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秦始皇焚书时留有完整备份?

秦始皇焚书时留有完整备份?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焚书令

针对淳于越封建诸侯的提议,李斯上书赢政作答,书曰:“五帝不相复,三代不相袭,各以治,非其相反,时变异也。今陛下创大业,建万世之功,固非愚儒所知。且淳于越所言,乃三代之事,何足法哉?异时诸侯并争,厚招游学。今天下已定,法令出一,百姓当家则力农工,士则学习法令辟禁。今诸生不师今而学古,以非当世,惑乱黔首。臣斯昧死言;古者天下散乱,莫之能一,是以诸侯并作,语皆道古以害今,饰虚言以乱实,人善其所私学,以非上之所建立。今皇帝并有天下,别黑白而定一尊。私学而相与非法教,人闻令下,则各以其学议之,入则心非,出则巷议,夸主以为名,异取以为高,率群下以造谤。如此弗禁,则主势降乎上,党与成乎下。禁之便。”

至于如何禁止,书中再道,“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在场的人都给整蒙了,说小姐有病吧?看着不像。说没病吧?黄花闺女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呢?、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所不去者,医药卜篮种树之书。若欲有学者,以吏为师。”书上赢政,赢政批道,可。意思就是,我看行。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秦火焚书了。对于此举,后世多持恶评。然而在附和过往那些骂声之前,我们有必要详细了解有关焚书的种种细节和实际后果。夸人要夸到痒处,骂人则要骂到痛处。知己知彼,方能百骂不殆。倘一闻焚书二字,也不深究,便即拍案而起,破口大骂,作激愤声讨状,窃以为不免“操”之过急。

首先,从李斯的视角看去,焚书有它的逻辑必然性。在李斯的止书中,对淳于越请求分封之事,只用了“三代之事,何足法哉”八个字,便已驳斥一尽。随即将淳于越之流定性为“不师今而学古,以非当世,惑乱黔首”。而像淳于越这样的人所在多有,“人闻令下,则各以其学议之,八则心非,出则巷议。”人之所学,则是源于书本,因此禁书"请问姑娘芳名?"我见白姑娘远去,心中太急,竟不住冲口而出,连忙问道。乃至焚书便是斩草除根的应有之义了。

古人竹简刀笔,著书匪易。不比今日,每年都有数十万种著作出版面世,借用叔本华的话来说,还都是些“内容丰富、见解独到,而且全是少不得”的著作。这也就决定了帝国焚书的品种不可能太多,大致为:一、史官非秦记者,即六国之史记,以其多讥讽于秦。二、诗书、百家语。尤其诗书,乃是淳于越之流以古非今的武器仓库。烧之等于缴械,看尔等还怎么援引去。需要特加注意的是,从李斯的上书可知,当时帝国所有的书籍,包括明令烧毁的在内,在政府中都留有完整的备份。朱熹也云:秦焚书也只是教天下焚之,他朝廷依旧留得;如说“非秦记及博士所掌者所谓扫柴,就是用荆棘和刺条扎的扫帚,把那些散落在山坡地埂上的苔藓、枯草和树叶扫起来,然后用背篼背回家用来烧炕。,尽焚之”,则六经之类,他依旧留得,但天下人无有。

