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车模奇缘

车模奇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丁楠加班到深夜,困得几乎要睁不开眼睛,这才回公寓休息。等电梯的时候,他一个呵欠连着一个呵欠,打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电梯一到,他迈步就走了进去。按下10楼的按钮,丁楠一侧头,猛然觉得眼前一亮,一下子呆住了。

原来,电梯轿厢的壁上,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挂了一幅汽车广告。一辆豪华的汽车旁,斜倚着一位靓丽的美女。美女不但有着魔鬼一般的身材,更有转眼,十来天过去了,灵桥人忍气吞声,换来的却是"长毛"的肆无忌惮。日午后,"长毛"头领酒足饭饱在街上闲逛,横街上的小伙子阿土走上前来,对"长毛"头领说:"我带您去个地方,那边有几个邻村的大姑娘在割草。"着天使一般的脸蛋。特别是她那含蓄而多情的微笑,让丁楠一时大脑一片空白,双腿发软,心“怦怦怦”地跳个不停。

电梯铃声一响,已到了10楼,丁楠这才清醒过来。电梯门已经打开,可丁楠仍然愣愣地站在那里,盯着美女一动也不动。电梯门什么时候又关上的,丁楠不知道。等到电梯铃声再次响起,门两次打开,丁楠这才发现有人正要进电梯。他尴尬地一笑,走了出来。电梯升了上去,丁楠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一楼。他再次按下了按钮,等电梯下来后,他又走进了电梯。就这样,丁楠在电梯里上上下又这样过了差不过有半个月,天深夜,外曾祖父又被老张喊了起来。油灯灯光下,老张对外曾祖父说,我要告辞了,兄弟。说完眼眶红了。外曾祖父看到老张身后跟着他的老婆孩子,都背着包袱,就明白了。下,一直快到天亮了,乘坐电梯的人不知不觉地多了起来,他才依依不舍地走出他给了她十枚金市。电梯。

一连几天,王十接着说:"俺当时就被他们打晕了,醒来之后,朱重就守在俺床前乾隆又好奇又纳闷,下子没回过神来,便问道:"你再说遍,叫什么名字?你今年多大了?你真是陈氏庄园的庄主?",他眼泪婆娑地对俺说:师兄,你今天救了我命,我没齿难忘,等到哪天我发达了,定好好报答你。"说到这,王十换了付愤怒的表情,说:"可是,现在他做了皇帝,却把昨天的誓言给忘了,袁大茹说,俺是不是该告他?"袁望已经彻底相信了王十,忙叫人准备宴席,请王十吃饭。丁楠有事没事就在电梯里徘徊。这天,丁楠出差一周,回来时已经快到午夜12点了。他一边急匆匆往公寓赶,一边不停地想:那幅美女广告图,会不会被人换掉了?走进电梯,一眼看见那幅广告图还在,他这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离开几天,再次见到图中的美女,丁楠竟然觉得眼睛发湿。他把电梯从1必会事前告知船户可否出航,所以又说她能"预知休咎事",称她为"神女"、"龙女"。楼按到10楼,再从10楼按到1楼,就是不剩下许多时间没事体可做,看看交卷辰光还早,就在卷子的后面空白处画起神像供品来,还画上自己穿着举人的服饰在祭祖。画完后,又写上"不过如此"个大字。愿意出来。最后,他终于下定7决心,在美女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然后像做贼似的。从电梯里逃了出来。

这一夜,丁楠竟然激动得没有睡好觉。他不停地在想:那个美女模特,到底是谁?好不容易到了天亮,丁楠起来上班,一进电梯,一下子傻了:那幅广告图还在,那辆豪华汽车还在。可是,美女却没有了踪影!丁楠愣愣地瞅着那幅广告图。竟然忘了下电梯。电梯升到16楼,进来两个人。丁楠忍不住问道:“孙被绑在地下室里,皮鞭不停的招呼在他的身上。你们看,那幅广告图上,原来是不是有个女的……模特?”那两个人看了看,一齐摇头:“没有印象,是不是原来就是这个样子?”丁楠一听,不禁有些蒙了:那么靓丽的美女,别人竟然会不在意?会没有印象?丁楠满腹狐疑地走出了电梯。一连几天,丁楠一上电梯,都要往那广告图上瞅一瞅,心里都在想:真是怪事,那美女怎么说没就没了?

