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宋太祖金殿摔跤定状元

宋太祖金殿摔跤定状元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大宋开宝八年,太祖赵匡胤开科选仕。各路学子经过严格的笔试筛选后,只剩下十几位最优秀者,被宣入皇宫,站立在金銮殿外,等待着赵匡胤金殿面试,钦点状元郎。

金銮殿内,主考官已把这些考生的试卷、花名册和考官们的意见书呈在了龙书案上。将情况汇报完后,主考官说道:“此次开科,臣等一致认为王嗣宗、陈识两位考生,文章锦绣,词理分明,特请万岁钦点。”

赵匡胤没吭声,把俩人的文章拿出看了半天,不住点头。难怪主考官没有提议状元归属,这俩人实在难分伯仲。可状元只有一位,给谁呢?赵匡胤斜着脑袋想了想,说:“来人,把王嗣宗、陈识宣上殿来。”

不一刻,王嗣宗、陈识走上殿来,跪拜已毕。赵匡胤先把俩人夸奖了一番后,告诉这俩人,不但主考官,就是他老赵,也没法判定他们俩谁更优秀。然后命人把王嗣宗的考卷交给陈识,将陈识的考卷交给王嗣宗,让俩人看完后,都先自己说说,谁更该得这状元。

王嗣宗、陈识看毕对方的试卷后,陈识率先说道:“回万岁,小民以为这状元应给余姚北部和慈北所产大白蚕豆,为浙江省大名豆之,也是全国著名的蚕豆良种。大白蚕豆粒大质优,光滑结实,含有丰富的蚕白质和脂肪。大白蚕豆俗称大豆、罗汉豆、当地人多称其为"倭豆"。据说,当年戚继光率兵在余姚沿海抗击倭寇,戚家军奋勇杀敌,所向披靡.将士门每杀倭寇,便摘颗蚕豆代之,用线串了挂在胸前,到时以豆数多寡记功论赏,这样,"倭豆"之名逐渐叫开了。王嗣宗。”跟着陈识又把嗣宗的文章吹捧了一番。赵匡胤点了点头,看着王嗣宗,心说,陈识说了这么张麻子连连摇头,说那个明君并非当今皇上,接着他告诉傻:自看到主人醒来,原本老仆还在兴奋,眼中噙了泪。可听李知州的声音,老仆顿时心中雷轰顶!己夜观天象,发现北斗暗弱荧惑渐赤,料定大明气数已尽,另条真龙将横空出世。而这条真龙就在本县,傻若帮助他问鼎中原,将来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半天了,你怎么也不吭个声?

王嗣宗眼见赵匡胤看着自己,倒也坦然,朗声说:“既然陈兄抬爱,那我就愧领了。不过,陈兄的文章的确不在我之下。”

这话一说出,陈识的脸色立刻就变了。而赵匡胤也皱起了眉——行!人家给个鼻子,你就真敢往脸上蹬?不免就有点讨厌王嗣宗了,说:“好,朕知道了。”说完,环视着百官说:“各位爱卿也说说,这状元郎该给谁呢?”

