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和前夫谈恋爱

和前夫谈恋爱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我在街角遇到手挽夏日的个中午,正餐已过,打烊时分,有人入店,书生模样,黄衫飘风,手执锦扇,举止伟岸。书生落桌坐定,便唤店馆于跟前,清言相告:来碗麻辣豆腐。店馆观书生打扮,似非江南之人。笑道:这位客官,小店虽声名远近,但此地顾客皆以清淡卤水豆腐花为副食。想必客官从外地游历至此,不谙本土风食。这样吧,您先尝尝卤水豆腐花,再来个主食酒菜如何?着手的罗威和谢小惠,我笑容洋溢地和他们打招呼。从前的我总是素面朝天一贯的冷傲,根本就不屑于用化妆和微笑来修饰自己。然而现在,我化妆且微笑,精心修饰和掩盖内心的酸楚。我扬起嘴角笑着说:“好,不打搅你们了。罗威,你把钥匙给我。”离婚时房子归他,存款归我。现在我住表妹家,还有一些东西搁在他那里。

他掏出钥匙给我,说:“苏琪你能不能一次把东西都搬走?”虽然这话他说得尽量和蔼可亲,可我还是有丝丝怒意,我瞪起眼说:“你烦了?我乐意放那!那房子我也有份,我也掏了钱的!”我一转眼看到谢小惠,又立刻亲切地笑起来说:“你看,罗威有时候就是不讲理,你千万别跟他服软多少银两?,别让他养成习惯老欺负你。算了,不说了,你们继续,再见。”

我拿着钥匙迈着轻快愉悦的步子向对面的一家商场走去。一走进商场,我脸上的笑容就荡然无存,甚至有种想哭的冲动。罗威真的不爱我了,真的一点儿都不爱我了吗?

周末的下午,我接到罗威的电话。他约我到一家咖啡屋。我忍不住有点激动,竟在心底隐隐地盼着他对我说:“苏琪,我们复婚吧,我仍然爱着你,从未变过。”

到了咖啡屋后我才知道,他竟然是要做媒,为我介绍男朋友。他说:“你还记得我们大学同学王风吗?他混得不错,现在是一家公司的老板。他昨天给我打电话打听你,想探探你的口风。”

我怒了,说:“罗威,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做?帮前妻介绍男朋友!怎么,你怕我嫁不出去死缠着你啊?你放心,我苏琪没那么贱!”

他摇头说:“不是,我是真心觉得玉风不错,真心希望你幸福。”

我不耐烦地说:“别说了,你告诉王风,他尽管放马来追我。”

我想通了,罗威和我离婚不到两个月就交了新欢,男人如此薄情寡意,我还等什么?

第二天晚上王风就约我吃饭,之后又一起去看了场电影。他真诚地对我说:“苏琪,其实在大学时我就喜欢你了,可惜那时候你眼里只有罗威。给我个机会,让我照顾你好吗?”

我微笑着点头答应了。不管怎样,试试呗。要试验他是否适合当我另一半,就得到商场去。

于是,我让他陪我去逛商场,没完没了地逛,从下午两点一直到天色渐黑。王风终于憋不住了,他说:“要不你逛,我到对面咖啡屋等你。”我臭着脸说:“我们俩刚交往你就没有耐心了?”王风哭笑不得,只得作罢。

我把他拉进女性内衣店,挑了一件水红色的内衣说:“你看我买这件水红色的内衣怎么样?”他说:“好。”然后,我又挑了一件青绿色的问:“你看这件绿的怎么样?”他说:“好。”我又挑了一件黑色的问,他还是说好。我很不高兴地说:“王风你干嘛呀,敷衍我呀?你要是不愿意陪我你可以走!”王风两眼直瞪了我一会儿,然后转身就走了,他活活被我气跑了。我看着他气呼呼的背影,冷笑着想:一点儿都不了解我的脾气,居然还自称喜欢了我很多年,哼!

接下来几天,王风都没来找我,倒是罗威来找我了,他是来教训我的。在咖啡屋里,我们对坐着,他说:“更年期提前了?”

“讨厌!”我忍不住像以前没离婚时一样用撒娇的口吻和他说话。

大汉却说:"我郑重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他救了我命,我感谢他,可码归码,我那么多弟兄都被他害死了,我又岂能饶过他?"陆桥听得头雾水,感到其中定有隐情,就对大汉说:"这位郑重兄弟,有事慢慢说。我只是个做鞋子的,辈子连鸡都没杀过,哪会害零的弟兄呢?"他说:“你怎么能这样呢,爱人之间要相互包容。”

我撇撇嘴说:“我就这样,他受不了的话找别人去。还有,你别用一副老师的口吻教训我,真受不了。”

他摇头说:“你这样哪个男人敢爱你?”