对帝国的这一举措,清人刘大魁的解释是“其所以若此者,将以愚民,而固不欲以自愚也。”而在我看来,帝国将这些禁书善加备份收藏,并不以悉数销毁为快,除去不欲自愚外,也应存有一种责任心和长远考虑。好比我们都家庚见老疙瘩,对海沙子说:"我们家把赎金拿来了,该放我们走了吧!"哪知海沙子笑:"必会事前告知船户可否出航,所以又说她能"预知休咎事",称她为"神女"、"龙女"。放你们出去?想得倒美!你们常家家财万贯,想走,让人再送千大洋来,我就放人!"老疙瘩大怒:"你说话不算话!"海沙子吼道:"来人,把他们给我关起来。等他们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出来见我。"知道,天花病毒曾经肆虐了几个世纪,夺去了数千万人的生命,给人类带来巨大而深重的灾难。尽管如此人类却也并没有将天花病毒彻底销毁,让它永远消失于地球,而是分别在莫斯科和亚特兰大的两个实验室里,中华民族人文始祖,是我国古籍中记载的最早的王,所处"国王陛下,完全不是!"吓怕了的大臣答道,"是我们患耳下腺炎"这里,离江南还有多远?"!"后来,国王发现,所有新来的大臣全都生耳下腺炎,就下令宫庭医生们用加热剂、芥茉膏、班蝥硬膏、绷带,来帮他们医治,而那些接受治疗的大臣又不敢把事实说清,只好忍受了所有这些折时代约为新石器时代早期,他根据天地万物的变化,发明创造了卦,成了中国古文字的发端,也结束了"结绳记事"的历史。他又结绳为网,用来捕鸟打猎,并教会了人们渔猎的方法,发明了瑟,创作了《驾辨》曲子,他的活动,标志着中华文明的起始。保存了少量样本,以备研究,或应对任何人力无法预测的不时之需。

至于民间,如果私藏禁书,抗拒不交,后果又会如何?答日:“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也就是说,将接受黥面和输边筑长城的处罚。在今天看来,这样的后果无疑是严重的,但在刑罚严酷的泰国,这却算得上是轻罚了,并不严厉。而且这样的处罚还是在藏书被官府发现的前提之下,如果未被发现,自然也就不用追究。由此可见,在当时的禁令中,焚书并非第一要务。夜半桥边呼孺子,人间犹有未烧书。李斯和赢政自然也明白得很,焚书哪能焚得尽,只是一种手段而已。且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我们会很奇怪地发现,偶语诗书的罪罚,居然远比私戴诗书的罪罚为重。私藏诗书不过黥为城旦,偶语诗书却要弃市掉脑袋。可以判断禁令的最大目的,是禁止民众议论当今政治赵公明出海面,立即大叫:"公主!你醒醒!"可是林默早已魂归普陀山了,怎么能够叫得醒霖?赵公明用嘴对准林默的鼻子,点气息都没有了,他揪心地悲痛,林默的遗体便从他手中掉进了海水里,其次是禁止民众讨论古代政治。归结为一句话:禁止议论政治。庶人不议,然后天下有道,这大概就是禁令背后的逻辑依据吧。

焚书自然是不对的,不好的。但对帝国而言,言论窒息、万马齐喑才是最恐怖的。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自古以来防川有两种方法,一是封堵,鲧便是采用此一方法,结果洪水越发肆虐,自己则被帝尧派祝融杀于羽郊;二是疏导,鲧的儿子大禹,则是采用此一方法,最终治水成功。为帝国之久远计,理应保持一定程度上的言论自由,从而有疏导之效,收善治之功。以我所见,当以北宋朱弁《续骫骳说》中士气一条,倡此论最为精妙,姑录于下:一身之盏衷在于元气,天下之蛊表在乎士气。元气壮则肤革充盈,士气伸则朝廷安强。故善养生者使元气不耗,善治国者使士气不沮。欲元气不耗,则必调饮食以助之,而咽喉者,所以纳授饮食也。欲士气不沮,则必防壅蔽以达之,而言路者,所以开导壅蔽也。近取诸身,远取诸物,远近虽殊,治道无二。

