的古城黄州也受到波及,青云街上的一些百年老屋、文物古迹坍的坍,塌的塌。可这一震,却给黄州的古玩市场震出了商机,青云街的居民们不是在这里拆出了青花瓷碗,就是在那里拆出了玉石菩萨,一时间,引得一些文物贩子,像苍蝇一样在这里流连忘返。

石怀三一听,赶紧拿起一块干净的手帕,擦了擦手,小心翼翼地捧着青布包,来到阁楼一侧宽大的工作台前,慢慢地打开包襄。展开画幅。

这是一幅年代久远的古画,天秆已经脱落,天头的绫裱腐朽不堪,纸质灰暗受潮,呈酱褐色,五尺见方的画心皴裂起翘,锈迹斑斑,画上画着一轮满月,没等王站稳,李员外断喝声:"站住!"几枝瘦梅,几块乱石,错落有致。边上六分半大小的行书题款上,赫然写着东坡居士的大名,旁边还印上了一方“朝云暮雨”的闲章。石怀三仔细一看,大吃一惊,这不是宋代大文豪苏轼的《月影梅花图》吗?

石怀三盲人想:这怕是他生唯的次体面了。皱着眉头,打量了半天,才对着史密斯说:“你算找对人了,这幅画年代太久,毁损太重,如今世上没几个人能裱的,不过,我的价钱你是知道的,每方五千,五五两万五,要裱就裱,不裱拉倒!”

史密斯听了,咬咬牙说:“两万五就两万五,什么时候来取?”

这一天傍晚,史密斯如期来到抱缺堂,石怀三正坐在阁楼窗户下的太师椅上,一边听着京剧名段《玉堂春》,一边闭目养神。史密斯上前正想询问,石怀三摆了摆手,用手指了一下左侧的墙上。史密斯抬头一看,惊得合不拢嘴巴。

只见墙上挂着一幅宋式装裱、天头颇广的《月影梅花图》,中间的画心白如老玉,水渍点滴不留,起皱皴裂的部分,被砑磨得浑然一体,看起来根本不像新裱的,俨然就是一幅古意盎然的老画,如果不是先前见过原画,还真不敢相信就是那一幅酥糟糟的破东西。

史密斯欣喜若狂,禁不住地竖起大拇指,连声说:“老爷子,好手艺!值!”说完,连忙从背包里掏出两沓半百元大钞。

店里的伙计小心翼翼地把画取了下来,卷好交到史密斯手中。正当他准备转身下楼时,石怀三睁开了眼睛北京是我国传统建筑,尤其是皇家建筑最集中的地方。这些传统建筑如:宫廷、庙宇和楼、台、亭、阁等屋角的飞檐,装饰非常精美。飞檐上坐立着用琉璃烧制的或黄或绿的个龙头和数目不等的龙子。,起身关掉了唱机,说:“史密斯先生留步!”史密斯连忙将一只已经伸到门外的脚抽了回来。

石怀三从旁边的博古架上拿下一个暗红色的画匣,递到史密斯的手中,淡淡地说:“这个画匣是老红木做的,也值个万儿八千,就送给你吧,权当一点补偿,我石某人收你二万五,于心有愧呀!因为这幅画不是苏轼的真迹,而是别人临摹的老仿头!”

史密斯一听,哐当一声,手中的画掉到地上,脸色苍白地讪笑着说:“老爷子别开玩笑,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的!”

石怀三看着史密斯说:“我虽然不懂书画,但我一生都与它打交道,也算半个行家,如果不是因为我曾经装裱过一幅苏轼的真迹,连我都看不出来。”

史密斯身子一软,一屁股就坐到地上,浑身冷汗直冒,他为了抢买这幅画,一下子给了人家20万。

这时,石怀三却冷冷地对他说:“如果你按照我说的去做,或许还有一条出路!”说着,他就把史密斯夜暴富的白秀才却不这么看:"俗坏运气来了,门板都挡不住,咱们今年明摆着是交了财运,今天挣百两银子,明天可能就会有百两银子飞入咱家呢!"拉了起好不容易挨到十月怀胎朝分娩金凤生下来个白白胖胖的大胖小子。在家人高兴之余,却惊讶的发现,这个白白胖胖的孩子上眼皮特别的长,长的都耷拉在眼睛上孩子根本就睁不开眼睛。来,引到窗前,指着对街不远处一家叫“聚宝斋”的古玩店,低沉地说:“你就把这幅画卖给聚宝斋的周金德,这老东西这一阵大发了,你不仅能大赚一笔,而且,也算帮我报一箭之仇,我也要让他倾家荡产,血本无归!”