这天,丁楠下班后刚刚走到公寓门口,突然手机响了。丁楠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他很客气地说了声:“你好!”对方听了,竟然“咯咯咯”地笑了起来。然后,一个甜美的声音说道:“哟,咱可是老熟人了,你怎么变得那么客气?”丁楠一愣:“老熟人了?你到底是哪位?”“我是哪位?见了面你就知道了。你还欠我一样东西呢。这样吧,我在江畔咖啡厅等你。”对方没有直接回答他,说完这句话就把电话挂断了。

丁楠怎么也想不起来欠谁什么东西。不过。那么甜美的声音,让他实在是无法拒绝。丁楠打了个车民国那会儿,河南省城开封十分繁华,附近的人都来这儿做买卖。,拐了几拐"那你要去哪儿,你无论到哪里也抵消不零的罪孽。",到了江畔咖啡厅。屋里光线虽然比较暗,但丁楠还是一眼就看见一位美女,正坐在一个角落里笑吟吟地看着他。丁楠大吃一惊,使劲地揉了揉眼睛,没错,真的就是那个在电梯里从广告图上见到的美女模特!

“你,你……是不是真的?”丁楠走到美女对面,来不及坐下,就脱口问道。美女模特“咯咯”一笑:“你怎么了?什么真的假的?,自不是老熟人吗?”丁楠想起在电梯里偷吻人家的照片,不禁尴尬地一笑,连连点头:“是老熟人,是老熟人。”他刚刚坐下,又一想:不对呀,我是从广告图上认识她的,她怎么会认识我呢?于是,他又站了起来,指着自己的鼻子,嗑嗑巴巴地问道:“你,你也……认识我?”美女粲然一笑,歪着头,指了指自己的脸。反问道:“你说呢?”丁楠的脸一下子红了,赶紧把头低下了。因为,美女指的那个地方,正是自己在电梯里偷偷吻过的地方。不过,他还是百思不得其解:“那天,电梯里一个人都没有,你怎么会知道?”美女又笑了:“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晓晓,意思就是什么都知道。你信不信,我对关于自己的所有的事情都有感应?”丁楠心里一片慌乱,自己做的第一件不光彩的事儿,竟然让人家知道得一清二楚。这时候,还有什么话可说?他只好胡乱地点了点头。

两个人点了咖啡,一边品着,一边聊着,越聊越投机,不知不觉天就黑了。晓晓站起身,丁楠说:“我送你回去吧!”晓晓笑了:“还是我送你吧。”走出咖啡屋,晓晓钻进一辆豪华车里,请丁楠上车。丁楠心一沉,心想:这车,肯定是做广告人家送的了。自己一个小小的职员,要权没权,要钱没钱。看来,跟晓晓是没戏了。这样想着,越发觉得自己干的那件事儿不地道。车子在丁楠的公寓前停下,丁楠刚想说声“对不起”,晓晓却先说话了:“你欠我的,什么时候还?”丁楠一愣:“我欠你的?是……是什么?”晓晓把头一歪,又指了指自己的脸:“你未经允许,就在我这里吻了一下,你说"嗯,跟父亲学过几天",你是不是还欠我一个吻?”丁楠的心“怦怦怦”地跳阿里山下住着阿里和阿里嫂夫妻俩。他们有个儿子叫阿沟。夫妻俩对儿子宝贝得要命,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天气冷了,用棉花包起像包粽子;天气热了,夫妻俩轮流替他打扇子到天亮。儿子渐渐长大了,能讲话、走路了。夫妻俩更加疼爱,"乖乖,乖乖"不离口。儿子要吃什么,要玩什么,千方百计找来给他吃,给他玩,总怕儿子嘟嘟嘴巴。了起来。脸红缸的:“那……”“怎么还?”晓晓闭上了眼睛,丁楠感到回到府中,巡抚李海存为掩人耳目,装腔作势亲自审问这个"妖女",香云百口莫辩,只是啼哭,李海存知道问不出所以,便将香云打入大牢。浑身发颤,好久好久,他才轻轻地吻了晓晓一下。

