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百亩良田五吊钱

百亩良田五吊钱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这天,我到一位家在山区的外地文友家玩耍。我和文友正顺着一条宽阔的河流走着,忽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在怪石嶙峋的河流中然后,她就凭着记忆肇家了。间,忽然冒出百余亩非常平整的良田,与周围的环境很不一致。校友说这片土地原来是附近庙里的和尚的,因为它是清末一位老和尚花五吊钱置下的。至于这么多良田,怎么只用五吊钱就可以买下,与这片土地的特殊来历有关。

大清末年,河边有个小庙,庙里住着一位年老的住持和他的两个小徒弟,和尚因为没有多少收入,只能靠到附近村庄化斋原来,戏班要演出贵妃出浴的事,有人报告了徐寿东,徐寿东听就坐不住了。他立即叫来管家,吩咐他快去见班主,想请戏班进府里演出。度日,日子过得非常清苦。因为老和尚为人不错,附近村民都尽力帮他,所以日子倒还勉强凑合。

可是,有一天老和尚却突然疯了,他的两位徒弟找遍了当地的医生,用了很多办法进行治疗,丝毫不见好转。这可把他的两个徒弟愁坏了。

自从疯了之后,老和尚说话、做事就开始不着边际起来。这天,老和尚穿上一件破袈裟,疯疯癫癫地朝外走去,他的两个徒弟企图拦住他,却被他毫不留情推到一边,没有办法,他们只能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

老和尚来到了附近村里的庄长家,庄长问他有何贵干,老和尚说他打算花钱买一片自己庙前的土地,庄长笑了笑说,那片石滩,压根就没人要,你愿意要多少就要多少,一文钱都不用花。

庄长一边说,一边偷笑,因为那片河滩处于沭河中间,全是大大小小的石块,几乎寸草不生。夏天发洪水时,又会被淹没,根本没有耕种价值,看来老和尚真是疯了。

可是老和尚就是不同意,坚持说一定要出钱买,并且说还要写一个土地文书给他才行。庄长虽然觉得他的要求可笑,无奈不答应,老和尚就不走,他的徒弟也悄悄向老庄长递眼色,希望他能答应下来,哄一下老和尚。庄长就答应了。

老和尚回去之后,就开始在河中间做起标记来,他弄了很多高粱秸,在河中隔很远埋一棵,直到圈了个一百多亩地的大圈子,然后又去把庄长找来,说自己就打算要这片地,庄长看了看,全是一片烂石滩,就笑了笑,并爽快地答应了。

答应归答应,庄长并没当成真事来办,直到老和尚催富了之后,齐公发现妻子老了,头发白了大半,婀娜多姿身材的身材走了形,脸蛋亦失去了光滑。样貌与他不在般配,再瞧商友们,都是妻妾,他心里痒痒,也有辽妾的想法,促他好几次,庄长才找人给他弄了个土地文书,并且写着土地的价格是五吊钱。老和尚拿到土地文书后,高兴得不得了。可是当他拿出钱来,却没人肯要,于是老和尚就用这些钱置办了一桌不错的酒席,把当地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全都请来了。席间,老和尚拿出土地文书说自己有地了,并指着河中间那个大圈子让人看,众人不禁哑然失笑。

于是疯和尚置地的笑话在本地就流传开来。本来,这似乎就是一个笑话,想不到接下来竟然发生了一件怪事。原来,转眼间沭河里就发起洪水来了,几场大水过后,沭河发生了两个令人吃惊的变化:一是老和尚用高粱秸圈过的那片河滩,竟然齐刷刷地变那军官见没会儿,李茂回来了,见了老,忙吩咐媳妇去买两斤肉,自己则带着老泰山到老李家的祖坟踩穴去了。虎推辞,不等他说完话,就掏出了手枪,恶狠狠地顶在了虎的额头上。成了一片由淤泥和细沙淤积而成的土层很厚的良田;二是离寺庙不远的那个终年不干的深潭竟彻底消失了。

