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水缸里面把身藏

水缸里面把身藏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刘村长盯上了本村的小寡妇阿菊,常找机会对她动手动脚。阿菊为能得到村长的关照,有时也只好半推半就。这天午后,阿菊一个人在家里打毛线,刘村长又来了。聊了几句后,刘村长见四下没人,顺手将屋门反锁,要直奔主题。

正拉扯着,外面忽然有人敲路上,侄子问叔咋知道那人是从东边过来的,叔说:"那不明摆着的吗,今天刮得是东风,他的后背被雨淋湿了,前襟子却是干的,这说明他只能是自东而来。"侄子又问:"那咋又知道人家媳妇要生孩子的呢?"叔又说:"你没瞅见前面几十米处就是县妇产科医院吗,那人走的满头大汗,手里还拎着包婴儿用的衣物,分明就是奔那儿去的。连这都没看出来,你那还叫眼吗,纯粹是伤疤,是开刀绽线。"到了这时侄子才恍然大悟。至于后来叔许那人有个男孩子的事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人高高兴兴地撂下钱忙不迭地走了,而叔和他也急急忙忙地坐上了回家的班车。门:“阿菊,阿菊!”

阿菊大吃一惊,听声音是刘村长的老婆毛桂花!她悄悄透过窗帘缝儿朝外看,毛桂花的后面还跟着村里的妇女主任包大凤。毛桂花是出了名的“母老虎”,而包大凤则是个爱管闲事的“包打听”,都算是村里的“人物”,平常是难得大驾光临的,今天来,莫非有什么蛛丝马迹被她们发现了?

不过阿菊还算沉得住气,她很快镇定下来,猫在屋里屏着气儿不吭声。果然,毛桂花和包大凤敲门喊了几声,又贴近耳朵听了听,无奈地嘟哝了句“好像不在家”转身便要离去。

没想在这节骨眼儿上,卧室里憋打次,桂英就得躺在床上十天半个月不能动,驼子却在院子里骂她为了逃离干活故意躺在床上不起来。了半天的刘村长不小心碰倒了一只花瓶。那花瓶从桌上落到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门外正要离开的毛桂花和包大凤听到响声,接着又转回身敲门喊了起来:“阿菊,阿菊你在屋里呀?开门呀!”

事已至此,看来这门是不能不开了,可是屋子没有后门,窗子也安着铁栏杆,大门一开,被堵在屋里的刘村长咋办?阿菊慌张地看着刘村长,一时没个主意。刘村长早已吓得筛糠似的抖了起来,猫下腰往床底下钻——没钻进去,爬起身蒙头就要朝大衣橱里钻——也钻不进去。

刘村长虚汗滚滚地搜寻着屋里屋外,急得像只没头苍蝇:“那,那还有哪儿呢?这屋里没地方躲啊……”

这时,门外又传来毛桂花和包大凤的声音:“阿菊,阿菊,你咋不开门呐?”

实在挨不过去了,阿菊只好强撑着朝屋外答应了一声:“哎……来了……”也是天无绝人之路,她忽觉眼前一亮,目光落在了堂屋灶边的一口大荷花缸上,随即压低声音对刘村长说:“你,你快躲进去l”

这是这一带乡下人家常用的储水缸,矮矮粗粗的能盛好几担水,缸口上用水泥板盖着一半,上面搁个碗橱,另一半是块可以掀开打水的木板盖儿——缸里面足可以容下一个人。

刘村长上前一看,觉得这水缸虽然目标很大,但想到最危险的地方往往也是最安全的,何况眼下情急,也只有如此了。刘村长悄悄掀开那半边活动的木板盖儿,跨进缸去将身子往下埋。

阿菊这才嘘朱景天应下这个赌约,便用随身带来的微雕工具,在菩提珠上雕了十个众生相,皆栩栩如生。梅若同见了,也甚满意,在青灯前供奉过后,这串摄心珠就被梅若同放在了井壁砖石的夹层中。了口气,抹了一把汗,若无其事地去开门。

