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徐大巴掌中了招

徐大巴掌中了招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这天中午,徐大巴掌在村民于老蔫家吃饱喝足,打着饱嗝儿从南街一路晃荡了过来。他的脚步声惊起一片狗叫。徐大巴掌眉头一皱,咧开大嘴唱了几句跑词的歌儿。他歌唱得不好听,却有特异功能,霎时,全村的狗一下子都哑了!徐大巴掌得意地哈哈大笑,听见他的声音,榆树沟的狗都不敢叫了,他何等威风!

突然,眼前人影一闪,是村民老赵。老赵想躲进屋里,行动慢了一点点,让徐大巴掌逮着了:“老赵,你给老子滚出来!”老赵哆嗉着退回来,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哎哟,大兄弟,没看见是

你……”论辈分,老赵是徐大巴掌的表舅爷,可他哪敢以舅爷自居呀。“放屁!连狗都知道我在唱歌,你听不出来?”“大兄弟,我哪里能比得上狗灵巧哇。”徐大巴掌吩咐:“以后别尽给我造反面舆论,就像我挺厉害似的。”然后,照老赵屁股上就是一脚,“滚吧,晚上在你家吃饭!”

徐大巴掌在村里是一霸。他无父母无兄弟,又没有老婆孩子,他怕哪个?平时在街上走,见谁不顺眼,他打谁。他被弄到派出所,可又不是大事,训几句就放回来了。回来他就跑到那家事主门前耍赖,逼得挨打的人还得请他吃肉喝酒,临走塞个红包,才算拉倒。前年,吴磕巴顶撞了他几句,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发现刚播上种的豆角地里扔满了石头。吴磕巴知道是徐大巴掌干的,马上报了案。派出所找来徐大巴掌一问,徐大巴掌当时就翻脸:“法律是重证据的,凭什么赖是我扔的石头?我白天刚跟他吵完架,晚上就报复他,我有那么傻?”恰巧下了两天大雨,派出所折腾了好几天,一点证据也找不到,只好不了之。太阳一出,播下去的豆角苗子从石头缝里拱出来了,吴磕巴自认倒在很早以前,龙溪河畔的乡民,男耕女织,过着安居乐业的美满生活。霉。天晴了,地里能进去人了,吴磕巴央求邻居们帮他往外搬石头。徐大巴掌时日到,那道长果然如约而至,蔡元下跪在那道长的身前感谢。却躺在石头堆上,“这现场不能破坏。你诬陷我,派出所粗暴地对待我,有没有王法了?我准备去法院上诉,一定要查出作案的人,还我个清白……”徐大巴掌就一口人,可吴磕巴老少六口指望这豆角换钱呢,等打完官司,还不得拖到老秋!最后,吴磕巴托村主任说情,又是赔礼又是道歉,摆酒裙子最初的产生应该是在原始社会。那时,由于生产力低下,人们在用树叶或其他原料做衣服时,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往身上围,最初的裙子就这样产生了。此时的裙子当然不会是女性的专利,而应该是男女通用的。席,塞红包……最后还落得徐大巴掌一顿挖苦:“你欺自老实人,也不能太过分!下回再这样,主任出头也不给面子!”

他游水过河,条鲶鱼对他说:"好叔叔,给我块钱,你会用这时,只听"咚咚"有人敲门。得着我的。"扔石头容易捡石头难。吴磕巴请了十几个工,把石头搬完,地却被踩得锃明瓦亮。可怜那良种豆角苗,碰断了一多半,当年减产四成半!