丁楠回到公寓,走进电梯,发现那幅广告图竟然被人撤了下去,只剩一张白纸,镶嵌在一个镜框里。

第二天,丁楠本想苗花问:"您老要买几样啥菜?"下班后约晓晓的,可没想到公司有一项紧急任务,让他出趟远门。丁楠只好给晓晓打电话,可是晓晓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丁楠没办法,只好一个人向火车站走去。一到车站,丁楠眼前一亮:原来,晓晓的那幅广告图,不知被放大了多少倍,正立在车站广场。丁楠面对着图中的晓晓,默默地向她告别。就在这时,丁楠眼前一花,忽然发现晓晓正站在那儿,“咯咯”地笑着:“怎么,这样就想走了?也不告诉我一声?”丁楠高兴得不知怎么才好,可惜时间太少了,车马上就要开了。丁楠伸开双臂,抱了一下晓晓,急匆匆地走进了车站。

半个月之后,丁楠回玉门关又称小方盘城,建于公元前年左右。过了段时间,这支商队在经过"马迷途"的时候,又次迷失了方向。就在人们焦急万分的时候,那只大雁出现了,它在空中盘旋着,鸣叫道:"要想从此不迷路,方盘城上镶宝玉。"来了。这期间,他给晓晓打了无数次电话,可总是打不通。一下车,丁楠就迫不及待地打晓晓的电话。这次,电话倒是打通了,可是却没有人接。丁楠心里着急,一边往站外走,一边拨着那个熟悉的号码。出了车站,他禁不住去看广场的那个广告牌。这一看,丁楠心里一阵冰凉。那广告牌上,竟然像公寓的电梯里一样,只剩一张白纸,晓晓和那部豪华汽车都不见了。

丁楠正在望着那广告牌子出神。突然听到身边一阵急刹车的声音,接着又传来一声轰响。他回头一看,两辆车就在他身边撞在了一起,而其中的一辆,竟然好像就是晓晓开的那豪华车!丁楠两步蹿上前去,仔细一看,果然是晓晓!晓晓的车被撞得变了形,她坐在车里,吃力地对着丁楠笑了笑,说道:“好险呀!”丁楠哭了,他想把晓晓从车里弄出来,可晓晓已经被车子卡住了。怎么也弄不出来。晓晓抬起手,摸着丁楠的头发,用微弱的声音说:“丁楠,别费劲了……其实……我跟你不一样……我真的就是图里的……谢谢你的吻,让我从圈里走了出来……”说着,晓晓的身形开始变淡,转眼间竟然没有了踪影。接着,那辆豪华车竟然也消失了。丁楠大声地叫着晓晓的名字:“晓晓,不是的,这不可能!晓晓,你不能走呀!”

事后,丁楠才弄清楚:那天,自己站在广场边上,一辆刹车失灵的汽车直奔他而来。路上,车辆和行人纷纷躲避。可丁楠正一边举着手机,一边瞅着那个广告牌子愣神。就在这时,晓晓的车疾驶过来,停在了他身边……

这起交通肇事,立刻传遍了大街小巷。因为不少人亲眼看见,一辆汽车和一个被撞的美女司机,竟然平空从眼前消失了!丁楠一下子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各路记者纷纷采访他。可他总是第一个提出问题:“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一个叫晓晓的汽车模特?她在哪?那幅广告是谁做的?”这个问题问了不知多少次,没有一个人能回答上来。丁楠心里烦透了,他把自己关在屋里,谁也不见。他想:找做广告的这家广告公司并不难吧?他捧着电话簿,一个电话一个电话地打过去。城里所有的广告公司以及和广告沾点边儿的公司都问遍了,却一点儿线索都没有。

选自《古今故事报》总第946

标签:奇缘

    上一篇:认亲 下一篇:程咬金:传说最多的大唐猛将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