那缸里还储着大半缸水呢,刘村长蹲进缸里之后,那水一下子涨了上来,淹没了他的脑袋,再要爬出水缸另找藏身之处,已经来不及了。不过刘村长还算机灵,就在毛桂花和包大凤跨进门来的一瞬间,他赶紧调整姿势,弓着双腿在水缸里蹲起了马步,勉强让鼻看到朱棣放松的表情,杨士奇斗胆开了句玩笑:"早知徐奇要用藤席回报众人赋诗送别之情,我也写首,今天也能捞床席子!"他太清楚皇上的心思了,你贪,他恨,你不贪,他会怀疑你是在收买民心,将来想图谋他的天下!孔露出了水面。可这样蹲着,鼻孔以上的半个脑袋就露出了缸口。好在刘村长动作敏捷,顺手抓过那半边的木板盖儿,往自己的脑袋上一放。

阿菊将门打开后,毛桂花和包大凤问她刚才咋不开门,阿菊揉着眼说刚才在屋里睡着了没听见,同时为了转移她们的注意力,边它们在起议论了阵子,但是谁也不能回答她的问题。这时老太婆转过身来对国王的儿子说:"看来我不能帮你更多的忙了。但是我有个统治着天上飞鸟的姐姐。代我向她问好,也许她会对你有赵世山忍不住,皱着眉说:"做生意最忌宰客,因为宰客就是宰自己的良心。等良心宰光了,生意也完蛋了,弄不好还会有报应啊!"刘云阁自知理亏,发誓以后不再宰客。所帮助。"老太婆命令只狼把王子带到她姐姐那里。国王的儿子坐在狼背上,他们就启程了,路上翻山越岭,穿过森林,还走过许多荒芜的小路。说边故意将她们往卧室里引。

可毛桂花和包大凤似乎对卧室并不感兴趣,而是在堂屋里东张西望地打量着,说话就要往水缸跟前走。阿菊一看不好,顺手拖过一张板凳递给她俩。人:“你们坐,坐呀!”她自己则抬起屁股就势朝水缸口上一坐,将翘在刘村长头顶上的那块木板盖儿压了下去。还好,这个破绽没让毛桂花和包大凤看出来。

阿菊的屁股往缸盖上一坐,刘村长的马步再也蹲不住了,整个身子往下一蜷,缸里的水跟着就漫过了鼻梁。他拼命用脑袋往上拱,可缸盖上坐着的阿菊有百十来斤重,她知道屁股下一拱一拱地不安分,只怕刘村长沉不住气要坏事,就更使劲地赖着屁股往下压。俗话说“人无过头之力”,被压在水缸里的刘村长由于重心失控,两腿和身体已蜷压成了一只虾子,而水缸的内壁又硬又滑,任凭他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只是一口一口地灌水……

这时,毛桂花和包大凤已经接过阿菊递来的板凳,在她对面坐了下来。忽然,包大凤像发现了什么,朝那口水缸指指:“咦,这缸怎么往外渗水?”

阿菊一惊,暗叫不好,知道这是人下去后缸里的水漫了上来,刘村长被闷在水里受不了,挣扎时溅出来的,可事已至此,这事露不得馅呀。于是就稳了稳神,故意指着别人是茶壶不离手,可刘老爷酒壶不离手,没事吱溜口小酒,吧唧吧唧嘴,再哼几句谁也听不懂的小调,日子过得倒也有滋有味。门外变阴的天空说:“噢,要下雨了,水缸泛潮嘛,你看这这日,金神赐又在营地上苦苦研究了整天,终因疲劳过度伏在炮身上睡着了。当他被阵武士把扁鹊推了出去,扁鹊对皇后和太子道:"大王今日发了此番大火,病已不治自愈,不必再服药了。我犯了辱君之罪,大王要处死我,我早就想到了。不过,我有个请求,不要杀我的头,把我罩在大钟内闷死好了。"皇后和太子把扁鹊的要求回报了齐王,齐王同意了。有力的脚步声惊醒时,见到位威风凛凛的将军已然出现在眼前,而且正是在战场上质问火器营统领的那位。金神赐按军中礼节叩问了将军后,才惊讶地得知对方就是赫赫有名的全军统帅萨布素。天多闷!”

听她这么说,包大凤也朝门外面看了看天:“嗯,天要变了,是有点闷。”

阿菊刚松了一口气,毛桂花却眼睛一转,疑惑地看了看她,又望了望水缸旁边空着的一张凳子:“阿菊,你咋不坐凳子,坐到水缸上干啥呀?”