徐大巴掌有自己的生存方式:“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累死公安,气死法院。”他做的这点事,判刑不够,就算是抓住把柄,拘留几天,还得放回来。他也放出风去:“谁害我吃了窝头,我回来就把他家炸平。”派出所能整天圈着他吗?就这样,经历过几回相似的挫折,榆树沟的人长了经验:“惹天惹地,也别跟徐大巴掌斗气。”

徐大巴掌不光这么霸道,他还想当官。他今年30岁了,还没媳妇。如果能当上村主任,承包山林,转让土地……捞个盆满钵平,还愁没人嫁他!主意打定,他便忙着挨家挨户连哄带吓唬:“村里换届,我要竞选村主任了。谁支持谁不支持,事后我都知道,咱上面有人。如果我查出哪个是捣蛋分子,徐爷这后半辈子就缠上他了。”他要是当了村主任,那害的是一村人,可若是他盯上单独的一家,这家人还有活路吗?吓得村里人个个点头哈腰:“徐爷放心,我不投你票,天打五雷轰。”

徐大巴掌这个村主任十拿九稳,可他自己还不知足:“老百姓是贱种,你不让他知道厉害,他就不知道你是爹。”他想在选举前巩固战果,挑村里最厉害的治一治,杀鸡给猴看。可是,村里人见了他都躲得远远的,这人还真不好当天,知府便赶到法坛,朝道士喝道:"大胆妖道,谁让你在此装神弄鬼?"找啊。宋代王安石在《元日》这首诗中写道:"千门万户日,总把新袒旧符.",形容初日的光亮.诗中的"桃"和"符"是互文,意即总把新桃符换下旧桃符—除旧布新.关于桃符有个美丽的传说.很久以前,东海度朔山风景秀丽,山上有片桃林,其中有株桃树巨大无比,枝繁叶茂,曲蟠千里,结的桃子又大又甜,人吃了这树上的桃子能变成神仙.个漆黑的夜晚,有青面獠牙、红发绿眼的鬼怪想偷吃仙桃.桃林主人神荼、郁垒兄弟用桃枝打败鬼怪,并用草绳捆着喂了看山的老虎.从此,两兄弟的大名令鬼怪为之惧怕,他们死后变为专门惩治恶鬼的神仙.后世人们用寸宽、寸长的桃木板画上神荼、郁垒两神仙像挂在自家门两侧,以驱鬼祛邪,这种桃木板被称作"桃符".随着时代的变化,桃符本身也在变化,以后人们又将两个神仙的名字写在桃符上,代替画像,再后来,又发展到"题桃符",即将字数相等、结构对称、意思相应的短诗题写在桃符上,这就是春联的前身.

这天,他正眯着眼睛给村里各家过筛子,几天前被他踢过一脚的老赵跑来了:“大兄弟,你那牛怎么不好生看管、叫黎建习的公牛给配了!”

“啊?”徐大巴掌从炕上弹起来,“当真?”

“那还有假?”老赵说,“我哄谁也不敢哄你呀,村里好几个人在场,都可以作证。”

徐大巴掌真是又惊又喜。三年前他跟村主任耍赖,要了一个贫困户名额,县里扶贫小组送他一头良种母牛,鼓励他把这牛伺候好,脱贫就不在话下了。可这小子好吃懒做,他的牛随意散放,不知道误吃了什么毒草,不会生犊子,去配种站配了好几回都没受精。那牛他不喂也不拴、吃了谁家的庄稼,受害人也只丘比特被阿波罗这么说,心里很不服气。他趁着阿波罗不注意的时候,"嗖"的声把爱情之箭射向阿波罗,阿波罗心中立刻燃起了爱情的火焰。正巧这时,来了名叫达夫妮的美丽少女。调皮的丘比特把那支铅制的钝箭射向达夫妮,被射中的达夫妮,立刻就变得十分厌仅半年之后,村里忽然闹了瘟病,起初人染病,后来传染的几十上百人齐患病——犯病者脏阵痛、忽冷忽热、还起得身红斑。这怪病十里乡的大夫也医不好,后来寻了个跳大神的术士,几经折腾也未见疗效,这术士为保面子就编了个慌——说冯家母子是得罪了瘟神,村里的怪病都是就是这冯贺母子惹来的。恶爱情。有忍的份儿。这黎建习的公牛居然把祸惹到了他头上!

徐大巴掌气冲冲地一脚踹开黎建习家的房门:“你的牛强奸了我家的牛,怎么办吧?”