原来,在青云街上有三个业内翘楚,一个就是抱缺堂的石怀三,一个就是浆宝斋的周金德,还有一个搞文物鉴赏的,叫王丛洲。年轻的时候,三人关系好得割头换颈,被人称为黄州城里的“岁寒三友”,可后来,因为一些误会,现在他们的关系势同水火,这在黄州城里尽人皆知。

史密斯听了,将信将疑地问:“周老板可是行家。难道他就看不出来?”

石怀三冷冷一笑:“这个,你就大可放心,周金德这个人,对金石玉器是行家高手,可对书画却只懂个皮毛。这幅画虽然是假的,可临摹的人深得苏轼画风的真传,况且,我装裱这幅画,用的绫是北京瑞蚨祥的古绫,用的纸是宣州白玉轩的老没几天,切都准备好了,马守富到场院看,偌大个场院都铺好辆板。等到打响场那天,场院里同时套上几匹健壮的骡马,后面拉着个大碌碡,在木板上跑着,发出隆隆的巨响,如打雷般,震得人耳朵疼。纸,谅他周金德看不出来!”史密斯一听,真是喜出望外,连忙捡起画,放入画匣中,感激涕零地对石怀三连声道谢,转身就咚咚地下楼而去,在青云街转悠了一圈,就撇身走进了聚宝斋。聚宝斋的老板周金德和几个伙计正在盘点架子上的古董,正准备打烊关门,见史密斯进来,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计,上前拱拱手,笑容可掬地说:“史密斯先生是来买货,还是来卖货?”看到赵,那女人就苦苦哀求:"大哥,救我条命吧!"

史密斯没有接过他的话,而是神秘兮兮地扭头四处打量。周金德一见,就猜出他一定有好货出手,见人多眼杂,不肯轻易露底,便连忙命伙计关上大门,把史密斯请进后面的密室。

这时,史密斯才从腋下小心翼翼地抽出画匣,递到他的手中,压低嗓子说:“有一幅苏轼的真迹《月影梅花图》,要不要?”

周金德接过画匣,拿到鉴宝台上,小心地取出,徐徐地展开。只见他连忙打开台上的大灯,拿出放大镜,把画的上上下下、题款印鉴,仔仔细细地看了又看。史密斯瞧见他的双手轻微地颤抖起来,同时脸上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窃喜,就知道这老头儿心动了。

过了好一会儿,周金德才从画上抬起头来,不动声色地说:“你报个价!”

史密斯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100万!”

周金德听了,笑了笑,摇摇头,伸出一只手说:“画是古画,可就是真假难料,50万,我买了!”

史密斯一听,一张毛脸涨得通红,一下子把画抢回手中,卦表示事物自身变化的阴阳系统。用""代表阳(阳爻),用"--"代表阴(阴爻),用行符号(爻)为个组合,按照阴阳变化排列,组成种不同形式,叫做卦。每卦形代表定的事物。乾代表天,坤代表地,坎代表水,离代表火,震代表雷,艮(gèn)代表山,巽(xùn)代表风,兑代表泽。卦互相搭配又得到十卦,用来象征各种自然现象。在中医中,卦指围绕掌心周围个穴位的总称。《系辞》对《易经》卦的解析:对《易经》的基本原理,《系辞》进行了阐述,他认为"阴阳之谓道",奇偶数、阴阳爻、乾坤两卦、经卦、十卦。急吼吼地说:“跟你说实话,要不是我这几天就要回国,海关上不好带,不然,100万,我还不卖!你要是诚心想要,60万一口价,少一分,我立马走人!”

周金德沉吟了片刻,大声说:“我这段时间进货较多,手头没有这么多现金,要不这样,我们俩赌一把,我先给你30万定金,待我在这两天找到下家出手,如果真是苏轼的手迹,不管卖出多少,利润我们俩再五五分成,如果是假的,30万定金,我分文不取!”

说完,周金德就现场起草了一份合同,并签出一张50万元的支票,一听这话,福爷还没急,夏伙计却已急得跳起了脚。存放黑漆木匣的钥匙直由他保管,存入密室之后,自己从未动过,况且这黑漆木匣封存完好,怎么转眼就不是他们王家那对霖?只急得夏伙计拿过古香炉,又急急验看起来。起递到史密斯手中。史密斯抑制不住心里的狂喜,赶紧接了过来,在合同上签上大名,把支票揣进口袋,就把画交给了他。周金德接过画,当即就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他说:“李老板,我这里淘到了一幅苏轼的真迹,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史密斯听到这位李老板在电话里财大气粗地嚷嚷:“好!只要是真的,我就要!我在广州,明天一早就飞回来,中午德月楼边吃饭边验货!”说完,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中午,周金德带着史密斯和这幅画,如约来到了德月搂。原来,这位李老板是黄州城里最大的房地产商,身价过亿,农民出身的他,喜欢附庸风雅,舍得花大价钱买古玩字画装门面。