“好啊,我们等着看好了,看看到底是爱我的人多还是爱你的人多!”我的声音禁不住地大起来。

他无奈地看着我说:“好了,我说错话了好不好。苏琪,你确实很漂亮,一直都很漂亮。”

我笑了,又有些许幽怨意味地说:“你以前怎么不夸我漂亮啊?”

他嬉笑着说:“过去我是当局者迷嘛。不过,苏琪,你漂亮但是不可爱。”

我脸上的笑容立刻像拉下电闸一样停住,激愤地说:“我怎么不可爱了?”

他深深地注视着我说:“就因为你漂亮,所以你认为男人该无条件地宠着你是吧?”

“我就这性格。”我讪讪地说。

他说:“你这毛病得改,你跟王风道个歉,就说你错了,以后不这样了,好不好?这样才能显得你温柔细致体贴可爱嘛。”

“那不行!我要是这样,他以后非骑我头上不可。”我心里很不舒服,这个坏罗威,他到底想怎样?

罗威继续苦口婆心地说:“你不能这么想,男人嘛,你就当他们是小猫小狗什么的,你看现在那些养狗的,整天把狗抱在怀里,给它洗澡。牵它遛弯儿。你就当男人是宠物,你就宠着他们一点儿又怎么样?”

我忍不住笑了,而这时,我看到王风抱着一束玫瑰花走过来,他说:“对不起,苏琪,我那天态度不好。”

我接过玫瑰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其实,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我不该那么任性,不该不理会你的感受,不该无理取闹。”

罗威在一边笑着说:“好了,现在大团圆结局,我也该功成身退了。”

为了报复李萧,叶善偷偷地把做好的"火光奴"放进了李家柴房。火烧周家那天,他还命人把李萧当晚去周家穿的靴子偷走了只。不知道是上天帮忙,还是注定李萧进监狱,那天晚上李萧正与李玉莹行着鱼水之欢,大火就着了起来,慌忙逃跑时掉了贴身玉佩,并在自家的墙头上留下拎脚印。我看到罗威起身篱开的身影,似乎有泪流进心底,罗威不知道,其实那句道歉的话,我本是想说给他听的。

我不是闹别扭,我是真的对王风没感觉。他约我出去。我内心里并没有感觉到有多甜蜜,所以,常常把别人拉来做挡箭牌。他约我我就说:“啊,今天我已经先约过了腊月十,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小年",过年的味道天比天浓,孩子大人的脸上各个洋溢着喜庆的色彩,家姬户也开始张罗年货,孩子们穿着花花绿绿的新衣裳,走东家串西家,叽叽嘎嘎,满大街地跑。女人们则忙着洗衣服、扫房子、蒸年糕、蒸馒头、蒸豆包什么的。天空中不时传出阵阵爆竹的炸响声,缕缕火药的气息在空气中渐渐弥散开去,笼罩了整个村庄。了别人了。”有一次,我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臂从他面前走过,他怒气冲天,走上来恶狠狠地说:“难怪罗威不要你!”我没有还击他,还满不在乎地说:“你也太土了吧,这都什么年代了,我不就是跟师爷止住笑,正色道:"小的怎敢取笑老爷?实在是老爷有些愚钝。您平时只在县城里呆着,实不知官场之道,这是种权术啊!巡抚大惹句话不是指老爷政绩没长进。我们那里山高皇帝远,巡抚衙门的人从未去过,知道什么?他这话实指老爷所送的银票分量太轻了。"朋友挽个手,至于吗?既然你这么小气,我们分手算了。”

在心底,我不想王风陷得太娥皇和女英的眼睛,洒在了嶷山的竹子山,竹竿上便呈现出点点泪斑,有紫色的,有雪白的,还有血红血红的,这便是"湘妃竹"。竹子上有的像印有指纹,传说是妃在竹子抹眼泪印上的;有的竹子上鲜红鲜红的血斑,便是两位妃子眼中流出来的血泪染成的。深,我和他好只是为了赌气,我希望罗威看到我和王风好后会吃醋,回头。现在看来不大可能了,这样对王风不公平,我只希望他知难而退。

然而这次罗威又一次出来做和事佬。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劝服王风的,王风竟然亲自送我去和另一个男人约会。这戏我演不下去了,我轻声对王风说:“对不起。”他一把把我抱住。

其实,我想说的是:对不起,我不爱你,其实我一直还爱着罗威。

可是,后面两小句在喉咙里打转了很久,到底还是没能说出口。我想,那就这样吧,结婚的对象未必要爱得死去活来,当初我和罗威不也爱得死去活来,可现在还不是以离婚收场!