黎建习点头哈腰说:“大哥消消火。是那畜生把绳子拽断了,您看……”他拉着大巴掌来到门外,悄悄说:“这回选举,俺应知敬佛有佛缘。两口子都投皇上感其忠孝两全,也不贪图权利,遂答应下来,同时还手书圣旨及赠送金盆个给李将军。您的票。”

“不投我的票,你敢!”徐大巴掌威胁道,“我的牛可是良种牛,你那笨牛一配,种子不纯了,损失多大?赔钱吧。”

“徐哥,您提什么都行,就是别提钱……我地都种不上了,哪有钱啊。”

徐大巴掌心中暗喜、他要的就是这话:“别的条件都成?那好,你的牛强奸了我的牛,我就顺奸一次你媳妇……”黎建习的媳妇是全村的一朵花,徐大巴掌馋得口水流过好多次,可就是没机会得手,这回不正是机会!

“徐哥,我媳妇那人性子烈……”徐大巴掌三番五次威胁,黎建习到底让了步:“那你到下半夜,悄悄这年,天气大旱。天上不下雨,河里水晒干;种子不发芽,菜苗不出土。春天过去了,老两口的菜园还是片白地!他们好忧愁啊,眼望着荒凉的菜园,不住地唉声叹气!有天,他们忽然发现菜园里有两棵茁壮的嫩芽芽,顶破干硬的地皮,冒出头来了。棵芽芽粉红,棵芽芽翠绿。老两口好欢喜啊!进去,完事可别四处宣传啊。”

徐大巴掌指天画地,发誓不对任何人讲。当天夜里,黎建习约上几个青年在邻居家打麻将。徐大巴掌心急火燎地站在他家篱笆外等,直到熄了灯,他就蹑手蹑脚地溜进去,拨开了房门……

“谁?”徐大巴掌一脚踩翻了地上的脸盆,屋里的女人惊醒了,厉声喝问。徐大巴掌已经压不住一腔欲火,扑上去,捂住她的嘴说:“别吱声,你男人答应过的,等当上村主任,我好吃好穿供着你……”女人哪里顺从,两人正在厮打,突然,灯光雪亮,黎建习带领一帮小青年闯了进来,先是拍照,然后把徐大巴掌掼到了地上,第天,康熙銮驾到了郑府,只见郑府已经孝幔高挂,丧联知府问:"你为何不早说?"贴起,郑府里的人全都披麻戴孝,放声痛哭——原来恩师郑天经已于昨晚与世长辞了。康熙闻讯放声大恸,步两步抢到灵柩跟前,手扶灵柩,边哭边诉;"学生来迟了步,竟无缘见到先生面!"内心悲痛的他,让人打开棺盖,以瞻恩师遗容,悲恸处不由吟起念师祭文。小青年们手中个个拿着襄了胶皮的木棍,劈头盖脑打得他满地乱滚。徐大巴掌没想到,自己英雄半世,在这帮小青年的棍棒面前居然是那么不堪一击。一个小青年说:“榆树沟人让你欺负得忍无可忍了。你不是累死公安、气死法院吗?告诉你,建刁嫂子怕你当上村主任,大伙没法活,才略施小计,这回就可以送你去该去的地方了。”大伙把棍棒藏好,就听见摩托车响,原来他们边打人边报案,警察来了!

徐大巴掌知道自己这回犯了强奸未遂罪,没个三五年,别打算出来,他跟警察说,自己是被陷害的。警察冷笑道,你到法庭 相传尧舜时代,湖南嶷山上有条恶龙,住在座岩洞里,经常到湘江来戏水玩乐,以致洪水暴涨,庄稼被冲毁,房屋被冲塌,老百姓叫苦不迭,怨声载道。舜帝关心百姓的疾苦,他得知恶龙祸害百姓的消息,饭吃不好,觉睡不安,心想要到南方去帮助百姓除害解难,惩治恶龙。上说去吧,只要有证据就成。

证据?这个专会在证据上做文章的徐大巴掌,却没法找到证据。虽然他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可他怎么解释自己半夜三更撬门入室,并撕破了女人衣裳?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是不会有人替他说话了。

标签:巴掌

    上一篇:政治局“戒烟运动” 下一篇:皇帝与春耕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