人们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于是都很吃惊。有人说老和尚有未卜先知的本事;有人说老和尚不是疯了,而是练就了超人的法术;也有人说老和尚寇准到衙门接任后,便问县丞,粮银被劫案是谁破的?县丞连忙说:"是牛、马位巡捕头。"寇准心里动:"是不是叫牛头、马面的位?"县丞说:"是,不过那是老百姓给他们取的绰号。"一生行善,感动上苍,于是赐给他这片良田。其实这些说法都不正确,因为后来老和尚向人们讲了一个这样的故事,人们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且说这年初夏的一天,老和尚正在庙中打坐参禅,忽然从庙外走进一个衣着清秀的中年男子,双方见礼完毕,就开始聊起天来。两人聊得甚是投缘,过了一会儿,那位男子忽然说自己即将遭遇不幸,不知能否搭救一下。

老和尚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出家人焉有见死不救之理?只是不知自己如何才能救他。那人说:“明天东南晌时,将有两个南方人,从这里经过,并向你讨水喝,到时你只要想办法把他们留在庙里,只要过了正午,我就得救了。”

老和尚感到非常奇怪,就想仔细问问那人究竟是谁,那人说:“现在你也不必多问,到明陈鸣远发够了脾气,他看了看天色,说道:"今天已晚,此案明天接着再审!"天无论你能不能救我,都会知道我到底是谁。”说完那人飘然而去。

老和尚觉得这事实在蹊跷,但又不像是假的,就决定救他。老和尚想,既然那两人过来讨水喝,况且又是接近天晌时分,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留他们吃饭喝酒,于是就提前准备好了酒菜,到了第二天早早地坐在庙门口,只等那两个人到来。

接近晌午,果然就有两个人从远处走来,他们一边走,一边观察着河流和水况,并不时指指点点。等他们来到庙门附近,其中一个穿黑上衣的人说:“时间尚早,我们先讨口刘墉话音落,刚才正趾高气扬的和珅,顿时像矮了截,脸色大变。水喝再薛里笑笑,策马跃进海里。海水没到了盖苏文马的膝盖,却只没到薛礼马的脚腕。盖苏文知道不好,可是已经晚了,没有几个会合,盖苏文便被杀落马下,葬身海底!说吧!”另一个穿灰色衣服的人就点头答应了。

当他们向老和尚说明来意之后,老和尚立即非常热情地邀请他们进庙喝茶,待他们坐定,老和尚立即吩咐徒弟沏上上好浮来青茶。当他们刚刚喝过两盏,两个小和尚又快速地端上酒菜来。

穿灰色衣服的人急忙推辞说他们不能喝酒,穿黑色衣服的人看来酒瘾比较大,他闻了闻酒,说好久没沾酒了,喝一点也未尝不可,再说,那样干活更有力气,因为他们即将面临一场恶战。穿灰色衣服的人站起来,走到庙门外,看了看天。当时天空晴朗,太阳火辣辣地晒着,只有天边飘着几丝淡淡的云彩。

“你不用看天,绝对没问题,你放心,绝对跑不了他!等我喝点酒,保证自己下去就能把他擒上来,你只消在岸上看着就行!”说这话时,穿黑衣服的人已经端起酒来喝了一杯。穿灰衣服的人皱了皱眉头,非常不情愿地进屋重新坐了下来。

当他们喝过几杯之后,穿灰衣服的人坚持要走,无奈老和尚非常热情地劝酒,再加上那个穿黑衣服的人确实有些馋酒,就继续喝了起来。

转眼间时间已经过午,这时忽然刮起大风,打起雷来,接着就下起了小雨。不过短短几分钟,雨就停了,天空再次艳阳高照。

这时穿灰衣服的人急得直跺脚:“完了!完了!”接着就批评起穿黑衣服的人贪杯误事来,黑衣人说:“怕什么!你就是急躁,这么几个雨点,肯定跑不了他!”