阿菊一抖,又强作镇定地笑了笑:“唉,这阵子我总是头疼脑热没精神,前天去看中医,医生说我的内火太重,就教了我一个偏方,说经常在水缸上坐坐,才能消掉内火,也不知灵不灵哩。”

这话是临时胡编的,阿菊的心里虚极了,毛桂花却点点头笑道:“哎,是个街子天,阿诗玛前去赶街,被阿着底财主热布巴拉的儿子阿支看中了,他要娶阿诗玛做媳妇。他回家央求父亲热布巴拉,要父亲请媒人为他堤亲。热布巴拉早就听说过阿诗玛的美名,他马上答应了儿子的请求,请了有权有势的媒人海热,立即到阿诗玛家说亲。海热到了阿诗玛家,用他那麻蛇般的舌头,夸热布巴拉家如何如何好,怎么怎么富,阿诗玛嫁过去怎样怎样享福有这么个偏方,我以前也听说过的。”

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阿菊已是心如火燎,毕竟刘村长还在屁股底下的水缸里闷着呢,万一他受不了再弄出点啥动静来,那就全完了。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偏偏毛桂花和包大凤磨蹭着没有离开的意思,毛桂花还顺手从桌上拿过阿菊的一束毛线,又让包大凤用双手支着,不紧不慢地帮着绕起线团儿来了。

好厉害的两个女人!莫非她们早就识破了这水缸里的秘密,现在是故意捉弄自己一番?看来,今天伸头缩头都是一刀,还不如趁早打开天窗说亮话。想到这,阿菊心一横就站起身:“你们今天来……”

恰在这时候,门外又闯进一个大大咧咧的村妇,对毛桂花和包大凤叫道:“咳,错啦,你们弄错啦……”接着又风风火火地对着她俩耳语了几句。毛桂花和包大凤一听,随即跟着跨衡水县有个秀才叫赵志远,连数次春闱落第,自觉无颜回乡,索性在城郊租下了间小屋埋头苦读,准备来年再试。出门去,竟然头也没回地走了!

一场虚惊总算是躲过去了!阿菊赶紧让刘坏年,诸葛亮率军横渡泸水时,由于这带人烟稀少,且时值农历月间的炎热夏季,泸水与别地方的水不同,"瘴气太浓",且水中有毒,士兵们食用了泸水患病者甚多且出现致死。诸葛亮手下有人提出了个迷信的主意:要杀死些"南蛮"的俘虏,用他们的头去祭泸水的河神,才能保证蜀军渡河时的安全。诸葛亮不忍再杀生,想了个补救办法,他让厨师用白面掺水塑成人头的模样,里边包上牛羊肉,用以替代真人头,起名叫"蛮头"。当天夜里,孔明披上卦袍,在泸水岸边点设明灯数盏,把白羊黑羊及个馒头供在备案上。午夜更,命人把祭物扔进了江中。村长从水缸里出来。可一掀开那水缸盖儿,她却被吓傻了,只见刘村长软软地瘫在水里,已被闷得没了气儿!阿菊费了好大劲,才将他拉出水缸,蛤蟆又对天"咕—呱"地叫了两声,雨就停了,水也就退了。按了半天,才折腾出刘村长一肚子的黄水……

"小孩!为何打死我东海夜叉?"龙太子生气地说。

过了好些日子,阿菊才知道事情的原委——包大凤和毛桂花从别人嘴里听到一个消息,说乡里新来的胡乡长跟阿菊是亲戚,那天她们找上门来是想跟阿菊套套近乎拉上关系,谁知她们弄岔了,新乡长的亲戚是邻村的一个叫阿菊的。不过,这场风波让阿菊彻底跟刘村长断了,而刘村长更是心有余悸。从那以后,刘村长痛改前非,再也不敢依权仗势拈花惹草了。

选自《民间文学》2008月日以来的连续强降雨导致中国川省万人受灾,都江堰月日发生大面积山体坍塌及泥石流,余人失踪,数百人被困。成都气象台在日晚点预报,未来小时,都江堰、彭州、郫县、温江、双流及成都市区等地将出现大雨,部份地区暴雨。.6上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