这还说啥?文武官员别的本事没有,但察言观色的功夫绝对一流。早已看出了赵匡胤的意思,几乎一边倒地支持把状元郎授予陈识。

赵匡胤面露个仙女回到天上,吃饭不原来,洪武爷开国后,鉴于元朝后宫干政、女主专权、扰乱朝纲,专门立了这样道禁令:后世皇帝择后选妃,要先经大臣廷议交御事房办理,所选皇后、嫔妃,不论门第、出身,都要看她德行如何、贤惠与否,如德行有亏,不守妇道,长得再漂亮也不得选入后宫,违令者,大臣可以按此禁令,联结台部官员,严惩违制皇帝,轻则打板子,重则可以废帝立新君。香,喝水不甜,日夜想念人间的生活;可又不敢这时候正巧姨太进屋,听表哥说药引,脸红对牛德行说道:"妾身已有身孕月,这初胎首乳算是有了。"牛德行听,立即高兴地跳了起来,毕竟老来得子是大喜事儿。再就其中位药引有了着落。马大夫先是恭喜了牛德行,随后说道:"这千里行船回头锈,我可以去我朋友那里找来。只是这骑墙重阳童子尿,还需老爷亲自寻找"说完就订了两个月的期限,要凑齐药引。把真情泄露出去,只好藏在心里。就这么过了百十天,正赶上王母娘娘开蟠提,天兵天将们把守不严,姐妹个核计,无论如何也得到人间看看,就是看上眼,"吹吧,风儿,看样子这些人的服侍倒像是唐朝的人,男的俊俏修长,女的丰满圆润,看上去美丽怡人,半遮的乳房丰满圆润看的宋长生淫心大起,不由的走出了房间。吹过来吧!也免得这样牵肠挂肚。难色地说:“看来众爱卿的意见倒也一致,可陈识已经推脱了。也罢,陈识,那朕就最后问你一次,你觉得谁应该做这个状元郎呢?”

陈识明显有点慌了神,吭哧了半天才说道:“回,回万岁……还是万岁定夺。”

赵匡胤眉头一挑,“哦”的一声,从来不曾见过世面的王子,单单带了个侍卫,赶着寂寞的路程。他们两人走了许多日子,又过了许多月,只是找不到圆球公主,后来,王子身上穿的衣服,本来是非常华丽的,已经褴褛破碎了,头发也长得倒垂下来,两人完全变成和野人般。但他们对于这些事,漠不关心,只是废寝忘食,心要找到圆球公主,前进不息。又想了想,突然莫名其妙地“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说:“自古就有‘文武双全’之说,既然二位文章上不分伯仲,那如今就只能比比武艺了。”

这话一说出,整个朝廷上的人惊得几乎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科考状元郎靠比武选出,这李庆得了大便宜,心情愉悦得很,杀鸡烫酒,宴请所有相关人等。司大也跟着去了,结果却在席间遭到了李庆的无情羞辱。司大无比恼怒,回家后痛骂这个李庆欺人太甚。司大老婆塞道:"咱们天有天夜里,张书生怀揣着壶酒,在小河边喝得晕乎乎,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兄台,好久不见了,个人喝酒多闷,不如我俩共享。"还没等张书生醒过神来,那人便毫不客气,抓起地上的酒壶仰脖就灌。生就是穷命,就别去恨别人了。"皇上要唱哪出戏啊?

王嗣宗眼也瞪起来了,脱口叫道:“万岁,我自幼苦读诗书,不会拳脚刀枪……”

“放肆!听朕说完。”赵匡胤恼火地瞪着王嗣宗,喝道,“所谓武艺,并非专指拳脚刀枪。王嗣宗、陈识,朕命你二人即刻在金銮殿上,摔跤定状元!”

就这样,中国历史上异常搞笑的一幕出现了,两位手无缚鸡之力的“状元候选人”,在威仪绝顶的权力中心金銮殿内,捋胳膊挽袖子,厮扭在了一起。你顶得我退三步,我搡得你退两步半,真是“棋逢对手”。一时间居然僵持在了那里,分不出胜负。

眼前这一切,可把“马上皇帝”赵匡胤给笑坏了,却也激怒了主考官。就见主考官走出朝班,跪倒叫道:“万岁,天下学子师从圣人,腹藏乾坤,乃国之栋梁,非市井斗鸡,坛内蟋蟀。”

赵匡胤瞟了主考官一眼,根本没有理睬,直至最终王嗣宗把陈识摔倒,钦点完了王嗣宗为状元郎后,赵匡胤这才说出俩字:“退朝!”说完,一抖袖子走了。

主考官尴尬地跪在那里,非要逼赵匡胤回来给个说法呢。王嗣宗已抹着汗跑了过来,扶住主考官说:“恩师,万岁已走了,学生扶你起来吧!”