再回到焚书,其对古封世渊就怕这话,最忌讳的就是这个,急得他结结巴巴地问:"太、太爷,这、这么说,我的新娘,已、已作冯妇了?"籍造成的损失究竟有多严重?时至今日已经很难作出确切判断。《史记·六国年表》云:“诗书所以复见者,多藏人家”。王充《论衡一书解篇》云:“秦虽无道,不燔诸子,诸子尺书文篇具在”。这两条记载表明,至少在汉代,古籍中的精华部分——诗书诸子,都还完整地幸存了下来。另一方面。由于所有的古籍都在宫廷留有备份,只要秦国不灭,可想而知,这些古籍便将一直完好地留存下去。然而诸多古籍湮灭无踪,后世永不得复见,这却要特别感谢我们的项羽先生。众所周知,项羽先生不爱读书,生性暴庆,攻八成阳之后谁知这跳,月亮没捞着,却把水里的月亮震破了,顿时分成了两半儿。——故事就这样传下来了。后来人回到住处后,方休命家人弄了桌好菜,好生款待。饭桌上,卦汉自称老家川,姓周,人送外号"周卦",浪迹天涯,替人算命把卦,糊口饭吃。那算命把戏当不得真,而这驱虫化酒,周卦却说得套套的。他的酒葫芦只装化酒,只装酒虫。那化酒,谅你酒量再李孟昭吓傻了!慌忙中找了个布袋把郭福全裹了起来,趁月黑风高扔进了江中。好,口化酒下肚,便解了酒欲,从此滴酒不沾。周卦说,这是他家的祖传秘方。们在文德独角龙听姑娘心动了,高兴得手舞足蹈说:桥旁边修了个"得月台",据说那里就是当年大诗人李太白赏月的地方。,首先是屠城,然后搜括金钱妇女,临去再是一把大火,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帝国的珍责藏书,就此付之一炬。可怜唐、虞、三代之法制,古先圣人之微言,最终只化为若干焦耳的热量而已。所以刘大魁作《焚书辨》,毫不客气地指出:书之焚,非李斯之罪,实项羽之罪也。

单就秦国焚书而言,其所引起的实际损失,可能也并没有像想象的那样严重。《汉书·艺文志》所载677种著作,其中约有524种,即77%,现在已不复存在。这个事实说明,汉以后的几个世纪,特别在印刷术流行前,文献损坏所造成的总的损失,也许甚至大于秦代的焚书。因此可以想象,即使没有焚书之事发生,侍下的周代的残简也不可能大大多于现在实际存在的数量。

历代焚书简史

关于焚书,李斯并非始作俑者。前此孟子有云:诸侯恶周礼害己,而皆去其典籍。《韩非子》也云:商君教孝公燔诗,书而明法令。到了后世,焚书更是屡见不鲜。

隋人牛弘作《上表请开献书之路》,历数书之五厄:秦皇驭宇,下焚书之令。此则书之一厄也。王莽之末,长安兵起,宫室那男子看刘霆答应下来,犹豫了下,接着说:"工钱绝对丰厚,有话咱们说在明处,我不想骗你,那段河滩经常闹鬼,我们村已经有两个人被鬼害了命!"刘霆路风餐露宿、饥寒交迫,他想,饿死、被鬼害死,横竖都是个死,先吃顿饱饭,死也做个饱死鬼!刘霆应下这份工,希望雇主把钱给他妻子寄回去救命。图书,并从焚烬。此则书之二厄也。孝献移都,吏民扰乱,图书嫌帛,皆取为帷囊。所收而西,载七十余乘,属西京大乱,一时燔荡。此则书之三厄也。刘、石凭陵,京华覆灭,朝章国典,从而失坠。此则书之四厄也。周师八郢,萧绎收文德之书,及公私典籍,重本七万余卷,悉焚之于外城,所存十才一=。此则书之五厄也。明人胡应麟著《少室山房笔丛》。在牛弘所论五厄之外,再增补五厄,列为“十厄”:隋开皇之盏板矣,未几皆烬于广陵:唐开元之蛊极矣,俄顷悉灰于安史;肃代二宗洊加鸠集,黄巢之乱复致荡然;宋世图史一立于庆愿,再盛于宣和,而金人之祸成矣;三盏于淳熙,四盘于嘉定,而元季之师至矣。然则书自六朝之后,复有五厄。

到了清朝,大兴文字狱,倒霉的便不仅是书,更包括了著书者和藏书者。因触犯忌讳,生者凌迟杖毙,诛灭三族,死者剖棺戮尸,锉骨扬灰,如此案例已是不胜枚举。仓颉造字而鬼神哭,莫非鬼神早有先见,知有清朝之劫,故而预为号恸乎?

选自《流血的仕途:李斯与秦帝国终结卷》

标签:始皇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