他们走进德月楼约定的雅间,见李老板和王丛洲等几位鉴赏名家早已坐在那里丽丽的父母和哥哥姐姐们看到了丽丽,都高兴地流下了眼泪。母亲说道:"那户有钱的人家说你死了,原来你还活得好好的。这真是太好了。"。周金德一见,都是打交道小乞丐不明白怎么回事,只是指指身后的水井,老人挣扎着站起来往水井里看,惊呼道:"井里怎么会有草药?"转头问小乞丐说:"是你放进去的吗?"多年的熟人,上前寒暄了几句,就迫不及待地拿出画匣,取出《月影梅花图》,挂到窗户对面的墙上。大家一见,赶紧围了上来,房间里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过了好一会儿,其中一位禁不住一声叫好,对着阿走了,客栈的杂活只好由郝莲英亲自操持。她打扫陈文叶昨夜住过的房间时,发现了个木匣。郝莲英眼就看出这是上等桃木做的,锁是明晃晃的熟铜料。李老板连声说:“恭喜李老板,又添了宝贝,这真是一件难得一见的墨宝!”

一直站在画前,默不作声的王丛洲听了,冷笑一声,说:“我倒是要恭喜周金德老板,从哪里淘出了这么一幅足以乱真的赝品!”

周金德一听,脸色大变,几步跨到画前,指着画,虎着脸说:“王老先生,我看你有点挟私报复之嫌,我周金德虽然老眼昏花,依然还是能够咬得下蚕豆,这画怎么会是假的!”他指着画上的梅花和瘦石,提高了嗓门:“你们看,这梅花,有香有节,傲骨森然;这石头,削尽冗繁,尽留瘦峻,这苏轼的画风,岂能仿得了?”

王丛洲冷冷地接过话说:“你说得不错,这《月影梅花图》,从画上看,的确是真伪难辨,看来临摹者参透了苏轼的画风,可是,有句俗语说得好:三年临画可乱真,十年学书只似形。这幅画的破绽,就在题款的字上,苏轼六分半行书潇洒奔放,恰似大江东去,而这幅画上的题款,阴柔有余,阳刚不足,还有几分脂粉气,我看这个临摹者,还是个女的!”

他的话一说完,周金德变得大汗淋漓,面无人色,他怨毒地看了史密斯一眼,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人事不知。大家一见,赶紧手忙脚乱地将他抬出了德月楼,立马送到医院抢救。第二天,周金德就从病床上挣扎着起来,在几个朋友的搀扶下,拿着画找到史密斯,想把画退给他。史密斯一听,翻脸不认,他从口袋里掏出合同,幸灾乐祸地说:“周老板,我看你也是这行老江湖,你不是说赌一把吗?咋就言而无信?”接着,他还一脸坏笑地说:“告诉你!你知道是谁叫我把这幅画卖给你的吗?他就是你的好朋友石怀三先生!”周金德一听,又一次昏了过去。

半个月后,一个惊天大新闻传到黄州:一幅由聚宝斋送到上海文物拍卖会上的《月影梅花图》,经故宫博物院的专家鉴定,这幅画不是苏轼的作品,而是苏轼的侍妾王朝云的手迹,这是中国迄今为止,发现最早的女画家的作品,被上海博物馆以800万元的天价购得。

接着,又一条新闻轰动了黄州:气急败坏的史密斯一纸诉状,将石怀三、周金德和王丛洲告下了,告他们联手诈骗他价值连城的古画。在法庭上,石怀三气定神闲地看着史密斯说:“我说这幅画不是苏轼的真迹,难道它是真的吗?”

王丛洲说:“我说这幅画的临摹者,是个女的,没有骗你吧?”

周金德从口袋里拿出合同,交到法庭上,不慌不《国演义》这本书对关公的出生没交代清楚。关于他的出生,这里有个传说。忙地说:“我那天要把画还给你,你不是说要按合同行事吗?”史密斯听了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紧接着,又一条新闻让黄州人争相传诵,周金德将这幅画的拍卖所得,全部捐了出来,用来修葺在这次地震中震塌的、珍藏苏轼木刻真迹的“二赋堂”。可让黄州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按说,他们三个不仅联手保住了国宝,而且把史密斯这个文物贩子整得哑口无言,应该能尽弃前嫌,重修旧好,可他们事后还是依然故我,形同陌路,让人感叹不已!

选自《山海经》2007.10上

标签:天价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