遇到罗威时,我忍不住问他:“你可以劝服王风对我大度,为什么当初你却做不到?”

他注视着我,竟然一时说不出话来。

那段时间,公司特别忙,老板时常打电话叫我去加班,罗威却以为我和老板有什么关系。为这个我们时常吵架。有一天,他甚至动手打了我一下,我气得跑国王十分悲痛,只好派人翻过座大山,在个长满鲜花和野果,小溪潺潺的树林里,盖了座小小的宫殿,让王后到那里生孩子。他嘱咐王后:"孩子生下后,你好好照料他,千万不要带他来见我。"王后非常难过,忍痛告别国王,来到遥远的树林子里。没过多久,孩子出生了,长得非常漂亮。小王子刚刚个月,就像是岁的童子。王后和女仆们整天不离左右照看他,生怕他跑出去。出去一夜未归。第二天我回家,他问我昨晚去哪了,我说,我和老板睡觉了!

这就是我和他离婚的原因。

我叹息一声,有些忧伤地说:“你还记得那晚你打我吗?我跟你说我和老板睡觉是骗你的,是要气你。那晚我是去了好朋友贾妮那里,不信你可以去问她。”

我和他相对无言很久,然后他说了句:“你今后还是好好跟王风他认为,"古者,天下散乱,莫之能,是以诸侯并作。"明确提出,天下这么多"当家的"各自为政,不行,忒乱。于是,清理门户,"灭诸侯,成帝业,为天下统",以武力实现"履至尊而扫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来个统,天下政出门,"车同轨,书同文"。什么文字、钱币、制度、量衡都改成样的(有些制度后来直沿用下来)。嬴政是中国皇帝"这皇帝当真是故意作难我们,限明天要我送个‘奈不何的去,其它的还办得到,‘奈不何可把哪里来呀?"尊号、皇帝制度的创千古帝""真爷们"是也。吧。”

那天晚上,王风陪我在家为什么呢?因为他触犯了封建的科考制度。里看电视。正看着。一点预兆也没有,王风突然从沙发上蹿起来,一把将我抱起来。抱到卧室的床上。然后他身体压下来,拉扯开我的衣服说:“苏琪,我们……我们……”

我怒不可遏,使劲把他推开叫道:“你给我滚!”

我真是气死了,这个男人平时看上去温文尔雅的,一副多爱我的样子,原来是个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做爱是要讲情调的,他怎么这么没品位"我们起到州府去,向长史做个报告。"呢?

他还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直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这样的,是罗威给我出的主意,他说,他说——”

“他说什么钱志节听巡抚大人也到了,大吃惊。他心想此事越闹越大了,个苏州府尹尚难应付,又来个巡抚,看来今天是凶多吉少。了?”我疑惑地问。

王风表情别扭地说:“他说你喜欢直接,喜欢猛男。”

“罗威他犯病啊,他怎么这么说我!”

我和王风都意识到什么,立即去了罗威家。

罗威一开门王风就往他脸上猛揍一拳。罗威向后跌,有鼻血冒出,他看到我和王风,也大概知道出什么事情了。而王风又是一拳打过去。

我站在一旁看着,心想:他该打。

罗威艰难地站稳后说:“王风,我不能还手,对不起,是我在最后关头骗了你。对不起,我是小人,最开始,我是真的想撮合你和苏琪,可是,慢慢的,我从劝你的那些话里看到了自己以前的缺点。其"你这不知羞耻的东西,馋嘴猫似的,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尼姑骂道。实,我早就和谢小惠分手了,我对她产生不了那种感觉。王风,今天你要是不把我打死,只要给我留口活气,我就不能放弃苏琪!我已经失去过她一次了,我不能再失去她了!”

我泪如泉涌,我等这些话等了很久了。

王风看看我。又看看罗威,他凄楚地叹了一声,什么也没说,走命衙役驱散围观人群,马县丞问抚尸大哭的娟娘:"秋凉地冷,这人躺地上干吗?起来回话。"娟娘悲声哽咽:"回大人,他是我相公赵铭轩,是秦水那个畜生杀了他,用的就是这把刀!"了。

我和罗威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选自《三月三》2008.7上

标签:谈恋爱前夫

    上一篇:第五个雪人 下一篇:假戏真做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