他们来不及向老和尚道别,就急匆匆地雷豹领粮亲的命令,信心十足地承诺自己定能把火夺回来,不夺回火,决不回天宫。说罢,雷豹就带着自己的武器——支银枪,来到了凡间。让雷豹犯愁的是,他找不到魔王的踪迹。除了在人间处询问,雷豹别无他法。但是人间大都是凡人,他们只知道现在的生活里再也弄不出火来,对原因却无所知。雷豹找得辛苦不已,却毫无进展。跑到了离寺庙不远的深潭旁边,老和尚远远地看见他们捶胸顿足地争论一番,便垂头丧气地走了。

老和尚顿时明白了,他们应该是到这个深潭里来抓鳖的,因为这个潭非常深,一年四季从不干涸,里面住着一位非常大的千年老鳖,附近有很多人看见过,他也曾看见过好几次。不用说,老鳖应该是借着这阵雨逃跑了。

到了晚上清林之父原本是个江洋大盗,积了些资财,清林从小也学些拳脚,也识字,后来父亲犯了大案,官府弄的紧,自知不能逃脱,就将清林托付给好友白莲花,父亲被杀,她随白莲花隐匿下来,就入了此道。随着年龄渐大。渐通事理,清林有从良之意。平素接触的多是些纨绔子弟,靠不住。今天见到卫公子,清林打第眼就认定,卫公子就是自己苦等多年的人。卫公子听她自述身世,更为怜惜,执手不弃,缠绵难舍。直到夜黑,袁定着人来请,在酒店楼的个雅间,袁定与芝林早在等候,见卫公子引着清林,袁定击掌大笑:我人已料定公子必选中清林。人入座。袁定对卫公子说道:我午间所说公子还有喜,正是此事。公子问道:我与清林缘定终身之事,莫非天意?。袁定笑说:此即是天意,却也需你人用心。公子与清林点头称是。说罢用酒,至半夜方散。,那位穿白衣服的男子又来了,他果然说自己就住在那个深潭之中,不过,现在再也不敢住在里棋战重新开始。敖广有南斗替他出主意,果然棋艺大进。陈棋也使出平生本领,奋勇搏敌。这盘棋杀得好不热闹,但闻得棋盘上硝烟滚滚,杀声阵阵;面了,因为被人发现了,这孙咧看到张小咩,眼珠子差点蹦出来,边惊叹着:"世上竟有如此美人儿!"边就跟旁人打听:"这个俏佳人儿,是谁家闺女?"旁人告诉他:"城东张铁匠的女儿,叫张小咩。"孙咧大嘴咧,当街叫道:"这张小咩,我娶定了!"以后就不安全了。他在走之前,答应可以给老和尚在河中间淤下一片土地,至于大小和位置由老和尚自己圈定,于是就出现了故事开始时的事情。

故事讲到这里,你也该明白了,其实老和此时虽然已近子夜,但田远望的府上张灯结彩,宾客盈门,热闹非凡。只见在大堂正中的墙壁上,高高悬挂着幅由唐伯虎泼墨绘制的山水衣画。年逾花甲的田远望坐在太师椅上,望着刚刚被邀而来的各位宾朋,笑容满面地缓缓笑道:"今天,我邀你们深夜来此,就是让你们欣赏欣赏这幅由唐伯虎亲手绘制的衣画?"尚并没有真疯,老和尚知道如果不提前弄好土地文书,当土地出现后,大家势必都来争抢,所以就通过装疯的方式用五吊钱的价格买下了这片土地,而他请当地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来喝酒,等于向大家提前公布这事,避免以后发生不必要的争端。

当然,这片土地的好处,老和尚并没有独歌舞声中,月儿渐渐西坠,潮水慢慢回涨、天快亮了。忽然,个浪头扑来,鳗儿、龙女都不见了。这样情景,连发生了个晚上。享,他以极低的租金租给附近的人种,自己只要有钱有粮,很多时候甚至连租金都不要。因为这块地土质好,可谓旱涝保丰收,一百多年来,尤其是在年景不好的时候,成为附近人们赖以存活的重要保障。

选自《新聊斋》2010.5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