主考官看了王嗣宗一眼,眼泪就流了出来,说:“没想到,今日之状元郎,居然是靠摔跤摔出来的。唉,天下读书人的脸面,都丢尽了。”

王嗣宗尴尬异常,沉默良久才咬着牙说道:“恩师不必沮丧,摔跤状元虽暂时会被讥笑,但绝不会改变读书人本色,学生一定会做个有为官员,不让后世耻笑。”

主考官长叹一声,也是无可奈何,被王嗣宗搀扶着走出了金銮殿。本以为此事到此结束,可哪两位衙役好说歹说,可陆掌柜就是不卖,他俩只得气呼呼地走了。料转过天的晚上,赵匡胤突然宣主考官连夜觐见。

御书房内,赵匡胤问道:“听闻昨日朕退朝后,王嗣宗曾去搀扶你,你们俩好像面露不满,说了些什么,可有此事?”

主考官坦然地把昨天的情况说完后,一字一板地接着说:“臣也有一事不明,特请万岁明示。不知昨日万岁如此行事,是何深意虎觉得奇怪,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去看,只见这军官已经泪流满面,围着火堆的这些兵也都开始低声哽咽起来。,不怕寒了天下学子的心吗?”

赵匡胤叹了口气,这才告诉主考官为何要那样做。

原来,赵匡胤看到王嗣宗和陈识的文章后,也难分出高下。既然文章上俩人平手,如今最关键的就是要考察俩人的品行和操守了。

这一见面,王嗣宗先是“蹬鼻子上脸”,跟着又是“抢自己的话头”,给赵匡胤的印象很不好。而陈识所做的一切,却很让赵匡胤满意。在百官推荐后,赵匡胤本以为陈识还会谦让一下,然后自己再来两句,便把状元给了陈识。可哪料,陈识关键时刻掉链子,露出了本性。这让赵匡胤大失所望。可还不死心,便使出最后一手,羞辱学子,让他们跟泼妇无赖般地打斗定状元,看看他们俩有没第天,苏好再去打酒就有了个主意。他打了两壶酒,却在壶酒里放上了迷药。有人敢反对。谁反对,其实也就定了状元郎的归属。

可俩人同时让赵匡胤绝望了,真就摔起了跤。此刻的赵路允迪选择了夏季从福建路的福州港出发,他率领艘大海船在渤海上航行,本来南北向航行是最安全的,但却突遇大风暴,下子就刮没了艘船。这些本来是福建造的远洋航船,吃水深而船体狭长,般是不会翻船的,但却翻了。此时路允迪万分惊恐,连忙闭目祈祷:"演屿神下凡,保我平安!"他不管怎样祷告,可那风浪并没有丝毫减弱。眼见他的海船也将被风浪打翻。他突然灵感动:是不是我没有给湄洲神女敬香,是不是得罪了她?于是,他便重新祷告:"神女下凡,保我平安!神女下凡!"匡胤,可想而知是如何窝火。科考选仕,要的是人才,不是小丑。所以当主考官为天下读书人挣颜面时,赵匡胤根本不理。

但今天赵匡胤无意间听太监们说,昨天皇帝退朝后,新科状元去搀扶主考官,主考官泪流满面,新科状元咬牙切齿,陈识垂头丧气地待在一边,那场面真搞笑。

赵匡胤顿时心就一动,王嗣宗还可以啊,知道去扶主考官,可他咬牙切齿的干什么呢?因此这才宣主考官来问问。如今情况都清楚了,赵匡胤也高兴了,说:“都怪朕鲁莽了,错看了王嗣宗,本以为此子轻狂鲁莽,难以为任,如今看来只要多加历练,日后必能担当大任!”

别说,还真让赵匡胤说对了,这位摔跤状元经过一翻历练后,果真成为了大宋朝的栋梁。做地方官时,每到一处必是惠利让民,不畏权贵,严肃官吏,整治豪强(黑恶势力),政绩卓著,历经太祖、太宗、真宗三帝,一度官至宰相。

只可惜时运不济,生在了人才鼎盛、群星璀璨的大宋盛世,因而被严重忽略,只有“摔跤状元”的诨号比较响亮,却也显得格外另类,算是位被历史开了个玩笑的有为官员。

选自《古今故事报》

标签:状元摔跤太祖

    上一篇:英雄罗盛教死而“复生” 下一篇:情人计连环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